《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338章機場


  第338章機場
  幾個行家一出,這個老頭子明顯得很高興,跟吃了蜜一樣。
  “那那,我們這本生意不能亂說,行家啊,更不用說了,我要是行家啊,那普天之下,行家的人太多了。我呢?隻能說是略懂一點,對,略懂一點。比著傻子精明點,比著瞎子明了點。,怎麼樣”
  “,十萬不加了。我再讓你看一眼哈,你可想好了,想好了再說。”
  我又掏出來,在她的眼前亮了亮。
  他的眼還是閃了一下。頓時滿臉的喜色。
  “,這貨啊不錯,看上去還有幾個字啊,來看一下,我再給你價錢好嗎?這呀都好說,我也得看清楚是不是。我要是隨便這麼一說那可就麻煩大了,我們做生意也得講個真誠是不。不然一下子十萬泡湯了,隻要貨真假實,還怕看啊?”
  我笑了笑,拍了拍老頭的肩膀。
  “老板,你好眼力啊,這貨啊得看那落款。落款你懂嗎?好了,就這樣了。告訴你吧,這個可是我的私藏品,所以啊,隻是來上上價,暫不買。等我真的窮家蕩產的時候再便買吧。就這樣啊?你忙著。我也去忙了。走嘍”
  說著,我就收包走人。
  這時這個家夥好象是也挺激動的,被我這關子一賣賣得暈了。一下子從櫃台跑了出來,拉著我的衣角還要商量這事兒,最後我說真的不賣了。我自己的信物。
  “兄弟啊,不管這是你的什麼?我覺得你我個東西啊真的很有價值。如果方便的話,你給我留個電話,我們隨時聯係吧。”
  “算了,這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你幹嗎這麼費力呢?走了。”
  說著我二話沒說上車走了,我從鏡子還看到遠處那門前不停的眺望著。
  雖然這事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對於我震撼很大,是誰都有看走眼的時候,所以看東西的時候一定要客觀性的看事物。
  這段時間我怎麼也無法安心的工作下去,因為時時刻刻腦袋都是可心的影子,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今天剛剛閑下來,我就又開著車向可心的嬸子那走去,一晃好幾天沒去了,這的道好象又有點陌生了,我邊走邊想,沒想到還真摸到了,這的舊樓已經挪得差不多了,那道路上的泥土也都在清理當中,道理看上去順暢多了。
  順著記憶中的路線我終於摸到了那個單元樓,這的樓永遠是那麼令人懷舊,那舊的牆和那擺設好象就永遠沒人動一樣,以前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子。
  我不經意間還現了那一大塊被燒糊的塑料紙。
  ,這是一個記憶的地方。
  不知道在這個充滿著回憶的地方能不能讓我也留下點記憶呢?確且點說能不能在這無意之中碰到可心呢?
  但是回頭想想這是怎麼也無法想象的事情。
  正在這時,忽然樓上下來一大群少男少女,不過還有不少的豐滿型的美女吧,看著穿得都很豔,個個打扮的很素麵,沒有一點嬌豔之氣,看來是在做什麼有氧運動一樣。
  因為這是可心的嬸嬸家,我可不敢多看美女啊要是按著色心我就會目不轉睛的看一遍,可是現在不行,我隻好按捺著自己砰砰的心跳,裝做不在意的樣子上樓去了。
  不瞞你說,這美女過後還留下一陣的清香,不明白是體香還是化妝品所遺留下來的味道,總而言之味道很美。
  就在我上樓道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瞥了一眼。
  這時見這幫美女坐在了一車長金杯車子上,屁股一冒煙走了。我這才把心安好。急急上樓。
  我心想著那些現實的事情,想著都有點想笑的感覺。
  說著說著就走到了可心嬸嬸的家門口,這時令我吃驚的是她的門竟然沒有鎖門,嘿!莫非今天有人在家,哈哈,這回肯定有戲啊,要是這樣的話我們可真是能見麵了,我的心一下子活躍了起來。最多的當然還是激動啊
  我敲了敲門,叫了一聲:“有人嗎?有人在家嗎?”
  這時麵並沒有回聲。
  我又叫了一遍。
  沒有。我徑直走了進去。
  正在我想進去好好看個明白的時候,忽然從樓上走下來一個人,開口說話道:
  “你是幹什麼的,偷偷摸摸摸的”
  這時我嚇得急忙把腳撤了回來。
  是啊,這是人家的家,我怎麼能隨便進入呢?我想著自己這麼有文化修養的人竟能做出這麼出格的事兒,自己也無法原諒自己人。聽著後麵的人是個中年婦女,也是個見過世麵的人,因為說話不緊不慢,但是穩重的很。
  我急忙回頭看了看,這時一位挺慈祥臉龐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我一看,頓時就有種親人的感覺。
  “你好,請問一下這是不是可心的嬸嬸家。”
  這時這個婦女並沒有急著回答我所問的問題。
  慢慢的走到門前,望著我的眼,我一下子撤開了,我不敢和她對光。
  “你又是誰啊?你認識可心?”
  我急忙回答道:“,是啊,我是可心的朋友?”
  “朋友?我怎麼不認識啊,可心的朋友多了,你是她那個朋友啊?”
  “這,這個,我是她高中時的同學。好象聯係上了,這才知道可心的嬸嬸家住在這的。”
  “你聽誰說的?”
  這時這個老太太問話可真夠麻煩的。天啊,這該如何說呢?我是不是把那買紅薯的老頭給滾來,其實也不算滾來,這不問到這了,我現在不說也不行了。
  “那個賣紅薯的老大爺。”
  這時這個婦女隨口道:“就他話多,真是的。”
  “請問這是嗎?”
  明明我知道這是但是此時的場合隻能這樣說啊?
  “這時也是那個老頭給你說的呀?”
  “是啊,他前幾天把我領到這的,說,可心隻有這麼一個疼也的嬸嬸在這住著,我也不太清楚今天就冒失的走這上來。剛看著門開著所以就叫了幾聲沒人應我就看看是不是在麵聽不到我叫的聲音,這時你就從上麵下來了。”
  “是啊,這就是我的家,說吧,什麼事情啊?”
  “你真的是可心的嬸嬸啊?,我太高興了。”
  “有什麼好高興的呀,我在這住了幾十年了,也沒有感覺到什麼特別高興的呀。說吧,你是可心的什麼朋友。”
  “我,我是他的同學啊。”
  我遲疑了一下說道:“我是他高中的同學。”
  這時可心的嬸嬸笑了一下。
  “是啊,我知道你是可心的高中同不你剛才已經說過了。沒有什麼要補充的了嗎?”
  “什麼要補充的?”
  我聽著話有點弦外有音啊,同學還有什麼可補充的呀,怎麼不是特別親近的人難不成還不見不成。
  我心正納悶著呢?
  就聽到可心的嬸嬸說道:“別說那麼多了,來者是客先進來說話吧,既然是同學,我也不能怠慢了你。來吧。”
  這時我準備脫鞋子進來,可心的嬸嬸說道:“不用,這地麵也不幹淨就別脫了。”
  這時我看著她對我並沒有什麼敵意啊,倒是真的很和藹的樣子。
  “你不早來一點。早來一點的話,你還可以見到她。”
  我一聽頓時感覺到真的暈了,是喜暈了。天啊,這話雖然並沒有什麼值得興奮的喜悅,但是這麵的可心卻是實實在在有的,是確實在這出現的,這難道還不值得興奮嗎?
  要知道這個樣子,我何不早一點來找可心呢?為什麼不讓我早一點看到這個賣紅薯的,一切一切好象就是上天給安排好的一樣,當我在這個社會上看透了這一切之後,才讓我猛然間想到了那份最真切的愛情。
  我們之間真的沒有那麼值得懷念的鏡頭,但是我們那份平和,那不一樣的際遇一切都覺得是那麼的有緣。有緣無論怎麼樣都會在一起的,這時我也相信了。
  相信了我們之間的這份情緣。
  “她們剛才還在這?”
  我總以為這是在做夢一樣,這怎麼可能的事兒,我也來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怎麼會沒有現呢?
  “是啊,剛才不在這呀,不但但是她一個人而且是來了一大夥呢?怎麼你來的時候沒現?”
  這時她倒反問起我來。
  “是啊。”但是轉念一想,對啊,剛才進樓的時候不是見到一群漂亮的女生嗎?難不成那一群美女麵就有我等待了幾年的可心。我的心一下子崩潰了,要知道是這樣我何不看一眼呢?
  我拍了拍自己的頭,真是恨自己啊。為了保證自己那份純潔竟然一下子失去了與可心見麵的機會。
  “是啊,她們今天要去外麵去培訓,所以來我這來告別的。”
  我一聽,頓時覺得口幹舌燥,後悔莫及啊。
  “什麼?要去外地?”
  “是啊,外地,怎麼了,你這麼緊張幹嗎?”
  我這時才覺得自己人真的是失態了,看樣子真的沒有辦法平靜的心態了。
  “不不,沒事,我隻是覺得這時間怎麼會這麼巧,他們去哪你知道嗎?”
  我時我感覺自己象是瘋了。
  時間對於我來說,真的很緊迫。
  “去哪我倒是不清楚,要坐飛機吧。一個時後就起飛了,剛才見有個車子就是接他們去機場的。”
  這一下我明白了。
  “哪個機場啊?”
  “白雲機場吧。”
  “好好,謝謝。”
  說著我一下子跑了下去。

Snap Time:2018-09-24 21:05:04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