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334章這個可不能給


  第334章這個可不能給
  “哦,真的。你,你認識可心。”我的心一下子又沸騰了。
  “是啊,我認識啊。”
  她此時有點害羞。
  “你那麼著急幹嗎呀,這時間多著呢?”
  “是是,時間多著呢?可是我來不及了。”正在我說著的時候,忽然進來一個人。
  就在這個時間,我們三個人一下子怔住了,我一看心中頓時來了火。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和我工作住在一起的晴,可是現在我對她是沒有一點的感覺了。我不想再讓女孩背叛我,我不是那樣的人。
  我沒吭聲,這時還是越通圓場子了。
  “喲,晴,你咋來了。這,這個,我們倆沒事,過來跟他說說話,聊聊天,你看看你來了,那我們就走了,你們聊吧。”
  說著越通拉著剛才這個沒有說出名字的女孩就要走,這時我真想著大罵他一頓,這個不爭氣的家夥,最關鍵的時候總幫不上忙。
  還沒等我說出來,她們二人就走到了院子,邊打招呼邊走。
  “走吧,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別忘了明天我去找你啊?”
  “哦,好咧好咧。明天我在家好酒好菜等著你。你要是不來,我可就不管了。”
  說著越通拉著那女孩的手消失在了黑幕當中。
  夜更深了,我眼前的晴倒是很亮,亮得真有點刺眼。
  晴站在那一動不動,我也沒說話,我倆個就象路人一樣一句話也不說話。
  “你怎麼來了?”
  我還是先打破了寂靜,她沒吭聲,拉了個凳子坐了下來。
  “哥,你誤會我了,我真的沒有”
  “什麼沒有啊,我不知道啊?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什麼真的沒有啊?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她這時的臉色好象暗淡。
  “那真的是一個誤會,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問問店子旁邊的人。既然我說過要跟你在一起。我一定會好好珍惜這段來之不易的緣分的。我一個農村來的姑娘能遇到你這麼好的人我已經很不錯了,我可能做出那樣的事嗎?”
  我聽著,但是一點也聽不進去。我知道我心裝的還是可心。因為可心這段時間在我的麵前不斷的出現。
  “你可以走了,我也不想聽那麼多的解釋,我們之間其實也並沒有什麼?你還是當我的妹妹比較好。”
  “不。不,我就不當你妹妹,我要當你的妻子?我要當你的妻子。”
  我沒理她。
  她一直在那站著哭。又等了一會。她止住了哭聲。
  “哥,你為什麼一點情義沒有呢?你為什麼不聽我解釋呢?我有證人證明我是清白的。我店的員工都可以給我作證,真的。真的?”
  “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
  說著,我就信步而去。
  這時聽到後麵晴說話了,聲音倒是很輕。
  “哥,我走。”
  說著,她一下子跑了出去。我也愣了,她走了,我的心一下子覺得很不是滋味。
  但是轉念一想。走就走吧,反正我們還沒有真正的開始,這樣結束或許才是真正的完美結局吧。
  這一夜,我也無眠了。
  ……
  “越通在嗎?”
  “他不在辦公室,你打她的手機吧,我也不清楚他去了哪?”
  “好好。手機打不通,你是那個他的秘子嗎?”
  我試著問道。
  這時聽到對方說了一句。
  “是啊,以後不要叫我秘子好嗎?好難聽的。”
  “那叫啥?”
  “我叫羅蜜。”
  “哦,那就叫蜜吧?”
  這時我的把話一說出口但覺得這樣叫更不合適,對方也傳來咯咯的笑聲,不過聽著那笑聲也挺迷人的。
  “你爹媽是怎麼起的名字啊,還是改個名吧。這樣叫容易叫人誤會啊?”
  “是啊,可是人家從來都沒有象你這樣叫的,人家都是叫我阿蜜,誰象你啊叫人家蜜。”
  “好好,那就改叫蜜蜜,好不好。”
  這時對方笑得更歡了。邊笑還邊說:
  “大哥,不要逗我了好嗎?你這樣叫以為說身體上的某個部位呢?更有情人的味道啊?”
  我一聽可不是?這什麼名字啊,真是不好叫?咪咪不是很癢嗎?哈哈,我心偷偷笑了一下自己。
  “噯,我也不管人叫什麼蜜了,幹脆還叫你個妹妹算了。妹妹這回準不會讓人家笑話了。”
  “行行叫妹妹吧。不過認識你們做老板的妹妹可真不錯。啥事啊?”
  “說實話,我找越通還真沒事兒?”
  “沒事兒你打他電話幹嗎啊?”
  我一笑說道:“妹妹啊,我這回倒是找你的。我是找你才打越通的電話的。”
  “找我?”
  聽著她好象很奇怪的語氣。是啊,我要不是為了可心我找你幹嗎?
  “找我啥事啊?找我可不能白找啊,我可是要酬謝的。”
  我一聽,這個女孩倒是比著其它的女孩現實的很啊?這個女子得注意點。
  “當然,這個是肯定了。說吧,隻要是我的事兒辦好了,我一定給你不誹的酬金。”
  “多少啊?”這時對方的語氣一下子嗲了下來。
  “保密。”
  “好,一言為定。”
  “好,十分鍾後藍島咖啡館見。”
  “好。十分鍾後見。”
  我急忙整理了一下,開著車去了不遠的藍島咖啡館。
  咖啡館的人很少,倒是清靜不少,我望了望周圍,確實是個談話的好地方。
  “先生要點什麼?”
  “等下。”
  “好的。”服務員下去了。
  正在我四周張望的時候,一個穿著時尚的女孩從出租車上下來了,露骨的衣服姿色可人啊,我隔著玻璃望著這個長得真不錯的女孩。
  “,來晚了。”
  她笑著向我打招呼。
  我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女孩子晚點是應該的。”
  “,你可真逗,那有應該的事兒啊?我呀沒車隻好在外麵等車啦,又不像你們什麼都有,想去哪哧一聲到了。”
  她說著,還帶著動作,看那樣子是一個對未來充滿著幻想的女孩。眼神看上去古精怪,是個聰明的女孩。
  “來了,說吧?有什麼用得著我的地方啊?”
  我笑了笑望了望她
  “,這個事情對於你來說,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那當然了,要不然你也不會找我這個素不相識的人呀?我也沒明白我還有什麼利用價值呢?”
  “什麼叫利用價值?多難聽啊。這叫幫忙?”
  “,是啊,幫忙。”
  “我找你就是為了可心的事?”
  我開門見山的說道:“可心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可是現在我找不到她。就是這事,要是你能幫我聯係到她的話”
  她急忙插了下句:“怎麼樣?”
  “就給你酬謝金。”
  我壞笑了一個。哎,沒辦法啊,現在是為了找到可心,我是什麼招都用了。
  “好呀。我試試,不過我也好久沒和她聯係了。她隻不過跟我是同學,家離的近而已,那天越通也隻是聽我說了一句可心,她就非要拉著我去你家。當時我還沒搞明白怎麼回事兒呢?我記得那天我們還沒有正式談話就來了一個女的我們就倉促的走了?噯,對了,那個女孩是誰啊?好象跟你的關係不一般啊。”
  “是我們公司的,是我以前的下屬,跟你一樣助理。”
  “,那關係可就有點複雜了?”
  我一聽,這可不能讓他再揣摩了,再想可能就往壞想了?
  “哪有那麼多複雜的事啊?你的任務就是要找我的可心。我對可心可是專一著呢?沒有一點雜念的。”
  “是是,你是最專一的。”
  這時她哈哈大笑起來。
  “你要是最專一的話,全天下的男人都專一了,我都聽我們老大說了,說你呀以前花著呢?還在騙我,也難得當時可心不跟你啦,現在咋樣想了呢?”
  “你說的什麼呀,我真的很專一的,你老大是誰啊,甭聽他瞎說。”
  “我老大就是越通啊。他呀沒事的時候就給我們講他以前的事情,什麼在學校的事啊,還不想上學就跑到聽風堂去學習子畫等等都給我們講了個遍,所以啊,你的事啊當然不在話下啊?包括我們車間的員工都知道的。說你以前沒進聽風堂的時候就跟著你的好幾個同學都有著不同尋常的來往,聽說還有一個比較漂亮的**型的,長得巧玲瓏的,越通老大呀說都差點被迷倒了。”
  我一聽頓時氣得七竅生煙,二話沒說,拿出手機打起了電話。
  這時蜜一聽不對啊?
  急忙跳了過來,一下子把我的手機搶了過去。
  “大哥,你幹嗎呢?你這個可真是不識好人心啊?我告訴你,你卻這樣對我?下回啊,打死也不給你說這些真話了。我告訴你啊,我出來的時候大家都看到了,你現在打電話還不把我給害了?你要打啊,隔段時間再打也不遲啊哪在乎這一天啊?真是的?你這樣的男人啊真是不讓人放心?”
  我一聽,頓時笑了起來:
  “你倒是很有經驗啊,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看出來呢?看來蜜你真的不簡單。”
  “去。”
  但是我還是氣不過,把手機搶過來接著打了起來,我就不信了,這個氣人的越通可真不是人。媽的,什麼事兒都給大家說,真是惟恐我千古流芳啊?
  “大哥,你要幹嗎?我可是一片好心啊?你不要這樣對我好不好。”
  我沒搭理她。

Snap Time:2018-09-24 21:07:43  ExecTime: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