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41章現在就要


  第241章現在就要
  她拿了文件就走了,沒有多說第二句話。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第一份腳本修改的也差不多了,三遍過後簽了字,讓晴給我遞到了墨董的辦公室。
  ……
  時間很到了下班時間,我走自己的房間,沒什麼具體的事情做,無聊的打開網頁,無邊的瀏覽著那些娛樂八卦。
  得知一個消息:“沙僧”在本年4月12辭世了。得的是“纖維肺”,天啊,雖然不是一件很大的事,但是媒體也報道的相當的全程。我承認我很喜歡沙僧這個角色,先生的辭世無疑會給我們留下遺憾,但是生老病死,人生輪回,也沒得辦法。
  我看著新聞思緒翩翩。這時手機響了。是一條短信。嘿!晚上誰會來信呢?我打開看了起來。這時我緊鎖的眉頭一下子舒張開來。
  打開一看才知道原來是我的美女大姐步晨誠約我去喝喝茶,其實明是喝茶,但其中的意思還是明了的很,喝過茶之後還不是要一番。我在心一笑,心想著:是不是又寂寞了。
  我出了門,才知道外麵還是如此的繁華,華燈初上,點點路燈打著彎一路照明,這種迷人的夜,是約會時德天獨厚的條件,無論再醜陋的臉,在這燈光的掩飾下,稍稍抹點粉,穿的過於暴露一點,都足矣把男人給迷倒。
  我驅畫前往,這個地方相對我們倆個來說,已經是很熟悉的地方了,這七八年來,我們之間都保持著密切的關係,你我相互需要時就幫忙解決一下,平常的私生活,各不幹涉,聽起來這是一件比較愜意的事情。我們就做得非常好。
  地方不遠,車已經到了,這是一個上島咖啡屋,我們照樣點了杯咖啡坐了下來,這的燈光真的很適合坐,此刻的步晨,穿的果真能讓提起胃口,一件絲一樣的連衣裙,不分上下的套著那個玲瓏的身子,在這麼暗的燈光下,都能夠看得到麵穿的內衣,那隆起的胸與那迷人的美人骨,在此刻顯得很是乍眼。
  “最近很忙嗎?”她先開了口,在說話的同時,能看得出那兩顆眼睛流露出的關心與體貼,還有那麼一點不心流露出來的渴望。
  “還行,現在正在趕一批貨,很急的。還有一個廣告要拍攝。相對來說算是比較忙吧。姐啊,你呢”
  我如實的回答著。這時看她的眼神有一絲的憂傷。
  “最近情況不太好。”
  她輕輕的說了一句。
  “怎麼了,什麼事啊讓你不高興?”
  她咽了一口咖啡,用那如醉般的眼神望了我一眼。象是在說蜜語般。
  “沒有不高興”她說著,一下子抬起頭,頭隨著猛的抬頭變得飄逸起來,一下甩到了後邊。
  猛的說了一句“就是想你了唄?”她說完,兩眼直愣愣的望著我,我一聽,感覺自己身上麻麻的,雞皮疙瘩差點提了一地。沒想到這麼久了,還說這麼肉麻的情話,這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啊。此時我倒覺得挺對不起人家的。
  說實話,步晨對我是夠意思了,對我的日常照顧,就象是自己的親姐一樣,但是這絕對比著親姐做的多一點。
  “我也想你,晨姐。”我緊跟著她的話說了一句。
  “拉倒吧你,我看啊,再等個一兩年,你就不要姐了。嫌姐老了是不是。”這話一說,我心猛的一驚,倒覺得步晨姐有點老化了,這麼年輕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就算老也比我大不了幾歲啊,再說了,比你漂亮的還真不多,怎麼可能甩下你不顧呢?再退一萬步,就算我有了“新歡”我也會時常來照顧你呀?我是一個重情義的人,絕不會做出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對我的大恩,我更不會沒齒難忘啊。說的嚴重點,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我,對我藝術上的扶持與生活上的關照,特別是在我正值青春期這個關鍵的時刻讓我精神與能夠得到這麼良好的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說到底我還是很喜歡晨姐的,但不能稱做為愛。
  “晨姐的話說到哪了。別說等個兩三年,就是等下幾十,一百年我對你還是一樣,不離不棄的。姐的功勞誰都無法對比的。”
  我說著,向她射出兩道最真誠的光芒,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我,她是在尋找著那難得的一刻。
  “謝謝。謝謝”她這回說得也很真誠。
  “你知道多久沒來看我了嗎?”
  “,我記不清楚了,有段時間了吧。”我已經算不清楚了……
  “好喝嗎?”
  我咽了一口,依然感覺不上口。
  “還是那麼苦。”
  “。你還是沒變。”
  她此時笑了,笑得如花般燦爛,那俊俏的麵頰透著被熱咖啡烘透的紅潤,顯得如此的漂亮。我伸過手,壓在她的手上。她的手輕輕的動了一下,一下子縮了回去。
  我的手又追了過去,一下子拉住她。
  “你也沒變……”我說了一句。掂起她的手輕輕的吻了一下。她又笑了,青絲一下子垂了下來,擋著了那張迷人的臉。
  夜如此的美好,那杯咖啡,是那麼的詩意,在那濃濃的情意,我們彼此享受著這美好的時光。
  我拉著她的手出了門,風吹了過來,載滿著春天的勃勃生機與那夏日的浮躁與**。
  她的絲飄到我的額頭上,癢癢的,象是在撥著我那久違的火焰,火焰越來越高,我的手伸進字她的腰際,環抱著,那指間流露著那情意,在她的肢體上滑動著,她笑著,被抓的前俯後低仰,笑的合不攏嘴,她的腰變得如此靈活,如此靈性,總能變化出那多姿來引誘著我的進攻。
  停車點的車越來越多,此時好象才是車子全體出動的時刻,我們手拉著手,上了車,車依然彌漫著那醉人的香氣,加雜著她的體香,我的神經立刻被喚起。她多情的望著我,望著我的臉。
  “去我家吧。”她說的很輕,象是琴弦上飄出的音符,靜中有一種美。那甜靜的臉上似乎在催促我點到達。
  我看了看她,她的臉很溫柔,眼神更溫柔。我能讀懂她的意思。我也明白是什麼意思。
  車,絕塵而去。象一縷輕煙,在那飄渺不定的輕煙中,消失在夜幕中。
  車子穿梭在公路上,她坐在我的旁邊。
  “你想我了嗎?”
  “想了。”
  “想我做什麼?”她的眼神在盯著我,而且是一直在盯著我。我回視了一下她,她的眼神正火辣辣的望著我。我望著她,眨了一下眼。很調皮的的向她了信號。
  “做你做……”
  我停了一下,她抿嘴一笑。咯咯的響。
  “真的嗎?”
  “真的?”
  “在哪?”
  “哈哈。你說呢?這回呀,要不我們再去一回那間破屋子。或許還會遇到一次更加神秘的睡客呢?”
  “去。誰跟你去那破屋子啊。我們去……”
  “姐姐可真夠壞的?”我用那**的眼神望著她的身子,望著她那突起的胸,那隻豐滿的胸,那個幾乎能呈現在我眼前的胸,我能感覺到她的胸在起伏,似乎她已經有了準備,那一次次的呼吸好象都在促進激素產生。我知道她的興致到了。
  正在我想的時候,忽然她的手伸了過來,這一摸使得我真的無法忍受啊。這時我踩油門的腳一下子出了信號,從腳到頭一下子麻了個透頂。那經過的每一處神經無疑都象被罌粟麻醉過一樣,有種飄渺的感覺。
  “姐壞嗎?”
  她的嘴吐出三個含糊不清的字。
  “姐壞的很。比我還率真。”
  “為什麼?”
  “姐每次都是**燃燒的時候就會找弟,一來就是直奔主題。”
  她笑了一聲。“這不是符合你們的口味嗎?難不成你喜歡那種假正經的那種,我們這麼久了,誰還不知道誰啊?我裝的話,更會使你沒有興致。”
  “姐說的真有意思。對極了。”
  這時她從口袋掏什麼東西。
  “姐,掏什麼呢?”這時她掏了出來,滿臉賠笑。遞了過來,我用餘光看了一眼這瓶子,好象是口香糖。
  “我不吃那玩意。隻自己唾沫玩呢?”
  我說了一句。繼續開著車。我知道開車可不是鬧著玩的。一不心就會把命玩完,到那個時候哪還有功夫做那事啊。
  她沒有吭聲,又遞過來。
  “吃了你肯定。”她的一句話,使我大吃一驚。
  不會吧。我還用得著吃那玩意。好啊,看來今天不幹個你死我活,你是不知道我金槍的厲害啊。我看隻有象對街包租婆那樣用根大紫茄子再加上辣椒醬一起弄你就舒服了。
  “,好哩。”
  我接過。她好笑的扭頭往窗外看著,好象在等著那激動人心的一刻。我見她沒反應,順勢把這粒藥塞到了她的嘴。她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嘴支支唔唔的被我塞得說不清話來。
  “什麼呀?”
  “我也給你準備了一顆。沒想到啊。我們想到一塊了。”
  “啊。不會吧。”她顯得很好奇。這回沒有反抗,自己就著礦泉水咕咚咽了。
  我心那個美啊。這人真好玩,天底下有這麼巧的事嗎?真是暈。
  我開著車,走著,這已經到一個商場的旁邊,再看我的步晨姐此時已是饑渴難耐了,兩眼色迷迷的看著我,好象我就是她眼中的“唐僧肉”一樣,而她就是那變化無常的白骨精。

Snap Time:2018-09-24 21:24:26  ExecTime: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