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24章天價《五幅圖》


  第224章天價《五幅圖》
  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好字。好字。我喜歡,沒想到我這麼一把歲數還見到了我的偶像真是沒有白活於世啊。看他的個性。多麼的張揚。毛老。喜歡你啊。”
  這時記者也用攝像機一一拍了下來。這時還有許多大家都一一留下墨寶,向展廳走去。就在這一天內,讓我們十一位同學的作品也公布於世,竟有了意想不到的奇跡出現。
  本。
  1,1
  這時各子畫屆各路前輩們都在議論著墨落的畫作,各報的記者都聽著拍攝最佳的鏡頭,說話最熱鬧的還是那幾個老頭級的人物。
  “墨落啊,你說說你啊,怎麼想起來要舉子畫展了。”
  這時廖伸在旁邊的一幅《三駿圖》前,看著,不禁問道。
  “,要是為了索要你們的墨寶唄。哈哈……”這時墨落打趣道。
  “墨寶,我看是爛紙還差不多。什麼寶不寶的。你要是多出錢的話,我天天給你寫。行不。”
  “就你,要那麼多錢了還要什麼錢啊,要是給錢的話,都給我老毛吧。我老毛缺錢花。你看窮的還是穿著二十年前的粗布大褂。”
  這時廖伸看了毛管一眼,滿眼的不順,說道:
  “你是懷念你那個騷婆娘吧。那個時候聽你說,這是她親手給你縫製的。”
  這時剛說到這,隻見毛管一下子衝到了廖伸的眼前,伸出那隻瘦得隻剩骨頭的手抓住廖伸的手
  “兄弟啊,大知音啊,知音啊。”
  這時廖伸一下子把她的手打開。說道。
  “讓開。死雜毛。”
  “,老廖頭啊,我喜歡你這麼稱呼我,親切啊。這麼多年了,雖然我們打打鬧鬧,可是從來都沒有真正的紅過臉。或許呢我們就不是一個道上的人,可是老天爺偏偏把咱倆拴到一起。你說,咋辦呢?”
  “是啊,你們倆其實就是很要好的朋友,表麵上打打鬧很是不和,但是心是相通的。具體一點。藝術是相通的。”
  旁邊一年過半百的帶眼鏡的老者說道:
  “子鶴,我可告訴你,你可是媒體的人啊,有時間把他們倆弄個專訪,是不是啊。”這時墨落拍拍這位老者。
  毛管仰起臉問道。
  “專訪幹嗎?告訴你我可是一個歸隱的人,才沒那興趣給你們玩。有那多時間還是把我兄弟墨落的畫展好好弄弄。告訴你,我兄弟別看年輕,但是有作為啊,現在成立了什麼聽風吧廣告公司,這以後跟你們有的打交道的。多宣傳一下,效益好了,也好讓討杯酒喝。哈哈……”
  “那是自然,我們現在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哈哈……”
  這時這個戴眼鏡的老者忽然站在一大潑墨的《五蝠圖》前站了下來。
  “哇。墨落的這幅作品好啊,我看他很有價值,很有價值啊。”
  這時他招呼記者們都攏了過來。好好的給墨落來個專訪,大力宣傳一下。
  這時墨落請他們到了會客廳,和記者麵對麵的交流了起來。
  這時參展的人越來越多,這時“聽風吧”藝術培訓的宣傳單傳的鋪天蓋地。當場報名的人真是的出乎意料之外。
  “嘿!這好象不是你的作品啊。”
  這時一大群重量級的人物一下子湊了過去,這時墨落陪著我們一起走了過去,給我們講了一些注意事項:在練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冷靜對待,這是一個機會,剛才這兩們比較怪的子畫家都是很德高望重的人物。雖然說話有點不著邊際,但是地位在這擺著,隻有這樣才有更高的親和力。
  “,是我寫的?”墨落很認真的樣子。
  “哈哈,還想著忽悠我們,你以為我們都老的是嗎?哈哈,別說老了,別算我瞎了,你的筆勢走向都能告訴我是不是你的作品。這啊,肯定是你學生的作品。我來好好研究一下。看看這名師底下的高徒啊。”
  “,前輩請。”這時墨落沒有作回答。請大家一起來看。
  “這幅寫的好啊。”
  “那是我寫的。”這時越通在後麵大叫一聲。
  “喲,我還沒說完呢?就叫起來了,哎……”這時廖伸歎了口氣,沒有做什麼表示了。這時人們都在繼續看著這十一幅作品。
  “我看寫的不錯,,就是有點急躁啊。,我還沒仔細看呢?就現這個字好象不大對,但是好象也知道錯了,重了一下筆,雖然不失大雅,但是總歸是敗筆啊。我都活了這麼大歲數了,都不敢拿這樣的作品麵世,看來這個夥子比較有出息啊。…………”
  這時聽的越通臉上紅一陣,紫一陣的,雖然前輩沒有正麵的指責,但是已經被兩位名家做了負麵的點評,看來這下給墨落子畫展弄了一個不的汙點。
  墨落大哥沒說話,看了看剛才還叫喚的越通。
  “這幅肖像畫的很好啊,果真畫的細膩,看看,這細的毫毛都畫的這麼逼真。老夫羞愧啊。後生可畏,後生可畏。”
  這時廖伸指著一幅老太的肖像圖讚歎不已。
  這時廖伸念了起來:“胖妞塗雅。,這個名字倒也不錯,不錯。”
  這時後麵一個女生羞滴滴的掩麵而笑。
  “那幅不算什麼,你來看年過幅,這幅字才叫好呢?筆法老練,有羲之遺韻啊。看看多麼流暢啊,就象那行雲流水,美哉,美哉……”
  這時我心中大喜,原來這個毛管指的就是我的作品。我心中大喜。
  “子軒,哦,畢子軒,名字跟姓都連在一起了,差點看不出來啊。”
  “不錯,不錯,看來聽風吧絕非浪得虛名啊。老師更是為了他的學生煞費苦心。”
  展廳內外,人影踴動,好一番和諧的景象。家長,孩子都在這片藝術的領域遊啊遊……
  第二天一大早,就聽到聽風吧的門口有著一陣緊急的敲門聲。嘿!這是怎麼回事啊。這麼早敲門幹嗎、“開門啊,開門。”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叫聲尖而亮,就象山巔那頭饑餓了三天的狼嚎。
  “誰啊。這麼早叫著幹嗎?”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似乎還沒有睡醒的樣子,是墨升的聲音,這時隻聽到她拖著拖鞋磨地的聲音,今天本來是放假休息的,看來確實是個氣憤的事。幸好不是我,要是讓我起的話,興許會當場罵上幾句。
  “吱”門一下子開了,隻聽到門開了,這時我的窗戶這也明顯的亮了許多,天,是亮了,我閉上眼,靜靜的聽著外麵的聲音。感受被窩真是舒服,溫暖的象是大地花開的春天。我嗅了嗅還真有點不傷大雅的腳丫子臭味。
  “叫什麼呀?”這時墨升問道。
  “哦,妹啊,我想請問一下墨落老師在嗎?”
  “墨落?你找他幹什麼?”這時墨升好奇的問了一句。從語氣能看得出來,她沒有任何歧視的樣子。有時覺得這個女孩子有點捉摸不透,但是總體感覺還是很善良的,不過隻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凶悍罷了。
  “妹啊,在不在啊,我真的找他有急事?”
  這時墨升聲的說了一句:“大姐啊,今天我們聽風吧全部都休息了,畫展剛完你不知道嗎?人累都累死了。我哥他沒在聽風吧。在公司呢?”
  這時隻聽到這個婦女一聽笑了起來,這時隻聽到墨升急忙說了一句:“你幹嗎啊?別拉我的手啊。”
  “妹啊,我就是求你哥一件事的,我是個撿破爛的,沒有什麼錢,你也別嫌少。”
  這時隻聽到墨升推辭道:
  “大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從來不收錢的,告訴你,我們聽風吧在畫展之前是沒有收學員們的任何一分錢的。隻是我們畫展之後才開始收費的,都怪你來的不是時候。”
  “就是啊,就是啊。那個時候,我就聽說聽風吧的墨老師了,可是我那個死老公就是不讓兒子來學。說那沒有前途。畫展的時候我也在場,我把當聲的情況給我老公一講,還說一幅畫買了幾十萬塊錢。我老公才動心了,讓我過來向墨老師學習的。”
  “什麼?一幅畫幾十萬?什麼時候的事啊。”
  “就是當天晚上啊。這不**晨報的頭版頭條,還是獨家最新報道呢?我故意買了十幾份給大家分享呢?來你看看。”
  這時沒有了動靜,我也一下子驚呆了,一幅畫幾十萬?天啊,這是什麼概念啊。我騰的一下子從被窩跳了起來,穿起衣服正想著跑出來。
  “好好,謝謝你。謝謝你。”
  “看你挺忙的,我下午收了破爛再來,希望你能把我的事給你哥說一下。看看能不能把我兒子收下當他的徒弟好嗎?”
  “好好,沒問題,沒問題。”
  “謝謝謝謝……”
  這時聽著這個收破爛的走了,門前響起一陣叫喊聲。
  “收破爛嘍,破銅爛鐵……”
  “收破爛嘍,破銅爛鐵……”
  這時我已經穿好衣服了,站在門前,忽然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天啊,天啊,真的沒想到啊。”這時能聽到墨升在自言自語道。
  “墨升。”我打開門一叫。
  她一愣。一下子把我的門推開,手拿著一遝報紙,用那顆水靈靈的大眼睛望著我,我看著有點不大對頭啊,這時我現我竟有點不敢看她的眼睛。我覺得她此時有點神經錯亂,眼神有點怪怪的。

Snap Time:2018-09-24 21:05:14  ExecTime: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