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21章揮毫


  第221章揮毫
  “好玩的?好象沒有……”
  “好看的……”
  “好象也沒有。”這時我忽然想到包租婆的日記本,何不讓她也見識一下呢?想到這,我說道
  “好,等一下,我給你看個好東西。”
  “什麼?”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從被子下麵拿了起來。
  翻著,這時看到一篇,拿了過來。
  “來,。”
  這時墨升搶了過去,越看越有勁,竟然念了起來:
  《90後早**輕蔑的“**”悖論。》,嗯,這個有意思,好象就是說我耶。聽好了,我給你念完啊,這是誰的1啊,剪報都剪到這上麵來了,真是無聊,不過寫的挺現實的:”
  正在這時,忽然聽到外麵的大門響起,墨升一下子坐了起來。這時門一下子打開了,天啊,這回來的肯定是墨落大哥,不然有人能把聽風吧的大門打開啊。
  我們屏住呼吸,心的聽著……
  這時外麵這個人竟進來了,聽這腳步聲好象是衝著我這個房間來的,我緊張了,再看墨升此時也是,臉色有點不對頭,對我了一下牙,聲的說道:
  “壞了,肯定是我哥來了。完了完了……”
  我一聽也嚇了一跳,我本來是在這來逃難的,竟敢在這泡他妹妹,要是知道了那不字得。我腦子一片混亂,一點頭緒都理不清。
  這時腳步聲越來越近,我抬眼看了看床上,這時現墨升的衣服還落在這呢?什麼乳罩啊,外套啊,天啊,我噓了一聲,把衣服給她扔了過去。
  這時墨升也領會到了,一下子把她穿上,左顧右盼,看著哪有藏身之所。
  “門,門那。”
  墨升此時比我還害怕。
  “那行嗎?恐怕不行。我哥很仔細的。一點蛛絲螞跡都能引起他的注意。”
  “沒事的,門後。門後。”
  “好”墨升一一下子跳了下去,整了整衣服,整個身止帖在牆上一動不動。
  此時,腳步聲一下子停了下來,這時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這時我的心平靜了下來,這時應該不會進我的房間了。
  正在我高興的時候,忽然聽到他竟然沒進他自己的子房而是徑直來到了我的房間門口頓了頓。
  我屏住呼吸。
  等了大概兩分鍾。忽然聽到輕輕的兩聲敲門聲。我嚇了一跳。
  急忙說道
  “誰啊?”我故做沒睡醒的樣子。
  “子軒。還沒睡覺嗎?”
  “睡了?”我在想為什麼他說我沒有睡覺呢?是不是現我什麼異常了。我心在不停的打鼓。
  “睡了。你門口一雙鞋子,我以為你在門口做什麼呢?”
  這時,墨升一聽,嚇得猛的一撤。
  就在這時聽到墨落大哥正想轉身走的腳步一下子又回來了。天啊。我心一直在罵這個墨升真是壓不住陣腳。
  “你沒在床上嗎?”
  “我……我剛想起來給你開門呢?”我急忙圓場道。
  “哦,那就不用了,天太晚了,我還以為你沒睡呢?早點休息。後天就要參展了,好好養足精神,到時候好上戰場。”
  “,好好。謝謝大哥哈……你也早點休息。”
  “嗯。好的。”
  這時腳步聲被關進了子房,聽不到其它的聲音了。
  “嚇死我了。看來今天得在這過夜了。等到天大亮的時候,我再出來。”
  這時墨升從門事出來,聲的對我說道
  我的心也是嚇得差點靈魂出竅。我平複了一下自己。招手示意到
  “那就來睡吧。現在你也不能跳窗了。這回可不是讓那個男孩子現的問題了。哈哈……”
  這時墨升一下子跳到我的床上,捂住我的嘴說道
  “還笑,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這個帥哥來到我們聽風吧,我也不會破身啊。都怪你。”
  這時她用那隻香手在我的臉上輕輕的擰著。
  我一下子把它的手捂住,捧住她的臉,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來一回吧。”
  說著我一下子把她壓在身下,兩隻手捂住兩顆**捏著。
  “不不,我哥在,我哥在……”
  我一下子被她推到了一邊。
  我靜靜的躺在床上,此時她聲的咯咯笑著。
  “你不是假正經嗎?怎麼這會又想起來要做了。真是個偽泡子,真人……”
  “管他什麼呢?現在不一樣了,你是我的人了,這也是你的義務啊。是不?”我一臉的壞笑,衝著她的耳畔說道
  “去你的吧?誰是你的人啦?想的倒美,我又不是你老婆,有什麼義務啊。真是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我伸手在她腋下一戳,“就吃了就吃了……”
  “不給你逗了,不給你逗了,睡覺?”
  這時我一下子趴起來,抱著她的蠻腰,說道
  “墨升,我現在睡不著了,怎麼辦啊?”
  “怎麼辦?是不是騷了?騷去外麵好個荷花塘子涼涼去”。
  “,那是挺冷的,可能啊,一到那個地方,我的弟啊就縮進肚子去了……”
  “哈哈。那肯定了,就你那長點,不用凍就進到肚子去了。”
  “你說我的,哈哈,來試試……試試……”
  “哈哈,哈哈……說著玩的……我哥在呢?等下把我哥招來了你可真完了。”
  “到時候看看誰完?”
  正在我們調戲著時候,忽然聽到隔壁的房門一下子打開了,這時墨升可真夠麻利的,一下子從床上溜到了地上,我還沒看清呢隻見她就溜到了床底下,看那咱熟悉勁很有以驗啊。
  這時隔壁的門一下子關了,而後聽到腳步聲,愈來愈遠。
  這時趴在床底下的墨升說了句。
  “走了沒有……”
  “沒有,剛走,等一下,等一下。”
  “好吧。我在這下麵都想著睡覺了。”這時聽到墨升變得有氣無力的樣子。
  “好的你要不先出來”我說道
  “先出來,我先等個兩三分鍾吧。看看情況再說。”
  “好的。”
  大概等了五六分鍾還沒那回事,我就示意她出來。
  “墨升,墨升……出來啊。走了。”
  這時才現她真的睡著了,天啊,真是好玩,可能也真的太累了。
  足足叫了兩三分鍾才把墨升叫起來。這時墨升拖著軟軟的身子趴了出來,正準備上床的時候,這時又聽到門一下子開了,這次,聽上去很急促……
  本。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又一次來了,我趕緊把燈全部關掉,這時,我還聽到床下邊墨升的呼嚕聲,這伸出手往床上摸了摸,天啊,不心摸到一個肉球,,這家夥睡的還真香,推了兩下沒有動靜,算了,那就先睡吧,等下墨落大哥別進屋就好。
  這時子房的門一下子開了,隨後聽到翻畫軸的聲音,找了一會,這時聽到子房有叫聲,這一叫可把我嚇了個半死。
  “妹妹,妹妹,起來,今天學生的作品都放到哪去了。”
  這時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想這畫是我和墨升一起放的,幹脆我出去吧,萬一讓他知道他妹妹在我房間可就麻煩了。
  想到這時在,我急忙下了床,穿好衣服,開了房門,一下子把門關好,跑了出來。
  “大哥,我知道在哪,好象在你子架的最下邊放著呢?”
  “哦,我來找找。”這時他彎下腰,打開子架下的門,這時一遝作品映入眼簾。
  “哦,這兩天忙的很,差點忘記這事了。謝謝你啊,我那個妹妹就是幹不了什麼事,看看剛才叫都沒有一點反應。好了,我得先拿回去趕緊加夜班裝裱一下。”
  我笑了笑,“我也幫不了你。”
  “,現在還沒到時候,以後啊大把的事情需要你幫忙呢?好好休息吧,啊。我去了,你睡覺去。”
  “嗯。好,好的,你也早點休息。”
  這時我看到墨落大哥這些日子瘦了很多,很酷的麵龐上,有著一絲的困倦。
  門,又一次被關了,車消失在黑幕。我望著,心時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回到房間,我把墨升拖到床上,睡好。伴著她淡淡的體香也安然睡去……
  終於,畫展開幕了。
  我們聽風吧的同學們都早早的到了地方,本次展出是空前規範較大的,展出的地方在市文化宮,門前的車子停的滿滿的,大廳的大門上掛著一條巨大的橫幅,隻見上麵寫著:
  聽風吧主墨落屆子畫展
  偌大的場地上飄著六個氫氣球,每個汽球上各寫一個字:聽風吧墨落。
  這時整個展覽所在的區域都響著一河南板頭古箏曲:《高山流水》。不管是慢板或是板,亦無論曲情的歡與哀傷,均不著意追求清麗淡雅、纖巧秀美的風格,而以渾厚淳樸見長,以深沉內在慷慨激昂為其特色。在傅玄《箏賦?序》中對河南箏曲的評價是“曲高和寡,妙技難工”。
  在進入正廳處設一白玉子案,有兩位大師在此等著進入的子畫大家潑墨揮毫。
  這時墨落大哥在門口候著大家,這時一宣讀者開口道:
  中央子協主席:廖伸,這時墨落大哥迎了上來,握手道
  “,主席到了,歡迎歡迎啊,早就恭候您多時了。來來,請請……”
  這時主席急彎腰還禮道:
  “哎呀!墨落啊,你這個頑世不恭的家夥啊,我真是服了你了,那日讓你加入我們子協,讓你給了我一鼻子灰,現在倒好,一下子開起了展覽還辦起了聽風吧廣告公司,現在終於明白了,這回我可得進你的曠世大作啊,看看你這個油鹽不進的家夥有多大能耐。我可明說了,我是挑毛病來的,哈哈哈哈……”

Snap Time:2018-09-26 03:29:25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