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17章跳窗


  第217章跳窗
  正在我看的入神的時候,忽然門開了,我嚇了一跳,這個時候誰會不敲門進來呢?我抬眼望去,這時見一個穿著一身碎花的睡衣的姑娘,我腳看起,這時現這個女孩長得很高挑,細細的腿,白白的那麼招人喜歡,越往上越粗,到了關節們猛的細了下來,象是勒起來的汽球,又象那剛剛從淤泥出土的蓮藕,再往上看,腿的直徑直線上升,這時到會陰的部位往下三寸許,被一個花褶的短褲睡衣一下攔住,什麼都看不到了,隻能看到那麵有條粉紅色的**輪廓還有下身最**部份那個類似“”型的完美曲線,勒得很緊所以看得很清楚,看著這個心有會萌一種難以控製的情緒。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往上看去,這時一個比較寬檢的睡衣罩住了所有的風光,整體看上去空蕩蕩的……
  再往上看去,兩隻**結實的撐著睡衣的上方,哦,我明白了,都是這兩個大**才使得整個腹部顯得中空了。
  “沒看過**嗎?”這時這個聲音把我的思緒打斷了。我猛的一撥浪頭,抬頭看了看她說道
  “。是啊是啊。”
  這一抬頭才知道原來是我們聽風吧的墨升大姐。看那樣子沒一點困倦的樣子啊,不會他失眠了吧。我偷偷的看了她一眼,沒想到的是她還在看我。
  “嘿嘿……我猜著你就會看我……”
  “為什麼覺得我一定會看你啊?”我問道
  “沒有為什麼,我長得美唄,……”
  我也回應一笑。
  “怎麼這麼不歡迎我呀,我都站了這麼久了,也不讓個坐,是不是準備讓我坐在你的床上啊。”
  她歪著頭說著,我想了想,這話中是不是有其它的意思啊。是不是準備讓我坐在你的床上啊。,要是真有別的意思的話可真是出乎意料啊。這麼多天沒有做那事了,心還真是有點想幹那事。
  我看了看她,她還在看著我。
  我拍了拍大腿說道
  “墨升姐,來吧。”
  她衝我一樂。調皮的說道
  “,你還真讓我坐啊。就算你讓我坐,我也不敢坐嘍。”這時她說著一屁股坐在了我床旁邊的凳子上。
  我準備起身下來給他倒杯水,但是剛一掀被子才知道原來我隻穿了一個褲頭,這一掀恰好給墨升看到了。
  “子軒,你個壞蛋。你個壞蛋。”說著一隻手捂著眼睛一隻手伸過來打我。
  我一把把她的手抓住,此時我都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舉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把她的手抓住,抓住之後我要幹什麼?我還沒有想清楚。
  “你要幹嘛?”說著墨升用力掙紮著,麵對我的強勢執著,她一下子被我拉了過來。
  在她到我胸脯上的時候,我依稀聞到了她身上所出的陣陣體香,稚嫩稍有些霸氣。她的眼瞪得很大,這時她的嘴微微張開,大聲喊了一聲
  “哥”
  這一喊把我嚇的清醒了過來,這種原始的本能讓我一下子站到了理智這邊,我急忙把手鬆開,她也被我這突然間的鬆手而趔趄,差點滾下床去。
  “對不起,對不起……”我說了句。
  這時她立在我的前麵站定,衝我笑了一笑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呀,你又沒對我做什麼?”
  她的兩顆眼睛很有神的望著我,似乎在暗示著我什麼……這時我也不敢多想了,有了一次的教訓,別豆腐沒吃了自己在無法在這立足就麻煩了。
  “剛才,我也是無意的冒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說著,試著她的話,看看她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時再看她,此時好象不但沒有生氣卻似乎更高興了些。
  她用手整了一下自己的睡衣。靜靜的坐了下來,用眼睛望著我。
  “剛才我知道你是無心的,但是話又說話來,拉拉手也沒有什麼關係?”
  啊,我一聽,這是什麼意思啊。拉拉手也沒關係。
  難不成真的象上次那篇文章上所謂的8後腥愛觀。
  “哦……”我哦了一聲,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時的氣氛一下子進入了僵局,空氣象成了液體,呼吸起來特別困難。
  “你,你剛剛看的什麼呀?”
  我一聽,壞了,這可不能讓她看啊,她要看到我盡看這些東西,那還了得。
  我把那本厚厚的日記1往被子塞了塞。
  “沒……沒什麼……”
  “沒什麼?還想著騙我……看得那麼入迷,還說沒有……”
  這時她的意思是打破沙鍋問到底了,一直逼問。我看沒有辦法,隻好喃喃的說道。
  “噯!告訴你吧,那本是我寫的日記,秘密日記。行了吧。秘密……”
  我重複著秘密兩個字,這時再看墨升,一副假笑。
  “秘密?你們男孩子還有秘密……。真是個多情種啊,說,剛才是那個給你寫的情子吧……”
  她用那隻染得人不人妖不妖的手指頭指著我問道
  我想了想,為了盡打她,最好的辦法就是順著她。
  “是,一個女孩給我表白的情子。行了吧……”
  我看了看她,此時她的表情沒有那麼豐富了。
  等了一下,忽的開口問道。
  “子軒。”
  “噯!啥事啊。”
  “你……”
  她有點吞吞吐吐。臉有幾朵紅雲一樣飄來飄去。
  “你看我漂亮不……是不是我的脾氣一點都不好……”
  我一愣,什麼,為什麼問我這個。我真的想不清楚。
  正在這時我墨升的舉動有點異常。
  “你?”我不禁不住問了一句。
  她仰起頭衝我狠命的點了點頭,這時臉上沒有了平日那種霸氣,而是多了些溫柔。這可是很少見的。
  “漂亮,我覺得你是我見過女孩子中間最漂亮的。”
  這時我知道這是違心的,但是我敢肯定是女孩最愛聽的。管她呢?隻要她高興,我在這肯定會好過的很,說說又不費力……
  “真的……”
  我看了看她,她的表情很可愛,象是孩子得到了一口奶,象是學生得到了一張獎狀,象是一個老太老來得子,象是臨死的老頭看到了剛剛出生下來的子孫,確切一點象饑渴了五年的寡婦意外的被一情的美男子強姦。
  “真的。”我十分肯定的說了一句。
  “謝謝。來……來吧……”
  說著,我卻現她一下子爬了上來,這時我的這張床明顯的吱了一聲。
  我眼看著她向我爬了過來,我往後怯了怯身子。問道:“墨升,你要幹嗎?”
  這時墨升弓起身子,我從她的睡衣看到了她那兩顆雪白雪白的肉丘,很豐滿,硬挺挺的粘在胸脯上在爬的同時前後搖晃著……
  我往後退了一步,望著她,我想著給他一次後悔的機會,別到時候我上了他之後又找我後帳豈不麻煩。
  “來吧?”她又說了一句,我望著她的眼神,好象此時她的理智被我一句讚美給撞暈了一樣。
  “為什麼呢?”
  “人家想嗎?來……”
  “為什麼想呢?”
  我故意問了一句。
  “。子軒,你可真傻,這還有什麼為什麼嗎?給你說吧,自從你第一次來,我就看上你了……”
  她說著話,臉色紅紅的,有點羞怯,看上去很可愛。沒想到在這竟然是墨升對我第一次表白。媽呀!真是意想不到,雖然我不太喜歡墨升,但此時卻顯得尤為重要,因為我也需要,此時的我也正需要……她對我如此的調戲,我怎麼能無動於衷,下身開始不聽話的反抗,頂著那棉棉的褲衩子欲有頂破之意。
  我極力的克製著自己,我也不想著在此時跟墨升有太多的扯不清的關係,畢竟這是她的家,她哥開的公司,再者這個墨升生性頑皮,情緒嚴重不定,時好時壞,好的就要你,壞的時候就想盡一切辦法整你,這樣一來,再鋼鐵的男人也恐怕會融化到她那熱乎乎的心爐去。
  “第一眼就看上我了?不會有這麼嚴重吧?”我看了看她說道。
  “是啊,是真的。”
  她這時已經挪到了我的身邊,跟我平行的坐在床頭上。這時這張床稍顯得有點,的我們隻能肩靠肩,這時我的手也在無意間觸摸到了她的腿,那條雪白雪白的大腿,天啊,好滑啊,我心在默默的說了一句。此時的下身已經有著12%的力量要把這層布頂破。
  “我真的很喜歡你。”
  這時她說著,一隻手就搭在了我的下身開叉處,天啊,我的全身一陣麻,麻的我全身鬆軟,我沒有反抗,她的手在我的二弟上麵揉啊,揉啊,每一次都有著登臨絕頂那種暢爽,那種飄飄欲仙的感受,無法用這文字來比擬,我閉上了眼,靜靜的享受著這份意外的情結,這場意外的靈肉結合。

Snap Time:2018-09-24 21:37:06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