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180章無能


  第180章無能
  看來這回真的搞的太過火了。
  “怎麼了大姐,還痛嗎?”
  “嗯,有那麼一點。”
  她看了看我,笑了一下。“不過沒事,我是久戰沙場,這點不算什麼。”
  我一聽,也是。不知道你這個人給過多少個不良的男人了。這點算是對你的懲罰吧。
  這時樓上又響起了腳步聲。
  “媽的,真沒勁。”
  這個聲音聽上去很細,很好聽。
  但是聽著這粗話可不是一般人啊。
  我把頭斜了一點望了過去。
  這時一股誘人的香味一下子鑽到了我的鼻孔,這時我沒看到就可以猜得到。
  這個不是別人,就是上回子所說的那個漂亮雞婆。
  “大妹子,什麼沒勁啊。”
  這時包租婆把頭探出去說道。
  “還說呢?媽的,就是上邊那個沒下來的人”說著,這個雞婆指了指上麵,這時樓上的腳步聲也響了起來。
  包租婆也抬起頭,假意看了一下。
  “上麵的那個人怎麼了,是把你搞的受不了啊,還是……”
  “別說了,這個家夥真的是變態,太能**了,隻做前戲沒有做的那回事,你看看,我上去那麼久了,這個家夥一直在**我,弄得我實在受不了。真變態……”
  “哈哈,那還不好啊,看看那些個男人們隻知道幹,哪還知道前戲啊,那才讓你受不了了呢?你沒結過婚你不知道。”
  這時這個雞婆一抬腿進了門。
  拉了條凳子進屋了。
  “結婚,門都沒有,結了婚我也會在外麵搞,一個男人多沒勁啊。這樣多好啊,一躺那錢就呼啦啦的來了。看著那些男人在上麵忙的汗流夾背的真的有點心痛,但是沒辦法啊,誰讓他們喜歡這口呢?”
  我一看,這人長得這麼漂亮,為什麼但但幹上這個了呢?要是一上良家婦人,多好啊,或許我還會多看幾眼。
  現在這個樣子,再好看,但是沒有那種感覺。
  “弟弟。你也在啊。”
  我看了看她,對著她笑了一下。點了點頭。
  “你看這模樣長得,你怎麼不喜歡女人啊,要是喜歡的話,我陪你,我免費給你。”
  這時我看了看她,她衝我笑了笑,說實話,還真漂亮。
  我裝酷,沒吭聲,就用那帶著高壓電流的眼神望著她。
  “你幹嗎呢?看你那樣子,我表弟這麼,幹嗎說這個呀?”
  這時包租婆說著,好象此時還挺擔護我呢。我放了下那股強大的電流,低下頭。
  “看看你,你看看弟還嗎?我可告訴你,我在他這個年齡啊,早就不是**了,你以前現在的孩子都象我們那個年代的一樣啊,說不定弟早就**了呢?”
  剛說到這包租婆噗一聲沒憋住笑了起來。
  “笑什麼呀。你笑什麼呀”這時雞婆一推坐在凳子上的包租婆。
  沒想到這一推還真出了大動作了,隻見包租婆猛的往後一挺,椅子搖搖晃晃的往後倒了下去。
  雞婆一看不對勁,猛的想去用手抓,可是誰知道,這一抓沒抓到,竟然又送了包租婆一把,隻聽見啪的一聲,包租婆一個四腳拉叉,象是胖大的烏龜一樣,四條腿仰著,與此同時,又聽到一聲“哧啦”一聲,我和雞婆的眼一下子聚到了那個響聲的地方。
  這時我們現的是一條血紅的顏色:包租婆的**一下子露出來了。
  褲子爛了,春光大瀉……
  雞婆的一下無意的推動,使得包租婆一下子躺在了地上,那個樣子象極了仰殼曬太陽的烏龜。
  更為經典的是包租婆竟一下子春光乍瀉,雞婆一看大笑起來
  “我的大姐啊,我男的見的多了,女的可是沒有見過啊,你的褲頭這麼紅啊,真的很鮮,跟你一樣,哈哈……”
  這時包租婆一下子掛不住臉了,一下子從地上轉了下身站了起來,猛的一拳,這時再看雞婆的臉一下子掛彩了。
  兩行血紅血紅的鼻血象是流月經一樣大塊大塊的流了下來。
  “你瘋了。”雞婆一看,吼道
  “瘋了,我看你才瘋了呢?趁我不注意,竟對我下黑手,一下不行還推我一抓,你可真夠損的,看看你那騷勁,還男的我見得多了就是沒見過女的……看看你那B樣,媽的,你娘就不該生你,生你幹嗎啊,專門為男人服務的,還有臉在人前人後的說說笑笑,你知不知道,你們就是賤的表現,賤的標誌,是女人的恥辱。”
  “媽的,看看你是什麼形狀啊,我們這個地方就是因為有你才這麼不振興的,才這沒有光彩,還有臉說我,先撒泡尿看看自己那熊樣再說話吧,說起話來那麼臭,是不是你一輩子就沒有刷過牙啊,張嘴一口大暴牙,黃的跟那屎洞子的墊腳根一樣。”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又一次見識到了這兩位女人的長處了,罵的真的不是人,透過窗戶射過來的光芒可能很明顯的看出自她們二人嘴中的唾沫星子在輕舞飛揚,而後走向拋物線的末端……
  就在這個時候,就聽到上麵一個男的下來了。
  “過來啊,你在那吵什麼呀?”
  “過來幹嘛啊?你的時間已經到了。少來這。”
  雞婆說著,白了外麵這個男的一眼。
  這時這個男的一下子闖了進來。一下子拉著這個雞婆拉到了上邊“誰給你說到時間了,不知道還沒出水呢嗎?真是的想賴帳啊,心老子把你拍死。”
  這時這個男的看上去很凶狠的樣子。
  “怕死?,真是呆豬一個,我們怕死還做這個呀,真是傻的夠嗆。就你,你試試,你試試……”
  說著這個雞婆一步步的逼近,這時再看那個男的好象也有點怕了的意思,連連後退。
  這時這個雞婆一下子把她逼到了牆上,這是她用手拉著男的脖子。男的臉上沒有反應。
  “你敢嗎?看你那鱉樣。”
  就在這時,這個男的一下子把這個漂亮雞婆抱了起來。
  雞婆啊了一聲,漸漸的消失了聲音。
  “怎麼了,怎麼沒聲了。”這時包租婆也一下子問了起來。我抬起頭望著她說
  “我也不知道。”
  “我到上麵收拾一下衣服去。”說完,我二話沒說,便上去了。
  我一下子跑了上去,我知道肯定有好戲看。
  當我上去的時候,我一下子傻眼了,隻見經過她的門時竟然沒關。
  當然看到的是那麼一種激動人心的場麵。
  這個雞婆半跪在床上,男的正用著那隻大大的手在她的那進進出出。
  這時這個雞婆在床上**著,但是嘴還少不了怒罵聲。
  “你子真的是有毛病,好好的物件不用偏偏用手。”
  男的忙的很,隨著手的抖動,嘴還不停的叫著。
  “手怎麼了,還不是一樣嗎?照樣讓你**。”
  男的說豐手的度越來越。雞婆可能這個時候也有了點感覺了,嘴也顧不上說什麼了。
  我在門邊上看著這一對不正常的“夫妻”。
  這時男的好象已是很累了,手的度也漸漸的慢了下來。雞婆的感覺也逐漸減退了。
  “夥子,我可告訴你,手跟你們那東西有很大的區別的,你知道嗎?在你們那個進入的時候,給我們的感覺是非常不一樣的,你有沒有現男人的頭頭上那個冠狀溝嗎?當你們進入的時候那種極度擴張的感覺有一種特別的暴力,一進一出才能在我們的g點予以最大的刺激,當身體與身體相撞的時候可以碰到我們那個球球,這樣的磨擦加上**的相撞美妙就妙不可言了,還有就是你們那兩個**,不停的敲打著我們的**,是手所不及的。再者說了,你們的那個東西進入的時候,你們的手還在我們的身上可以撫摸,你呢?看看,一隻手就知道在我們那插插,我們其它的部位都無法調動起來,你覺得用手好嗎?我看啊,你還是在你老婆身上多多試試再說吧。”
  這時說著說著,這個男的竟然一下子停了下來。
  也不顧那麼多了,雙手抱著臉哭了起來。
  雞婆一看不對啊,剛才還做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哭了起來。
  雞婆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把褲頭提上,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我說兄弟啊,幹嗎呢?男人我是見多了,可是象你這樣的男人還真是沒多見耶,到底哭個啥呀,剛才不是做的好好的嗎?怎麼了是不是累的呀。還是手酸啊。”
  這話雖然不是什麼正經的安慰話,但是她的心意是好的。這時隻見這個男的二話沒說,一下子抱住了這個雞婆。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用,都是我沒用。我沒用……”
  這時雞婆才知道這個男的事情真的很嚴重,肯定有著不同尋常的經曆。不然一個大老爺們怎麼可能這麼無故的哭起來了呢?
  雞婆一下子弄不懂了問了起來。
  這時這個男的止住哽咽,說了起來:“謝謝你給我講了那麼多,你知道嗎?我就是在家沒臉呆下去了才出來打工的,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是個性無能,其它這個病也不是我天生就有的,那年我還在上學,初中馬上就要畢業了,我就在最後一個月偷著跑出去玩,沒想到下了很大的雨,當走到我地的那個放糧食的破屋子的時候碰到了一個媳婦,我見她的時候隻見她正蹲在那個牆根下哭泣呢?我一看覺得怪可憐的就上去搭訕想問問怎麼回事啊,一問才知道這個女的是為了逃避打她的老公才跑出來的,現在已經是無家可歸了,這時我才現她的臉上還有一個紅紅的巴常印,頭也有些淩亂,但是我正眼看她的時候才現這個媳婦真的很漂亮,我就禁不住多看了幾眼,這時這個媳婦好象看出了我的意思,就給我講了她的很多她自己親身經曆的故事,越聽我心越酸,後來她竟然一下了把她的裙子掀了起來,你知道嗎?這可是我第一次見到女人的那個部份,令人最吃驚的是她竟然沒有穿**。”

Snap Time:2018-09-25 03:33:40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