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178章求饒


  第178章求饒
  “這還差不多。看你可憐的份上,算了,還給你5塊算了,本姑娘我有的是錢。”
  “好好,就這樣了,謝謝大姐啊,謝謝大姐。”
  這時包租婆把臉向上一仰……看那個樣子,好象自己是個公的一樣。
  “往前坐一點,還有我表弟呢?下回把你的摩托搞大一點,這麼能坐兩個人嗎?”
  這時男的也那表情真的很想笑,但是沒有笑出來,感覺挺難受的。
  “好好,一切都聽大姐的,這摩托是了點。”
  “表弟上吧?”我一聽,怎麼這麼說話呢?還好不是在屋子,要是在屋子那不知道人家怎麼想呢?上吧上吧……
  我上到了後麵,因為地方太了,我坐在後麵隻能坐到那個不鏽鋼的鐵架上。好涼啊。我就假裝上不了
  “來來,表弟坐在我的前麵,這還暖和。”我一想前麵還好一點。那摩托一點都不穩當,一不心把我給甩出去了咋辦啊?
  我往司機後麵一坐。這時這個胖女人一屁股跨到了後架了,以我的推斷,她肯定還有1/3的**留在外麵。
  開了沒有十米的樣子這個包租婆一下子叫了起來“唉呀,你可慢點啊,我怎麼覺得我好象掉下去了。”
  “好,馬上就讓你上來。”
  這時這個開摩托的來了個急車,這進就聽到後麵“哧”一聲響。
  接下來這個包租婆一下子把我擠了一下。
  這個衝勁真的很大。這時摩托被逼無奈也隻好鬆了車。
  這時才恢複了平靜。
  “你這個死家夥,怎麼能這樣車啊,你看看我的褲子都讓你給頂破了。”
  這時這個摩托也急了,大聲的說道“大姐啊,這話說的可大了,我什麼時候給你頂了。我在前麵頂也是這個兄弟頂我呀。”
  “不是你頂,是你一車,把我的褲子給弄叉了。”
  “不會吧,那在哪換條褲子啊。”這時這個開摩托的扭過頭說著。
  “這回還得減6塊錢。”這時包租婆一臉的氣,下了車,叉著腰大聲的說著,借著燈光能看得到她那個褲襠真的爛的真大,整個襠部都開了……
  “哪還有得減啊?你總共才給我5塊錢。”
  “怎麼會沒有,我剛才不是說等下還偷著給你1塊的嗎?這麼忘記了?”
  這時我一聽,有點納悶。什麼等下還要偷著給摩托十塊錢。
  當我回頭看這個包租婆的時候,才殃她自己已經愣住了,一隻手捂著嘴一句話也不說了。
  “不是不是……”
  “你,你這個人真是暈,剛才還要我替你瞞著的。算了說都說白了……”這時這個開摩托的說著。
  這時我明白了,原來這個包租婆為了那張老臉,偷偷的跟這個摩的說著先給他5塊錢,到時候湊空再偷偷的把那十塊錢補上,我想想真是可笑。為了那個麵子,自己竟還要如此偽裝。現在倒好,自己把自己的臉扔到地上還自己踩兩下又吐了口水。真是丟人……
  “我表弟怕什麼?”這時這個包租婆還厚著臉皮蒙開摩托的那個人。
  算了,給她個麵子吧。我看了看她,她衝我一笑。
  “走吧。先到在市替我買一件,再把我們送到批街吧。”
  這時我們又把車開到隱暗處,包租婆給我說了她的尺寸讓我去買衣服,可是我逛了半天,怎麼也找不到她說的那個尺碼。回來後,她也急的要命。
  “都怪你,這回啊車費你得減半,弄得我現在還沒辦法去進貨。現在好了,什麼都辦不成,要是明天我那個大客戶跑你,我再找你算帳。”
  “這樣吧我把你們送過去,你換了衣服再來進貨不就和地嗎?不過這回不要你那麼多錢,你再補個5塊錢就行。”
  這時這個摩托說的挺誠懇。
  “好吧,點吧。我還有事要辦呢?”
  “好好,上車吧上車吧。”
  我們又一次上了車,摩托象支離弦的箭一樣,向我們那座出租房飛去。
  最後終於去了批街把那些貨進了回來,又一一的擺好,總算把這項所謂的大工程搞完了。
  我是累的夠嗆,她也明白,向我招了招手,你先回去吧。等下給你一件神秘的禮物。
  她不說還好,一說禮物,我忽然想到她剛才說的話。
  真的猜不透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去上邊的那個木板床上睡上一覺。
  我蹣跚著上了樓。門也沒顧的關就上到了床上。
  這時我連睡覺的空都沒有。一上去就呼呼的沒有了知覺。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覺得自己的身子有點涼涼的感覺,象是沒有穿衣服一樣。這時我的嘴邊象是放著一桶飲料。“來,喝吧”這時我感覺正渴呢?幹了一天的活了,一口水都不有喝,我一嗅!還不錯啊,還是瓶王老吉,管他三七二十一,一仰脖喝了下去。
  “好喝吧。”我的眼一點也睜不開,就應了一聲。
  “好,你先睡吧。”
  我吭聲。
  剛剛喝下水,感覺真的**,清清涼涼的,過了十分鍾,這時忽然感覺著有點不對勁啊,這時不是清涼而是一肌燥熱,自內心的燥熱,這時怎麼回事,是不是我穿多了,我想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去,可是一抓沒有衣服,沒衣服怎麼會這麼熱,我仔細想了一下現在這個季節,不對啊,還在剛過了年沒多久,怎麼會這麼熱,應該還有點寒風刺骨才對啊……
  這時我摸了摸下身,有褲子,可能就是褲子的事吧。我急忙把褲子也脫掉了……
  當我迷迷糊糊的喝下那杯水的時候,忽然覺得渾身燥熱,我摸了摸身體,上身已經沒有了衣服,我又摸了摸下身,現褲子還在,這時我就想可能是穿褲子的事吧?我把手伸了過去,一拉拉鏈把褲子拉了下來。
  剛剛退下來,感覺好多了,可是自內心深處的那個根源還是沒有解除,我的心還是有一種難以忍受的感覺。
  這時身體的疲憊已經戰勝了這種燥熱,我又一次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說實話,一天下來,幹了這麼多的力氣活真的是第一次。
  不知過了多久,這時我感覺著我的身體越來越有一種衝動,一種原始的衝動,腦袋都是我曾經接觸過的那些個女孩,那些澎湃的鏡頭,我一點點的進入了狀態,此時我開始自己撫摸了起來,從自己的額頭到自己的下身,開始自由的遊動。
  這個時候,我好象覺得李娟又來了了我的身邊一樣,她穿著一件潔白的睡衣,睡衣呈半透明狀,很明顯的能看到麵那酥脆的胸,胸的下方一點點,一個大號的“福”字,赫然的印在睡衣上麵,更顯得優雅韻味。
  她輕輕的走到我的床前,坐下,這時她的胸低了下來,我看著,看著那由於過度低胸而露出來的雪白的半乳,我的眼睛已經迷離了,看著那種雪白,我無法抑製住自己的**。我把手抬了起來,在她的乳上輕輕的撫了一下,這時她沒有吭聲,也沒有什麼表情,我繼續摸了下去,這時她來了感覺,開始向我的身體靠近,我知道她是什麼感覺,我下身已經挺的高高硬硬的,這時她低下頭滑了下去,對著我的下身輕吻起來,這一吻不要緊,我的神經一下子爆了,所有未開啟的末梢,一下子崩潰了,我的天啊……她開始退去自己的衣服,當她退到一半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我有點著急,過去一下子把她按到了床上,這時明顯得能聽到床在吱吱的響,越響我越高興,我時我已經完全把她征服了,她安然的被我騎在**,我感覺那種軟綿綿的肉感,但是我有點奇怪,她怎麼身上會有這麼多的肉呢?她一向都是很苗條的,但是此時我已經沒辦法控製自己了,我現在隻有占有。
  她在我的身下扭捏,我在她的身上駕馭,她那富有藝術感的身體在如湖水般的蕩漾著,而後慢慢的一圈圈的散去,那種挪動那種曲線,無疑能讓你醉生夢死,這時難得一見的奇景,也是百求不遇的跡象,我在她的**上尋覓,她這個時候也開始囈語,那半開半閉的桃唇隨著不同深淺而富有著變化。
  正在我享受著這種遊戲的時候,我忽然覺得這個李娟一下子變得特別的威猛,一下把我翻在床上,正在我睜眼的同時,我明顯的感覺我的身子被一個奇重的東西壓著一樣,我一下子壓的喘不過氣來。
  我猛的一驚醒,眼睛終於看清楚了,這個人哪是李娟啊,這明明就是這幢樓的包租婆。
  我一下子醒了,那種欲仙的感覺一下子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那種高昂的情緒也隨之東逝。
  當我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原來夢境的都是些幻覺。那高雅的情調隨著人物的變換而變得沒有一點意思,看著那肥大的**,我再也提不起情趣,但是她越是**迭起,麵對著她身下的我,更是接近瘋狂般的侵略……
  我再也受不了了,麵對著內心與外界的壓力,我依然硬挺,在那頻率與質量的完美結合,我不得不迎刃而上……
  最終,她與我竟在同一時間一起吼了出來……
  終於……
  終於有了一個句號,她一下子象堵牆一樣倒在我的身邊,這個單薄的牆此時勉強維持著這個空骨架,左搖右晃,終於還是沒有倒塌,我躺在床上感覺著這種搖晃,跟床是一樣的感覺:受虐。

Snap Time:2018-09-24 21:05:18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