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136章香媚


  第136章香媚
  “我?”
  “嗯?”
  “我不喜歡帶。”
  “啊?”我幾乎有眯意想不到。
  “子上說了,束縛久了,就沒有那種自然的美了。”
  “”
  我們的溝通現在已經是零距離了。邊摸邊聊天。
  草坪上,大樹旁邊,一種經典的坐姿,一上一下,疊在一起,象是“觀音坐蓮”一樣,多麼的神聖。
  “你不喜歡嗎?”
  “喜歡。”我輕輕的說道。
  正在我們一展雄圖的時候,忽然一個高大的身影向我們撲來。
  “我的摸咪咪。我要摸咪咪。”這是一個聲音喊著跑了過來。
  我的天啊,這都是什麼事啊。什麼?他也要摸咪咪。我急忙把頭扭過去,想看個究竟。
  忽然嗖的一聲一個圓形的物體向我襲來。
  這時的我想躲已經躲不開了,就聽到“啪”一聲,這個東西一下子打到了我的腦袋上,我的手一斜,倒在了地上。這時坐在我身上的畢樂,也翻身下來,倒在草坪上,在倒地的同時啊的一聲慘叫著,可能她的身體又被草尖給強占了。
  “媽的,誰啊?”我不禁失聲罵了起來。
  “大哥哥,我要摸姐姐的咪咪。”
  我一看這麼大個子,還叫我大哥哥,我的天啊,是不是他不正常啊。
  “哈哈。哈哈”這時後麵又追過來一個中年婦女。哈哈哈哈,是什麼意思啊。
  今天晚上怎麼老出這種人啊,真的感到莫名其妙。
  “哈哈。哈哈……”
  這個中年婦女向我們這個方向奔了過來。嘴還不停的哈哈個不停。
  “哈哈,哈哈,別走。不要給哥哥的搗亂。”
  這時這個婦女走到了我們跟前。連聲道歉。
  “兩位,真的對不起,對不起,我的兒子腦子有點問題,他不是要這位姑娘的咪咪,他的皮球叫咪咪,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你們繼續。”
  這時我的頭還被撞的有眯暈,聽著這個中年婦女的話,想想真的搞笑。
  “哈哈,哈哈……”
  “我的皮球不是咪咪,我要象哥哥一樣摸姐姐的咪咪。”
  “啊。”這時畢樂,感到非常害羞。一下子起身站了起來。
  “哈哈,不許傻啊。哈哈最聰明了,姐姐的咪咪不能摸的?”
  這時這個中年婦女不叫著這個傻男孩說著。
  “不能摸,為什麼呀。為什麼不能摸,媽媽你給我說說,”
  “不能摸?為什麼,為什麼……”這是過個中年婦女也難住了,一時可能想不到怎麼給孩子一個解釋了。
  “媽媽,你說啊,你說啊,到底是為什麼呀。我要聽我要聽,不然我就要去摸姐姐的咪咪。”說著這個傻男孩就往這邊跑了過來。
  這時這個婦女心攔了過來。
  “姐姐的咪燙知不知道。燙,你忘記前幾天摸到的開水啦?很痛的。”
  “哦,燙。痛。我想摸……”
  “哈哈乖哈哈乖……”
  “不,我就是要摸……”
  這時這個女人一下子竟管不了自己的傻兒子了。一邊拉一邊哄著
  “哈哈乖啊,來回家讓你摸媽媽的咪咪。”
  “好啊,好啊,我要去摸媽媽的咪咪嘍。我要摸媽媽的咪咪了”
  這時這個女人輕輕的歎了口氣,這聲歎息中似乎蘊含了很多的心酸與無奈。在輕臉的同時,眼睛充滿了少許的羨慕,就在這離開的同時,我卻現這個**原來真的很美,豐滿的身子,更加富有氣質,更富有那種現實中特有的堅強。
  正在我們的遊戲進行的如火如荼的時候,卻意外的經曆了一場風波,傻子一下子把我們正在良性展的時候竟中間插了一扛子,弄得我們再也沒有興致繼續下去了。
  畢樂看了看表,微笑了一下說道:“我們回去了,不早了。”
  “好啊”事情到了這,再做下去也是勉強了不如讓這件事情更富有特點,我沒有再多說什麼。
  不過在回去的路上,我們的談話越來越多了,好象中間的隔閡更加透明化了。
  他沒有那麼拘謹,而是越來越灑脫,我隻是摸了她,可她,好象把整個身子都給了我一樣,這種情形,讓我感到有點害怕,最怕這種村姑般的行為。
  說著說著到了學校門口
  “子軒,回來了?”這時從一玻璃麵冷不丁冒了一句話。
  我伸頭一望,哦,原來是李勇。
  “,李勇啊。又是你值班啊。”
  “是啊,又是上夜班,累死了。”
  “好,你忙吧,我進去了。”這時畢樂竟當著李勇的麵拉了我一把,這動作好象故意讓這個保安看到一樣,這時李勇看了看,偷眼笑了笑。
  臨走的時候,李勇還沒忘記說了句
  “子軒,我那事,你可想著點啊。”
  他那事,他什麼事啊?哦!一下想起來了,就是他那篇稿子的事,,這人可真逗,見我一次說一次。我狠命的點了點頭,伸手作了個k的手勢,他嘿嘿笑了一下。
  “子軒,什麼事啊?”
  “沒什麼事,這個李勇向文學社投了篇稿子,讓我幫他修改。”
  “這樣啊,不用說稿子寫的很爛。”
  學校的這條主道寬大明亮,路口沒多遠就是我們的宿舍樓。既然我們到了學校,我就想著回到床上休息一下,可這時的畢樂到來了精神,倒沒有要分開回去的意思。
  “為什麼?”我隻好,又繼續問了一句。
  “你看看一個保安能寫出什麼好文章啊,要能寫好的話,肯定不會在學樣做後勤,當保安。”
  她的話一出,我忽然覺得這個畢樂竟然有這種岐見。瞧不起這些打工的年青人。好象這些人沒文化低人一等一樣。
  “,你對這些打工的人看法不啊。其實說實話這個李勇寫的還真不錯呢?”
  我故意想糾正她的看法,說道。
  這時的畢樂也很霸道的說著“反正我覺得他們這些人好象沒有頭腦似的,你看看吃的虎頭虎腦的,還有以前見他吃飯的樣子,好粗魯的……”
  “嘿嘿!你這個畢樂也真是的,人家吃飯的樣子跟人家的文化程度有關係嗎?我倒不這樣認為。”
  “哦!那你覺得我跟這個看大門的李勇,誰有文化啊。”
  這時畢樂竟撒起潑來。撅著嘴問著我,看那樣子,非要我說他有學問,有文化才行,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有什麼後果呢?
  “,這個不能比。不說這個了好嗎?”我想岔開這個話題。
  “不行,我就是想問問你,我和那個死保安到底誰有文化。”
  “我們剛才談的不是誰有沒有文化,我剛才說的是她的稿子寫的好不好。”
  “那也行。誰的寫的好?”這個時候,畢樂竟然變得如此不可時喻,野蠻起來真的讓人受不了,這時的我好象已經感覺到這個女孩子,真的不能再深交下去了。
  “畢樂,畢樂,先冷靜點,我們談一下別的話題好嗎?不談這個。”
  “不行,你回答了我,我們再談。”這時她把臉仰著,挺著那雙大**一直在逼問我,我不能就這樣屈服啊。我甚至有點想火,但是畢竟第一次跟畢樂出來,為了留一個好的印象我是強壓著怒火。
  “你的文化高”我簡短的說了一句。
  “這還差不多。”她笑了,笑的很甜。
  “好了,我得回去了,回去晚了,又沒好果子吃了。”我望了望天上的繁星。
  “這麼美的天,回去真的浪費了。”她輕輕歎了一句。
  “這麼美的天,哈哈,多著呢?好了,我先去了。”
  “好吧。”說著,她也站起來,輕輕的把手甩了著。
  “改在見吧。”
  “好啊,記得星期天我們去那個墨落那買筆哦?”
  我沒吭聲,點了點頭。
  ……
  “子軒,到了嗎?”我一接電話就聽到這麼急促的聲音。
  我躺在床上,真不想起床。我看了看:畢樂
  哎,怎麼這麼煩啊。
  “幹嘛?”
  我沒有一點體貼的味道。說著
  “子軒,我猜著就是你忘記了,今天是星期天耶,你答應我去那選筆的?記起來沒有。”
  “知道,也不能這麼早啊。”
  “早去早回啊,買回來我還等你教我寫字呢?”
  “教也沒地方啊,隻有上課的時候才能教。晚點去吧。”
  “我都在學校門口等你了。”
  我頓了一下,心想著真沒辦法“好的,你等著。”
  “嘿嘿!這不差不多。”
  “就你會差不多,差不多。”說罷,我一下按一下掛機鍵。
  當我洗漱的時候,忽然電話又響了。我真的很氣憤。拿起電話就吼了起來
  “你到底煩不煩啊,我都說去了,要給我點時間吧?洗……”
  “哦!不好意思,我是李娟,今天有點就算了吧。”
  我一愣,李娟,不會吧。我拿過手機一看果真不假。這時感到真不對不起人家。
  “哦,對不起,是我不對,剛才一個同學催我催急了,不好意思。有什麼事嗎?”我的語氣和緩起來。麵對李娟這樣有才氣的女孩,我無法動怒。也怒不起來。
  “沒事,晚上你有空嗎?”
  “我?”我一下怔住了,她是個藝術氣質的女孩,麵對她的邀請我隻有感到高興。也很想去陪陪她,不光是我們誌趣相投。
  “有”
  就在答應職畢樂去墨落工作室選筆的時候,接到了李娟的電話,我的心頓時怒放了。甚至有些期盼。
  這時陪畢樂成了我意外的負擔,我想趕敷衍了事。

Snap Time:2018-09-19 02:05:11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