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秘術》全文閱讀

作者:北域神燈  鑒寶秘術最新章節  鑒寶秘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鑒寶秘術最新章節第四八五二章深夜抓門聲(18-04-25)      第四八五一章夜談(18-04-25)      第四八五零章黑羅小城(18-04-25)     

第四八五一章夜談


  方老的話不多,但我一說向他請教,老頭兒的精神頓時健旺許多,問我:“你對西夏的了解有多少?”
  張天元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懂得不多。
  方老勸導張天元說:“了解的不多也不要緊,如果你真對西夏有興趣,不少書麵資料都可以參考學習。
  每一個人都是從一無所知走過來的,今天不了解並不代表永遠不了解。
  搞研究其實和其它很多事一樣,是一個態度的問題。
  這麵也有一些比較簡單的竅門,比如說,想全麵的了解西夏,從那入手呢?總結起來就是三點:曆史,文化,地理。
  這三方麵全部掌握以後,才能進行一些更細致的研究,你能聽明白嗎?”
  “這個......我能聽明白。”
  “我的一些學生剛剛接觸西夏的時候,總喜歡從公元1038年西夏建國說起,我就批評他們,1038年以前呢?
  難道黨項羌人的曆史就是一片空白?
  那麼大一個國家就是突然出現的?這種態度不嚴謹,不可取......”
  張天元感覺這個方老,真有點像自己的老師李明光,不由產生了幾分親切感,忍不住道:“方老,我對這些很感興趣,麻煩你講一講行麼?”
  “好。”方老回過頭說:“我很願意跟你交流,不過我學識有限,講給你的都是比較淺顯的問題。
  西夏的前身是黨項,而黨項,是西羌族的一個分支,所以被稱為黨項羌。
  這個民族以部落為劃分單位,用姓氏作為部落的名稱,逐漸形成了八個比較著名的部落,也就是黨項八部,其中拓跋部是最為強大的一部。
  關於拓跋部,一些學者認為是鮮卑族的後裔,我也比較讚同這個觀點。”
  方老一看就是那種比較呆板嚴肅的學者,而死板的曆史聽起來是最沒意思的,方老倒不覺得沒意思,講的很起勁:“隋唐時期,一部分黨項羌人南遷,開始依附中原王朝。
  特別是唐朝。
  黨項羌人經過兩次內遷,慢慢繁衍到靈州、慶州、夏州、銀州、綏州、延州、勝州,也就是今天的甘州東部和陝州北部。
  唐中央政府為了便於管理這些少數民族,采取以夷製夷的方針,授予一些部落首領官職。
  這個時候,黨項仍然不是一個團結的整體,部落和部落之間沒有從屬關係。
  一直到唐末黃巢起義,黨項拓跋部的首領拓跋思恭出兵鎮壓黃巢起義,被唐僖宗封為定難軍節度使,夏國公,並賜國姓李,黨項從此發跡。”
  一般人可能對這樣的知識很不感興趣。
  但張天元不一樣,他越聽,越感覺有趣。
  方老見他很感興趣,於是喝了點水後繼續說:“五代十國時期,不管中原地區是誰掌權當政,拓跋部總是恭恭敬敬俯首稱臣。
  借以換取自己在西北的統治地位和賞賜,前後累計二百多年時間,勢力逐步擴大膨脹。
  宋太祖即位初期對拓跋部的態度比較溫和,允許他們世襲統領領地。
  但從李繼遷開始,雙方關係慢慢惡化,進而刀兵相見,李繼遷之後的拓跋部首領是李德明,他全力向河西走廊拓展疆土,給黨項羌族換取必要的生存空間,李德明之子李元昊......”
  方老講了很長時間,才把西夏的曆史講完。
  期間還說了一些有趣的故事。
  當然李元昊的事兒,講得最多。
  少年時期的李元昊就極有遠見和謀略,並對父親李德明的和宋做法極其不滿。
  有一次李德明派遣使臣到北宋用馬匹換取物品,結果換來的物品並不合李德明的喜歡。
  李德明一怒之下殺了使臣,李元昊就對父親說:“拿我們安身立命的戰馬去換並不急需的物品本來就不對,換來之後卻因怒殺死使臣,那樣誰還願意為我們所用呢?”
  聽到李元昊的這番話,李德明大為驚奇,因此對他刮目相看。
  李元昊的聲名遠揚於西北,宋朝的西北邊帥曹瑋聽說了李元昊的事情並看到他的狀貌後大為驚奇,並且預見到他日後必為宋朝之患。
  天授禮法延祚元年,李元昊稱帝,建國大夏,定都興慶。
  先後派遣軍隊攻擊並占領了瓜州,沙州,肅州三個戰略要地。
  李元昊建國後,西夏與宋朝的外交關係破裂,在此後的三川口之戰,好水川之戰麟府豐之戰中大敗宋軍西北精銳部隊,並在河曲之戰中擊敗禦駕親征的遼興宗,奠定了宋、遼、夏三分天下的格局。
  稱帝後的李元昊攻取了大片土地,並多次打敗了宋軍,但也遭到了宋朝的經濟封鎖,使西夏社會經濟凋敝。
  慶曆四年,宋夏簽訂合約,西夏向宋稱臣,但宋卻要支付大量財務給西夏。
  同年,西夏與遼軍交戰,並大敗遼軍,但是任然向遼保持臣屬關係。
  晚年的李元昊沉湎酒色,好大喜功。
  經常在賀蘭山離宮縱情聲色。
  他給次子李寧令哥娶妻沒移氏,可是老色鬼見到兒媳的美貌後,竟將她據為己有,並立為“新皇後”。
  被父親戴了綠帽子的李寧令哥氣憤不過,衝進宮中刺殺李元昊,結果沒殺成,隻是將他的鼻子削去。
  但李元昊受到驚嚇,鼻創發作,與第二年正月死去,一代梟雄就此殞命。
  搞女人搞到自己兒子身上,也是死有餘辜了。
  張天元卻仍舊有些意猶未盡,忍不住問道:“方老,你們這次是準備搞什麼研究?
  在黑羅進行一番實習之後,就要前往另外一個地方了,恐怕這也是我最後一次長途跋涉搞研究了。”
  “另外一個地方?也是西夏的遺址?”
  張天元問道。
  “對!帶他們到西夏班駝古城去。”方老指了指身邊的三個學生:“他們是第一次去班駝,我是第三次,或許也是最後一次了。”
  “班駝?”
  “也是一座古城遺址。”方老皺著眉頭說:“蒙元第六次征討西夏的時候,西夏統治者已經感覺這一次無法再抵擋蒙元鐵騎。
  就在京師被圍之前把大量文獻物品轉移到其它地方,黑水鎮燕軍司,哦,也就是黑水城,你應該知道吧?
  這是其中之一,我和幾個同行的老學者都認為,班駝城也是其中之一。”
  

Snap Time:2021-05-09 10:17:03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