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魔》全文閱讀

作者:我是墨水  執魔最新章節  執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執魔最新章節第1237章酒色財氣君莫沾!(18-08-24)      第1236章雨師兵臨!(18-08-16)      第1235章不周傘!(18-08-15)     

第1237章酒色財氣君莫沾!


  p“寧凡小兒!速速交出鬥天玉傘!否則這石室山便是你歸墟之地,教你道滅於此!”
  p北海真君駕五條雨龍,從星空中驟然降臨,來到歲月海,來到石室山。
  p他的出現,導致整片歲月海乃至整個遺世宮驚聲四起,誰都沒有想到這位極少踏入紅塵的封號雨師,會在這樣的時刻,兵臨遺世宮,向閉關於石室山的寧凡發出挑釁!
  p末法時代,一階準聖便是鳳毛麟角,何況是北海真君這等二階準聖。
  p他的氣場太強大了,因為盛怒,更是毫無保留地散出了全部威壓,在那威壓傳出的那,歲月海的海水強行卷向長空,化作暴雨來臨!
  p那暴雨,是他的怒,是他對寧凡的殺機!
  p“今日老夫來此,取故物,殺一人,無關之人,退!”
  p那一個退字一經開口,立刻便與這方天地定下了規則。
  p石室山周圍的北天修士,頓時感到了一股滔天雨意撲麵而至,將他們不斷逼退,不斷驅趕,迫使他們越來越遠離石室山!
  p北海真君要將整個石室山化作討伐寧凡的戰場,這戰場,不容任何閑雜人等踏足、幹預!
  p罕有人可以抗衡北海真君的威壓,強留此地,能做到這種事情的,至少也得是萬古仙尊。
  p但就算是萬古仙尊,麵對盛怒的北海真君,都感到了一絲心悸!
  p“雨師前輩,你和趙簡前輩之間是否有什麼誤會?趙簡前輩正在此地閉關,淨化天地間的煞氣,還請你不要打擾…”
  p幾個仙尊、仙王修為的趙簡信徒,咬著牙,頂著威壓走上前,想要和北海真君交談一二,生怕北海真君打擾了寧凡修煉。
  p可,北海真君是什麼身份,哪會和幾個仙尊仙王小輩浪費時間!
  p他看都不看那幾個仙尊仙王,而是向天一指,之前回蕩在天地的聲音,頓時放大了無數倍!
  p無關之人,退!
  p退!!
  p退!!!
  p那幾個仙尊仙王隻感覺識海劇痛,繼而噴出鮮血,不得不退,否則便要識海崩潰而亡!
  p堂堂仙尊仙王,麵對北海真君,竟連說話的資格也沒有!形同螻蟻!
  p“雨師前輩!我等不知你和趙前輩有何恩怨,可,趙前輩畢竟是遠古大修,而你隻是二階準聖!此刻趙前輩正在石室山吸納天地煞氣,處於關鍵時刻。前輩以下伐上,不智!趁人之危,不勇!不如暫時退去,來日找個時間,坐下來好好和趙前輩談談,以趙前輩仁義品性,沒有什麼恩怨是不能好好化解的,又何必冒險,沾染遠古大修的因果!”
  p又有兩人擋住了北海真君,是海沙大帝和桃李真人。
  p這兩位仙帝同樣是趙簡信徒,眼見北海真君想要幹擾寧凡修煉,自是義無反顧出麵阻止了。
  p“哈哈哈!一群無知小兒,竟將區區仙王當成是遠古大修供奉,簡直荒唐!滾!”
  p北海真君一字喝出,麾下五條雨龍頓時分出兩條,朝海沙帝、桃李帝撞去。
  p海沙帝、桃李帝不過是六劫仙帝,哪擋得住北海真君盛怒一擊,隻承受了一擊,二人便倒飛了數千丈,一口逆血噴出,已是氣息大損,受了重傷。
  p“好強,這就是二階準聖的力量嗎…”
  p海沙帝、桃李帝相顧駭然,他們本以為“遠古大修”修為的寧凡已經算是強大了,可眼下北海真君展示出的力量,竟似乎並不弱於寧凡,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北海真君並不是什麼二階準聖,而是突破到了大修境界?
  p若真是如此,寧凡可就危險了!寧凡與福澤真君大戰,必定損耗不小;之後又淨化天地煞氣,定是自損極多;此刻更是處在淨化煞氣的關鍵時刻,若是被北海真君打擾,出了閃失,必有巨大反噬!
  p“可惡!決不能讓雨師幹擾前輩修煉!”
  p海沙帝、桃李帝強行壓下逆血,還想上前阻攔,可這一回,他們還沒有飛至北海真君跟前,已有一人閃身而出,將他們攔下。
  p“嘿嘿嘿,你們兩個小娃娃,怎得如此不知好歹!那個叫寧凡的又不是你們爹媽,你們何必插手此事,就不怕沾了北海道友的因果,一身道行付諸流水麼!”
  p說話的是一個身著杏黃道袍的矮小道人,八劫仙帝修為。這道人身上的死氣很重,顯然是那種離死不遠、靠著避天棺苟活至今的古之存在。
  p“嘶!居然是土府星君!此人不是早在古天庭覆滅時便戰死了麼,怎得活到了今日!不對,此人不是本尊,土府星君被人奪舍了!”海沙帝、桃李帝驚道。
  p“哼!爾等看錯了,老夫不曾被人奪舍!”那土府星君被人道破身份,頓時麵色一沉,當即就對海沙帝二人起了殺機,袖袍一抖之下,兩道金光唰地從袖中飛出。
  p可憐那海沙帝、桃李帝連對方的攻擊都沒看清,便被金光縛住,被土府星君生擒,收入袖袍。
  p“嘿嘿嘿,這二人倒是不錯的血食,也罷,待我完成與北海道友的約定,再找個合適的時間地點將這二人吞了!”
  p那些被逼退的北天修士,一見堂堂仙帝竟被貌不驚人的土府星君一招生擒,皆是大驚失色!
  p抬手擒仙帝!這土府星君雖是仙帝修為,但其戰力絕不弱於準聖,多半是殘存至今的古之大帝!
  p北海真君竟請到了如此高手,好大的陣仗!
  p“哼!之前聯係不上福澤道友,老夫還在奇怪,想不到福澤道友竟早早來了石室山,且已被寧凡小兒所斬!”
  p北海真君沒有理會海沙帝、桃李帝這樣的小嘍囉,他的目光,被天地間殘存的煞氣、福氣牢牢拴住了。
  p他何等修為,見此一幕,哪不知福澤真君已被寧凡所殺,頓時老淚縱橫,對寧凡的恨意又深了一層。
  p“福澤道友,你死得冤,死得不值!你我情同手足,那寧凡小兒殺在你身,便等同於殺在我身!數仇並論,今日他便是拱手交出鬥天玉傘,我也要將他碎屍萬段!”
  p可笑那北海真君對門徒弟子都沒有幾分真心,竟對福澤真君這等惡人真心結交,所謂物以類聚,大概便是此理了。
  p北海真君一抬頭,又看到寧凡之前斬在天地間的星空劍痕。
  p這劍痕不知為何,竟帶給他一絲心驚之感,他嚐試著要將這劍痕修複,但居然無法辦到此事。
  p堂堂二階修為,竟無法終止寧凡斬出的星空永裂!
  p“那小子的手段又厲害了!我等人數雖多,卻不可大意!”北海真君對寧凡殺意不減,但卻有了幾分凝重。
  p“哈哈哈!不過是兩世輪回衍生出的陰陽二氣罷了,北海兄何須懼之!”一聽北海真君言語,其身後頓時走出一人,朝著星空劍痕不屑冷笑。
  p此人卻是北海真君另一個知交好友——長桑道人,一階準聖修為。
  p“三桑開花處,無我不治之傷!星空之傷亦然!兩世之傷亦可!”
  p長桑道人目光傲然,朝天一指,天地間頓時出現了三棵古桑樹的虛影。
  p隨著長桑道人一聲敕令,那三棵桑樹忽得開了花,結了果,果實是血紅的桑葚。
  p長桑道人抬手一招,虛幻的桑葚頓時從虛影變成實體,一顆顆飛出,朝那星空裂縫中飛入。
  p而後,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p連北海真君都無法愈合的星空永裂,居然被長桑真君的神通強行縫合!
  p雖然縫合之處並不完美,仍有瑕疵,但不可否認的是,長桑真君確實做到了逆天之事!
  p“那寧凡小兒不值一提,定是用奸計害死了福澤道友,我等這便為福澤的道友報仇雪恨!”長桑道人恨聲道。
  p“好!既然寧凡小兒躲在石室山不出,我便轟碎此山禁製,逼他現身!五龍開山!”
  p隨著北海真君一聲令下,其麾下五條雨龍頓時卷起滔天雨水,重重撞在石室山外圍的天地禁製上。
  p轟轟轟轟轟!
  p寧凡布置的禁製雖然厲害,卻也無法阻擋五條雨龍的連番撞擊,隻短短二十餘個呼吸,禁製便有了裂開的趨勢。
  p眼看禁製將碎,忽有一人橫穿星空,衝開風雨,來到了石室山跟前,擋下了雨龍們的衝擊!
  p居然是四溟宗三大準聖中的雷澤老祖!
  p“雷澤道友,我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為何阻我!”北海真君微微皺眉。
  p“我槽你姥姥!你要殺我小師叔,還有臉問我為何阻你!”雷澤老祖一向是北天的老好人、和事佬,此刻一見北海真君,居然破口大罵,毫不留情,當真匪夷所思!
  p“你敢辱我!真當你是四溟宗的人,我便不敢殺你嗎!”北海真君勃然大怒!
  p“辱你咋地!我還要打你呢!星宿列陣!”
  p隨著雷澤老祖一聲令下,石室山上空憑空多出了十四顆虛幻星辰。
  p那星辰起初十分虛幻,但隨著時間推移,終於一點點凝實,化作十四具閃爍著星光的巨棺,從天而落!
  p而後,巨棺打開,一個又一個星宿古帝,從棺材走了出來!
  p傳聞,四溟宗內有二十八名仙帝,號為二十八星宿,此刻因為雷澤老祖一人之令,竟有整整十四名星宿古帝降臨此地!
  p“雷澤,你瘋了!你竟將半數星宿古帝召喚至此,你是打算代表四溟宗,和我水宗開戰嗎!”北海真君驚怒道。
  p四溟宗的星宿古帝單個拿出來,不算什麼,但偏偏,四溟宗內保留著紫鬥仙域的合擊陣法,可列星宿大陣。當七名星宿古帝聯手布陣,足以和一階準聖一戰!十四名星宿古帝,可以匹敵二階準聖。若是二十八星宿齊至,便是三階大修也可一戰!
  p北海真君可以瞧不起雷澤老祖,但卻不敢小瞧四溟宗的星宿大陣。
  p幸好,雷澤隻叫來了十四名星宿古帝,倘若雷澤直接叫來二十八星宿,北海便是再自負,也隻能暫時遠遁了。
  p“開戰又如何!你與我小師叔為敵,便是與我雷澤為敵!你與我雷澤為敵,便是與整個四溟宗為敵!你與四溟宗為敵,便是與整個天下為敵!”
  p雷澤雙眼血紅,看那北海真君有如殺父仇人!鶴師伯令他叫寧凡一聲師叔,則寧凡便是他千真萬確的師叔!若他今日沒有保護好小師叔,則他便是死在頃刻,歸墟於九幽黃泉,也沒有臉去見兩儀宗的列祖列宗!
  p“哈哈哈哈哈!”
  p北海真君笑了。
  p他笑雷澤瘋狂,笑雷澤荒唐,笑雷澤無知。
  p此人張口閉口叫寧凡小師叔,何其可笑!原來這雷澤老祖也是個笨淡,居然也以為寧凡是什麼遠古大修。
  p無知之極,愚昧之極!
  p“雷澤,你以一人之力,帶來十四名星宿古帝,我姑且算你有三名準聖戰力。可我這邊,卻有四人!”
  p準聖傀儡仙石!其傀儡軀已修複完成,可堪一戰!
  p土府星君!此人身為古之大帝,實力堪比準聖!
  p長桑道人!此人亦是一階準聖,且一身手段頗有些莫測!
  p再加上北海真君本人,確實是四名準聖戰力。
  p“若是福澤道友不死,我便有五名準聖戰力…可惜,可惜。”
  p北海真君正自可惜,星空中忽然閃過一道冰芒,破空而至。
  p“道友既然覺得可惜,便將本仙列為第五名準聖戰力如何!”
  p說話間,那冰芒當中走出一人,看雷澤的眼光帶著十足殺機,此人赫然是白魔宗的隱藏準聖極冰上仙!
  p“原來是極冰道友!道友願意相助,再好不過!這份人情,貧道記下了!”北海真君大喜。
  p“哼!你的人情,本仙不需要,本仙來此,隻是為了取寧凡小兒身上的黑魔派傳承,各取所需罷了!”極冰上仙傲慢道,顯然和北海真君不是一路人,隻是想和北海真君互相利用罷了。
  p北海真君雖然不喜極冰上仙的態度,但也不至於表露出來,畢竟他此刻還需要借助極冰上仙的力量。
  p“不好!極冰居然也來摻和此事了!”雷澤老祖麵色微微一變。
  p“極冰道友願為第五名準聖戰力,則如此,我等三人便算是第六名戰力好了。”
  p忽然間,又有聲音響徹石室山上空,繼而天地間詭異地裂開三道紫黑色的空間裂縫,有三名半聖老者從裂縫中走了出來。
  p“界族三老!”雷澤老祖麵色更難看了。
  p來人是界獸一族的三名長老,皆是半聖修為,這三人是一母同胞的三兄弟,三人心意相通,聯手可戰準聖!
  p“爾等界獸一族,為何要幹預此事!”雷澤老祖大怒道。
  p“哼!那就要問那寧凡小兒了!此人殺福澤真君之前,是從四角棋界走出來的,他身上,沾了我界獸一族的煞氣,我族派入四角棋界的族人,定是此人所殺!殺我族人,當償命!”界獸三老同樣怒道。
  p“說的好!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本是天地間的常理!北海道友,我也來助你了!之前沒看到你的聯絡,此刻方才看到,來遲之事,還望海涵!”
  p但聽轟地一聲巨響,天地間陡然出現一個由古神之力凝聚而成的青色旋渦,緊接著,一隻巨如星辰的大腳,驀然間從漩渦內伸出。
  p那是一隻斷腳,是某個巨人古神斷裂的腳掌!
  p那腳掌降臨的速度無法形容,幾乎就是看到腳掌的瞬間,那腳掌便已成功降臨至北海真君身前。
  p腳掌一落,化為人形,成了一個赤著雙腳的古神大漢,赫然竟有二階準聖的修為!
  p末法時代古神斷傳,但此人不知為何,卻有真正的古神血脈在身,當真詭異!
  p“神足道友,你總算來了!”北海真君大喜,這下他有十足的把握滅殺寧凡、雷澤等人了!
  p“哈哈哈!聽你說你有個身具古神祖血的仇人想殺,我豈能不來!之前的承諾可還有效?怎麼沒看到你所說的古神修士?”神足大仙目光掃向雷澤等人,見這些人都沒有真正的古神祖血,頓時失望無比。
  p“之前的承諾依舊有效!你助我擊殺仇人,其一身血液全部歸你!”北海真君道。
  p“那人現在何處?”
  p“便在這石室山中!”
  p“好!那我等便轟碎此山,抓此人飲其血!”
  p無數北天修士遙望石室山,麵色慘白。
  p這些修士活了一輩子,何曾見過如此多的準聖、仙帝聚集在一起!
  p說來可笑,這些人不去參加界河大戰,卻有心來聯手滅殺趙簡前輩,真是太過分了!
  p眼看大戰一觸即發,那些趙簡信徒有心上千護道,卻連石室山方圓十萬都無法踏入。
  p他們的修為太低了!連海沙帝等人都無法插足此戰,更何況是其他人!這些人隻能眼睜睜看著北海真君等人朝著石室山發起攻擊,心中悲憤,卻無可奈何。
  p“破石室山!”
  p“殺寧凡!”
  p“破石室山!”
  p“殺寧凡!”
  p大戰起!
  p神足大仙隻一個人,便獨自攔下了十四名星宿古帝,一式式失落古神神通在他手中威力無窮,那些星宿古帝雖然能夠勉強和他交手,卻根本傷不到他半分!
  p雷澤老祖就倒黴了!
  p他一個人要麵對北海、仙石、長桑、極冰、土府星君、界族三老等人的圍攻,隻一個照麵,便被打成了重傷。
  p北海真君不打算傷害那些星宿古帝,因為星宿古帝的存在是四溟宗的根本,若是殺傷了星宿古帝,定會真正惹怒四溟宗。
  p至於雷澤老祖,此人既然口口聲聲喊寧凡小師叔,則就算是觸怒四溟宗,他也要將雷澤殺了!
  p“雨龍雲屏之術!”
  p“極冰域,開!”
  p“三桑花落火燒天!”
  p“吃你仙石爺爺一拳!”
  p“界爆之術!”
  p轟轟轟!
  p雷澤老祖單獨一個北海真君都打不過,此刻慘遭圍攻,更是瞬息間便落敗了。
  p可他的眼神,卻沒有半點退縮,而是真的有了戰死於此的決心!
  p他的小師叔就在身後!
  p兩儀宗門規,長輩有難,晚輩當以死守護,他不知寧凡在石室山做什麼,他隻知,若他放任何一個人打擾寧凡修煉,便再也沒臉去見鶴師伯,去見兩儀宗的列祖列宗了!
  p想入石室山,除非他死!
  p好不容易壓下身上傷勢,雷澤老祖還欲再戰,忽得眼前金光一閃,身體卻被一道詭異金繩縛住。
  p“不好,這是捆仙繩!真正的捆仙繩!”雷澤老祖驚得冷汗都冒出來了。
  p末法時代對於捆仙繩多有仿製之物,但那都是假的,眼前這根捆仙繩卻是正品,威力無窮!
  p若是假的捆仙繩將他捆住,他有一百種方法掙脫。
  p但這是真的捆仙繩,不僅捆肉身,更捆住了他的元神!一點被此繩捆住,除非以蠻力掙斷此繩,否則絕對逃不出去!
  p“嘿嘿嘿,堂堂準聖,居然認不清形勢,憑你一人之力也想阻擋我等,真是找死!既然你急著找死,便索性化作我口中血食吧!”土府星君將捆仙繩一拽,連同雷澤一起拽回,便要將雷澤收入袖中。
  p眼看雷澤老祖也要落得海沙帝、桃李真人一般下場,被人生擒,天地間陡然生出一縷酒香,以及一縷銅臭。
  p那酒香陡然化作劍芒,向下一斬,連雷澤老祖都掙脫不斷的捆仙繩,竟被那劍芒一劍斬為兩截!
  p雷澤老祖就此脫困,千鈞一發!
  p至於那銅臭…
  p那銅臭的味道越來越重,忽得化作漫天銅錢灑落,此銅錢一落,在場所有人都有些拿不住手上法寶了,紛紛駭然,停止了交戰!
  p“咦?”純陽祖師踏著銅錢,從天兒落,他沒有想到,居然還有其他人會和他一起出手,救雷澤老祖。
  p“哎…”緊隨純陽祖師之後,一條遊魚渡海而來,之前的酒香劍芒,便是他所斬出。
  p這遊魚一經臨近雷澤老祖和純陽祖師,頓時搖身一變,變作一個風度翩翩的白衣劍仙,這劍仙雖已老邁,但看眉眼便知,此人年輕之時必是風度翩翩的美少年,縱已蒼老,身上仍舊有一股風靡少女的成熟氣質。
  p“怪哉,怪哉,想不到從不踏足紅塵的魚老四,居然也會淌這趟渾水!”純陽祖師意外道。
  p“你呂純陽能管這閑事,我魚季子如何管不得!”魚主悠悠歎息,他倒是懶得管紅塵閑事,可誰叫寧凡之前放了他一馬呢。他生平最討厭欠人恩情,一筆歸一筆,這筆恩情無論如何都要償還的。倘若寧凡今日被人圍攻,死在此地,他便再也無從歸還人情了,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p“二位是我小師叔的生死之交?”雷澤老祖驚喜不已,純陽祖師和魚主他都知道,這二人可都是不弱於北海真君的存在,有他們出手,今日寧凡無憂矣!
  p正欲多問幾句,石室山中卻忽得傳出一道清氣衝天!
  p在這清氣傳出的瞬間,同樣傳出的,還有寧凡一聲悶哼。
  p受傷了!
  p雖不知寧凡在石室山中做什麼,但雷澤老祖卻能感覺得出,寧凡被那清氣傷得很重。
  p“不好,小師叔有生命危險!”
  

Snap Time:2018-11-14 00:05:03  ExecTime: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