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魔》全文閱讀

作者:我是墨水  執魔最新章節  執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執魔最新章節第1247章 山海主(19-07-10)      第1246章 仙皇陣(19-07-10)      第1245章 聖人威(19-07-10)     

第1247章 山海主


  不被寧凡看好的翼國巨人夜壺,最終賣出了三萬金高價。
  由於使用的是仙皇交易陣,故而這一次通天教交付的天道金,皆是十兩一枚的金錠。
  望著眼前堆成小山的金錠,寧凡一時有些無言。
  要知道,他如今的家底,也不過兩萬多兩天道金,竟比不過一個夜壺。
  有種微妙的落差感是怎麼回事…
  “道友可還有其他東西出售?”
  “還有一些,有勞道友看看,這副頭麵如何?”
  “咦?這副首飾雖非法寶,但卻頗有玄機。原來如此!此物是一件巫器,且是極其少見的幻顏巫器!普通人持之無用,但對於女醜族而言,卻是無價之寶!此族女子世代遭受詛咒,其修為越高,容貌便會變得越醜,任何仙法、靈藥都無法改變容顏,唯有幻顏巫器可以辦到此事。故而此族女聖苦求換顏之器久矣,惜不可得,此物可值八萬五千金!”
  落差感逐漸增大。
  “道友再看看,這把削皮刀作價幾何?”
  “咦,此物莫非竟是庖祖十六器中的最後一件!那解牛大聖日夜鑽研庖廚之道,已集齊其餘十五器,唯獨少了這件,苦尋不得,卻不料會在此!據說此物背後,還有一段秘事…”
  “故事就不要說了!直接說此物的價格吧!”
  “呃,好吧,此物可值一萬八千金…”
  …
  “這個硯台價值幾何?”
  “咦!這硯台本身沒什麼特殊,問題是其材質,竟是才氣石製成!才氣石世間罕有,乃是真界儒聖苦求不得之物…此物可值五萬四千金!”
  …
  “這把掃帚如何…”
  “居然是釋宗五祖的紅塵之器,此物可值兩萬二千金!”
  …
  “還有這張田契…”
  “哦?這不是山海司發放的祿田田契嗎!紫薇仙皇在山海司擁有三千一百二十二頃祿田,卻因田契遺失,無人可承繼此田…此田契可值三十一萬兩千二百金!”
  …
  “對了,我這還有一些元桃花…”
  “哦?道友說的,莫非是號稱逆聖貢茶的元桃花!不瞞道友,明麵上有山海司監管此物流通,故而我教曆來隻敢暗中收購此物,且收購價格按例是要壓低一些的,一兩元桃花最多給你三百五十金,不知這個價格,道友可還能接受?”
  “可以。”
  “如此便好,不知道友的元桃花有多少?”
  “大概兩三百斤吧…”
  “咳咳咳!道友莫非是在說笑!逆聖貢茶何其稀有,你如何能有兩三百斤之多!嘶!居然是真的,一共三百一十三斤十二兩九錢…”
  ...
  真界仙國無數,貨幣種類也很豐富。
  除了仙玉、道晶之外,還有一些特殊貨幣流通:靈石、玉貝、龜甲、鱗幣、骨錢…不一而類。
  天道金也是貨幣的一種,但因為此物麵額較大,往往不在低階修士之間流通。
  一名真界仙王擁有三五兩天道金,那是很尋常的事。
  若這名仙王擁有三五十兩天道金,則必定是大宗子弟了,又或者另有潑天機緣。
  擁有三五百金的仙王,極少。縱然此人極具背景,宗族長輩也不會允許他攜帶巨款四處走動的。
  所以,你更加不可能看到一名真界仙王,持有三五千兩天道金了。
  三五萬金?做夢!
  三五十萬金?這已經是少數功德聖人的全部身家了,仙王如何能有!
  那麼…
  身為末法仙王的寧凡,有多少錢呢?
  “這堆東西,居然賣了兩百二十七萬金…”
  寧凡望著眼前的金錠小山,神色莫名。
  想不到看似無用的紫薇遺物,居然能賣出如此高價。
  更想不到,自己替桃妖族賺來的錢,桃妖族竟不收,執意要送給自己。
  當桃萬年得知,寧凡竟將一堆‘破爛’賣出227萬金高價時,整個人都懵了!
  他對天道金的多少,其實沒有概念。他並不知道227萬金具體能買到什麼,他隻知道這筆錢足夠桃妖族脫罪22次還多!
  “多謝大人替我族賺來贖罪金!按理說,大人為我桃妖族做得已經夠多了,可小人還是想厚顏麻煩大人一次!失禮之處,請大人海涵!小人想請掌司大人將這筆錢帶回山海司,並替我族奔走脫罪,不知此事,可還是不可…”桃萬年言罷,一臉忐忑望著寧凡,生怕寧凡拒絕此事。
  他很擔心,擔心寧凡不願意幫桃妖族奔走脫罪。
  事實上,充金贖罪雖說是山海司的特例,但這特例其實並不是事事都可以套用的,具體能否套用,還得看正掌司的判斷。
  在山海司,掌司一般設有五人,其中一人為正,四人為副。
  在桃萬年看來,寧凡是山海司掌司不假,但應該隻是副司,不會是正司。畢竟,正司曆來是由女子擔任的,從無例外。
  所以才會有奔走脫罪一說。
  倘若桃妖族備齊了贖罪金,正司大人卻一言否決了桃妖族的脫罪資格,脫罪一事便成了一場空!
  賄賂寧凡,並請寧凡幫忙賄賂正司大人,才是關鍵所在!
  “我已說了無數次,我並非山海司的人,更無法將你們的贖罪金帶去此地…”寧凡無奈道。
  聞言,桃萬年幾乎急哭了,“求大人念在我族侍奉殷勤的份上,救一救我等!這筆錢一共227萬金,取其中10萬金贖罪即可,餘下錢財,全歸大人,便算是我族孝敬給大人的茶水錢了,大人得了這麼多錢,難道還不夠上下打點嗎?正司大人應該不會太過刁難才對,莫非…正司大人胃口極大,這筆錢仍遠遠不足?!請大人給一句明話,這筆錢,究竟夠不夠讓正司大人網開一麵!”
  “…”寧凡覺得和桃萬年對話太費勁,直接無視了桃萬年的問話,神遊天外去了。
  “果然,果然還是不夠,難怪大人深感為難,一再推脫,原來症結在此,可這已經是我族能夠籌集的全部了…也罷,此事能夠成功,便看天意吧。大人隻管將這筆錢帶走,即便我族最終未能脫罪,被山海司處決,也怨不到大人頭上…”
  就這樣,寧凡莫名其妙被桃妖族塞了227萬兩天道金。
  他試過拒絕,可那桃萬年寧可自刎當場,也不願寧凡拒絕他們的贖罪誠意。
  幾次三番後,寧凡便也懶得廢話了,索性收下了這些錢。
  【寧小子,你記著,有好處不拿,是傻子…】
  老魔的諄諄教導,在寧凡耳邊盤旋。最終,所有回憶化作一縷笑容。
  “師尊怕是沒有遇到過,有人上趕著送錢的事情…”
  “我拿了桃妖族的錢,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替他們贖罪的,畢竟我根本不是山海司之人…但這錢,卻也不能白拿。我自入壽星宮以來,頗受此族禮遇,又借此族寶地閉關,理應有所表示…”
  寧凡終於要離開壽星宮了。
  可在離開之前,他打算完成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給桃妖族一些好處。
  於是寧凡找到了桃萬年,道,“據我觀察,桃花源的元桃古樹,因歲月太長,木氣散盡,故而臨近枯死。因為我的到來,這些樹沾了我無意間泄露的少量木氣,故而乍看之下好似枯木逢春,但其實隻是一種回光返照。一旦我離開此地,少了我的木氣滋潤,這些元桃古樹仍舊難逃枯死的結局,此事,你可知…”
  “掌司大人觀察入微,小人佩服!哎,人有其生,樹有其死。這些元桃古樹活了太久,木氣已竭,枯死,是預料之中的結果。元桃開花,煮水成茶;元桃結果,落地成妖。我等元桃妖,正是元桃果所變,故而某種意義來講,此樹亦是我族傳承所在。此樹一旦枯死,我族便會斷傳,終將衰滅…”桃萬年一臉悲戚道。
  桃妖們平生隻怕兩件事!
  一件,是拖欠了太多年貢桃,會被山海司問罪。
  另一件,是元桃古樹一旦枯死,壽星宮的桃妖族會漸漸式微,最終滅絕。
  “放心,有我在,此樹死不了…”
  寧凡出手了!
  他罕有地露出認真表情,將一身木之神格力量,發揮到極致!
  這一日,木氣如龍,遮天蔽日,將整個壽星宮淹沒!
  這一日,壽星宮內所有桃樹,被神格之力影響,陷入瘋狂生長!丈許之樹,長到了十丈;十丈之樹,長到百丈;百丈之樹,長到千丈!原本枯死的元桃古樹,一棵棵,皆被寧凡灌滿了木氣!
  桃萬年嚇傻了!
  他活了一世,從未聽說世間還有這等高深的木之修為!
  這已經超出了道統界限,更超出了他的理解!
  直到寧凡走出桃花源,眾桃妖仍是愣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
  至於桃妖族長桃萬年,則如傻了一般,望著寧凡離去的方向,不斷地自言自語,“不是掌司,絕不可能隻是掌司…除了山海簿的主人,誰有可能辦到此事,替山海司冊封的貢樹續命…”
  “他不是掌司!”
  “他是…山海主!”
  “他既出手,解了古樹之難,是否意味著,他寬恕了我族,我族已經…脫罪了…”
  寧凡當然不可能是什麼山海主。
  山海主另有其人,當寧凡強行救活元桃古樹的一,遠在真界山海司的山海簿主人,有了感應,從沉寂的長眠之中,緩緩睜開雙眼,微微不解。
  幾乎山海主睜眼的瞬間,整個山海司的積雪開始消融,隆冬更迭,轉而進入初春。
  四時隻在一念間!
  “奇怪…桃花源失蹤已久,因已無用,故而此地貢樹皆被我勾去生機,可此刻,將死之樹竟是生機複燃…”
  “山海簿不可能出錯,如此便隻有一個解釋,有某人幹預了此事,且他的木之道行,足以無視山海簿的序令,至少也是仙格一級…”
  “具仙格者,必為仙靈,可我所知的仙靈之中,卻沒有這麼一號人物…此人究竟是誰,此人所為又有何深意,可是衝我而來,亦或者是對我的警告…”
  “漫長輪回中,我可有哪一次,得罪過類似之人…”
  “我舊傷未愈,若此刻對上此人,可有勝算…”
  山海主的臉上,有了少許擔憂。
  但也隻是少許。
  他不是普通逆聖,縱然真有大敵來犯,最多也不過是折損些輪回之數罷了。
  可他的下屬顯然不這麼想!
  當那些山海司官吏發現山海主的臉上竟有憂色,所有人都被嚇到了!
  亙古以來,山海主隻展露過十三次憂色,每有憂容,必有逆聖大敵來犯!
  這回,是第十四次憂色!
  莫非又有大敵來臨!
  一時間,整個山海司陷入空前慌亂,更有一道道謠言不斷傳開,於是乎沒過多久,整個真界的大能都聽說,山海司這一回又有大麻煩了…
  …
  寧凡並不知道,自己無心之舉,竟惹來堂堂山海主一縷擔憂,更搞得整個山海司雞飛狗跳。
  離開桃花源後,寧凡又回到壽星宮主殿,做了第二件事。
  他帶走了紫薇仙皇遺留的交易陣。
  想要將第四步的陣法拓印至陣圖之內,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此陣圖荒置了無數歲月,早已殘舊。
  起初,寧凡傾盡手段,也沒有辦法拓走此陣。
  而後,寧凡另辟蹊徑,選擇苦口婆心勸說此陣,試圖讓此陣主動投靠。
  於是便有了下麵這段對話。
  寧凡:【在下寧凡,之前用了陣兄進行交易,卻沒來得及和陣兄多說說話,失禮之處,望陣兄海涵…】
  紫薇交易陣:【人家不是陣兄啦,人家陣眼居於太陰,而非太陽,你不是修理過我,難道不知?】
  寧凡:【抱歉,一時疏忽,叫錯了姑娘的性別…】
  紫薇交易陣:【原、原來如此,原來你不知道我是女子,難怪你之前修補我的陣圖,會到處亂摸,我之前還道你是個登徒子,在趁機占我便宜呢…】
  寧凡:【…】
  紫薇交易陣:【你是來帶我走的嗎?】
  寧凡有些驚訝:【姑娘如何知道?】
  紫薇交易陣臉紅:【你對我做了那般事情,我除了跟你走,還有什麼法子,你總得對我負責…便是你不說,我也有意隨你的,如今你主動問詢,我反而更加歡喜…】
  這一刻,蟻主震驚了!
  寧凡什麼時候又對一個陣法,做了這樣那樣的事情!她竟沒有半點察覺!
  “難道這寧小神靈是我之前昏迷的時候,對這陣圖下的手,故而我才沒有察覺!”
  “禽獸!真乃天下第一的禽獸!對傘下手,對石頭下手,如今連陣法也不放過…”
  蟻主沒有翻看寧凡的記憶,來確認寧凡是否真的欺負了陣圖妹子。
  她怕看到汙穢之事,髒了眼睛!
  也因她沒有確認此事,寧凡無形之中,背了一次大鍋。這一回,他真的沒有對紫薇交易陣如何,隻有這一回,他是真的清白…
  心意相通之下,寧凡哪能不知蟻主想法,一時間有些無奈,卻也懶得解釋。
  總之,和紫薇交易陣一番交談之後,寧凡很輕鬆就拓走了這幅陣圖,離去了。
  …
  寧凡離開壽星宮時,有一縷妖魂跟在他身後,一道離去了。
  正是奉女族族長,姬扶搖。
  察覺到姬扶搖跟來,寧凡頓住了腳步,問道,“何事?”
  “晚輩有一事,想求前輩…”姬扶搖欲言又止。
  前番她被丹魔們追殺,是寧凡救了她,且寧凡救她之後,更大方地替她治好了妖魂之傷,極盡仁義。
  按理說,她已欠了寧凡太多恩情,不該再厚顏提出請求。
  可這件事,事關她父母大仇能否得報,她猶豫了很久,終究還是決定厚顏再求一次寧凡。
  “你有何事求我?”一反常態的,寧凡沒有一口回絕姬扶搖的請求,而是神色緩和,如是問道。
  寧凡並不是什麼濫好人,輕易不會幫助陌生人,可,此女與他大有因果,或許在遙遠的過去,又或是渺茫的未來,他真是她的師尊…
  於是他決定聽一聽此女的請求。
  “我想求前輩助我尋得三種藥材…事實上,這三種藥材當中,我本已尋得一種,可之前被丹魔們追殺的途中,那藥材一時不慎,被丹魔們奪走…”
  “你要我幫你尋藥?需要哪些藥材?”
  一聽寧凡此問,姬扶搖內心一鬆,哪不知寧凡已有相助之意,於是感激道,“需要化魂葉,滅聖草,封道靈泉…”
  “你的意思是,讓我以古國交易陣來購買這三物?”寧凡大有深意一笑。
  姬扶搖一急,匆忙解釋道,“古國交易陣?晚輩不明白前輩在說些什麼,晚輩自遇到前輩以來,什麼也不知道,什麼都沒看到過,這一點還請前輩放心…”
  她明明知道古國交易陣,更知道寧凡懂得古國交易之法,亦知寧凡拓走了紫薇仙皇交易陣,更知寧凡從桃妖族手中,得了一大筆天道金。
  可這一切,她必須爛在肚子,這道理,她懂。
  “若前輩還不放心,大可對我種下禁製…”姬扶搖補充道。
  “不必…對旁人,我自是不放心的,但你是例外。”寧凡不以為意道。
  姬扶搖卻鬧了個大臉紅。寧凡的話,太有歧義了…
  她是例外麼…
  可她憑什麼是例外…
  莫非,前輩看上了她的姿色,若是如此…
  “隻要前輩助晚輩尋來這三藥,晚輩、晚輩願意…”姬扶搖本打算說一句‘以身相許來報’,可旋即她便想到,自己為了募集煉丹師相助,已向界河萬族許下承諾:任何助她煉死北海老賊之人,她願以身相報…
  這可如何是好…
  竊言術無聲運轉,使得寧凡看到了姬扶搖的內心。
  於是寧凡無語了。
  此女疑似他的徒兒,他如何會對徒兒下手?此女想得太多!
  “以身相許大可不必,事後以金相酬即可。”寧凡無所謂道。
  “前、前輩誤會了,晚輩不是那個意思…”姬扶搖的臉更紅了。不知為何,一向性情高冷的她,麵對寧凡竟端不起半點架子,這種感覺,像極了麵對父皇母後的感覺。
  寧凡搖搖頭,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又道,“你說的三味藥材,若我開啟古國交易陣,應該可以輕易買到。”
  “不必如此破費!前輩有所不知,我要找的三種藥材,北極宮內便有。”
  “此地便有的東西,確實也不必多用交易陣…”寧凡點點頭。
  “前輩應該知道,北極宮共有十二宮,我要找的滅聖草,位於第十一宮大火宮,那大火宮乃是一處十界至火之地,滅聖草便在此地生長…”
  “大火宮?十界至火之地?”聞言,寧凡麵色有了微微異樣,心念一動,從玄陰界內取出一個火紅火紅的土塊。
  “這是…”姬扶搖一詫,不知寧凡為何突然取出此物。
  她細細端詳起土塊,這一看,妖魂小臉頓時驚得合不了口。
  那哪是什麼土塊!
  寧凡手握的,分明是一整座熊熊燃燒的火之大陸!
  這不是普通大陸!
  這是寧凡途徑大火宮時,順手收走的十界至火土地!
  這是紫薇仙皇留在大火宮的洞天福地,以寧凡修為,本沒有本領收走此物。
  即便此物已經無主多年!
  可誰叫寧凡會聊天呢!
  他跑去和十界至火大陸聊天,聊來聊去之後,這大陸便主動來投。
  於是寧凡將這片大陸安置到了玄陰界之內,霎時間,玄陰界的火之靈脈變得異常強橫,鼎爐之中但凡有誰是火修,修行速度皆快了數十倍不止!
  畢竟,這可是平均十處大千世界,才能尋得一個的火脈!有此神效,一點也不奇怪!
  作為玄陰界主的寧凡,自然也得到了十界至火加成,他的修火速度提高了數十倍的同時,一身火係神通威能暴漲…
  “前輩難道是聖人嗎!否則如何有辦法收取十界至火之地!豈不知,這些年北極宮進了不少外人,卻無一能做到此事!”姬扶搖驚呆了。
  “我不是聖人,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你要的藥材,應該還在此處生長,我沒有亂動過,你去找找,應該還在…”
  於是在寧凡的幫助下,姬扶搖化作一道流光,飛進這塊小小土塊之上。
  不多時,她從土塊飛出,花籃多了一味滅聖草。
  “不多摘幾株嗎?”
  “夠用了…”姬扶搖連忙擺手,開玩笑,她拿了前輩一株藥草已是虧欠,如何能拿更多。
  且一株,真的夠了…
  “餘下兩種,在何處?”寧凡又問道。
  “化魂葉在鶉尾宮,至於封道靈泉,在…星紀宮。”猶豫了一下,姬扶搖還是說出了星紀宮,似乎此宮極其危險的樣子。
  “鶉尾宮和星紀宮是麼,我知道了…”
  寧凡點點頭。
  反正他還要遍尋北極宮,尋齊多聞無雙碎片,順路幫姬扶搖找到所需藥材也不是多麼費事。
  “前輩,那星紀宮很危險,還有鶉尾宮,也很危險。事實上,此地每一宮,都很危險…”姬扶搖有些過意不去,她讓前輩卷入危險,此舉虧欠太多,她不知如何報答。
  以金相酬如何能夠,且前輩前番交易之後,哪還可能缺錢,說是紫山鬥海第一富翁都不為過了…
  “無妨,你隻需跟在我身後即可,不必擔心。”
  寧凡隨意一笑,帶著小跟班姬扶搖離開了壽星宮,進入到第九宮鶉尾宮。
  鶉尾宮是丹魔們的地盤!
  幾乎是寧凡踏入此地的瞬間,丹魔們便察覺到他的到來!
  也是這一瞬,寧凡收起了隨意的笑容,眼神冰冷如魔。
  “賊子好膽!你殺了海魔將一行人,竟還敢踏足鶉尾宮,真當我等丹魔是泥涅的不成!”
  下一刻,無數道魔氣衝天的黑影,朝寧凡殺至!
  麵對群魔來襲,寧凡隻屈指一點,天地間頓時現出九條雨龍!
  “一個不留,所得丹藥取回。”
  寧凡隻淡淡一令,雨龍們頓時展開了無情殺戮!
  沒有幾個丹魔能擋住雨龍一擊,往往一個照麵就被雨龍咬死,畢竟,這可是北海真君壓箱底的絕學!
  寧凡沒有費事取出功德傘殺敵,他已經試驗過功德傘的存在攻擊了,故而沒有再用牛刀殺雞。
  功德傘也有情感,她也不願意浪費力量對付一些個螻蟻,寧凡既為傘主,多少也會體貼一二…
  

Snap Time:2019-08-21 01:11:15  ExecTime:1.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