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魔》全文閱讀

作者:我是墨水  執魔最新章節  執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執魔最新章節第1243章 紫薇四神器(19-03-20)      第1242章 紫薇北極宮(19-03-20)      第1241章 大修之下第一仙(三)(19-03-20)     

第1243章 紫薇四神器


  世間隻存在三處真實世界,為塵界、逆塵界、山海界。
  其中,逆塵界是由四座洪荒大陸組合而成。四荒之上有仙國、仙域無數,彼此之間征戰不休。
  彼時紫鬥仙皇尚未道成,四荒之上勢力最強的當屬荒古仙域。荒古仙修獨霸東荒,無人敢挑釁其威嚴。
  僅次於荒古仙域的,是紫薇、北鬥兩大仙域。這兩個仙域共同占領著北荒,其勢力同樣非同小可。
  誰都沒有想到,如此強大的紫薇、北鬥,最終竟會被一人毀滅。
  那一日,紫鬥仙皇以一己之力,滅兩大仙皇,獨霸北荒,其凶名席卷三界,聞者色變!
  那一日,紫薇、北鬥二皇被曆史的車輪碾成粉碎,成了紫鬥仙皇成名的踏腳石。
  殘存的紫薇後裔,被紫鬥仙皇封印至他所創造的幻夢界。一同被封入幻夢界的,還有紫薇仙修心目中的聖地紫薇北極宮。
  紫微北極之中,那北極二字,指的是紫薇仙皇道成之地北極山。傳言紫薇仙皇道成之日,將整座北極山煉成洞府,是為北極的由來。至於那紫薇二字,則是指紫薇仙皇一生之道紫薇大道。
  為尊者諱,紫薇後裔們可不敢亂叫紫薇北極宮,稱呼此宮之時,往往以北極宮簡稱。
  這是一座沉沒在界河水底的宮殿,存在於此,已不知有多少歲月。
  這是一座無人可入的宮殿,唯有持有鑰匙、且得到紫薇仙皇許可的人,才可破例。
  紫薇北極宮的鑰匙,掌握在奉女族族長手中,一代代傳承至今。奉女族是紫薇北極宮的看守者,可就連此族中人,都記不清他們看守這座宮殿有多久了。
  此刻紫薇北極宮外,正有一輛紫珊魚車乘著水波,緩緩而來。在那魚車之上,乘坐著一名紫色帝服的女子,魚車周圍,跟隨著大批水族儀仗,一個個神情肅穆。
  這位帝服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奉女族的王,那個想要將北海真君元神煉丹的人。
  “王上,你真的打算進入北極宮麼?邀請煉丹師的帖子,已發向各族,以王上的號召力,不日就會有大批煉丹師前來相助。滅殺北海老賊,指日可待。王上何苦非要進入北極宮中冒險?想當年,王上七次進入北極宮,七次被宮內魔物們所傷,最嚴重的一次,就連妖魂都被那些魔物吞吃了大半,險些隕落。請王上三思,放棄此行!”幾名女侍衛勸諫道。
  “爾等不必再勸。那北海老賊乃是二階封號準聖,以其修為之強,便是自縛元神自封法力,旁人想要殺他,也是難如登天之事;欲將如此存在活煉成丹藥,其難度還要更高十倍不止。唯有在煉丹之時加入滅聖草、化魂葉、封道靈泉三物,才有少許幾率將之煉殺。這三種東西,隻有北極宮才有…父仇母恨,不共戴天!縱然此行再危險,朕也要走這一遭!”帝服女子語氣堅決。
  “王上…”
  “好了,此事無須再議。若有各族煉丹師抵達,由爾等負責接待,切不可有任何怠慢。少則三日,多則五日,朕定會歸來。”
  帝服女子不再言語,足尖輕輕一點,整個人踩著水波,朝紫薇北極宮入口飛去。
  紫薇北極宮是十二個宮殿群所組成,故而也有十二個入口可以進入,被奉女族稱作十二宮門。帝服女子此刻走的,是十二宮門當中的鶉尾宮門。當她試圖接近這座宮門時,宮門上的紫雷禁製頓時起了反應。
  但那些禁製卻沒有立刻對她發動攻擊,而是在等。
  等帝服女子展示她的鑰匙,若有,則不殺;否則,殺無赦。
  “下仙扶搖女,持此仙皇之鑰,欲入此宮,還請放行。”
  帝服女子檀口一張,一道紫光從其體內飛出,在宮門前盤旋了九次之後,紫光又飛回了女子體內。
  周圍的奉女族人,沒有人能看清,那紫光內包裹著何物。
  但帝服女子卻在展示完此物之後,成功進入到了鶉尾宮門之內,大概那便是所謂的鑰匙吧。
  …
  寧凡很意外。
  他不過輕輕推了推寶庫的門,想要從寶庫內出去,居然會被寶庫門上的紫雷禁製毀去一隻手。這些禁製的威力當真了得。
  隨著天人青芒浮現雙眼,寧凡的目光掃向寶庫鐵門,目光極為專注。
  許久之後,寧凡收回了目光,又感覺了一下右手的傷勢。因為強行推寶庫大門的緣故,其右手被門上的紫雷禁製電成了焦炭,此刻已無半點知覺,傷勢十分嚴重。
  他又感受一下周圍的空間,這座北極宮之中存在著第四步的空間幹擾,在這等幹擾之下,便是聖人也無法靠著遁術、傳送術自由出入,他的六道傳送術,同樣無法在此地使用。
  想要出入此地,隻能走門,無法遁行虛空。
  “此門之上,共有紫雷禁製3122道,因其年代久遠,其中半數禁製已然失效。當我推門時,隻有約莫1400道禁製起了反應…但就是這1400道禁製,居然輕易毀掉了我一隻手…”
  “倘若這些禁製完好無缺,便是第三步的聖人也休想硬闖這些禁製。但若這些禁製之間存在殘缺,則就算是我,也有破禁的可能。”
  …
  紫薇北極宮,第十二宮,析(xi)木宮。
  在紫薇北極宮內部,共有十二座宮殿群,分別是:星紀宮、玄枵宮、(ju)訾(zi)宮、降婁宮、大梁宮、實沈宮、鶉首宮、鶉火宮、鶉尾宮、壽星宮、大火宮、析木宮。
  對紫薇仙皇而言,紫薇北極宮的存在,就像是玄陰界對於寧凡的意義。他偶爾會在宮內閉關修煉,也會在此地種植靈藥,存放寶物、雜物。
  其中,析木宮共有三千多座殿宇,皆是用來堆放雜物的地方。
  此刻析木宮某處殿宇之外,兩個喝得醉醺醺的小妖魔正在附近巡邏。
  “嗝…酒菜還沒吃完呢,大王為什麼要叫我們巡邏…嗝…”二妖之中,那青麵妖魔一邊打著酒嗝,一邊醉醺醺抱怨道。
  “笨!真笨!大王既然叫我們巡邏,自然是有賊進了析木宮!嗝…”另一名紅麵妖魔醉醺醺答道。
  “啥?又有賊來我們這偷東西了?來的不會又是大梁宮的那些酒妖吧?嗝…”
  “也有可能是鶉尾宮的丹魔們在報複我等,咱們大王前段時間不是跑去偷丹藥了麼?多半是惹來報複了吧。嗝…”
  “這麼說的話,降婁宮的書妖們也有可能了…嗝…”
  兩名小妖正說笑間,不遠處某座宮殿,忽然發出了禁製崩潰之聲!
  “不好,真的有賊!且不似內賊,反而像是外來之賊!”
  兩名小妖吃驚非小,他們是金丹小妖,剛剛成妖不久,對北極宮的了解不多。
  但就算是他們,也知道一些基本之事,那就是北極宮的禁製,不會攻擊他們這等宮內妖魔,因為他們這些妖魔,都是紫薇仙皇的藏物所化。
  如此一來,他們這等妖魔就算偶爾跑到其他勢力的宮殿盜寶,也無須破禁製當然,普通小妖也不可能有辦法破禁製的。
  然而眼前這一幕卻真實發生了!
  “據說能夠從外界進到宮的,隻有奉女一脈。來人定是奉女族的賊!”
  “是四百六十六殿的方向!快,莫讓小賊跑了!”
  兩名小妖匆匆趕到四百六十六殿,而後,眼前的一幕,嚇得他們站都站不穩了。
  眼前這座殿宇的鐵門,已經被人生生打成了粉碎,其中紫雷禁製,俱毀!造成這一切的,是一個修為通天的白衣青年!
  此人反抗紫雷禁製,明明被禁製轟成重傷,但他卻有三棵來曆莫名的桑樹護體,周身上下可怖的傷口,隻數個呼吸便痊愈了!
  “三、三桑妖樹!此人竟有三桑妖樹護體,莫非他竟是三桑國的後人,聽說三桑國是被我們紫薇仙修所滅,莫非此人是來找我們報仇的!”兩名小妖明明修為不高,然而眼力卻是驚人,竟一眼看出了三桑古樹的來頭。
  一想到三桑國後人的可怕,兩名小妖嚇得腿都軟了,便在這時,他們終於看清了環繞在白衣青年周身的兩道雷霆的真正麵貌。
  始祖雷雀!
  滅道雷嬰!
  這白衣青年肩膀上,還趴著一隻王族九狸!
  “以傲慢著稱的始祖雷雀,居然臣服於此人!假的吧!”
  “乖乖!這是真的滅道雷嬰!書中所言,可以轟殺半聖的滅道雷嬰!”
  “道魂萬族排名第四的九狸,居然臣服於此人!且此人收服的還是一隻王族九狸!”
  兩名金丹小妖腿都嚇軟了,直接倒在地上,哆嗦個不停。
  殊不知,寧凡才是真的被眼前這兩個金丹小妖博聞廣記嚇到了。
  不是吃驚於對方的強大,而是吃驚於對方的眼力。
  “這兩個小妖不過第一步修為,居然輕易便能看穿我的手段,此事似乎有些古怪…”
  寧凡沒有隨手滅殺這兩個小妖,而是生出了幾分探究之心。
  “快稟報大王,有入侵者…”兩名小妖明明癱軟在地上,卻還是壯著膽子,取出響箭,想要給自家大王通風報信,倒是忠心。
  可惜,寧凡沒有給他們通風報信的機會,隻一個眼神望過去,兩名小妖就中了他的幻術,無法反抗了。
  “主人還需要黑魔去破其他宮殿的雷禁嗎?”趴在寧凡肩膀上的黑魔,恭敬問道。
  “暫時不用,我需要先弄清此地狀況。你們做得很好,辛苦了,去歇歇吧。”寧凡表揚了黑魔,同時表揚了黑魔小隊的另外兩個成員雷雀和雷嬰。
  “不辛苦不辛苦!主人有所不知!這的雷禁太美味了,對屬下修為大有益處,屬下還沒有吃夠,主人再多找些雷禁給屬下吃吧。”始祖雷雀哀求道。
  它活了一輩子,還是頭一回吃到如此精純的雷力,若能吃更多,它有信心在極短時間內突破修為。
  “沒吃飽,還想吃…”滅道雷嬰一副“扶我起來我還能吃”的可憐表情,望著寧凡。
  寧凡十分無語。
  這兩個吃貨,可知剛剛吃掉的雷禁是什麼,那可是第四步強者種在此地的禁製!
  寧凡以自身雷圖的力量降低了雷禁中的雷力運轉速度,又以勢字秘的手段從禁製最為殘破之處緩緩撕裂,再加上始祖雷雀、滅道雷嬰從旁輔助,這才僥幸將禁製擊破。
  雖說擊破了禁製,寧凡可是累得不輕,且還多處受傷,靠著三桑古樹這才治愈了傷勢。
  這兩個家夥卻吃得很開心,豈不知破禁的過程但凡有半點差池,麵對的就是灰飛煙滅…
  “回來吧!”
  沒有理會兩個吃貨繼續吃雷的訴求,寧凡將黑魔小隊收回了玄陰界,而後朝兩個小妖走去。
  眼前的情況,和他預想的不同。他本以為破掉禁製就可離開此地,沒想到自己離開的,隻是眼前眾多宮殿中的一間。
  還以為能就此離開此地呢,果然沒有這麼簡單麼。
  看來有必要搜集一些關於此地的情報了…
  “你二人,回答我的問題。我問一句,你二人答一句…”寧凡對兩名小妖命令道。
  “是的,大王。好的,大王…”兩名小妖中了幻術,哪會反抗。
  “先問最讓我疑惑的問題吧。爾等不過金丹修為,為何能看穿我的諸多手段…”
  “是多聞大人,大王告訴過我們,我們所獲得的一切學識,都是多聞大人殘留在北極宮的力量…多聞無雙,紫薇四神器…多聞無雙,紫薇四神器。”
  …
  一炷香之後,寧凡結束了提問,幻術力量再次發動,令兩名小妖陷入了沉睡,且睡醒之後,他們不會記得曾在此地見過寧凡。
  “有意思,想不到我誤打誤撞,居然來到了紫薇仙皇的洞府。此事當真是一場巧合,還是北海老兒的某種算計…”
  “算計的可能性不大,畢竟我被拍入空間亂流之時,分明感知到那北海老兒也被陣紋拍入到亂流之中。麵對聖人陣紋的力量,北海老賊隻一瞬間便喪失了肉身,元神能否從那等處境之下存活下來還是兩說。若這一切隻是為了算計我,代價未免也太大了…”
  “若這一切不是算計,則隻能用氣運來解釋了。末法時代,隻有遠古大修有可能修出九彩氣運,而我境界雖隻仙王,卻已氣運九彩。聖人陣紋拍擊之力,本不足以帶我入侵這座仙皇宮殿,奈何此宮殿年久失修,禁製多有破損之處,這才給了此事一絲可能。北海老賊想害我,卻反而助我誤入寶庫;他欲殺我,卻反而害了自身…若主導這一切的,皆是氣運,則氣運一道,未免也太可怕了…”
  明明誤入仙皇寶庫,收獲了天大機緣,寧凡此刻的表情卻不是高興,而是凝重。
  因為他想到了一個人。
  一個靠著氣運發家的大敵掌運大帝。
  此人以掌運自稱,怕是修有氣運掌位的…氣運一道如此可怕,氣運之掌位又會是何等力量…
  “對付掌運老兒,或許不能隻仗修為、神通,運之一字才是關鍵…若無同等級別的運,連對等交手的機會也不會有…正常的氣運很可能對此人無效,縱我修出了仙運九彩,仍舊處於此人掌控。對付氣運掌位的最好手段,果然還是黑運。黑運之極,莫過於扶離…想要戰勝掌運,扶離的力量是關鍵,以我如今的扶離力量,還不足以抗衡掌位…”
  “我一直想要提升扶離力量,但卻找不到辦法…若這兩個小妖所言當真,這座紫薇北極宮中,或許真有一些東西,是我夢寐以求的。”
  根據兩個小妖的說法,他們之所以能識破寧凡的神通,和他們本身才知、眼力無關,而是擁有一種生而知之的力量。
  世間之人,想要獲得知識,無不需要學習,但卻有一件寶物,可以讓人生而知之。
  這件寶物的名字,叫做【多聞無雙】,是紫薇仙修夢寐以求的四大神器之一。
  擁有多聞無雙的人,可以生而知之,兩名小妖之所以能看穿寧凡的神通底細,正是因為他二人接受過多聞無雙的少許力量,學識獲得過巨大提升。
  “根據二妖的說法,紫薇仙皇生前有四件寶物,合在一起是一件開天之器,彼此分開也能有諸多妙用。這四件寶物,被紫薇仙修當做四神器供奉,如今的紫薇北極宮中,就有四神器中的多聞無雙。除了多聞無雙,其餘三件神器皆已遺失,不在宮內。”
  多聞無雙,可生而知之,獲得需要的所有學識。
  廣目無邊,可令瞳力無窮,無限施放法目類神通也不會損傷瞳力。
  增長無量,可打破氣血上限,無限生長。
  持國無敵,腳踏國土之時,天下無敵。
  “想不到世間還存在如此神奇的寶物,可令修士生而知之。既入寶山,豈能空手而還,這多聞無雙,歸我了…”寧凡笑道。
  蟻主卻有些笑不出來。
  她一直默默關注著一切,可她不想和寧凡說話!
  她這是在嫉妒寧凡的氣運!
  如果可以向上天舉報寧凡,她一定要舉報寧凡天天走狗屎運!
  被拍飛都能拍進紫薇仙皇的洞府,若是北海真君知道寧凡因他而得福,怕是要心態爆炸吧。
  無語之餘,她還感到了一絲擔心。
  她擔心寧凡真的在這座北極宮之內,尋獲了多聞無雙這等重寶,這是她不願意看到的局麵!
  “本宮住在這小子的識海,與他相安無事,不過是因為他殺本宮不得。但若是他獲得了多聞無雙,獲得無上學識,說不得會領悟到什麼特殊辦法殺死本宮…不妙,不妙!本宮雖助他煉出功德傘,卻也對他日日嘲諷,若他當真獲得了滅殺之法,未必肯饒本宮性命!可惡的北海,殺千刀的北海!你將這小子拍到哪不行,為何非得拍到這,給本宮添堵…”
  蟻主越想越是擔心,她決定了,她絕對不幫寧凡尋寶!隻要寧凡得不到多聞無雙,她便可以安全無憂!
  “你想多了,你我心意相通,當知我的為人。你助我煉出功德傘,便是看在此傘麵子上,我也不會對你如何。”寧凡無奈道。
  “真的?”蟻主半信半疑道。
  “真的。”
  “你!騙!人!男人靠得住,寧凡會上樹!”
  “…”
  …
  紫薇仙皇死後,紫薇北極宮的藏物,經曆了漫長而孤獨的無主歲月。
  那段歲月太過漫長,漫長到足以令本不該擁有靈智的物品,誕生出靈智,化形成妖魔。
  析木宮是紫薇仙皇存放雜物的地方,宮內妖魔皆是雜物所化。在這,數量最多的是道晶妖,其次是低階法寶、丹藥所幻化的妖魔。雜物嘛,當然大都是低階之物,如此之物即便幻化為妖魔,道行也高不到哪去。
  這小妖魔很多,厲害的妖魔卻沒有幾個。在析木宮,修為達到第二步的妖魔,隻有數百人,其中修為最高的妖魔,是一顆九轉銀丹變成的丹魔,舍空初期的修為,被析木宮的人尊為析木大王。
  析木宮有三千多座殿宇,其中最恢宏的一座,正在舉辦宴會。
  今日是析木大王的大喜之日,苦戀三萬年之後,金瓶夫人終於答應了他的請求,願與他結成道侶。
  “太慢了!都這麼久了,青麵和紅麵怎麼還沒有回來!莫非這兩個蠢貨在路上醉倒了?讓這兩個蠢貨半點正事怎麼這麼難呢!”酒宴上,一個身著喜服、相貌五大三粗的妖魔,不悅地抱怨著,這便是析木大王了。
  在他的身旁,坐著一個同樣身著喜服的女妖,那便是他苦戀的道侶金瓶夫人了。
  金瓶夫人並不是十分美貌,在析木宮,比她好看的女妖很多,比她修為高的女妖也很多。
  可唯有她,能夠令析木大王癡戀。
  析木大王是丹藥所化,而她,則是丹瓶所化。
  她曾是保護他的丹瓶,可現在,她再也無力保護他了。
  如今的她,隻是一個修為全毀、時日無多的瓶妖。
  而他,則是析木宮的王。
  “以大王的本領,本該尋找更好的,此時後悔,還來得及…賤妾時日無多,大王又何必將心放在賤妾身上,徒增傷心…”金瓶夫人咬了咬唇,低聲道。
  “哈哈哈!夫人就是愛和本王說笑!析木宮中女妖雖多,卻又有誰能及夫人半點,在本王眼中,夫人才是…”
  析木大王正打算說些甜言蜜語,忽然麵色大變,驚聲道。
  “你你你…你是誰!”
  卻原來,群妖作樂的宴會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白衣青年,沒有誰見過他,析木大王自問也沒有見過他!
  那青年在酒席上尋了一個空位,自飲自酌,半點氣息也不外露,仿佛與自然合二為一了。倘若不是析木大王恰好朝這個方向看了一眼,絕不會察覺到此地多出了這麼一個外人!
  整個宴會因析木大王的驚聲,瞬間變得死寂,所有的禮樂都停了下來!所有歡笑的妖魔,表情都被驚懼所取代!
  “我叫寧凡。”寧凡淡淡道,目光微不可查地在析木大王、金瓶夫人之間掃了一眼,隻一眼,似乎便看穿了二人全部。
  隻一眼,便好似整個天地都壓了下來!
  無法抗衡!
  便是整個析木宮的妖魔加在一起,也抵擋不了此人瞬息!
  析木大王冷汗都冒出來了,到了這時候,他哪還不知道寧凡是外來之人。
  外來之人也有兩種,一種是奉女族曆屆族長,很明顯寧凡不是,他的身上沒有半點奉女族血脈的味道。
  還有一種,是強闖而至的賊人。
  很明顯,寧凡是後者!
  外人隻道紫薇北極宮無法自由出入,可唯有北極宮內的妖魔們自己才知,亙古至今,這座北極宮已經被好幾個外人闖進來過了!
  白發仙君列禦寇!此人是紫薇仙皇一縷白發所化,故而可以自由出入這座宮殿,誰也阻擋不了,誰也不敢阻!
  還有北海大鯤!這餓貨是紫薇仙皇親手點化的魚,曾得到過仙皇親口許諾,故而每次肚子餓了,都能夠進入北極宮覓食,進北極宮就像回家一樣,超開心。
  前些年,又有一個神秘的眼珠妖怪,乘著一片神奇的羽毛,闖進了這座宮殿,貌似原本封印在宮內某處的神器廣目無邊,就是在那個時候丟失的。
  再後來,北極宮又闖入了幾名魔頭。這幾名魔頭自稱來自封魔巔,一入此地便大肆殺戮,無人可擋。
  那一日,北極宮內血流成河。
  那一日,析木大王被幾名魔頭當中,一個自稱是貪生老魔的人,一劍釘在地上。那人修為太高了,高到隨便吹口氣,都足以殺死析木大王!可那貪生老魔偏不給他一個痛快,似乎很享受析木大王臨死前恐懼的表情。
  一點點折磨。
  一點點肢解。
  無人敢救析木大王。
  隻有金瓶夫人…敢。
  “我不許你傷他…”金瓶夫人如是說道。
  而後,被一劍釘在地上的人,變成了金瓶夫人,她的妖魂被那貪生老魔一點點切碎,也是在那時,金瓶夫人修為盡毀…
  就在所有妖魔絕望的一刻,一個名叫多聞的老妖魔,出現了!此人以生命為代價,放出了化雷池內的本源雷海,擊退了那幾名魔頭。那多聞更是在臨死前,將自身力量分出了一些,化入北極宮之中。
  自此,北極宮的妖魔們一個個變得學識淵博了,就連新生妖魔也不例外。出於感激,不少妖魔都將戰死的多聞,稱作多聞大人,以示尊敬。
  …
  析木大王露出仇恨之色,仇恨之中,又有恐懼。
  他很害怕,害怕寧凡又是封魔巔的來人,害怕這一次,他的夫人又會被人一劍釘在地上。
  多聞大人已死,這一回,不會再有人救他們這些妖魔了。
  他的內心被恐懼占滿,那不隻是對於寧凡的恐懼,更多的,是前番貪生老魔留在他道心的恐懼。
  他怕的發抖,他甚至連氣息都不穩了,想要跌倒,想要逃跑,想要哭喊,想要哀求,想要…
  “不要怕,夫君。”
  金瓶夫人握住了析木大王的手,不再稱呼大王,而是以夫君相稱。
  “若今日將死,你我同去。”
  …
  寧凡有些無語。
  他看起來很嗜殺麼,還是說他的名字很嚇人?對方問一問他的名字,都能嚇到夫婦殉情?
  “我隻是來問路的,可否給我一份北極宮的內部地圖,此地對神念限製太大。”寧凡放下酒杯。
  “可、可以…”析木大王點頭如搗蒜,他敢說不嗎!當然是麻溜地獻上了北極宮的地圖。
  “多謝。你們的酒,不錯。”
  寧凡掃了一眼地圖,而後收起,轉身走出了這間宮殿。
  見寧凡離去,眾妖魔皆是鬆了口氣。
  不過也有妖魔注意到,寧凡之前喝酒的桌子上,留下了一個木盒。
  析木大王同樣注意到此事,哪敢不提醒寧凡忘了東西。
  “上仙留步!你有東西忘在這了!”
  可寧凡走得太快了。他想要追上去,寧凡卻已無蹤,就仿佛擔心多留一會兒,會繼續破壞對方婚宴的氣氛。
  “呼,真是嚇死我了。此人居然沒有滅殺我等,看來和封魔巔不是一丘之貉。”一些經曆過前番大劫的妖魔,皆是長長鬆了口氣。
  析木大王卻沒有感到任何慶幸。
  他死死盯著手中的木盒,如臨大敵!
  這是寧凡留下的東西,鬼知道麵是不是設了禁製,一開就炸!
  封魔巔的魔頭們,不乏心扭曲之人,在敵人劫後餘生之時,送對方一場爆炸,這種變態或許也有吧…
  咕嘟。
  析木大王滿臉忌憚,但還是打開了木盒。不開不行,若此木盒真有惡意,他不開,不滿足對方惡趣味,對方會直接殺回來。
  “咦,這是…這是…”析木大王愣住了。
  木盒當然不可能是他腦洞中的起爆仙符。
  而是一顆透著異香的丹藥。
  擁有無上學識的析木大王,一眼就看穿了此丹來頭。
  九轉複魂丹!
  一種專門醫治妖魂的九轉金丹!
  他前番跑去丹魔們的地盤偷丹藥,為的就是此物,卻被強大的丹魔們亂棍打了出來。
  如今卻得到了!
  “夫人!夫人!你有救了,有救了!多謝上仙,多謝上仙!”
  …
  寧凡走後很久,析木大王的酒宴,終於恢複了歡樂的氣氛,且比寧凡到來前,笑聲更多了。
  那歡笑聲傳得很遠,一直穿到寧凡耳中,最終,也化作寧凡嘴邊的笑容。
  “這酒,真的不錯。”
  寧凡取出黑風葫蘆,喝了一口葫蘆的酒。這酒,自然是從酒宴上灌的。以凶名赫赫的黑風葫蘆來喝酒,心確實不是一般的大。
  酒其實也不是什麼好酒。
  但在寧凡看來,這樣的酒卻是比天底下的酒都好喝了。
  “地圖也到手了,接下來,便是從這偌大的宮殿群中,找出多聞無雙的下落。此物的下落,似乎是北極宮中最大的迷,非宮中妖魔可知。然而此事難不倒我。”
  寧凡蹲下身,從某處破舊的宮牆下,撿起了一塊石頭。
  “敢問石兄,你可知多聞無雙的下落…”
  “嗯?你知道,但你偏不告訴我?”
  “這樣不好,很不好。嗯?你說什麼,你不是石兄?你是石姑娘?”
  “抱歉,稱呼出了錯。那麼石姑娘,可否告訴我多聞無雙的下落?”
  “你還是不願說?,脾氣很倔,但若是這樣呢…”
  這樣那樣,那樣這樣之後…
  “,終於決定妥協了麼,什麼,你還想再來一次,這樣不好…”
  …
  蟻主欲哭無淚。
  她的三觀再次被寧凡刷新!
  “住手!請你住手!那是石頭,那是一塊石頭啊!求你別再汙染本宮的眼睛了!本宮喊你寧兄可以了吧,寧兄住手,寧兄請你住手!你別欺負石頭了,本宮來幫你,本宮來幫你找多聞無雙!放過這塊石頭吧!”
  “你著相了,蟻主姑娘。石頭可以是石頭,但也可以,不是石頭…”
  

Snap Time:2019-04-22 14:39:49  ExecTime:0.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