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五零二章 上元之夜(中四)


  宋楠一行順著人流往街心行去,一路上各色花燈花樣繁多精彩紛呈,更有店鋪門口擺放著焰火點燃助興,眾觀燈百姓呼聲如潮,一個個臉上蕩漾著笑意。
  宋楠似乎心情很好,一路上興致勃勃的左顧右盼,絲毫不因身份被識破而擔憂,平安郡主和青鸞則沒那麼好興致了,今日之所以出來看燈便是要趁機讓宋楠脫困,但現在兩名護衛如影隨形的跟著,又懷疑宋楠的身份已被識破,主仆二人均是憂心忡忡。
  安化王派的這兩個護衛可不是一般人,便是對此毫無興趣的平安郡主也是知道葉保仁和葉保義是安化王十大護衛之中武功最厲害的兩位,這兩人都是回鶻武士,是王爺花重金從達爾麻萬戶府禮聘而來,跟隨安化王已經七八年了。
  這麼多年間,王爺身邊的護衛換了一茬又一茬,這兩人卻是穩坐第一第二寶座,王府護衛中挑戰他們兩人的也不少,江湖上也有不少武師為了在王爺手下謀得高位而挑戰兩人,無一能戰勝他們,相反死在他們手中的人不計其數。這兩人也成了安化王的護衛之中最倚重的兩位,有些絕密之事安化王也不避開他們,完全當做了心腹之人。
  今日派這兩人前來監視宋楠,本身便表明了安化王的態度,宋楠要從他們兩人手中逃脫,那是千難萬難了。
  “郡主,你瞧那盞燈,這是牛郎織女鵲橋會呢,特別是那隻老牛,眼睛還會眨巴,這手藝可真是精湛的緊。”宋楠指著街邊的一盞燈笑道。
  平安郡主皺眉低聲道:“你真的一點不擔心嗎?找個機會你遁入人群之中逃走吧,奴家替你拖著這兩個人。”
  宋楠大聲道:“什麼?你說那牛屁股太大了?確實有些大,我估計是母牛,都說母牛屁股大。”
  平安郡主臉色一紅,嗔道:“你要裝傻也由你,裝瘋賣傻也是不管用的。”
  宋楠低聲道:“剛才那兩個家夥伸著耳朵在偷聽呢,別看他們離我們有好幾步遠,他們都是武功高強之人,可什麼都聽得見。”
  平安郡主轉過頭去,見身後的葉保仁和葉保義兩人果然真凝神細聽,好在街市上喧鬧不堪,估計也隻能聽個十之一二。
  “青鸞,去纏著他們,我和宋大人說話。”平安郡主湊在青鸞耳邊低語道。
  青鸞無所畏懼,轉身過去纏著兩人問東問西,聲音大的有點過分,兩名護衛對女色毫無興趣,口中應答之際,雙目卻緊盯宋楠,不給任何機會,但耳中卻已聽不清宋楠和郡主的交談之語。
  宋楠和平安郡主自然不會浪費這大好交談的機會,兩人湊在一起語速飛快的交談了幾句。
  “郡主,安化王確實已經識破我的身份了,他為什麼不戳穿我的身份放我出來,此事我也暫時不得而知。”
  “你快找機會走吧,以我對叔父的了解,他斷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放你走,一會兒我假裝摔倒,你趁亂逃走。”
  “多謝郡主了,但我不能走,我想知道他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再說,即便是脫身,我也不能一個人脫身,我身份暴露,郡主必受牽連,他也不會放過你,要走咱們一起走才是。”
  平安郡主早就在心考慮了多遍,知道今夜回府之後,安化王絕不會善罷甘休,但她卻根本沒想到要離開王府。
  “我知道你是為我著想,但我不能走,慶王府是我的家,要走也是他走才是,再說我的弟弟也在王府中,我豈能拋下不管讓他一無所依,宋大人,你莫為我考慮,他不敢將我怎樣,他也不敢殺了我。”
  “可他會囚禁你,折磨你,這叫我如何心安?”
  “莫非你沒信心兌現你的諾言麼?你可是答應過我,要替我奪回王府,驅散我們姐弟頭頂上的陰雲的。”
  “我自會兌現諾言,我隻是擔心那廝會讓你們吃盡苦頭,因為這中間還有不少曲折,這段日子你恐很難撐過去。”
  “這一點你放心,我什麼都能忍,我對你也有信心,而且我也早做好了被他發現真相的準備,你知道麼?咱們出府之前,關押在柴房的李老八便不見了,從那時起我便知道事情恐怕已經敗露,我隻是抱著僥幸心理,希望他們能趕不及阻攔你,隻要你能出府,一切我都能否認。”
  “什麼?你怎不早說?”宋楠跺腳道。
  “說了又有何用?還不是要照計劃行事麼。”
  宋楠籲了口氣道:“那現在幾乎可以完全斷定他們放我出來是個圈套。既然你執意不願跟我走,我隻能尊重你的意見,但求你多多保重,我會回頭來救你的。”
  “似乎你已經有脫身之策麼?”
  “還沒有,但我想脫身不是難事,趁著買糖人的功夫,我已經聯絡上了我的屬下,你不要回頭去看,後麵十餘步外走著的四個人便是我的親衛,這條街上我的手下還有不少。”
  “原來你買糖人卻是去跟他們聯絡的,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們可是全程看著你呢,難道那賣糖人的也是你的手下?”
  “此事以後再說,總之我脫身不難,但我總覺得今晚的事情很是蹊蹺,我想弄明白是怎麼回事,所以我現在還不想走。你不用擔心,這兩人雖然武功高強,但我的手下也非無能之輩,若我連他們的手心都逃不脫,還妄言什麼幫你奪回慶王府的話。咱們安心賞玩花燈,我相信他們的狐狸尾巴很快便會露出來。”
  平安郡主一顆心頓時落到了肚子,原來宋楠早已胸有成竹,害自己白替他擔了半天的心;兩人停止交談回頭,見兩雙利目正盯著自己,葉保仁和葉保義在青鸞的騷擾下仍舊不屈不撓的豎著耳朵想聽到兩人的談話,但青鸞幾乎對著他們的耳朵喊叫,這兩人恐怕是什麼都聽不見了。
  “青鸞姑娘自重,你若再胡鬧,我等兄弟可不客氣了。”葉保仁和葉保義兩人終於怒了,明明看見宋楠和郡主在低聲交談,卻一個字也沒聽見,心頭自然火冒三丈。
  “青鸞,這兩個人不識抬舉,你又何必跟他們說話,過來,前麵的蓮花燈很漂亮,咱們去瞧瞧。”平安郡主招手道。
  青鸞如釋重負,對著葉保仁和葉保義冷笑道:“你以為你們兩個英俊不凡麼?本姑娘根本不稀罕跟你們說話,不過是逗逗你們罷了,你們還自以為了不起。瞧瞧你們那兩張驢臉,醜的教人瞧一眼都要吐半天,我呸!”
  “你!”葉保仁葉保義怒不可遏,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但被汙為驢臉倒是今生第一遭。
  “怎樣?你兩個還要當街殺人不成?”青鸞叉腰道。
  葉保義的拳頭攥起,葉保仁伸手拉了他一把,啐了口吐沫道:“莫理她,且由著她囂張,回頭收拾她。”
  葉保義這才鬆了拳頭,在他的腦海可沒有不能打女人這一說,當年在慶陽郡王府,王爺的一名小妾跟一名衛士通奸,王爺便是命他用手活活將那嬌弱的女子掐死的,葉保義可是連眉頭也沒皺一下。
  接下來平安郡主果真開心的欣賞起花燈來,宋楠絞盡腦汁運用後世的知識在一旁盡心盡責的替她解說,平安郡主雖蒙著黑紗,但也看出她麵紗下笑顏如花。宋楠有些明白平安郡主的心情,今夜也許是她最後的一個自由之夜,她能放下一切真正的享受這一晚上,也是個豁達的女子,這樣的女子在這個朝代是不多見的。
  一路行到街心,人群越來越稠密,連走路都有些困難了,正在此時,前方鑼鼓聲咚咚,人群也如潮水一般的朝兩邊退散壓縮在一起,隻見遠遠的一條焰火長龍從北邊隨著鑼鼓點邊舞動邊朝這邊行進而來。長長的龍燈兩側,旱船高蹺大頭娃娃各色裝扮的人也隨著搖頭擺尾的龍燈緩緩而來。
  一對舞獅竄上跳下矯健無比,引來周圍之人陣陣喝彩和掌聲。
  宋楠和平安郡主等人也駐足觀看,突然間,宋楠的眼睛落在了街對麵的人群之中,隻見一名身著銀甲披著紅披風的人臉上蒙著禦寒的黑布正駐足觀看,他的身旁簇擁著一幫錦衣衛服飾的人,還有兩人站在他身邊指指點點,那兩人並未捂著臉,借著絢爛的燈火可以認出是大理寺卿周東和本鎮中軍官李增。
  銀甲紅披風的那位身形酷肖自己,穿著的服飾也是自己錦衣衛指揮使的服飾,宋楠猛然明白過來,那人正是冒充自己的身份來搪塞眾人耳目的楊蔻兒。宋楠驚得目瞪口呆,心中尋思為何她會出現在此地,因為冒充自己隻需躲在觀雪樓二樓偶爾露個身影便是,公然跑來看燈,還在李增和周東的陪同之下,這也太冒險了。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做?
  宋楠尚在驚愕,忽聽周圍百姓一陣喧嘩騷動,轉目看去,場中舞動的龍獅彩轎都忽然冒起滾滾的火頭,周遭百姓由驚慌到驚叫四散,場麵瞬間混亂不堪,但見那幾十名舞獅舞龍的漢子冒出頭來,將起火物事朝四下人群中拋去,漫天彌漫的煙霧之中已有刀光閃亮。
  “不好!”宋楠心念急轉,高聲大喝,身子朝場內猛撲過去。
  

Snap Time:2018-12-17 03:23:47  ExecTime: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