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三二五章 探望


  第三二五章
  宋楠果真搬到了衙門住下,眾人有些詫異,指揮使大人剛剛才討了兩房如花似玉的小妾,怎地便被趕出家門來住在衙門公房,難不成是指揮使大人那方麵有問題不成?抑或是指揮使大人招架不住兩位小妾如狼似虎的索取?
  眾人帶著些許的惡毒狠命的腦補著細節,就連孫玄也偷偷的跑來八卦,還帶了瓶房中秘藥來送給宋楠,倒是一片好心幫宋楠解燃眉之急。
  宋楠啼笑皆非,這幫家夥就喜歡鬼鬼祟祟的八卦自己,宋楠倒也不甚在意,名人嘛,八卦新聞本就多的很,自己也要適應這種生活;但孫玄送來了春藥,宋楠心便堵得慌了,這擺明是懷疑自己的能力,這如何能忍。
  “這玩意還是孫大人留著自用吧,我卻是不需要的,孫大人定是離不開這玩意,畢竟年歲不饒人,本人還是理解的。”宋楠毫不客氣的對孫玄進行打擊。
  孫玄尷尬笑道:“老弟,那你為何要搬來公房住呢?”
  宋楠無法解釋,隻得實言相告,孫玄聽後大笑不已,道:“老弟啊,你府沒規矩啊,這才三四個妻妾便這般鬧騰了?想我府中妻妾十一個,卻相安無事,哪有你這般被折騰的眼不見為淨的道理。”
  宋楠誠心請教道:“敢問有何良策麼?”
  孫玄道:“家法啊,不聽話的便家法伺候,打個半死,或者是直接淨身趕出門去,誰給她們這麼大的膽子,居然在家中胡鬧?大戶有大戶的規矩,可不容她們胡來。”
  宋楠愕然道:“這……這也太無情了吧。”
  孫玄嘿嘿笑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遠之則怨,近之則不遜;你對她們太好,她們便拿你不上心,處處想試探你的底線,咱們娶妾不就是圖個床上風流快活,享用她們身體便是了,跟她們談什麼情?不聽話便打得她們聽話,老弟,記著吧,要是都這麼爭風吃醋,今後你碰見想要的女子,她們會一個個的跳出來哭鬧反對,到時候豈不是受婦人所製?”
  宋楠咂嘴搖頭,孫玄的想法大概是這年頭男子的普遍想法了,納妾便是為了自己享受,又怎麼會去尊重她們想法。對自己而言,娶了幾房側室之後,宋楠也放棄了當婊子立牌坊的想法,談什麼尊重女性簡直是自己抽自己嘴巴子。但宋楠隻想讓她們感到真情,而非以為自己隻是圖肉欲上的享受,這便是宋楠能給的最大的尊重,但現在看來,似乎不合時宜。
  在衙門中住下後,宋楠很快便忘了這些煩惱事,刻意的辦了幾件事情之後,宋楠便將心中的不快衝淡了,也很快原諒了戴素兒葉芳姑和小郡主的瞎胡鬧。在陸青璃偷偷摸摸的跑來衙門替她們求情之後,宋楠答應陸青璃明日回府居住,自己隻想清淨一個晚上,陸青璃確定宋楠不再生氣了,這才歡天喜地的回府複命了。
  午後,正南坊新任千戶黃輝來總衙求見,宋楠想起來一樁事情來,楊一清十月十九離京赴任,離去之前,將其夫人胡氏和獨女楊蔻兒帶離白紙坊那處與野墳棗林為伴的隱舍,送往正東坊楊家的宅院中居住。
  宋楠履行諾言,命正南坊錦衣衛衙門加意保護其母女,一晃一個多月過去,宋楠也沒去探望過一次,這次黃輝來,宋楠便順便問了幾句。
  “楊家母女可保護的周全?我可是答應過楊大人的。”
  黃輝忙道:“回指揮使大人話,一直都有兄弟在左近保護,說起來楊一清還真夠可以的,當了這麼多年的官兒,居然家窮成那樣,宅院破敗便罷了,前幾日兄弟們還跟我稟報說,楊夫人和她女兒居然上街坐起了營生,在街角賣起了湯團。幾個地痞見那楊小姐生的貌美去調戲她,還是兄弟們出手救了她們;楊一清可真是的,居然讓妻女去拋頭露麵。”
  宋楠一愣道:“有這回事?”
  黃輝道:“可不是麼,卑職也不好問楊夫人,卑職在想,是否家中拮據了,所以才做些營生補貼。”
  宋楠坐不住了,楊一清臨行殷殷叮囑自己照顧妻女,自己一兩個月不去露頭倒也罷了,也沒讓府中人去打聽一下她們的情形,這可有負重托,若是拋頭露麵出了什麼事兒,那可對不住楊一清。
  “走,咱們去看看去。”宋楠抓起頭盔便往外走,王勇帶著親衛趕緊跟上,黃輝也趕忙跟著走。
  眾人策馬沿著永定門大街往南,過了回馬橋轉向東進入正東坊地麵,七歪八扭,來到一處偏僻的巷弄,隻見巷弄內汙水橫流,留著鼻涕的孩童到處亂撞,滿地屎尿,若非是隆冬季節,必然是臭氣熏天的所在。
  宋楠皺緊眉頭,楊一清在白紙坊的墳墓林間的住宅已經是匪夷所思,正東坊的宅子卻又坐落在這等地方,這人可真不知道怎麼形容,起碼妻女跟著他算是倒了黴,住的地方都不是人呆的地方。
  巷弄盡頭一間不起眼的小院,兩間房舍帶著小院子,院子倒也齊整,隻是一望而知的簡陋,很多破損之處無從修補,一眼看去便是平民百姓所居的房舍,誰會知道這便是正三品三邊總製官的家小住的地方。
  眾人下了馬,宋楠命其他人呆在屋外,自己和王勇黃輝推門進院,隻聽側首的小廚房內傳來人聲,一股誘人的香味也從中飄來,宋楠叫道:“敢問楊夫人可在家中麼?”
  廚房門噶的一聲響,頭包布巾的楊夫人探出身子來,滿是疑惑的看著宋楠等人,屋內傳來楊蔻兒好聽的聲音道:“娘親,是誰啊。”
  楊夫人隻愣了片刻便認出宋楠來,趕緊拍著圍裙上的灰塵,萬福一禮道:“原來是宋大人,奴家可失禮了。”
  宋楠笑道:“冒昧來訪,還望夫人不要見怪。”
  楊夫人忙道:“屋坐,屋坐,奴家給你們沏茶。”
  宋楠點頭微笑,楊夫人往正屋走去,廚房門口,楊蔻兒俏麗的麵孔露了出來,頭發上還沾著一根小柴禾,宋楠拱手笑道:“楊小姐好,宋楠有禮了。”
  楊蔻兒眼睛一亮道:“是你!”
  宋楠笑道:“是我。”
  楊蔻兒略帶羞澀道:“好久不見,我去給你們沏茶。”
  宋楠笑道:“有勞了。”
  楊蔻兒一甩鞭子,像隻健康的小鹿蹦跳著往正屋行去;黃輝湊在宋楠耳邊道:“大人,老相識麼?”
  宋楠皺眉道:“什麼意思?”
  黃輝擠眼道:“大人放心,卑職又不會多嘴,卑職嘴巴最嚴了。”
  宋楠白了他一眼道:“你的嘴巴最嚴?你可是正南坊有名的大嘴巴,上回侯大彪在外邊養了個小的,是不是你大嘴巴漏了出去?”
  黃輝尷尬道:“罵人不揭短,再說若不是卑職挑明了,侯大彪如今豈能一不做二不休納了那女子為妾?他還得感激我呢。這一下子便讓他在家中翻了身,他家中那母老虎不也蔫了……”
  宋楠啐了一口道:“你還有理了,少羅嗦,我和人家一點關係沒有,你若是大嘴巴亂說話,我可不饒你。”
  宋楠舉步往正屋走,黃輝在身後嘀咕道:“沒一點關係?我卻不信,那妞兒見了你眼珠子都快飛出來了,當我瞎子麼?王兄弟你說是不是?”
  王勇冷冷道:“黃千戶,咱們當下屬的還是不多嘴為好。”說罷跟在宋楠身後走去。
  黃輝再碰一鼻子灰,灰溜溜的閉嘴跟上去。
  堂屋內的擺設還算是有些大戶人家的樣子,一張八仙桌擺在上首,四壁上掛著幾張字畫,桌上的茶具倒也精致,楊夫人是個勤勞女子,屋內一塵不染,幹幹淨淨。
  楊夫人提了水壺來,楊蔻兒拿了幾隻茶盞擺在桌上,待楊夫人沏入茶水之後再一一幫著蓋上蓋子。
  “宋大人,請用茶,寒舍鄙陋,也沒什麼招待的,蔻兒,去拿了果盤來。”
  楊蔻兒答應一聲往房走,宋楠道:“楊夫人,大可不必客氣。”
  楊蔻兒在房內叫了一聲道:“娘,果盆空了。”
  楊夫人臉上一紅道:“見笑了。”
  宋楠忙擺手道:“夫人不必如此,我隻是來看看夫人和小姐的生活起居,楊大人去西北已經快兩個月了,可曾有書信前來?”
  楊夫人麵色一黯,歎了口氣道:“未曾有書信。”
  宋楠愕然道:“怎麼會?”
  楊蔻兒在旁插話道:“爹爹做事的時候經常這樣,有時候半年也沒消息呢。”
  楊夫人斥道:“蔻兒,莫不懂規矩,小孩子家不要亂插話。”
  楊蔻兒撅嘴道:“本來就是嘛。”
  宋楠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楊一清是個好官,公而忘私,連家小也顧不上,但動輒數月不與家中聯係,這母女二人的生計恐怕也是無暇關心了。
  ()
  

Snap Time:2018-12-17 04:38:31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