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二五二章 表錯功


  第二五二章
  次ri清晨,大隊人馬撤出山穀來到山外,上了馬兒和大車,繼續向西北行進;中午的時候,將馬水口連綿的小山甩在身後,展現在眼前是一馬平川的開闊平原,這已經是到了蔚州地界了。
  午間休息的時候,萬誌飛馳而回,後麵卻並未跟隨江彬的迎接隊伍,宋楠一看江彬的信,頓時眉頭擰成了疙瘩。
  原來萬誌去蔚州送信卻並未第一時間見到江彬,原因是江彬並不在蔚州城中,而是率數百官兵在蔚州北黑山堡一帶和一股韃子遊騎作戰。似這等小規模的作戰在蔚州多如牛毛,倒也沒什麼好說的,但問題是皇上從此處經過,不得不讓宋楠多長些心眼,凡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宋楠迅速的將這個情況告知正德,跟劉瑾石文義丘聚等人聚在正德的馬車前商議此事。
  “皇上,如果蔚州有戰事,咱們還是繞道避開為好,隨駕的兵馬也不多,可不能出什麼紕漏。”聽了宋楠的講述石文義小心翼翼的開口道。
  劉瑾皺了眉頭道:“石指揮,你這膽子也太小了,不過是遊騎sao擾罷了,蔚州衛駐紮著六千多兵馬,韃子能有什麼作為?”
  正德點頭道:“劉瑾說的對,韃子小股遊騎sao擾不足為懼,朕可一點也不怕,相反朕倒很想親自去會會韃子,宋楠不也說了麼,一般韃子滋擾的兵馬數目絕不過百,蔚州衛派了數百兵馬圍剿,他們還能逃得了麼?”
  丘聚笑道:“皇上說的是,奴婢的建議是照常按著計劃進入蔚州地界,若是遇到了韃子,咱們便幹他們,也教韃子嚐嚐皇上的厲害。”
  正德興奮的眼睛發亮,看著宋楠道:“宋楠,你意下如何?”
  宋楠緩緩道:“皇上,臣擔心的不是遇到韃子,臣擔心的是遇到韃子之後萬一暴露了身份,恐會引起不便。”
  宋楠擔心的是像西遊記中寫的那樣,唐僧一旦被發現蹤跡,便會群妖畢集來分肉吃,若是有大隊人馬護衛倒也罷了,偏偏隻有兩百多人的護衛,這可不太穩當。
  丘聚道:“宋大人的擔心實屬多餘,在我大明境內,韃子便是識破了皇上身份又當如何?難不成他們還有膽子大舉進攻不成?”
  劉瑾也道:“確實,宋大人太過小心翼翼,教我說,我巴不得他們認出皇上的身份來,否則他們如何知道我大明聖天子的威風,皇上帶領咱們橫掃韃子遊騎,這是榮耀之事,後麵的路上韃子恐怕要聞風喪膽了。”
  正德哈哈大笑道:“小謹子說的對,朕也是這麼想。”
  宋楠見事已至此再無辯解的必要,再加上宋楠的擔心也隻是基於萬無一失的考慮,能不能碰到韃子且不說,就算是遇到了韃子其實問題也不大。
  午後大隊人馬鼓噪前行,申時時分,前麵探路的騎兵忽然飛馳回來稟報說發現前麵的官道上狼煙四起,好像有大隊兵馬前來。
  宋楠心中一凜,這已經距離蔚州城不到六七十,其實已經進入了蔚州的防禦範圍之內,這雖是蔚州的南麵,但保不齊會遇到韃子。
  氣氛陡然緊張起來,眾人如臨大敵,停了車馬,擺出應戰的架勢;劉瑾有些發懵,難道真的被宋楠的烏鴉嘴說中,果真會遇到韃子的騎兵麼?劉瑾可從未經曆過戰陣,站在那身子有些發抖,反觀正德倒是摩拳擦掌頗有躍躍yu試之態。
  第二撥哨探策馬奔回,帶回的消息讓眾人長舒一口氣,來的不是韃子,而是蔚州衛指揮同知江彬所率的百餘名騎兵隊,宋楠猜測江彬定然已經擊退韃子,這才馳來接駕。
  眾人釋然,正德卻有些失望,原來不是韃子,也沒法大展神威了。
  半個時辰之後,江彬率著一百蔚州衛騎兵抵達正德的車駕之前,跪地迎駕,眾人見江彬帶來的兵馬個個身上帶著血汙灰黑,衣冠不整,似乎經曆過一場惡戰一般,都覺得有些奇怪。
  正德皺眉道:“你便是蔚州衛指揮同知江彬?蔚州衛指揮使戚文德呢?”
  江彬高聲道:“啟稟皇上,臣剛從蔚州北戰場趕來迎駕,尚未通知戚指揮使。”
  正德驚訝道:“哦?你們是從戰場上而來?戰事如何?”
  江彬磕頭道:“托皇上鴻福,百餘名韃子騎兵前來滋擾,已被微臣率兵擊潰,微臣接到皇上禦駕到達的消息,在擊潰韃子之後便率騎兵前來接駕,並給皇上帶來了見麵禮。”
  眾人這才明白為何江彬等人衣衫不整身上滿是血汙,原來是從戰場上趕來,但jing明無宋楠劉瑾等人自然明白江彬的用意,江彬這是故意為之,故意征戰之後不加休整的前來見駕,不過是為了給皇上以忠勇殺敵悍不畏死的印象罷了。
  宋楠心中暗笑,江彬都會玩這些手段了,看來是開竅了。
  正德微笑道:“給朕帶了禮物?是什麼?”
  江彬揮手喝道:“呈上來。”
  幾名蔚州衛騎兵從馬背上卸下幾隻麻袋來,邊圓滾滾的不知是何物,宋楠忽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剛yu出言阻止,卻見江彬一把將麻袋口撕開,拎著麻袋一抖,頓時咕嚕嚕滾出一大堆物事來。
  眾人驚呼聲一片,本來從車窗內探出頭來看熱鬧的康寧公主一聲驚叫,隨即趴在車窗上嘔吐起來,正德和劉瑾等人也是勃然變se。
  麻袋倒出來的不是什麼金銀財寶,而是一顆顆血糊糊的頭顱,看那些頭顱上梳著的奇怪小辮子,便知道這些都是韃子的頭顱。
  江彬兀自不知,還開心的將其餘幾隻麻袋的人頭往外咕嚕嚕的倒,口中道:“得知皇上聖駕前來,微臣送上此戰所斬的四十六顆首級獻給皇上。”
  劉瑾厲聲喝道:“江彬你好大膽,還不趕緊拿走,驚了皇上和公主的聖駕你該當何罪。”
  江彬愕然住手道:“這……我隻是將頭顱獻給皇上,以示我大明官兵勇武無敵韃子有來無回,昭顯我大明煌煌之威……”
  “住口,沒見到公主殿下已經被你嚇的不輕麼?這些首級拿來嚇人作甚?”劉瑾怒道。
  江彬哎呦一聲,心道:他娘的,這下糟了,想表功卻弄巧成拙了。
  正德白著臉用手帕捂住嘴巴,強忍住嘔吐之意,臉se極為難看,宋楠見狀趕緊低聲在正德耳邊道:“皇上莫怪江彬,邊鎮的規矩是斬首立功,進獻首級是最高之禮,隻是江彬是粗人,不懂得避諱,皇上切不可怪他,他也是無心。”
  正德緩緩點頭,皺眉道:“江彬,朕知道你勇武無敵,斬殺韃子保我大明邊鎮平安,你很不錯,退下。”
  江彬麵露喜se道:“多謝皇上誇獎,皇上……”
  正德不待他說完便轉過身去遠遠的躲開,江彬再次愕然,宋楠趕緊道:“江大人,皇上已知你的心意,快些將首級裝起來埋了,沒見公主不適麼?”
  江彬看著宋楠一臉的迷茫,宋楠連聲催促,江彬這才哦哦連聲,命人將首級全部收起,拖到遠處埋掉。
  劉瑾等冷眼看著江彬,掩鼻一副嫌棄的摸樣,江彬明白事情辦得差了,尷尬yu死;帶著眾騎兵乖乖躲的遠遠的,不敢再走近皇上的隨駕人馬附近。
  正德被那一顆顆圓滾滾的齜牙咧嘴的人頭嚇到了,躲在車平息心情,若不是知道江彬是無意之為,正德幾乎要命人砍了江彬的頭;康寧公主幹嘔了許久,宋楠偷偷過去安慰了半晌才總算平息下來。
  天se漸晚,車隊尋了一處平坦的所在紮下營盤,江彬帶著那幫衣衫破爛的騎兵遠遠的不知所措,他們既沒有帶宿營的帳篷,也沒帶多少幹糧清水,巴巴的趕來見皇上,但此刻卻像是被父母拋棄的孤兒般的可憐。
  太陽落山之時,十幾名親衛營士兵拖著幾輛大車朝蔚州衛騎兵走去,江彬趕緊上前迎接,為首一人是個孔武有力的敦厚漢子,拱手道:“江大人,在下是北鎮撫司鎮撫司宋大人的手下百戶萬誌,奉宋大人之命送來宿營的帳篷和食物,請江大人在外圍紮營護衛皇上車駕。”
  江彬眼淚都快出來了,趕緊道謝,萬誌道:“宋鎮撫請江大人更衣沐浴之後前去大帳,宋大人請了皇上的意思,請江大人前去陪同皇上赴宴。”
  幸福來得太突然,江彬恨不能抱住宋楠磕頭下跪,還是自己這個宋兄弟給力,看來經他協調,皇上已經不生氣了。
  萬誌留下幾件衣服和一套全新的盔甲便拱手離去,江彬趕緊來到不遠處的水塘中把自己剝了個幹淨,搓的身上的黑皮都快剝了幾層,才換上幹淨衣服,急匆匆趕往大帳。
  ()
  

Snap Time:2018-12-12 08:51:16  ExecTime: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