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八二八章 此一時彼一時


  宋楠所率數萬大軍兼程行軍,於正德八年二月十三抵達江北江浦縣,從山東一路南下,兵馬疾行趕路,中間甚少休息,大軍略顯疲態。【】
  宋楠不得不這麼做,因為他深知時間的重要性,朱宸濠的叛軍若是真的中計順江而下的話,順著滾滾長江之水,那行軍速度絕非自己能比。而自己的兵馬幾乎純粹是步兵,又攜帶大批笨重的火器和物資,若不晝夜兼程,趕到時恐怕已經錯過了最佳的設伏時間,將陷於被動局麵。
  宋楠尚沒得到前方傳來的消息,他也不知道叛軍是否會中計鋌而走險攻打南京,但宋楠有著備用的計劃,如果一旦朱宸濠不上當,而是選擇龜縮江西境內據守的話,他可以溯流而上,一步步奪回安慶九江等重鎮,逼近江西境內,將朱宸濠脖子上的繩索一步步的勒緊。
  相對而言,宋楠其實更願意動用這備用的計劃,因為這計劃更為穩妥可靠,幾乎立於不敗之地。如果在南京和朱宸濠交手,反倒難度增加了許多。原因很簡單,從心態上來說,一旦朱宸濠的叛軍選擇攻打南京,那必是下定決心放棄江西老巢,拚死一搏之舉,困獸最後的撕咬是最致命最可怕的。
  單從戰鬥本身的形勢來看,這場戰鬥無疑是一場水麵上的較量,而朱宸濠號稱戰船千艘,水師強大;自己所率的兵馬大多是京畿內外的步兵,水麵作戰是大姑娘坐轎子頭一回,能否有所作為,尚未可知。
  鎮國公率大軍到達南京的消息轟動了整個南京城,這段時間來,南京城中流言滿天飛,都是叛軍即將攻打南京的消息。特別是南京的東大門安慶死守之後,城中彌漫著一種恐慌情緒,人人都在打聽叛軍是否會攻打過來的確實消息。
  這回,鎮國公率大軍到達江浦縣紮下大營,更是坐實了這種猜測,再也無需探問究竟,這件事恐怕是真的了。安逸太久的留都百姓們的心情很矛盾,既有些恐慌,但同時也因為朝廷大軍的到來覺得事情沒那麼糟糕。特別是傳言率軍主帥是鎮國公宋楠的時候,很多人都鬆了一口氣。無他,這是平定劉六劉七反叛,擒獲安化王叛亂,重創韃子兵馬收複河套的鎮國公宋楠,有他親自坐鎮,還有什麼可怕的?
  當日下午,南京軍政官員們齊聚浦口碼頭,迎接鎮國公大駕光臨。下午未時,金黃的春陽下,一艘戰船上飄揚著黃龍旗和宋楠的帥旗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靠岸後,宋楠身著五爪金龍蟒袍,腰懸玉帶氣宇軒昂的走下船來,身後魚貫而下數十名身材健碩的錦衣衛親衛。
  南京六部官員,都察院、通政司、留守司、五軍都督府甚至翰林院國子監等酸儒文官們都來到碼頭迎接。這當中有不少是宋楠的老熟人了,其中最為熟悉的莫過於南京留守司提督錢太昌了,此人被提出團營之後外放南京給了個留守司提督的職位作為安慰獎,上次宋楠來南京時,此君還未上任,這一次確實故人相見了。
  當然還有熟識之人,南京兵部侍郎黃玨也是一個,另外吏部侍郎陳輝石,工部王濤大人,禮部宋超,給事中江一名等人也都是熟人,說是熟,不過是當日在朱宸濠的花船上曾經共同喝過一回酒,而就在那一晚,宋楠酒後刺殺了方青山。
  幾位熟人見到宋楠都有些尷尬,錢太昌倒也罷了,黃玨陳輝石等人的尷尬是因為他們曾經和朱宸濠交往過密,而眼前這位鎮國公是親眼目睹的,現在朱宸濠反了,他們終日膽戰心驚,生恐這把火燒到自己的頭上,所以,連看都不敢看宋楠一眼。
  宋楠拱手朝眾官員打招呼,看到那幾位的尷尬神色心知肚明,特意朝幾人笑道:“幾位大人,別來無恙啊,當年一別未想到還能在南京見到諸位大人,真是開心的很。”
  心理承受能力稍差的禮部尚書宋超誤以為宋楠要說舊事了,雙腿發軟,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顫聲道:“下官有罪,愧對聖上隆恩,這便隨便鎮國公發落,絕無怨言。”
  不知內情的眾官員盡皆愕然,黃玨等人見江一名跪倒在地,也受到影響,紛紛跪倒在地告罪。
  宋楠笑道:“諸位這是作甚?”
  江一名道:“我等糊塗瞎了眼,當年曾和叛賊朱宸濠有過交往,卻不知他乃狼子野心的逆賊,鎮國公此來必是傳達聖意治我們的罪了。”
  眾官員驚訝不已,原來這幾人曾經和朱宸濠關係密切,此事恐怕是被宋楠知道了,想宋楠是錦衣衛指揮使的身份,這些事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眼下宋楠親臨剿賊,首先拿辦的必是這些和朱宸濠曾經交往的官員,這幾個人也是索性自己請罪了。
  宋楠哈哈笑道:“哎,你們這是幹什麼?本人可不是來拿你們治罪的,朱宸濠狼子野心是不錯,不過隱藏的甚好,想你們幾位大人也定不知他的企圖,故而才與之結交的。若僅僅是結交便有罪的話,我豈不是也有罪了?當年我也和朱宸濠交往頻繁,也曾在一起喝過酒聊過天,甚至本人和他私下生意上的來往呢。不滿諸位說,我在京城白紙坊中開發的房產,那朱宸濠便是我的第一個大主顧呢。照這麼說的話,我豈非也要去向皇上請罪麼?”
  黃玨等人心頭一鬆,看來鎮國公是不打算追究這件事了,心中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反倒慶幸今日能將事情說開,否則這件事始終事定時炸.彈,遲早成為他人攻訐的把柄。
  但耳邊卻又響起宋楠的話語聲:“當然了,本人之意是指被朱宸濠蒙蔽之人,你等和朱宸濠交往之間若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勾當,那便另當別論了。諸位自省自查,若是有不妥之處,定要及時坦白。眼下平叛是要務,但平叛之後,還是要進行清算的,這話不僅是跟你們幾位大人說,也是跟在座諸位大人說的,現在坦白還來得及,事後被揪出來,那可就是同謀之罪了。”
  黃玨江一名等人剛剛起身,聽了這話嚇得立刻再次跪道,江一名顫聲道:“宋大人,下官可沒做什麼危害朝廷之事,和朱宸濠結交也是礙於情麵,朱宸濠送給下官一名小妾,下官都沒敢接受,為此朱宸濠還對下官很是不滿呢。”
  宋楠看黃玨等人臉色不太對勁,於是微笑道:“黃大人,宋大人,朱宸濠可送了你們什麼好東西麼?”
  黃玨臉色發白,擦汗道:“下官這便回去將那女子驅逐,下官該死,朱宸濠確實送了個女子給下官做小妾,下官居然貪心收下了,實在是該死的很。”
  宋楠指著那幾位道:“你們也都收了他送的小妾是麼?”
  那幾位抹汗點頭,連稱該死,宋楠哈哈大笑道:“這算什麼事嘛,官員之間送小妾乃是你們江南官場的習氣,沒什麼大驚小怪。不過嘛,朱宸濠送給你們的東西自然是別有目的,幾位大人還是割愛了的好。”
  “是是是,下官等回去後立刻將那幾名女子送到鎮國公這來。”
  宋楠翻著白眼斥道:“送到我這作甚?難不成讓朱宸濠在我身邊安幾個耳目不成?”
  “是是是,我等言辭不當,該死該死。”
  宋楠擺手道:“起來吧,那些女子你們好生查一查她們有沒有替朱宸濠打探消息刺探情報,若無劣跡,驅逐出府便是,倒也不用如何。總而言之,這件事不是大事,諸位大人,各位也當自省自查一番,據我所知,朱宸濠可是在你們南京官場大送肉.彈,那是在你們身邊安插耳目呢,諸位可要當心哦。”
  又有幾名官員臉色微變,暗自思忖,原來朱宸濠在南京的這些事這位鎮國公盡數掌握,看來府中收下的女子會是**桶,回去後要悄悄的處理掉,免得帶來滅頂之災。
  鎮國公宋楠一下船還沒怎麼說話,便有官員主動坦白認罪,讓所有南京的官員們心中均感覺壓力巨大,這位鎮國公看來暗中將南京官場的老底調查的清清楚楚,若以為他對南京官場一竅不通那可就大錯特錯了。但鎮國公表現出來的大度倒是出人意外,和外界傳言宋楠睚眥必報刁毒狡詐的作為全然不符,也許這位鎮國公是為了眼下的大事,這才不予計較。
  無論如何,這些事且放在一旁,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平叛大計,朱宸濠若是真的進犯南京,還要靠這位鎮國公來保證南京的安危呢。
  ...
  

Snap Time:2018-12-11 12:58:23  ExecTime: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