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


  雖然事情的發展過程有些不受控製,譬如太後初始列出的名單中竟然將寧王一脈的人選剔除在外,這件事頗有些撓頭。{3W.23W但梁儲正是太後委托負責甄選之人,他的辦法多的事,很多符合條件的皇族子弟被梁儲冠以各種不合適的理由,什麼年紀問題,品格問題,家族中的汙點等等,梁儲的評語中盡數加以渲染誇大,讓張太後不得不排除了一個又一個,最後竟然發現無人合適。
  於是梁儲便怕拋出了朱氏血脈論,言稱大凡太祖遺留血脈,均應在甄選人選之中,而不應以和先皇一脈血脈相近為甄選條件,一旦過繼為皇子,那便是皇上之後,倒也不必過於糾結血脈的遠近。如此數次進言,張太後才漸漸釋懷,寧王一脈才正式進入太後的視野之中。
  有著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寧王朱宸濠和梁儲都明白,寧王長子在太後心中是有些位置的,但太後城府太深,遲遲不願下決定,不斷的催促梁儲將所有符合條件的皇族子弟的信息反饋上來;而梁儲和寧王心也明白,比寧王家的世子適合的人選有好幾個,若是放在一起比較,寧王世子並不占優勢。但他們又不敢太過直接的提出以寧王世子過繼的建議來,那樣太著痕跡,很容易讓精明的太後察覺他們的企圖。
  思來想去,梁儲便替寧王想了這麼個假離別的辦法,便是要利用這段時間寧王世子和太後之間建立的感情來一出情感上的苦肉計,找機會將這件事挑明,並利用張太後性格倔強堅強不願受人左右的特點,將計就計讓太後做出決斷。
  說實話,這麼做確實有些冒險,若太後未能中計,朱宸濠也隻能帶著王妃和世子離開京城,那樣反而適得其反。但事實上,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的順利,這一招終於見了成效。
  踐行宴上,當朱宸濠委委屈屈的道出了外邊的所謂的傳言,坦言自己不能帶著世子再呆在京城,免得受他人無妄攻訐的事後,張太後柳眉倒豎,心中甚是憤怒。本來她尚在幾個人選之中搖擺,但此刻她下定了決心。
  “哀家在國家大事上怎會開玩笑,皇上不育本是極為秘密之事,現在看來,這秘密也保不住了,這件事若教天下臣民知曉,國本必將動搖,民心必將浮動,所以哀家要盡快的為皇上選一個繼承大統的人選。既然有人散布這些言論,其用意不言而喻,那是想逼得你們放棄。但哀家經過數月觀察,和這孩子朝夕相處了數月,也對他的品性有所了解。那些人越是不願他成為過繼的人選,哀家便偏不讓他們如意。”張太後麵帶冷笑道。
  朱宸濠的一顆心差點從肚子蹦了出來,心中的興奮難以形容,看來這一招奏效了。
  果然,張太後又開口道:“你們暫緩離開京城,寧王世子過繼之事哀家已經決定了,但這件事需的和皇上商議,皇上點頭後便會下特旨昭告。”
  朱宸濠強忍要湧出來的熱淚,警告自己不能表現的太過激動,太後一旦下了決定,皇上那相必也不會太難通過,皇上都那副模樣了,還有什麼心氣來反對此事?需要擔心的倒是楊廷和等人以及剛剛回京的宋楠等人,這些朝中重臣若是反對,那才是最難過的一關。
  “太後恩寵,乃我寧王一脈無上榮光,世子雖蒙太後憐愛,但過繼大統的人選須得文武百官共同商定,不可草率做決定,否則必有人說出些言語來,對太後對宸濠一家都是不利的。”
  “哀家知道你想說什麼,你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事實上內閣首輔楊廷和一隻在向哀家推薦一個人選,那是興獻王世子朱厚,論血脈根源,此子乃是皇上嫡堂之親,據說人品也很不錯。楊廷和之意是立其為皇太弟身份,將來繼承大統,但哀家一直沒有同意,至於緣由嘛,倒也不用多說。楊廷和為此跟哀家紅了幾次臉,哀家若立寧王世子為過繼的人選,楊廷和定是要反對的,不過哀家又豈會被他所左右?”
  朱宸濠早知此事,楊廷和應該是早就看出了自己的意圖,雖然自己曾經有意無意的暗示他能夠在這件事上幫自己出力,但楊廷和壓根也沒搭理自己,一直竭力主張立朱厚為皇太弟,這個人是不願跟自己有什麼瓜葛了,或許楊廷和認為他的力量夠大,能夠左右繼承大統的人選,又或者是根本看自己不順眼,總而言之,此人是個最大的絆腳石。
  “他們也許會反對哀家的決定,但隻要皇上點頭,他們豈有說話的權利。哀家是皇上的母後,皇上定會相信哀家是為了大明社稷著想,這等大事,輪不到他們來左右。”
  “太後說的是,皇上要點頭的話,恐怕還需要一個人點頭才成。”朱宸濠低聲道。
  “你是說那個宋楠?”張太後皺眉道。
  朱宸濠明顯感覺到太後言語中的不悅,但既然已經說出了口,今日索性將火燒燒旺,免得節外生枝。
  “太後恕罪,宸濠一直聽說,皇上大事小事都倚重於宋楠,這等大事皇上豈會不問宋楠的意見。而宋楠對宸濠一直抱有偏見,他恐怕要從中作梗。”
  張太後道:“正是皇上太過寵愛此人,否則此人豈會如此膽大妄為,你也不必遮掩,他和公主的事情便是你率先發覺的,他定是因為此事對你不滿,但這一回哀家絕不容他作梗。雖然他趕走了韃子,收複河套,是我大明第一大功臣,但臣子就是臣子,他的一切都是皇家給予的,他盡忠報國也是分內之事,若是以功者自居,哀家可不容他。”
  話到此處,朱宸濠再也無需多言,該說的他說了,不該說的也說了,再多嘴怕是會讓人覺察出他的迫切之意,於是立刻閉嘴,不久之後便跪拜告退。
  回到居處,朱宸濠放聲大笑,一番苦心的經營終於有了回報,兒子若能成功過繼為皇太子,將來登基之後自己便是太上皇了,大明江山便到了自己的手中,這可比那愚蠢的安化王造反要安全劃算的多。無需冒著反叛的危險,天下轉眼可得,這便是自己比他人高明的地方,放眼大明天下,能比自己有算計卻又敢於行動的有幾人?自己比所有人都聰明,能坐擁天下,也算是實至名歸吧。
  ……
  宋府後宅中,家宴過後,宋楠和眾妻妾圍坐在後宅大堂之中,你一言我一語的聊天說話;已經康複的葉芳姑罕見的手中拿著針線一邊聊天一邊繡著一方絲帕。
  宋楠特意瞄了一眼,上麵的一朵荷花栩栩如生,女紅的手藝突飛猛進比之數年前繡的小雞啄米不知好了多少萬倍;看來葉芳姑是兌現了自己的諾言,當日在長城關外的山洞之中救出她的時候,她便說過回來後定收心養性拋卻刀劍武藝安心為人婦,當時宋楠以為她隻是隨口一說,不料她竟然真的做到了。
  眾女七嘴八舌的問著宋楠在戰場上的情形,宋楠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著,人人都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滿腹的心思,這種態度很快招致了眾妻妾的不滿,促狹的小郡主讓兒子攀上宋楠的膝頭去拔他長出來的短胡子,借以表達心中的不滿。
  刺痛將宋楠從思緒中拉了回來,看著眾妻妾幽怨的眼神,宋楠知道自己不該在久別重逢之際思緒遊離,應該好好慰藉一番她們才是,於是乎起身道:“天不早了,咱們還是趕緊洗澡睡覺,**一刻值千金,聊天其實沒什麼好玩的,咱們去玩好玩的事情去。”
  眾妻妾臉紅大啐,但心中卻也鼓蕩起來,小郡主倒是毫不害臊,起身叉腰一副主母風範吩咐道:“婉兒去伺候老爺洗澡,姐姐們回去哄了孩兒們睡下來我房中集合,今日定不放過夫君才好,回來後一直心不在焉的,我倒要瞧瞧有什麼事情能比我們姐妹玉體橫陳的樣子更吸引他,今晚榨幹他。”
  眾女嬉笑叫罵,卻未見反對之聲,甚至連起碼的矜持也不見了,各自嬉笑著離去。宋楠心中哀歎,為什麼女子成婚之後便越發的豪放,家中這些人之前都是扭捏害羞之人,現在居然個個成了腐女,身為大婦的小郡主一向如此倒也罷了,可戴素兒陸青璃可都是一提這種事立刻就紅臉的,現在也坦然自若似乎天經地義了。
  大明正德七年臘月二十九,第二日便是大年三十了;乾清宮中,正德劇烈的咳嗽著,吐出一口口的黑血,很久才終於艱難的喘息著睡去。
  內閣公房中,楊廷和同五六名同僚正在一盞燭台下低聲的商議著什麼事情。
  宋府大床上,白花花的**糾葛在一起,大明鎮國公宋楠正在進行他的征伐大業。
  靜謐的北京城之夜,不同的地方上演著不同的場景,演繹著不同的人生。夜空中,一朵朵潔白的雪花無聲緩緩飄落,今年第一場冬雪終於姍姍來臨。
  第七卷終,請看下卷:笑春風
  

Snap Time:2018-12-17 18:55:48  ExecTime: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