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宸濠心懷大誌,和某些藩王一樣,他從不認為自己沒有資格當皇上,但他卻比某些藩王要聰明的多,他並不認為造反是個好主意,成事的可能性不足萬一。!
  這麼多年來,朱宸濠表麵上是個性格和善得過且過的王爺,但他所做的一切卻並不為人所知,他和各地官員之間的關係密切,以他王爺的特殊身份,隻要他想結交,怕是沒人會拒絕。更何況他的手段也很高明,除了給這些官員們豐厚的利益之外,他也會暗中搜集這些官員的劣跡,讓這些劣跡成為手頭的把柄,關鍵時候,他想誰為他出力,基本上沒有失手的。
  但朱宸濠其實很謹慎,他所結交的官員基本上都是江西左近的官員,涵蓋周邊的南京鳳陽府等地,周邊的地區必須擺平,這樣無論是斂財還是他的寧王府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都不會有人去找他的麻煩,揭他的隱秘之處。
  相反,在京城中,朱宸濠一直以來並未有什麼動作,朱宸濠清楚的很,京城之中雖然達官貴人雲集,但這是天子腳下,一個不慎反倒會惹來麻煩。越是有利益的地方,風險便越是大,京城中密探遍布廠衛如織,要想在京城培植關係網,那簡直是難上加難。
  朱宸濠的想法是,要培植人選,一是要選對人,二是要極其的隱秘;。對朱宸濠而言,內廷外廷的首腦們都不是最佳的人選,他需要的人必須是能被自己托舉上去,從不起眼的角落上升為對自己有用的人,於此人而言,他會感恩戴德,於自己而言,更是不引人注意。思來想去他選擇了人選便是在翰林院任編修的梁儲。
  正德三年,劉瑾尚大紅大紫,外廷尚在苟延殘喘之時,朱宸濠便看出了端倪,劉瑾的倒台雖然意外,但絕非不可預見,此人太過跋扈,這樣的人是不夠長久的,而劉瑾倒台之後,朝廷的格局如何,朱宸濠帶著手下的謀士們做了大量的推演,最終認為,楊廷和必會城外外廷之首;楊廷和一旦上台,他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培植自己的親信,而同在翰林院為官多年的經曆,會很容的讓費宏梁儲等人落入楊廷和的視線之中。
  費宏是不能用的,此人太過直率,性子粗陋,而且和楊廷和之間的關係也太過密切。當年楊廷和潦倒之時,費宏還贈曾周濟過楊廷和,兩人之間的關係牢不可破,若選擇了費宏,無異於將自己的心思暴露在楊廷和的眼皮底下,這是極其危險的。楊廷和這個人頗有心計,朱宸濠絕不肯冒這個險讓楊廷和知道自己在京中有培植勢力的打算。
  相較而言,梁儲是更好的人選,此人素有清廉直諫之名,聽上去似乎不太容易搞定,但朱宸濠很快就抓到了他的把柄,梁儲如今雖然名聲良好,殊不知早年間也是風流倜儻的人物,初來京城為官,加上又有才氣,正是意氣風發之時。沸騰的荷爾蒙和骨子的騷氣讓他幹了不少荒唐事,出沒於京城的青樓之中搞些風流的勾當以外,還曾和京中一些仰慕他的女子發生過露水之情。
  更要命的是,梁儲年少時在老家南海縣娶了一門親事,中了進士之後到了京城,為了前途著想,竟謊稱未婚悄悄休了發妻娶了當時的禮部員外郎的女兒為妻,這件事過去多年,連梁儲自己都漸漸淡忘,鄉野之中的發妻也早已亡故,此事知道的人基本上都沒有了,卻被朱宸濠派了人手給挖了出來。這種行為若隻是在翰林院的任上倒也罷了,但若是梁儲想有所作為的話,那便成了被人攻訐的把柄。/23488/
  在劉瑾倒台之後,梁儲和費宏果如所料被楊廷和拉上了青雲之間,一夜之間便成了內閣閣老,這時候,朱宸濠苦心搜集的證據便派上了用場。
  某一日風雨如晦,梁儲在家中接到了一份禮物,一大包禮物中雜七雜八全是一些舊物,但梁儲一眼便認出了其中舊物,一個繡著青梅的肚兜勾起了他惶恐的回憶,當年的發妻閨名梅香,自己在這幅肚兜掩蓋的美妙軀體上留下了不知多少**的回憶,此刻再見,甜蜜不再,留下的隻是驚恐。
  再有便是一些自己贈予京中名媛的一些物事,釵環等物倒也罷了,尚有一大堆早年間寫給那些豔遇女子的詩詞,這些甜膩的字句到現在自己看了還臉紅,臉紅倒還是其次,這些物事都代表著自己荒唐的過去。
  梁儲嚇得夠嗆,是誰將自己的陳年往事給翻了初來,這些玩意兒要是公布出去,自己這個內閣大學士的職位是鐵定被罷黜了,熬了多年總算是到了權力的中心,難道屁股沒坐熱便要身敗名裂了麼?
  數日後朱宸濠派人請梁儲去赴宴,梁儲本不想和藩王們有什麼瓜葛,但來人又拿出了一個當年自己送給某位貴婦的小衣為勾命索,梁儲才明白,原來這位關心自己陳年舊事的人竟然是寧王爺朱宸濠。
  選擇和權衡是痛苦的,但那是對不識時務的愚者而言,對梁儲而言,這一切的抉擇是簡單的,他毫無掙紮的進入了朱宸濠的羅網,雖然朱宸濠一再保證這事他是無意得知,證據也將全部銷毀,但梁儲知道,這話就是哄哄三歲小孩兒。
  梁儲打定主意,就算這位寧王爺想控製住自己,但要自己成為像安化王手下的眼線那般為他的大逆不道賣命那是絕不可能的,最多是在不違忠義的情形下自己隱蔽的幫助他,而不違忠義的標準,梁儲其實自己也沒弄的太明白。
  事情似乎沒那麼糟糕,寧王爺似乎並沒有逼著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相反,梁儲的府中陸續多了幾名姣美可人的侍妾,那都是寧王爺的饋贈。雖然知道這是寧王安插控製自己的棋子,梁儲倒也坦然受用,雖是些棋子,但這些棋子的手段確實美妙,讓梁儲很是滿足。
  一年以後,寧王來到京城,兩人再次秘密見麵,這一次寧王給了梁儲一些建議,對於內閣之中楊廷和大權獨攬,費宏抱著楊廷和大腿,梁儲受排擠的現狀寧王朱宸濠似乎也全部知道。梁儲難得有傾訴的機會,哪怕麵前這位王爺心懷叵測,但總比無人傾訴要好。
  朱宸濠給他出了主意,在一番入情入理的分析之後,讓他著意和太後搞好關係,以如今的局勢,唯有太後能和皇上相提並論,在皇上身邊有宋楠,外廷楊廷和都摸不到邊,更何況是他梁儲,唯有走後宮路線卻大有可為的。梁儲茅塞頓開,他遵從朱宸濠的建議,著急拉近和張太後的關係,終於成功的成為張太後最為信任的內閣大臣。
  楊廷和後來也嚐試著跟太後搞好關係的想法便是受到了梁儲的啟發,但其實若論兩人地位的輕重,固然楊廷和重要些,但若是論親近的程度,卻是梁儲為先。
  太後安排的暗中檢查皇上是否不育的事情,梁儲全程參與安排,結果也比楊廷和更早的知道,正是梁儲將皇上不能生育的消息告知了朱宸濠,也正是從這時候開始,梁儲的心境出現了變化,他突然意識到,目前這個局勢即將有巨大的變化。
  朱宸濠自然是喜出望外,於是有了跟梁儲的第三次見麵,這一次朱宸濠直言不諱的告訴梁儲,既然皇上無子嗣,皇嗣之爭將是未來的朝中的主要焦點,趁著大家還不知道這件事的真相,他朱宸濠要爭取讓自己的兒子成為最可能的人選。
  梁儲釋然了,也動心了,寧王的兒子無疑是有資格成為皇嗣之選的,如果自己真的能將寧王之子捧上皇嗣之位,那將來自己必將成為首功之人;於是梁儲將心目中的忠義的標準重新劃定,積極協助寧王完成此事成為他的頭等大事。
  朱宸濠告訴梁儲關於宋楠和康寧的事情,梁儲立刻建議寧王將此事透露給楊廷和,楊廷和必會告知太後,然後拿此事打壓宋楠,然後的局麵便是楊廷和和宋楠之間成為死敵,這樣的話無論是誰能獲勝,將來在皇嗣的選擇上都會少一個競爭的對手。梁儲還建議朱宸濠,趁著現在消息未走漏,需要混個臉熟,要讓寧王帶著兒子來京城,跟太後多接觸,多聯係,起碼在太後心中留下印象,一旦太後決定要選擇人選,起碼比他人占得先機。
  朱宸濠對這次見麵很是滿意,他很高興的看到梁儲終於不再認為他是被自己脅迫,當然皇上不育之時是個契機,梁儲也需要為未來打算,兩人之間的聯盟就此變得牢固起來。這對雙方而言都是一件大好事。
  後來發生的一切有些在意料之中,譬如宋楠的倒黴,被擼了兩處軍職之事,當然韃子扣邊的事是個意外,若無這件事,宋楠恐怕已經完蛋了,但即便如此,能造成宋楠和楊廷和之間再無調和可能的對立,這件事便已經算是成功了。
  到現在為止,可以想象,如果楊廷和提出皇嗣的人選,宋楠是絕對不會同意的,而宋楠和張侖等人若是有人選的建議,楊廷和肯定也是拚死的反對。兩虎相爭得利的自然是第三方,這第三方便是朱宸濠了。
  梁儲發揮了他全部的聰明才智,這一輩子積蓄的能量都用在這件事上,他也將全部的未來都壓在了這件事上。
  

Snap Time:2018-12-12 09:47:43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