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七四五章 反擊


  “楊首輔言之鑿鑿,在我看來不過是空談一句罷了。”宋楠淡淡發聲道。
  楊廷和扭頭看著宋楠道:“鎮國公,本官所言並未否定你的功勞,你莫要誤會,不必急著出來說話。”
  宋楠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我急麼我看是楊首輔急了才是,前前後後所有的事情我都是當事人,你不先聽聽我關於此事的稟報,便急急忙忙的下結論,是你楊首輔心中有梗才是。”
  群臣大為興奮,一個個伸脖子瞪眼等著看戲,本來今日的早朝是一個皆大歡喜融洽的早朝,在眾人的想法,今日必不會出現爭吵相鬥的情形,但現在看來,這想法是大錯特錯了。眼下新晉鎮國公宋楠和內閣首輔楊廷和的口舌中便有了濃濃的火藥味,看來好戲即將開場。
  楊廷和笑道:“本官心中有梗鎮國公這話說的甚是有語病,我楊廷和和任何人都無尷尬,從來對事不對人,我說的難道不對麼是戰是和本是朝廷做出的重大決策,你一個人便在前方做了主,本官若說你是逾矩不軌,恐怕也不為過吧。”
  群臣一片抽氣之聲,宋楠這件事辦的確實有問題,隻不過和朝廷的決定不謀而合,當此大敗韃靼兵馬舉國歡慶之際,誰也不想去提這件事,不願當這個攪局之人,但楊首輔說了出來,頓時不少官員紛紛附和。有了領頭的羊,後麵的羊兒自然什麼都不怕了。
  “楊首輔說的是啊,憑他一言便和韃靼國定下了議和盟約,若朝廷的意思是要和韃靼人死戰,那他豈不是壞了大事”
  “就是,這件事可是國策,怎麼著也要先行請示朝廷決定,就算他大敗韃子兵馬,也不能越俎代庖替朝廷做決定。往小了說這叫逾矩,往大了說,這就是就是”
  “噓別說了,且聽他怎麼辯解,沒見皇上的臉色都變了麼咱們還是少摻合,免得到時候不好收場。”
  群臣嗡嗡私議盡入耳中,宋楠心中怒氣上撞,終於勃然爆發,伸腳將地下參拜的蒲團一腳踢飛到半空,破裂的蒲團碎裂開來,邊塞著的柳絮軟草紛紛飄落,正德的階下一片狼藉。
  “宋楠,你要作甚這可是在皇上駕前,你這是咆哮朝堂,大不敬之罪。”楊廷和嚇了一跳,但迅速鎮定下來,低聲喝道。
  宋楠臉色鐵青,怒喝道:“少給我戴大帽子,我這怒氣可不是衝著皇上,我知道這是朝堂之上皇上座前,若非如此,我這一腳踢的便不是這蒲團,而是你們的屁股。”
  “大膽。”
  “無禮。”
  “國公爺自重。”
  內閣外廷諸人紛紛開口譴責,正德也皺了眉頭,雖然從情感上偏向宋楠,但他也認為宋楠的行為和言語實在太過了,有藐視朝堂藐視自己之意。
  “皇上看到沒鎮國公太過失儀,這豈是朝廷重臣的行為舉止,傳出去這朝堂方寸之地還豈有半分的威嚴臣請皇上下旨責罰其行為,有功要賞,有過必罰,方能賞罰分明,平息眾人之怒。”
  正德皺著眉頭看著宋楠道:“宋楠,你這是作甚未免太失體統。”
  宋楠高聲道:“皇上若要責罰但憑聖裁,哪怕是奪了我這國公之職臣也無怨言,但臣今日要把話說個明白,臣受不得他人汙蔑。”
  楊廷和冷笑道:“難道我等所言不是事實麼朝廷旨意下達之前你便和韃靼人達成和議,是否請示過朝廷就算和朝廷之議不謀而合,朝廷的意思是借著這次機會讓韃靼人俯首稱臣,你卻白白的放過了這個機會,不是麼”
  宋楠哈哈大笑,狂態可掬,直笑的眼角淚光隱隱。
  楊廷和籠袖不動,靜靜道:“倒要請教本官所言有何好笑。”
  宋楠笑聲停歇,啐了一口道:“楊首輔幹脆改姓趙算了。”
  楊廷和臉色鐵青道: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為何“
  “因為那樣的話,我便能給楊首輔改個名字叫做趙括了,不你比他還能紙上談兵,說了都是些雲山霧罩的廢話。”
  “把話說清楚,我說的話如何是紙上談兵了”
  “楊首輔,當初你去我府中請我帶兵出征的時候,那可不是現在這幅樣子;既然楊首輔這般有韜略,當初為何不自己主動請纓帶兵征戰”
  “笑話,帶兵打仗的事情若是我來做,要你們這些武官作甚臣的職責是輔佐皇上梳理政務,製定國家方略,可不是帶兵打仗。”
  “說的好。你既自己承認對打仗的事情不精通,又如何知道這場仗會帶來什麼,憑什麼便能斷定韃靼人會俯首稱臣我大明建國百餘年來,你可去翻閱書籍查找,可曾有韃靼人臣服之先例”
  楊廷和昂然道:“正因無先例,若本朝能做到如此創舉,正是能人所不能彪炳春秋之舉。”
  宋楠點頭笑道:“原來是想要青史留名,要青史留名的辦法有很多,譬如你現在脫了衣服在這大殿上裸奔一圈,保管此事會流芳千古,史書會記載著,某年某月某日,某朝內閣首輔楊廷和裸奔於殿,這豈不輕鬆方便幹什麼要那麼麻煩”
  群臣發出轟然竊笑之聲,侯爺們更是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連正德也覺得宋楠的這個提議很有意思,坐在龍座上掩口葫蘆。
  楊廷和雙目掃視殿上,頓時傳來一片掩飾的幹咳聲,群臣竭力忍住笑,以咳嗽來調節臉上蕩漾的肌肉。
  “本官再次提醒你一句,你是大明朝重臣,更是貴為鎮國公,可不是市井屠狗殺豬之輩,信口開河丟的不是別人的臉,丟的是你自己的人。”楊廷和靜靜道。
  宋楠道:“許你信口開河便不許我信口開河麼你說朝廷決意要韃靼國此次臣服於我大明,敢問,這是皇上提出的意思,還是你楊廷和的意思”
  楊廷和道:“這是廷議的結果。”
  宋楠道:“莫打馬虎眼,依我看,便是你楊廷和的一廂情願。”
  楊廷和怒道:“是又如何這難道不是一次契機麼”
  宋楠再次冷笑,冷冷的聲音在大殿中回蕩:“楊首輔該去親身經曆這幾場戰鬥的,特別是鹽池長城上這一戰,你知道多少大明男兒血灑長城之上麼你知道韃子的進攻有多麼凶猛麼長城上下,我大明男兒的屍骨堆積如山,流出的血液淹沒腳背,戰後焚燒的屍體堆比小山還要高,你去看看那場景,你再來說話。”
  眾人聽得毛骨悚然,宋楠的聲音低沉,說的殿上眾臣脊背後涼嗖嗖的。
  楊廷和道:“我說了,本官不是打仗的,這些大明男兒都是為了大明而死,死的光榮,死的其所,朝廷會厚恤他們。他們是大明的兵士,理應為了皇上盡忠。別說是他們,便是你我死於戰場之上,那也不足為奇。”
  宋楠冷笑道:“說的好霸氣好冠冕,但卻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他們固然是為了皇上盡忠,為了大明捐軀,死得其所。但你知道他們為何會捐軀麼那是因為韃子的凶狠和狡詐。我算準了韃子的進軍路線,一路追殺圍剿,韃子隻剩下萬餘兵馬的情形下,他們的選擇不是投降,而是通知境內兵馬協同突圍,意圖突破長城隘口。長城上的那一戰正是因此而發生的。”
  宋楠低頭沉思半晌,續道:“皇上,諸位大人,韃子遠非我們所想的那樣氣數已盡,他們有著不遜於我大明的鬥誌。一條狗或許可以馴養,一條狼卻決計不可馴養,因為它的狼性,他們會時時露出獠牙來,趁我們不備便會咬上一口。若非親身經曆過和韃子的殊死大戰,你們描繪的什麼逼迫韃子臣服我朝的美好願景我或許會讚成。但經曆了這一切之後,我隻能說這一切都是癡心妄想,韃子不會臣服,他們是狼,他們天生就是咬人的。”
  宋楠的聲音清澈而明亮,在大殿中回響,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送入正德君臣百餘人的耳中,群臣默然不語,皺眉沉思不已。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Snap Time:2018-12-17 03:47:41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