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七二三章 苦戰


  數千韃子兵氣急敗壞的正往山上趕來,他們發現了宋楠等人的身份,因為被殺的幾十名韃子的屍體被一名夜‘尿’的韃子無意間發覺,又在帳幕之中發現不見了燒好的飯食和笸籮等物,一路追問下來,才知道有一夥人已經‘混’跡入軍營之中。說是給神鷹炮營送夜宵,其目的不言而喻,這才迅速追上山來。
  山上之事卻已是箭在弦上,宋楠從腰間‘抽’出雙火銃,低喝道:“不管了,衝上去,今日無論如何要毀了這大炮。”
  身邊葉芳姑拔出短劍,知道已經陷入了絕地之中,多言已是無益,決意拚死保護宋楠安全,十幾名親衛也是跟隨宋楠多年見識了諸多凶險之人,此時臨危不‘亂’,紛紛將火銃握在手中,等候宋楠下令。
  “從下方‘逼’近,見人就殺,給王大人創造時機,吸引韃子的注意力。”宋楠簡短的發出號令,身子躍起一馬當先衝向開闊地,身邊倩影一閃,卻是葉芳姑已經三步兩步趕到了頭,護住宋楠的側前方。眾親衛也是一言不發緊緊跟隨,隻瞬間便衝下了矮坡,穿過平地周圍低矮的灌木,來到篝火燈光之下。
  專司發‘射’的三百多韃子神鷹炮手本已聽到山下韃子兵馬高聲的呼叫,隻是山風噪雜,一時沒聽清楚喊的是什麼話,但也警惕了起來。突然間見南邊的矮坡上衝下來一群穿牧民服飾的人,均驚訝不已。
  “幹什麼的?神鷹大炮駐地,不準‘亂’闖,找死麼?”三名韃子炮手站在篝火旁高聲喝問。
  回答他們的是宋楠手中宋夫人火銃的怒吼聲,這一槍將三名站在一起的韃子兵轟了個大開‘花’,密密匝匝的鐵砂嵌入他們的身體,無數個血‘洞’往外冒雪,一時間不得就死,那三人捂著頭臉在地上翻滾。
  “不好,敵襲,是敵襲。”韃子們反應過來,發出高呼之聲,同時紛紛開始尋找盔甲武器準備禦敵。這些人都是專‘門’負責伺候這神鷹大炮,一晚上忙碌準備搬運炮彈,都累的大汗淋漓。加之又在大軍後方,又是重點保護對象,所以根本沒有什麼危機感,幹活的時候都脫了盔甲放了兵刃,此刻還有不少人打著赤膊。
  一聽到敵襲的叫喊聲,這幫人頓時忙的四下尋找裝備武器‘亂’成了一鍋粥。
  宋楠和十幾名親衛如虎入羊群,相互掩護之下手中火銃連發,片刻間便撂倒了幾十個。
  一名韃子軍官跳上前方不遠處的神鷹大炮後座上朝周圍嘶聲大吼:“都不要‘亂’,頂住,山下的兄弟馬上到,他們火器雖厲害,但隻有這麼點人,大夥兒纏住他們,他們便走不脫。”
  宋楠舉火銃朝他‘射’了一槍,但卻因距離過遠根本傷不到他的毫‘毛’,韃子兵們經過初時的慌‘亂’之後迅速鎮定了下來,上百名佩戴好盔甲武器的士兵從四下包抄過來,他們看得出宋楠等人人數隻有十幾個,四麵包抄便會大大削弱他們手中火器的威力。他們用木盾護著頭臉,提著長槍朝眾人‘逼’了過來。
  宋楠知道,木盾雖然擋不住火銃的霰彈,但第一下還是能起點作用的,火銃霰彈一槍便能將這些簡易的木盾轟的粉碎,但就是這短短的一耽擱,韃子便有可能近身。
  “拿弓箭,‘射’他們,‘射’死他們。”前麵炮台上的韃子頭目還在張牙舞爪,葉芳姑忍無可忍,腳尖一點飛躍出去,宋楠一把沒拉住,隻見葉芳姑的身形如一隻飛燕朝前方猛撲過去;木盾陣型後的韃子兵見葉芳姑飛衝過來,紛紛將長槍‘挺’出朝葉芳姑攢刺;葉芳姑身形扭轉,避過一隻刺來的長槍,伸手握住槍杆用力一拉,那我槍的韃子兵身子往前撲倒,葉芳姑抬足便踏上了他的頭,借力一躍,身子已經騰上了半空之中。
  炮台上的韃子頭目本還仗著距離遠,火銃‘射’不到自己而大呼小叫,猛然間見一條人影從圍困的包圍圈騰空而出朝自己而來,慌‘亂’中眼神和空中那人一對視,頓時心驚‘肉’跳,那人目中帶著殺氣,顯然自己正是他的目標。
  “攔住他,你們這幫草原上的小家雀,怕什麼,他就一個人。”那頭目定定神舉著刀朝下邊十幾名韃子兵吼道。
  十幾名韃子發一聲喊迎了上去,葉芳姑手中短劍發出匹練般的光暈,腳步迅捷輕靈,手中劍光閃爍,隻片刻間,身前便躺下了五名韃子兵。其餘的韃子兵們如見鬼魅,這人手中的劍可比火銃毫不遜‘色’,被火銃打中還有活命的機會,但這地上躺著的五名兄弟,那可是個個在喉嚨要害處中劍,一劍斃命,再無生還的機會。
  “上啊,你們倒是上啊。”炮台上的韃子頭目感覺不妙,一邊聲嘶力竭的‘逼’迫他人圍上堵截葉芳姑,一麵縱身躍下炮台萬後方趕來的數百韃子的人群紮。
  葉芳姑發出一聲嬌叱,伸腳勾起地上的一隻長槍握在手中,朝那韃子頭目往後奔逃的背影發力擲出,那長槍帶著呼呼風聲破空飛過,下一刻,那韃子頭目的後心便被長槍命中。可惜的是韃子的槍頭太鈍,韃子頭目的盔甲也很齊整,槍頭並未刺入其身體,倒是將那廝擊打的幾個踉蹌撲倒在地,抬起頭來時嘴角漫出鮮血來,顯然這一擊之力甚是沉重,雖未穿透盔甲,卻震動了內腑。
  葉芳姑揮舞著短劍格擋開身邊招呼而來的刀槍,飛快來到那頭目的身邊,那韃子頭目兀自朝前奮力爬行,被葉芳姑一劍刺入後頸,隻來回一旋動,一隻血淋淋的頭顱便滾落一旁。
  眾韃子發一聲喊,如見魔鬼般的退後數步,戰場上殺人本不足為奇,但若有人在你麵前盯著一個人追殺,你有數百兄弟在身旁幫忙,卻偏偏阻止不了掉腦袋的事實,這件事便不是殺人那麼簡單了。葉芳姑雙目逡巡之際,眾韃子無人敢和她對視,生恐被這人盯上,成為她的下一個目標。
  這一幕落入後方宋楠的眼中,宋楠也是瞠目讚歎,自打和葉芳姑結識以來,葉芳姑每日練功不輟,三九寒天三伏酷暑,就算是和自己成親的次日清晨,懷著雙胞胎兒‘女’‘挺’著大肚子的那些時日,她也從未間斷過練功。
  宋府上下的人,甚至包括宋楠都時常開玩笑的取笑葉芳姑是個辛苦命,明明可以養尊處優,像戴素兒她們一般的看看書學學畫,在‘花’園打打秋千撲撲蝴蝶什麼的,偏偏就喜歡舞拳‘弄’腳。葉芳姑談及為何如此的原因的時候,總是淡淡一笑道:“練武強身呀,再說這是我家傳的武技,我不練便失傳了。”
  但其實‘私’底下宋楠想過這個問題,他將葉芳姑的行為歸結為安全感的不足,從葉芳姑的經曆來看,之前家中的悲劇成了抹不去的‘陰’影,雖然如今在宋府之中安逸的很,但葉芳姑的內心卻永遠有著一種危機感,她練武也是想讓自己有一種自保的手段,給自己增加安全感。
  但無論如何,現在看來,這一切的辛苦都沒有白費,葉芳姑的武技已經比幾年前厲害了不知多少。反觀自己,開始的時候倒是下過苦功,也隨著葉芳姑練了大半年的拳腳,但之後便將心思放在了別處,很少去練習了。在戰場上,若無火銃相助,自己在葉芳姑手下恐怕也就是三兩個照麵的事情。
  “還好是我的‘女’人。”宋楠心嘀咕著,手中的火銃卻是一刻不停,轟轟轟火銃四麵開‘花’,打的麵前韃子兵手中的木盾木屑飛迸。
  韃子兵們奮力前衝,近身到麵前,彎刀長槍一起招呼過來,起碼有一半的錦衣衛火銃親衛來不及換上彈‘藥’,‘逼’不得已‘抽’出繡‘春’刀招架,一時間竟被韃子們糾纏在一起。
  雖然從搏鬥技術上這些貼身親衛們都是好手,但韃子可是數百人,這隻有十幾個,哪是對手?稍不留神,一名親衛大‘腿’上中了一槍,‘腿’上軟倒的同時,‘胸’口要害也中了一刀,頓時倒地氣絕。
  宋楠大聲吼叫,將換好彈‘藥’的火銃朝擊殺親衛的幾名韃子兵的頭臉上近距離的放了一槍,轟隆一聲,這幾名韃子的頭臉被轟的稀爛,近距離的霰彈勁道非同小可,堅硬的頭骨也不能抵擋,鐵砂密密匝匝的嵌入他們的頭臉上,打的他們都不‘成’人形。
  即便如此,形勢依舊是急轉直下,又有兩名親衛倒在血泊之中,而且已經能聽到衝到半山腰的韃子援軍的喊聲,數千韃子正迅速趕來,若到他們趕到之時,所有人都要‘交’代在這。
  宋楠焦急的朝北麵眺望,哪的幾座大帳篷毫無動靜,王勇帶著的三十多名親衛連個影子也見不到,不知道那發生了什麼。葉芳姑回頭殺回來,憑借近身搏鬥的勇武堪堪‘逼’退右方囂張‘逼’近的韃子兵,眾人依靠著一座炮台為屏障穩住陣腳,葉芳姑和五六名親衛凶狠反擊,給宋楠和其他幾名親衛上好彈‘藥’的機會。
  轟轟轟十幾槍連發,眼前的韃子倒下了一片,這才稍稍緩解了緊迫的局麵。韃子兵們一時不敢上前,索‘性’齊齊後退到二十步外,宋楠稍一思索便明白韃子的意圖,那是要放箭了。這麼近的距離,隻消有幾十隻弓箭,便可將自己這十來個人全數‘射’殺在這,問題是自己無力阻止他們這麼做。
  難道自己當真要在此處折戟麼?宋楠的心頭閃電般的閃過這個念頭,雖然明知在此時不該想這些,但他還是不免要去想。
  “放箭放箭,‘射’死他們。”韃子兵們鼓噪喊叫,六七十副弓箭已經到位,正擺好架勢站在眾韃子兵的身後拉弓瞄準。
  宋楠長歎一聲,伸手和葉芳姑相握,葉芳姑的身子緩緩靠在宋楠的身上,身子微微的顫抖。
  “轟,哢擦,哢擦,轟轟轟。”響徹天地的轟鳴聲毫無征兆的響起,震得大地也在顫抖,熱‘浪’席卷著塵土和硝煙滾滾而來,將在場的人震得東倒西歪。
  “趴下。”宋楠隻來得及喊叫一聲,便一把將葉芳姑摟住撲倒在地。
  ...
  

Snap Time:2018-12-12 10:06:21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