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六七三章 真麵目


  得知宋楠離去的消息,穀大用確實心中一塊大石頭放下,那些派去出城跟蹤的人手便是穀大用派出的;別人沒和宋楠打過‘交’道,他可是對宋楠了解的很,這個人比魔鬼還可怕,看似不經意之間,便會中了他的招,跟他周旋隻能小心小心再小心。
  在確認宋楠離去之後,穀大用還是命人緊盯南京錦衣衛總衙和三個千戶所衙‘門’,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便可立刻做出反應。於此同時,穀大用親自去了趟南京親軍衛衙‘門’,以最近城中不太平為由請求南京親軍衛所衙‘門’都督徐巍下令嚴查南京九‘門’,以防有變。”
  徐巍雖不以為然,但還是下了命令,讓守衛九‘門’的南京親軍衛所屬的金吾衛嚴加盤查。這樣,穀大用才算真正放下心來。
  四月十七傍晚,北‘門’外來了一群衣著普通的商人,四月正是新茶上市的季節,每日都有北方來的客商前來南京以及江南各州府販.賣茶葉,朝廷的茶葉原本是專賣,但在兩年前朝廷決心發展商業之後,已經允許在朝廷采購之外部分茶商可以持官府憑證販.賣茶葉,這夥人便是濟南府來的客商。領頭的是個黑臉的土包子,路條上寫著的名字是王大,後麵十幾個擔著籮筐的都是跟來挑茶的夥計。守‘門’士兵看不出端倪來,遂將他們放進了城中。
  這夥人正是宋楠等人所裝扮,在烏江小鎮中截留了一隊茶商,將他們捆綁看押在客棧,命了兩名兄弟看守著,眾人取了他們的路條和身份證明以及販茶葉的許可冒充了他們的身份‘混’進了城。
  夕陽西下,眾人不敢在城中照耀,找了個僻靜所在窩在牆根下等著天黑,直到半夜時分,才起身往城南秦淮河西邊的雲霄閣走;避過巡城的守軍之後,三更時分,眾人抵達雲霄閣外。
  雖是半夜,雲霄閣中依舊燈影搖紅人聲鼎沸,顯然最近雲霄閣的生意很是火爆,宋楠和眾人從東首的院牆翻越而過,從側邊的樓梯貓腰上了雲霄閣二樓,但見沈雲煙的房中依舊亮著燈火。
  宋楠低聲吩咐眾人藏在樓梯角落,自己悄悄上前‘欲’拍打房‘門’,忽然間聽到邊傳來男子的說話聲,宋楠嚇了一跳,硬生生將手掌停住,縮在雕‘花’‘門’外偷聽,便聽邊一名男子說話道。
  “沈姑娘,本王親自來見你,其實是為了你好;本王知道你潔身自好,最近京城來的宋侯爺對你不錯,你對他好像也‘挺’中意的,但是,不是本王潑你的冷水,那宋侯爺可不會在乎你這個人。”
  “王爺,天很晚了,奴家想休息了,王爺請回吧;奴家的事情奴家自家清楚,不勞王爺費心。”
  “哼,本王這麼晚來見你,已經是給足了你們雲霄閣的臉麵,你以為那宋楠會在乎你麼?需知他的府中鶯鶯燕燕不知多少,大‘婦’是英國公府的淑儀郡主,年紀輕輕便是二品的誥命夫人。便是他的那些妾室中,有的是朝廷官員之‘女’,有的是身家清白之人,你一個青樓中人,不要做能進宋侯爺府上的美夢;簡直‘門’都沒有。”
  “王爺請回吧。”沈雲煙的聲音明顯的疲倦悲傷,隻倔強的重複道。
  “其實本王不忍心說的這麼清楚,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隔閡便是隔閡,那是一跳溝壑,你自己永遠跨不過去,但本王出麵便大不相同了。不瞞你說,本王已經決意買下雲霄閣,不管那柳氏答不答應,本王要做的事情那是一定會做到。本王不會為難你,今日來此便是給你提個醒,你隻有跟著本王才有出路。南京兵部右‘侍’郎黃玨唐大人有意要納你為妾,本王本著‘成’人之美的原則來此跟你說合,說的可不是什麼廢話;當然,我知道唐玨家中那不成器的公子曾經數番‘騷’擾過你,但你嫁的是他爹,又非是他。唐玨答應了本王,若你肯嫁給他為妾,他將視你為大‘婦’,你也知道,他的正室空虛了數年,沒準哪一天便成了大‘婦’,不比你一輩子呆在這煙‘花’之地好?”
  “王爺。莫再說了,奴家是不會答應的。您貴為王爺,卻跑來替別人撮合這種事,奴家覺得莫名其妙。這可不是您王爺做的事。”
  “啪!”的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摔在地上,朱宸濠明顯有些惱羞成怒,低喝道:“莫在本王麵前擺什麼清高的架子,身在此間便沒有你擺臭臉的資格。你雲霄閣不是開出十萬兩銀子的嚇人價格,保住你的清白之聲麼?你若惹惱了本王,本王即刻‘花’十萬兩銀子買下你的身子;但你可別以為本王稀罕你,本王會叫街上最汙濁不堪的乞丐來享受你的初夜,我想你一定不在乎對方的身份,也不在乎對方身上是否有膿瘡汙垢蛆蟲虱子是麼?古有‘花’魁尾身賣油郎,今有雲霄閣頭牌尾身乞丐,也未必不是一場佳話。”
  “王爺……”沈雲煙的聲音顫抖,憤怒和恐懼讓她難以言語,半晌低低的道:“王爺,奴家到底跟你有何冤仇,為何不能讓奴家安靜的生活?你到底要奴家做什麼?”
  “本王也不想這麼做,隻是你太過倔強,本王不喜歡不聽話的人。實話實說吧,本王不但可以讓你生,也可以讓你死,或者事生死兩難。你聽話,本王會遵照你的意願,替你達成心願。你不是喜歡宋楠麼?本王可以讓你嫁給宋楠,替你回絕唐玨的求親,並且不留任何後患,這個條件如何?”
  “你……你不是說,他不會要我,他的侯爺府也不會要我這樣的人麼?”
  “那要看誰撮合了,本王從中撮合,宋楠豈會不答應?他府中的‘婦’人們豈會沒規矩?實在不成,本王可以屈尊降貴認你為義妹,這樣你的身份一下子便不同了,他人還有何言語?”
  “……可是,你為何要這麼做?你要奴家替你做什麼?”
  朱宸濠嘿嘿笑了兩聲,忽然低聲嘀嘀咕咕的說了兩句話,就聽沈雲煙‘啊’的叫了一聲道:“不成,奴家不會答應的。”
  “你會答應的,明日晚間我等你的消息,你若不答應,本王會讓全南京城的乞丐排著隊來‘操’你,讓你成為全南京城的大名人。雲霄閣也將成為秦淮河第一大名樓,好好想想吧,本王走了,別犯糊塗,你想死本王也攔不住你;但人間如此美好,你又韶華青‘春’,死了太可惜了。你也莫打算逃走,你若能逃出南京城半步,我這個王爺也算是白當了。”
  腳步咚咚,燭火下的人影晃動,印在‘花’‘門’的糊紙上一片黑乎乎的一片。宋楠意識到朱宸濠要離開,趕緊矮身一個打滾,縮到暗影躲藏;便聽當一聲,朱宸濠拉開們快步走出,行到外廊角處,一人迎上來道:“王爺,咱們走麼?”
  “走,回府。”
  宋楠嚇了一身汗,原來在廊角還有王爺的護衛站立,剛才自己伏在‘門’前沒被發現可真是萬幸,看來朱宸濠是不想興師動眾,來時估計隻帶了兩三個護衛前來,否則自己這一大幫子人定然難掩蹤跡。
  良久之後宋楠慢慢現身出來,來到‘門’前,側耳聽邊的動靜,卻是一絲動靜也無,宋楠在猶豫該不該繼續在這落腳,這原本被認為是安全的地方,此刻似乎也不太.安全了。
  忽然間,邊當一響,有一種奇怪的動靜傳入耳中,宋楠顧不得猶豫,推‘門’而進,眼前的情形讓他大吃一驚,隻見沈雲煙掛在一根白綾之上,雙眼翻上,手腳‘亂’動;地上一隻凳子翻倒在地,剛才那聲當之聲便是凳子翻倒之聲;半晌沒動靜,卻是因為沈雲煙在邊上吊尋死。
  “沈姑娘。”宋楠焦急大叫,身後的王勇等人也隨即奔入,七手八腳將沈雲煙救了下來,宋楠端了茶水灌了幾口,又替她抹‘胸’順氣,沈雲煙也是剛剛自掛,尚未到生死之時,隻是驚嚇恐懼之際閉了氣,被一番折騰過後很快醒了過來,慢悠悠出了口長氣,睜眼看到眼前的宋楠,頓時伸手摟住死也不鬆手。
  “怎麼是你?宋公子,奴家這是在‘陰’世了麼?”
  “你沒死,我救下你了,你為何這麼做。”
  沈雲煙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嗚咽道:“宋公子,奴家不想對不起你,但奴家又活不下來,還不如讓奴家一死了之。”
  “我知道,我知道。”宋楠心生憐愛,伸手將她的頭攬在懷低聲安慰。
  屋外傳來腳步聲,王勇警覺的低聲吩咐道:“關上‘門’窗,所有人躲在帳幔之後。”
  眾人呼啦散開,消失在房間的角落。。
  

Snap Time:2018-12-17 05:05:49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