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六百四十章 重塑


  英國公府中,宋楠和小郡主帶著嫡長子宋襄回來省親。~頂~點~小~說~x~
  這還是宋楠第一次正式的帶著妻兒來串門;隨身帶了一車的禮物,吃穿用度應有盡有,全是京城中高檔貨。什麼紫雲坊的高檔點心,張記的高檔蘇州雲錦,陳三娘的秘製花粉胭脂盒等等,宋楠還特意給張侖帶來一副從西北買來的犛牛皮的銀馬鞍。
  柳氏和婢女們一樣樣的查看帶來的禮物,不時發出驚訝之聲,柳氏雖口中責怪小郡主亂花銀子,心和臉上的喜悅卻是難以掩飾,雖然國公府中的吃穿用度也是頂級的,但小郡主省親回來帶的禮物更是不同,那可是一份心呢。越貴重,便是越在意娘家的哥哥嫂嫂。
  張侖和宋楠站在台階上看著院子的一頓忙活情景,張侖咂嘴道:“你這算是來討好我的麼?幹什麼帶這些東西來?平日沒見你這麼大方。”
  宋楠賠笑道:“大舅哥,你心明白就好,何必說出來?大比武中我有些地方過分了,害的你手下的兄弟也傷了幾十個,我這心真的過意不去。”
  張侖啐了一口道:“少假惺惺的,你說的給他們看病的銀子可抓緊送來,我可是答應了他們,凡是殘廢了不能再從軍的每家給三百兩銀子的。還有治療的醫藥費也不是小數目,這些都要你拿的。”
  宋楠擺手道:“好說好說,隻要你大舅哥不生氣,什麼都好說;今日我來便是來賠禮道歉的,你隨便罵隨便說,我一言不發便是。”
  張侖白了宋楠一眼,歎了口氣道:“其實你也沒什麼不是;你我都想爭第一,從尊重對方的角度來看,誰留手便是看不起對方,你其實做的很對,隻是情感上難以接受罷了。進屋說話吧,來人,看茶看座。”
  兩人進了花廳,仆役上了茶水點心後退下,張侖問道:“外邊傳的那些事都是你幹的吧。”
  宋楠一愣,旋即笑道:“知我者大舅哥也,你是怎麼猜出來的?”
  張侖冷笑道:“別以為世上隻有你最聰明,這等朝廷大事,一般人誰敢造謠?你錦衣衛也沒有大肆出動抓傳播謠言之人,最大的可能便是你自己傳出去的謠言。”
  宋楠撫掌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大舅哥如今智商飆高,我也望塵莫及了。”
  張侖啐道:“莫油嘴滑舌,不光是我能猜出來,稍有腦子的都能猜到些端倪;團營中侯爺們鬧成一鍋粥了。”
  宋楠伸手撚了一塊桂花糕送入口中,點頭讚道:“這是今年的新鮮桂花吧,香的緊,回頭包上兩包給兒帶回去,我娘特別愛吃。”
  張侖道:“別岔話題,告訴我,你到底想要怎樣?我知道這次大比武你拚命奪冠肯定是有目的的,你能否告訴我你心中是怎麼想的,當然你若覺得不便,我也不會勉強。”
  宋楠笑道:“我有什麼不便的,他們猜出是我放的風聲又如何?我會怕了他們?團營的戰力確實堪憂,這是不可回避的事實,我神樞營可以一舉奪冠便是明證。團營頹廢如此,難道不該做些改變?這十幾萬人可是我大明號稱的精銳啊。精銳打不過我新建兩年餘的神樞營倒也罷了,連衛所邊軍也不是對手,這說的過去麼?”
  張侖歎道:“確實慚愧,我非不孝,但這事兒從爺爺手便是個弊端,爺爺將精力放在維持上麵,沒能下決心讓團營成為真正的精銳,這是爺爺的一大過失啊。”
  宋楠道:“倒也不能怪老爺子,老爺子在世時的理念便是保證勳之家的利益和榮光,他的出發點便是維持住局麵,保持團營侯爺們的利益一致,抱成一團;從他的角度上來說,戰力訓練等問題倒是次要的,他沒有失誤,隻是側重點不一樣罷了。”
  張侖道:“你是想讓皇上真的調外軍入京組建新京營替代團營麼?”
  宋楠搖頭道:“怎麼可能?這件事隻是說說而已。”
  張侖道:“幸虧你還算清醒,你若打算這麼做,那你一定不會成功,皇上也不會同意,你會成為勳戚公敵。”
  宋楠笑道:“沒那麼嚴重,但我是不會這麼做的;大比武我既然奪魁,我神樞營的地位便不可同日而語,我在此事上便有了話語權;我最終的目的不過是要幫你奪回團營總督之職罷了。我答應過你,曾經要你放棄了這個職位,也會幫你風風光光的拿回來徐光祚呆不久了。”
  張侖笑道:“原來你是為了我。”
  宋楠擺手道:“好吧,是為了我們,我對這個團營總督毫無興趣,隻能是你才能重新坐上這個位置,侯爺們對你還能接受,若是我,怕是個個不爽了。”
  張侖微微點頭,知道宋楠說的是實情,自己在團營中還是有威望的,那些侯爺們雖然桀驁,但畢竟相互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這一點宋楠是無法比擬的。
  “皇上對團營戰力也很不滿,這一次必然會有大手腳;皇上問我團營之事如何解決,我告訴他能者上庸者下,借鑒推廣我神樞營訓練之法,必會煥然一新。皇上已經決定升江彬許泰為侯,授二人提督團營之職。你想想,未來團營中我們的人占據了近半壁江山,團營中再不是徐光祚說了算了。”
  張侖點點頭道:“很好,於公於私這都是好事,我也不多說,你想要我如何配合麼?此事似乎還有可為之處呢。”
  宋楠笑道:“大舅哥現在果然是精明了不少,這件事的妙處不僅僅是在於我們能有兩人提督團營,兩人進,兩人出,到底誰會被踢出去,這是個問題。皇上會征詢我的意見,所以機會便來了,侯爺們肯定想留下來保住位置,那麼他們唯一的機會便是……”
  張侖低聲打斷道:“我明白了,趁機拉攏分化他們,把他們從徐光祚的身邊拉走,不願倒戈的便踢他出去,若是再能拉攏幾個過來,徐光祚可就要成光杆總督啦。”
  宋楠輕笑道:“是啊,這機會可難得呢,我估計他們要想來探口風,第一個必來找你,你我是親戚,他們知道你我最是親近,從你口中必然能得知我的想法;大舅哥,你收買人心的機會來了。”
  張侖握拳點頭道:“是,我知道怎麼做了,交給我便是。”
  兩人對視大笑出聲,笑聲歡暢之極。
  “什麼事兒這麼開心?說出來讓我們也開心開心唄。”小郡主出現在廳門口。
  “他們男人能有什麼事?還不是成天算計來算計去?走,咱們去後宅,管家,吩咐廚下今日姑奶奶回來省親,多燒幾個好菜。”柳氏抱著宋襄也出現在廳口。
  宋襄胖胖的小手揮舞著一柄木劍,口中依依哦哦的作勢;張侖笑道:“這小子怪厲害的,這麼小便手腳不停,是個武作子。”
  宋楠笑道:“可不是麼?都說外甥像舅舅,還不是你這個大舅是個武作子?你要是個讀書人,我兒將來也好讀書上進當官,也許是個內閣首輔的苗子呢。”
  張侖撇嘴道:“當首輔?然後被你這樣的人欺負?”
  宋楠愕然無語,張侖哈哈大笑,伸手抱起宋襄,架在脖子上往後宅而去。
  ……
  團營之中真的亂成了一鍋粥,誰也沒想到這次大比武竟然是衡量合格不合格的手段,以前的檢閱和對抗都是做樣子,輸贏也沒什麼大不了了,突然間上升到職位去留的高度,怎不讓人吃驚不已。
  皇上要罷免團營中的兩位侯爺的消息也得到而來證實,徐光祚雖沒有承認,但他的默認便是最好的回答,本來他們都認為最大的可能性是高虎和焦正泰,但焦正泰臭屁的在他們麵前宣稱,他高枕無憂,因為這次皇上要征詢宋侯爺的意見,而宋侯爺是絕不會讓自己走人的。
  這一下炸了鍋了,侯爺們義憤填膺了一會兒紛紛冷靜下來,思考自身所處的位置。
  原來做決定的不是徐光祚,而是宋楠,這雖然有些荒謬,但事實便是如此。在利益麵前,任何聯盟都是鬆散的,如果徐光祚能夠提供保護倒也罷了,可惜的是他不能。那麼誰能保護自己的利益,誰便是新的聯盟對象。
  侯爺們隻用了盞茶時間,便理清了其中的關係和脈絡,心也開始考慮做出何種有利於自己的決定。/dd
  

Snap Time:2018-12-17 04:02:46  ExecTime: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