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六三二章 命運的安排


  火勢從山腳迅速往上蔓延燃燒,今日天公作美,起了些不大不小的秋風,更是給了大火以助力,燒的劈劈啪啪凶狠無比。小說X.
  錢太昌率五百兵馬站在山腳下,看著比昨日還凶猛的火勢臉上露出殘忍的微笑,他幾乎能想象到山頂上神樞營驚慌失措的場景;你不是昨天慷慨陳詞要真刀真.槍麼?你不是說燒死了活該麼?今日你便是那活該之人了。想到這,錢太昌不禁笑出了聲。
  半個時辰之後,火勢燒到了山頂,過火後黑茫茫的山坡上彌漫著煙霧,能見度很差,也看不見山頂寨堡上的情形。但大致遠遠能看到大火已經包圍了山頂的寨牆,從寨牆上方不時滾落山坡的起火檑木來看,大火已經燒到了寨堡。麵對滿山坡濺起火星和紛紛揚揚遮天蔽日的飛灰,山下揚威營眾士兵膽戰心驚:山上的人怕是完了。
  “咻咻。”一聲尖利的竹笛聲響起,驚得五百揚威營士兵一個激靈。
  “怎麼了?誰在吹竹笛?”錢太昌驚問道。
  “啟稟侯爺,振威營沒有用竹笛的習慣,那不是我們的人發出的。”有人稟報道。
  “那是誰?聽聲音就在左近。”錢太昌心頭一緊,話音剛落,就聽破空之聲忽起,嗡嗡如蜜蜂飛舞,一片黑壓壓的煙塵從側方山溝中騰起,兜頭朝士兵們頭上落下來。
  “不好,敵襲,有人射箭!”有人高聲叫道。
  於此同時,一大片箭支兜頭落下,噗噗噗響聲不絕,於此同時,側方的煙塵中喊殺之聲響徹山穀,一條條模糊的身影在煙霧中現身,領頭的高大身影手中拖著一柄長長的大木刀,不是神樞營同知江彬還是何人?
  “啊,他們怎麼在山腳?”錢秀高聲驚叫。
  錢太昌大喝:“迎敵,迎敵。”
  評判官迅速開始履行職責:“中箭的到後方集合,你們出局了。你,你,還有你,還有你們……”
  二十多名被箭支射中要害的士兵被趕去後方,場麵太過混亂,還有三十多人趁著混亂蒙混了過去,雙方接戰之後評判官爺無法完全的公正,隻能盡力而為了。
  雖然減員了二十多人但對整體的戰力影響不大,錢太昌心頭大定,畢竟是京營的士兵,最初的慌亂過去之後,很快便穩住了陣腳,雙方混戰廝殺在一起,木刀木劍木槍交擊發出撲撲撲之聲,沉重的喘息聲在山穀間此起彼伏。
  神樞營從參加大比武至今,真正的正麵對敵還是第一次,錢太昌很榮幸享受到了這份第一次正麵交戰的榮譽;但這份榮譽的取得顯然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這些身材並不魁梧的神樞營士兵個個身懷武藝,手中拿著的也都是輕便的木刀木劍,不以強力取勝,勝在矯健靈活,閃轉騰挪就像猴子一般的跳來跳去,手中抹著黑粉的刀劍專門往對方的臉上劈砍,因為頭部是規則上規定的要害之處,無論臉上頭上何處中刀,都被視為重傷或者死亡,被直接踢出局。
  盞茶過後,上百振威營士兵臉上帶著黑的的痕跡被斥離場,神樞營兵馬出局四十多人,戰力高下不言自明;再盞茶過後,隨著錢秀被江彬一大刀砍在頭頂昏倒在地出局之後,場上還在掙紮的振威營兵馬隻剩下百來人,而神樞營士兵還有三百多。
  “還打麼?”宋楠振臂叫停:“浪費大家的氣力沒意思,錢侯爺,停手吧,帶你兒子去瞧瞧軍中郎中,萬一令郎被那一刀震成了傻子,我可不負責,江大人的臂力可不是蓋的,別看他拿著的是木製大刀,照樣能一刀砍死人的。”
  錢太昌盔甲歪斜,氣喘籲籲的站定,擺手道:“不打了,不打了,認輸便是。你們是怎麼下山的,我明明命人四麵注視著你們的動向,火起之時你們依舊在寨堡之中,你們如何能衝出大火包圍的?”
  宋楠笑道:“很簡單啊,趁著火起之後煙霧籠罩的掩護,我們從順風之處以檑木滾石開道破開一道缺口,五百人雖然燒傷了十幾個,但也沒什麼啊。然後我們便繞道你們的側麵坡下休息了一會,我趁機會眯了一小會,補了昨晚因為換了床鋪沒睡足的覺;江大人趁機去拉了一泡宿便。”
  江彬翻著白眼道:“這事也要提麼?”
  宋楠笑道:“不提了不提了。”
  錢太昌黯然道:“罷了,又中了你的道兒了。”
  宋楠笑容收斂道:“這回我可沒占你便宜,我們可是真刀真.槍的硬拚的,你應該歎息技不如人才是。剛才你們混亂的時候,我們本可以多射幾輪箭的,但我沒那麼做。和昨天一樣,我可是一直給你留著機會,隻是你實在不是對手罷了。”
  錢太昌想怒罵反駁,但卻又找不到可以反駁的理由;宋楠上前來舉起手中木刀道:“老規矩。”
  “什麼老規矩?”
  “咦?馬侯爺沒跟你說麼?凡是跟我對陣的兵馬,我都要親手送他們的提督出局,你身上沒有標記,便表明你有機會活命,那可不成。別反抗,反抗的話你會更慘,你的手下也會很慘。”
  “宋楠,你不要欺人太甚。”錢太昌大聲怒吼,手中木劍也舉了起來。
  宋楠歪頭道:“不願意麼?也罷,隻能把這場仗打完了,兄弟們送他們出局,錢侯爺嘛,活捉了便是。”
  戰況很快結束,一邊倒的戰鬥沒什麼懸念,隻是這一回神樞營的士兵下手狠辣了許多,拳腳刀劍上用上了很大的力氣,揚威營士兵們被打的頭昏眼花,疼的亂喊亂叫。十幾名士兵付出了被錢太昌砍中數人的代價將錢太昌撲倒在草地上,反剪雙手雙腳控製住了。
  宋楠皺眉上前道:“錢侯爺,這可都是你自找的,本來你臉上隻需要畫一筆,現在我可要多畫一筆了。”
  宋楠拖動木刀,在錢太昌的臉上畫了個大大的叉,身子後仰觀察了一番道:“左上到右下這一筆似乎有點彎。”
  江彬咂嘴道:“何止是有點彎,簡直像個蚯蚓,若是我來畫,定比你畫的好。”
  宋楠翻翻白眼道:“下次你來,倒要瞧你畫的多好,你是拿刀打仗的,難道你讀過書畫過畫不成?”
  錢太昌聽著兩人議論幾欲暈倒,宋楠伸手從他腰間取過令旗高高舉起;評判官適時發聲:“振威營,出局!”
  ……
  錢太昌的不幸遭遇成了大營中最好的談資,本來在此之前馬誌方是受人同情的對象,但現在看來,錢太昌才是最慘的那個,因為他的臉上被畫了個大大的黑叉;也不知宋楠用了什麼藥粉,錢太昌臉上的黑叉洗了十幾遍都沒洗掉,到中午在正德大帳中各軍提督一起用餐之際,錢太昌臉上依舊帶著那個巨大的叉,讓人想看又不忍看,想笑又不忍笑。
  午後抽簽的時候,所有人都祈禱自己不要抽到神樞營,事實證明,神樞營是個難啃的骨頭,他們的提督宋楠又是個變態的喜歡在人臉上亂畫的家夥,一想到如果被他抽中要是輸了的話,肯定要被畫上一兩筆,想想都要發瘋。
  本輪四支淘汰的兵馬中有一位幸運兒,他們要經過抽簽決定誰可以複活,振威營、顯武營、霸州衛、敢勇營四營長官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抽簽,四支鬮抓過之後,臉上帶著黑叉的錢太昌居然沒有因為臉上的黑叉敗壞運氣,一舉中魁,淘汰之後又再次複活。
  宋楠交還振威營令旗的時候衷心的給予了祝福:“這回錢侯爺可要拿好了這令旗了,希望你別再對上我神樞營了。”
  錢太昌怒道:“你以為老夫怕了你了麼?”
  宋楠歎息一聲回身退避,不和他做口舌之爭。接下來六支兵馬進行最後一輪次的攻守對陣抽簽,當錢太昌伸手抓出一隻錦囊打開之後,所有人看向錢太昌的眼光除了可憐他,還有極度的憐憫和顯而易見的幸災樂禍。
  錢太昌運氣實在太好了,他又抽中了神樞營,他又對上了宋楠。
  錢太昌臉上紅白黑相間,心中大歎命運不濟,宋楠走上來拍拍他的肩膀道:“侯爺,如你所願了,哎!我真是不想對上你了,無奈,這是命運的安排。”/dd
  

Snap Time:2018-12-17 04:42:58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