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五九三章 攪局的小兒


  宋楠醉意熏熏的回到府中,內宅中隻有婉兒還托著腮等在小廳,見宋楠回來忙上前替宋楠更衣,叫了婢‘女’去準備熱水讓宋楠沐浴。
  宋楠洗漱完畢,披著裘皮袍子往椅子上一坐,酒意稍醒,問婉兒道:“夫人們都睡了麼?”
  婉兒道:“都快三更了,當然都睡了,小少爺鬧得厲害,素兒夫人和‘奶’娘恐怕還在哄著。”
  宋楠皺眉道:“怎麼了?”
  婉兒道:“小少爺鬧夜,沒什麼大不了的,孩兒剛出生的幾個月都會這樣,過了周歲就好了。”
  宋楠起身往後園戴素兒的庭院走,戴素兒的庭院果然亮著燈火,遠遠便聽到小兒啼哭之聲,宋楠走進院子,廳上幾名婢‘女’正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見到宋楠忙垂首行禮道:“老爺。”
  宋楠擺擺手掀了簾子走進房中,見戴素兒披散著一頭秀發提拉著一雙繡‘花’棉鞋懷中抱著兒子來回走動,口中哼哼唧唧的哄著他,兒子宋之道正張牙舞爪的在她懷折騰,嘴巴大叫大嚷的哭叫。
  “怎麼了?”宋楠走上前去。
  戴素兒見到宋楠忙迎上來道:“道兒也不知怎麼了,鬧夜鬧得厲害,就是不肯睡。”
  宋楠伸手接過兒子,笨拙的抱在懷,看著兒子的小臉上滿是淚水,倒是有點心疼。
  “‘奶’娘說,明兒到道濟觀請個道士來瞧瞧,是不是有什麼不幹淨的東西在宅子,明晚咱們一起給道兒喊喊魂吧。”
  所謂喊魂隻是民間的一隻習俗,小兒鬧夜一般被認為是受了什麼東西驚嚇丟了魂兒,父母點香提燈在院子周圍喊上幾聲孩兒的名字,一人喊:回來吧,另一人答:回來了等等。宋楠固然不信這些,但看到戴素兒焦灼的神情,隻得點點頭。
  “咦,少爺不哭了。”一名婢‘女’忽道。
  宋楠和戴素兒這才發現,自宋楠報過宋之道之後,這小子枕在宋楠的臂彎竟然安安穩穩,此刻已經雙目秋秋似要睡去。
  “原來這小子是見了親爹來了就安穩了,果然是我宋楠的兒子,兒啊,睡吧,別鬧了,明兒還要早起玩鬧,現在不睡明兒那有‘精’神啊。”宋楠笑道。
  戴素兒白了宋楠一眼,扒在宋楠的臂彎處看著小兒打了個阿欠沉沉睡去,心中也自稱奇,宋楠輕手輕腳將兒子送到‘奶’娘的懷抱,讓‘奶’娘抱著去隔間的小‘床’被窩去,夫妻兩人這才鬆了口氣。
  宋楠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戴素兒倒了杯熱茶端過來,宋楠拍拍大‘腿’道:“來,坐在這。”
  戴素兒白了他一眼道:“渾身酒氣,誰耐煩碰你。”
  話雖如此,卻還是輕移腳步過來,左右看了兩眼,見婢‘女’們都已睡去,才緩緩坐在宋楠‘腿’上,將頭埋在宋楠‘胸’前。
  宋楠伸手輕撫戴素兒柔軟的腰背,嗅著她身上的香味歎了口氣。
  “今兒不是皇上納采問名的日子麼?你怎地喝的這般醉醺醺的?”
  “別提了,那個南昌來的寧王爺也不知怎麼了,硬是說跟我一見如故,拉著我去喝酒。我隻能請他去‘春’風樓喝酒,明兒他還要回請,也不知是那根筋搭錯了。”
  “寧王?”戴素兒蹙眉道:“是個王爺?”
  宋楠點頭道:“是啊,太祖第十七子寧獻王的後裔,原來封地在寧城,故而封為寧王;靖難後封地改為江西南昌府;這位寧王便是寧王傳襲的第五代。”
  戴素兒忽然沉默了,宋楠伸手撫‘摸’她光潔的臉蛋,低聲問道:“怎麼了?”
  戴素兒搖頭道:“沒什麼,夫君在外邊的事情奴家本不該多嘴,但奴家總覺得夫君還是少和這些藩王來往為好。”
  宋楠微笑道:“為何?這朱宸濠看似是個不錯的人呢,生的豐神如‘玉’,‘性’格也不錯,我和他倒是有些談得來呢。”
  戴素兒道:“夫君忘了安化王之‘亂’麼?牽扯了朝中多少官員?在安化王反叛之前,誰又能知道他心懷異心?”
  宋楠笑道:“照你這麼說,是個藩王便要造反咯?那皇上何不幹脆一股腦全部抓起來全殺了?”
  戴素兒急道:“奴家不是這個意思,隻是提醒夫君多個心眼罷了。”
  宋楠而笑,拍拍戴素兒的肩膀道:“素兒聰慧無比,看事也看得很明白,我是逗你玩的,這些事情我怎會不知?朝中官員跟藩王‘交’接過密乃是大忌諱,跟何況是我這樣的帶兵將領。經安化王之事後,朝廷上下可謂是草木皆兵,誰不敢跟藩王們太過親密;皇上心目中也定會對和藩王打成一片的人長個心眼,這些我都知道。”
  戴素兒鬆了口氣道:“夫君明白就好,如今朝上有些人巴不得抓住夫君的把柄,可不能讓他們風言風語。”
  宋楠笑道:“放心吧,我自會小心在意,但得罪一個藩王可是不明智的,朱宸濠在皇上麵前很有地位,今日皇上宣布的大婚天使正使便是這位寧王爺呢;十幾位白發蒼蒼的老王爺們都沒得到這個差事,反倒是這個三十多歲的朱宸濠,你說奇怪不奇怪。”
  戴素兒打了個阿欠道:“奴家才沒‘精’神去想這些,奴家隻管自家事,跟宋府和夫君無幹的事情,奴家一概不去想。夫君今晚睡哪?去郡主那還是去青璃那?”
  宋楠斜眼看著她窈窕的身段和姣美的麵容,湊上去道:“我哪也不去,今晚陪素兒夫人。”
  戴素兒臉‘色’緋紅啐道:“誰要你陪,我有道兒便夠了。”
  宋楠抓著她的手探入自己兩‘腿’之間的大‘棒’槌上,湊在她耳邊道:“你不是說有人等著要抓你家夫君的把柄麼?你夫君在外邊肯定不會被人抓著把柄,不過在府嘛,你手握著的便是把柄,盡管抓住。”
  戴素兒臉上燒的厲害,手中握著的‘把柄’也忽然從小把柄變成了大把柄,生了孩兒之後戴素兒的**有些減退,但現在她的感覺強烈了起來,握著把柄的手也舍不得放;宋楠哈哈一笑,橫抱起她的身子走向大‘床’,三把兩把扯開她的衣服,稍加潤‘色’之後劍及履及一杆到底。
  戴素兒快樂的幾乎窒息,正‘欲’好生享受一番時,便聽的內間一聲中氣十足的哭叫聲響了起來,小兒宋之道又開始唱戲了。
  宋楠手忙腳‘亂’的起身整理,口中罵道:“這小王八蛋,真會挑時候。”
  ……
  次日午後,宋楠辦完公務後帶著人來到白紙坊工地查看進度,工匠們不能進行土建工作,但鋪設地麵以及雕木鑿石的工作還是能做的,有些木結構的房舍也是能順利建設,工地上依舊忙碌的熱火朝天。
  在靠近南一區的西麵出口的空地上,一群百姓正圍攏在一起吵吵嚷嚷,都沒注意到宋楠的到來,宋楠探頭朝邊看,隻見阿虎坐在一張桌子後麵,兩名山羊胡子師爺各自手提‘毛’筆坐在兩側,阿虎正跟幾名百姓爭執著什麼。
  宋楠仔細聽了聽,都是關於收購‘私’宅拆遷賠償的條件的一些事情,南二區的‘私’宅拆遷已經開始簽訂協議了,這些扯皮的事情在所難免,麵前的這十幾名百姓必是掃尾的部分釘子戶了。
  宋楠懶得去管這些事,轉頭想去北邊的工地看看工匠們建造的進度,順便問問萬大寶明年開‘春’大舉動工之後民夫工匠雇傭事宜。剛轉了個身,便聽東邊工地柵欄大‘門’口一片喧鬧之聲。
  有人高聲叫道:“這是宋府建造工地,無幹人等不得進入,喂喂喂,你們幹什麼?”
  有人高聲回答道:“什麼無幹人等?你麵前的是寧王爺,寧王爺跟你家宋侯爺是好朋友,特意來尋你家侯爺的,你也敢攔阻?”
  宋楠皺起眉頭來,這朱宸濠怎麼跑到這來找自己了,天‘色’尚早,還沒到赴宴的時候呢。
  

Snap Time:2018-12-12 09:40:57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