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五八五章 新氣象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九月初二開始,規劃為南一區的白紙坊井字形右下角的開發正式開始,長長的木柵欄將整個區域圍了一圈,隻留出入的一道大門;數百工匠和雜工入住其中,住進了臨時搭建的簡易工棚之中。
  從這一天開始,滿載砂石青磚土方的牛車便從早到晚絡繹不絕的出入其間,邊的喧鬧和號子聲也從早響到晚上;外邊的人看不到邊的情形,都好奇的探頭探腦張望,卻被手臂上帶著紅色袖箍的宋家仆役驅趕開去,禁止入內閑逛。
  好奇的百姓們最終還是從邊僅剩下的幾戶不願賣給宋府房屋地契的居民口中聽到了些端倪來。一天晚上,陳二禿子灰頭土臉的出現在施工工地外的籬笆牆外,一露麵就被一群閑人認了出來,圍攏了起來。
  “喂喂,這不是二禿子,邊啥樣啊,你不是住在邊麼?”
  “他娘的,我宅子周圍全被籬笆牆圍起來了,老子鑽了籬笆才偷偷跑出來,這幫狗日的是要把我困在邊了,老子斷了炊餓得發昏了。”
  “啊?他們這麼欺負人,你怎不去報官去?聽說工部京城修完所管這事兒。”
  “報官?這幫人又沒闖進我家來,圍牆也是在我家地契麵積範圍之外,他們圍著的是別人家的地,我拿什麼報官?都怪那群沒眼光沒膽子的東西,宋家上門收房子,條件一擺出來,都紛紛上杆子簽協議,真是蠢得要命。本來大夥兒齊心的話,咱們還能多撈點銀子,現在好了,就剩我和王老五和李寡婦三家了,被人當餃子包在邊了,他奶奶的。”
  “嘻嘻,人家免費給你家前後紮籬笆院,沒要你一文錢你還抱怨。”
  “李狗蛋,你他娘的笑話我麼?站著說話不腰疼,惹毛了老子請你吃封眼錘。”
  “得了得了,火氣那麼大作甚?說正經的,那宋府開了什麼破條件你拚死不幹啊。”
  “也沒什麼,宅地給八十兩銀子,一年後給一套全新宅院給我居住,就這條件。”
  “啊?這你還不答應?這宋府還真有錢的很,這不是冤大頭麼?”
  “我呸,他們要我的地方,我便是大爺,條件不合咱就不賣。”
  “二禿子,你可是個白癡啊,你這叫貪心不足蛇吞象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宅子是花了五十兩銀子買來的,破破爛爛的外邊下大雨邊下小雨,外邊下大雪,邊飄小雪。人家用新宅子加八十兩銀子買你的,你居然嫌少,真是個傻蛋。要是我的話,就八十兩銀子,你愛賣不賣,不賣留著你那破屋子住著,你還能如何?”
  “喂喂,怎麼說話呢?鄉鄉親的,怎麼幫著外人說話?”
  “老子說的是實在話,這條件要是開給我,我立馬第一個簽協議讓地方。將來新宅子住著,花三十兩娶個媳婦兒,十兩弄個小生意,剩下來四十兩存在錢莊吃利息,日子過得滋滋潤潤的,你這腦袋被驢踢了啊。瞧著吧,人家沒準現在壓根不想要你的地了,等著後悔去吧呢。”
  眾人七嘴八舌的數落二禿子是沒眼光的傻吊一個,二禿子呆呆道:“你們這麼一說我真覺得自己有些傻了,不成,我趕緊去找他們去。”
  二禿子抬腳便跑,眾百姓忙拉住道:“先跟我們說說邊弄得啥樣了?這都二十多天了,/19181/邊熱火朝天的,外邊也看不見,籬笆紮得緊,看也看不清楚。”
  二禿子咂嘴道:“還別說,倒是蠻規整的,咱們腳下的大路全部拓寬了一丈多,上麵鋪的全是一塊塊的青條石,就像,就像內城坊間的街道一般。兩旁的店鋪也都是兩丈三四的開間,後麵的宅院也建了十幾座,都是嶄新的四合院,看著蠻眼饞的。我沒工夫在這耽擱了,明兒便是他們說的限期的最後一日,我得趕快去找他們頭兒定協議去。”
  二禿子話沒說完便拔腿就跑,眨眼從籬笆牆下邊的破洞鑽了進去。
  工程的進展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九月中秋收結束之後,萬大寶將萬家莊以及左近幾個村落的閑雜人等盡數雇傭了過來,每日一錢銀子的工錢,包吃喝住三樣,一個月便盡得三兩銀子的進賬,這活計焉能便宜了外人,所以萬大寶第一選擇便是鄉鄉親和左近村落。
  數百人加入進來之後,場地平整建房的速度也在迅速加快;宋楠每日來巡視一趟,見事情在井井有條的進行,心中大為寬心;當聽到那幾個釘子戶主動跑來要求簽訂協議的事情,宋楠更是笑的前仰後合。古今相同,人性使然,利益麵前的人間百態有時候就是這麼的醜惡可笑。
  老天爺似乎有些幫忙,秋老虎持續到了十月中,隨著北風逐漸加強,天氣也一天冷過一天,泥土逐漸變得堅硬如鐵,到十月下旬,工地上的土建工程被迫暫停下來。
  緊趕慢趕,加上老天爺的幫忙,近六百人的土建施工隊伍卻還是沒能趕在土地上凍之前完成預期的進度,但整個南一區的格局已經初見端倪,完成了有六七成的樣子。
  十月二十六清晨,白霜皚皚的一個早晨,早朝之後,冬陽普照。宋楠邀了小公爺張侖,手下的江彬許泰王勇等人前來參觀南一區的建造成果。打開巨大的柵欄大門之後,一條筆直寬闊的青石板大道從東往西延伸而去;道路兩旁,一間間嶄新的鋪麵已經蓋好了下邊一層,鬆木門板散發著鬆香氣味,高尚能繼續工作的木匠石匠們,有的攀在梯子上安裝木雕鳥獸的裝飾,有的在空地上叮叮當當的鑿刻著石頭,依舊是一副忙碌的景象。
  “我的天,這街道,這鋪麵,比內城的街道毫不遜色,宋楠,可真有你的。”小公爺張侖張著嘴巴半天合不攏。
  “如何?還入的眼麼?”宋楠得意的指點著:“這是半成品,瞧見這鋪子都是平頂了麼?上麵還有一層,這樣便能上邊住人,下邊開店;買了這樣的鋪麵便無需單獨買宅子了。後麵還有個院子,改作內堂或者庫房,哪怕是花園也成啊,不過這是將來買家的事情了。”
  “嘖嘖嘖,這地方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了,這等格局,京城中首屈一指,宋楠,花了不少銀子吧。”張侖砸著嘴四下張望。
  “整個南一區已經花了八十萬兩,完工後預計一百二十萬兩,全部家當都在這了。”
  “天爺,老弟,你這是豁出命來幹了,這鋪子一間要值多少錢?一般人買不起吧。”江彬不無擔憂的道。
  宋楠笑道:“莫擔心,京城之地是我大明商賈都想來的地方,但總不能什麼人都能來吧,有實力的自然會看重商機和鋪麵,他們不會在乎這點錢的,這鋪子一間也就賣個七八千兩銀子,貴是貴了點,不過絕對值得。”
  “你哪來的這麼多銀子?莫不是舉了不少債務麼?”張侖皺眉道。
  宋楠笑道:“放心,不會讓你妹子喝西北風的,有金主與我合股投資,否則我哪有這麼大的本事;對了,小公爺若是相信我的眼光,你那五十萬兩銀子倒是可以算作一股股金,將來可以分紅的。不瞞你說,江彬許泰王勇萬誌他們可都是入了股的。”
  王勇愕然道:“大人,我等何時入了股了?”
  江彬忙擠眼附在他耳邊道:“傻兄弟,你忘了從慶陽帶回來的銀子麼?大人給我們算上了一股,大夥兒都有份。”
  王勇哈哈大笑道:“原來如此,我也是股東啦,娘的,三十多歲了,總算有了產業,跟著大人發大財了。”
  張侖猶疑不決,宋楠低聲附在他耳邊道:“大舅哥,我會坑你麼?這是個賺錢的大好機會,你以為誰都能有一股麼?若不是你是我大舅哥,又一直對我不錯,我豈會對你說這些。其實我現在就能將那五十萬兩銀子還你,免得老爺子嘀嘀咕咕的,但我不想讓你錯失這次機會,自己考慮考慮,一切自願,你若不願意我也不強求,晚上我會命人將五十萬兩銀子準備好送到國公府中。”
  宋楠扭頭指著一條岔路道:“往走,邊是宅院和胡同,保管你們更要大開眼界,隨我來。”
  眾人嘻嘻哈哈跟著宋楠往青磚小胡同上走,店鋪後方地方平整開闊,一條條青磚小道將一座座嶄新的四合院隔成單門獨戶,一棟棟宅院錯落排列,青牆黑瓦,翹角飛簷,嶄新氣派;房前屋後,高大的樹木得以保留,一條小河蜿蜒在數排房舍之間,上有拱橋數彎如月,每轉折空隙之處居然還有假山小亭。
  雖然房舍場地道路尚未完全完工,但已經能看出來這整個地方就像是一個超級大的園林一般,可謂是宜居居家的極佳之地。
  眾人邊走邊看,所有人的嘴巴都一直半張著,隨著宋楠的介紹,無意識的發出‘哦’‘啊’‘’‘咦’等驚歎之音來。
  

Snap Time:2018-12-11 12:10:19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