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八一三章 撕咬


  “鎮國公,說話可要有根據,你這話話外倒是說我外廷中有人私自截留彈劾朱宸濠的奏折,這可是逆天大罪,萬不可捕】”楊廷和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宋楠冷笑道:“我自然知道此事重大,也絕不會隨口指謫,這一切都是有證據的,簡單的很,將江西巡撫孫遂宣來京城一問便知,他自己上的奏折,自己焉能不知?”
  此言一出,朝中又是大嘩,楊廷和麵色古怪,眼中竟有了笑意。宋楠覺得有些奇怪,正疑惑間,便聽兵部尚書陸完冷笑道:“原來鎮國公的所謂證據是著落到一個死去之人的頭上,我說怎地如此言之鑿鑿呢。”
  宋楠愣住道:“此話怎講?”
  “鎮國公當不會不知道江西巡撫孫遂已經被朱宸濠殺了祭旗了吧,鎮國公你拿個死去之人作為指謫他人的證據,這未免不地道吧。”
  宋楠愕然道:“孫遂死了?這我可當真不知。”
  陸完道:“你真不知道也好,假不知道也好,總之這件事可是無根無據,你在朝上如此說話,這不是往內閣幾位大學士身上潑髒水麼?”
  張侖冷聲道:“陸大人,鎮國公從海路押解犯人回京,一路上尚不知寧王已反,又怎知孫遂為朱宸濠所殺?你說話可要小心些。”
  陸完嘿嘿笑道:“原來如此,就當宋大人不知道便是。”
  宋楠皺眉想了想道:“就算孫遂已死,此事還是有人知曉的,這件事我便是親耳聽贛南巡撫王守仁所言,他也承諾願意就此事作證,王守仁該不會也死了吧;還有,孫遂雖死,江西一幹官員中必有知道此事內情之人,想要佐證倒也不難。”
  提起王守仁這個人,群臣無人不知,料想宋楠決不至於信口開河,如果王守仁願意出來佐證,這件事怕是十之八.九確有其事了。
  楊廷和皺眉狐疑的思索,目光從站在身後的幾名大學士身上緩緩掃過,當和梁儲的目光相對時,梁儲明顯有些退縮,楊廷和一下子想起梁儲是內閣中負責奏折分揀事宜之人,若是有奏折被壓下,那必和他又關係。
  “楊廷和,朕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給朕聽聽。”
  正德認為宋楠不會在這麼大的事情上撒謊,這種謊言是根本站不住腳的,而宋楠也不會蠢到當庭編造這樣的謊言,怕是真有其事了。
  楊廷和拱手稱諾,回身緩緩道:“梁大學士,奏折匯總呈報是你的職責,你可否告訴本人這是怎麼回事?”
  梁儲焉肯承認,忙道:“楊公,絕無此事,我壓根沒有見到過這樣的奏折,你問我,我卻是無言以對。”
  楊廷和眉頭緊皺,說實話,他並不覺得這件事是空穴來風,但如果當庭揭露出此事來,顯然他也是脫不了幹係的,最好的辦法便是暫時擱置,以查實為借口搪塞過去,事後在做計較。
  便聽宋楠高聲道:“當然沒人會承認,誰會承認私自扣押奏折大罪呢?更何況是替叛王朱宸濠隱瞞謀反事實的奏折,我想這件事怕是要著落到內閣身上了,既然大家都說不幹此事,那便自證清白吧。當然,如果要我錦衣衛衙門插手調查,那也是可以的。”
  楊廷和忙擺手道:“不用不用,此事我定給朝廷一個交代,絕對要查個水落石出。”
  宋楠拍拍手道:“那是最好,現在楊首輔該知道我為何對你們不放心了吧,我為何說外廷中的某些官員才是禍亂之源了吧。嘴上喊著法令製度,自己幹的卻是大逆不道之事,人說嚴於律己寬以待人,到了這些人身上變成了嚴於律人寬以待己了。”
  楊廷和不願在此事上再做糾纏,沉默不語是最好的回答,既不會說錯話留下話柄,也讓宋楠沒有繼續糾纏的理由,這件事等散朝後自己仔細查勘出來在做計較。
  但其他人不這麼想,即便連內閣首輔都不說話了,有些不識抬舉之人還是要來表現一番,這個人便是兵部尚書陸完,不知為何,他好像打了雞血一番,表現的對宋楠毫不畏懼。
  “鎮國公,你這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內閣事務繁忙,就算有奏折沒有及時稟報,那也屬正常。忙中出錯之事也不鮮見,我兵部衙門的幾位主事便也曾經漏呈報過地方上的奏折,事後查明也不過是忙亂出錯罷了。若將朱宸濠謀反之事盡數歸罪於內閣,那是不公平的。朱宸濠要謀反,那可不是別人教唆他的,而是他自己大逆不道。”
  宋楠呼的轉過身子,直勾勾盯著陸完,陸完心發毛,但兀自梗著脖子道:“怎麼?我說的不對麼?”
  宋楠冷笑連聲,喝道:“倒是有幾分道理,但你陸完在此有何資格嗦嗦?你的事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眾官嚇了一跳,鎮國公今天事見誰咬誰,陸完雖然多嘴,但找他算賬雲雲,卻是不妥的用語,陸完可是堂堂兵部尚書,品級上那也是二品大員,那也是大明朝重臣,焉能如斥孩兒般的斥他。
  宋楠不理這些,一步步朝陸完走去,陸完嚇得一步步後退,口中道:“你待怎樣?和本官算什麼賬?”
  宋楠喝道:“你忘了你是怎麼扯我的後腿的了麼?我領旨收複河套,你在背後又做了什麼?你下令西北衛所兵馬回到駐地鎮守本鎮,讓我手頭無可用之兵,安得什麼居心?我沒來找你麻煩,你倒是跳出來喋喋不休,今日我要問你,誰叫你下達此命令的?是皇上的聖旨還是有人指使你這麼做?”
  這件事唯有楊廷和和陸完兩人心明白,其他人卻是一概不知,聽宋楠如此一說,眾官又打了個冷戰,陸完背後扯宋楠後退,居然下達過這樣的命令,真是匪夷所思。這可完全沒有道理,宋楠北伐收複河套雖然外廷並不支持,但雙方在朝廷上達成共識,朝廷允許宋楠用兵,但不予軍費;宋楠自籌軍餉發兵已經被視為是外廷的勝利,而陸完背後下達這樣的命令,那幾乎等同於要宋楠兵敗,這可是完全的不顧朝廷的利益了,需知若宋楠兵敗,韃子卷土重來,西北又將陷入塗炭之中,這個責任誰來負?
  “好哇,居然有背後別馬腿的,這等事我今日還是第一次聽聞,這便是我大明朝的兵部尚書所為麼?倒像是韃子奸細一般,如此的不顧一切了,這件事必不能幹休,陸完,你給我說清楚。”張侖厲聲斥道。
  正德大聲的咳嗽起來,他萬沒想到,宋楠和外廷之間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原本以為雙方尚有克製,但現在看來,已經到了不顧一切的地步,心中的惱怒可想而知。
  張永忙上前替正德捶背順氣,被正德一把推開,正德滿臉通紅的喝道:“陸完,可有此事?”
  陸完嚇得撲地跪倒道:“確有此事,但臣是因為韃子過境後各地邊鎮空虛才下令西北衛所兵馬各歸原籍的,臣也是為了邊鎮安危著想。”
  不用他人提醒,正德自己都知道他這個理由站不住腳,怒道:“韃子被一路追趕到鹽池以北,自嘉峪關肅州往東再無一名韃子,韃子主力也被殲滅七八,哪來的什麼安危?宋楠率軍去打仗,你卻私自下令抽調兵馬,你想讓宋楠吃敗仗?你想讓我大明吃敗仗?逆臣,逆臣啊,其心可誅。”
  陸完嚇得尿都要出來了,宋楠回京之後沒有提及此事,他還以為這件事已經過去,宋楠會因為不願和外廷之間鬧得天翻地覆而說出來;就算他說出來,有楊廷和在後麵撐腰,他也拿自己沒招。但現在的情形是,楊廷和看都不看自己一樣,明顯是要撇清這件事,其餘的官員誰也不敢多說一句話,倒像是自己一個人出的主意一般,他意識到問題嚴重了。
  “皇上息怒,臣考慮不周,但絕無故意拖鎮國公北伐後腿之意,臣對朝廷和皇上忠心耿耿,此心可昭日月……”
  “來人……剝去官服收押,交三法司會審。”正德劇烈的咳嗽著,擺著手像是趕走一隻蒼蠅。
  陸完驚叫道:“冤枉,冤枉啊,楊公,費公,陸大人、各位大人,你們倒是說句話啊。”
  眾官看著楊廷和,若楊廷和求情,他們也會一起跟隨,但楊廷和絲毫沒有行動,眼望別處,事不關己。
  陸完心頭冰涼,咬牙道:“好,好,楊大人,你不仁便休怪我不義,此事是你首肯,現在你想撇清,我偏偏讓你撇不清。”
  群臣嘩然,正德木然坐在寶座上,連咳嗽都忘了。宋楠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來,期待的一幕終於到來了。
  ...
  

Snap Time:2018-12-12 08:43:32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