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七五七章 背後一刀


  數日後宋楠一行抵達寧夏鎮境內,渡過西崖渡口之後,宋楠便將所有的雜念拋諸腦後,將精力集中在眼前的戰事上。X.雖則自己拍了胸脯打了包票要橫掃韃子奪回河套,但打仗的事情變數太多,若此戰失利,後果將不堪設想。別的不說,光是自己執意打這一仗的行為便是一個大笑話,別人不彈劾自己,自己也要辭官回家種田了。
  抵達鹽池北長城隘口的時候是九月十九的下午,聞聽大將軍趕到,留守此地的江彬許泰馬鳴張安等將領紛紛趕來迎接,見了宋楠首先便是道賀,宋楠榮升鎮國公的消息早已傳到了此處。而宋楠也將隨身攜帶的關於諸將晉升加爵的聖旨正式宣讀,凡參戰將領幾乎人人有份,頓時將領們一片歡騰,氣氛熱烈之極。
  江彬忙著張羅酒席為宋楠接風,同時也祝賀大家都受到朝廷的嘉獎,宋楠卻忽然皺起了眉頭問道:“大軍怎麼都撤到長城以內了?我臨行之時不是要你們駐紮在原地麼?”
  江彬忙道:“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本來是按照您的命令駐紮在關隘外邊的沙地上,據探報稱,韃子主力兵馬也逃到了黃河以北,這幾日天氣轉寒北風甚大,沙地上風沙彌漫無法立足,軍中士兵頗有些抱怨,於是我和許泰張安等人商議留了小部分兵馬在隘口外駐紮監視,大部分兵馬暫時撤入長城之內休整。”
  宋楠心中一緊,千算萬算,沒算到天氣;如今已經是九月中旬末,再過個把月便是冰天雪地的徹骨之寒的天氣,士兵們穿的還是抵達此處穿的夏裝,如何能在極寒的北地征戰?自己真是糊塗的很,居然忘了這件事,在京城也沒叮囑楊一清采購大軍冬衣和軍中取暖的炭薪等物,這可不成。
  “馬上派人回京城,告訴楊一清大人,采購棉被冬衣薪炭等物資,若非你們提出,幾乎築成大錯,準備不足,何以為戰。”宋楠立刻亡羊補牢發布命令,萬誌吩咐幾名親衛立刻上馬回頭,從來路回去,迎接隨後押解輜重糧草等物的楊一清,請他即刻辦理此事。
  “鎮國公,還有一件事我要問一問您。”江彬道。
  宋楠見江彬神色有些不對,詫異道:“什麼事?”
  江彬道:“大人在京中事如何跟朝廷溝通的?此次複套作戰是否隻是振威營練武營神樞營和外二軍四軍出征?西北諸衛所不協同作戰了?”
  宋楠皺眉道:“誰說的,這四軍不過三萬餘兵馬如何能夠?加上衛所諸軍也不過六萬餘兵力,堪堪能夠保證對韃子的兵力均衡。雖然韃子主力盡失,但可莫忘了,河套之地現在是韃子占據,等於是我們進入他們占據的地盤,關鍵時候他們未必不會驅趕平民來個全民皆兵;而且別忘了,東邊的察哈爾前旗萬戶府還有三萬韃子兵馬駐守,雖然是和大同邊鎮對峙,但我大軍若是進入河套,難保他們不會分兵往西與我交戰,不可掉以輕心啊。”
  江彬點頭道:“這就是了,我說大將軍怎麼會在大戰來臨之際將兵馬遣散,果然是內有貓膩。”
  宋楠道:“怎麼回事?”
  江彬道:“五日前兵部傳來命令,讓大軍中所有西北衛所的兵馬立刻返還原籍駐守,說各衛所隨大軍作戰日久,各地城防空虛,為防韃子從薄弱處卷土重來,要求衛所兵馬盡數撤回。”
  宋楠驚駭道:“有這樣的事?”
  江彬道:“傳令之人事兵部主事,持有兵部行文,蓋有兵部的大印,那是絕對不會假的。”
  宋楠驚道:“撤走了多少兵馬?”
  江彬不答,看著身邊的張安。張安摸著下巴上前拱手道:“大將軍,若衛所兵馬撤走了,我張安還能站在這麼?”
  宋楠訝異道:“是啊,我也納悶的很。”
  張安道:“大將軍離開之時曾經說過要進行收複河套之戰,大戰之前兵部要求衛所兵馬回歸原籍,這本身就是一個奇怪的決定,如果這是大將軍的命令,我等自然可以理解為大將軍胸有成竹,可這是兵部簽發的命令,這就不得不讓人覺得奇怪了。”
  宋楠微微點頭,心頭明鏡一般,很明顯這是陸完在拉自己的後腿,這簡直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為了不讓自己完成這次複套作戰,不惜不顧大局下達如此命令,這行徑簡直可殺。
  “我等衛所諸將在一起商議之後覺得其中有些蹊蹺,大將軍本是西北諸軍總領,就算兵部要調離兵馬,那公.文上起碼也要提一提或者是有大將軍的印章簽名認可。根據卑職多年混跡官場的經驗來看,這一次兵部的調令恐怕壓根都沒跟大將軍通氣,現在看來,情形果然如此,大將軍對此事是一無所知了。”
  宋楠強忍心頭的慍怒,緩緩點頭道:“我確實絲毫不知兵部下達了這樣的命令,有人這是要背地搞花樣了,有趣有趣。”
  張安歎了口氣道:“大將軍一提這複套作戰,老夫不用猜也知道,朝廷中定是反對之聲驟起。弘治八年,先皇曾經就河套問題征詢過意見,那時候滿朝文武吵得不可開交,恨不得當堂廝打,到最後先皇不得不決定擱置此事。老夫當時恰好回京述職,有幸親眼目睹此事,對於複套之議影響頗為深刻。老夫是個武夫,不懂其中的利弊之處,覺得雙方說的似乎都有道理,也分不清個是非曲直。但老夫卻知道,既然決定了要打,便要全力以赴,背後扯後腿使絆子這些事情做出來實在教人不齒,況且若是別人主張複套作戰倒也罷了,現在是鎮國公主張作戰,我張安這輩子沒佩服過誰,唯對鎮國公佩服的五體投地,卻是怎也要誓死追隨的。然則我衛所諸位指揮使和將領們商議決定拒不執行兵部的命令,跟著鎮國公收複河套去,哪怕事後因此被冠以什麼罪名,我等也絕不後悔。”
  “張總兵說的對,我等就是這麼想的,無論如何要跟著鎮國公拿下河套,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衛所諸將領紛紛叫道。
  宋楠長籲一口氣,微笑拱手道:“宋楠在此多謝諸位兄弟的信任,你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不瞞諸位說,此次複套作戰遭到了內閣大學士和外廷諸位大人的反對,我竭力堅持說服,卻未能奏效。最後我以自籌軍費作戰不動用朝廷一兩銀子為條件,方讓皇上答應了我的請求;此戰大軍所有的耗費都是我在京城募集而來,即便如此,還是有人在背後搞鬼,真是教人心寒。”
  眾將驚愕不已,京城之中的事情他們尚未全部了解,隻知道關於此次作戰朝廷中分歧甚大,卻不知竟然是這樣的結果,鎮國公宋楠這一次居然是自己支付這次作戰的開銷,朝廷竟一毛不拔,聽起來有些荒唐,但這卻是事實。
  “荒唐之極,荒唐之極。我等是為朝廷作戰,哪有朝廷不出銀子,自行籌集軍費的道理?外廷這些人簡直不可理喻,朝廷到底怎麼了?哎!”許泰長歎數聲頭搖的像撥浪鼓。
  眾將心頭也不是滋味,前方拚死作戰,後方亂七八糟,心情如何能好?
  宋楠眼望夕陽下的群山,聲音不大但卻堅定有力的道:“京中有人說我宋楠好大喜功,明明和韃子定下了和議卻又要撕毀協議與之作戰,明明朝廷庫銀空虛無法支撐這一場戰鬥,卻偏偏要選擇開戰;明明可以和韃子和平共處,偏偏挑起戰端。對這些詆毀,我都一笑置之。對他們我解釋的夠多了,但是他們壓根就不懂。但是對你們,與我生死與共的兄弟們,我卻要解釋一番。此時是奪回河套的最佳時機,哪怕再艱難也要熬過去。河套是我明宋北疆的縱深門戶,將韃子趕到狼山陰山以北,我大明才會有真正的安寧,這一次韃子受到重創,他們無力作戰,難道坐等他們生息恢複再來報複不成?”
  宋楠握緊拳頭放在胸口道:“我不在乎他人如何評價,我隻做我認為該做的事情;我大明國力日漸衰落的原因之一便是邊患使然,九邊數百萬百姓無法安心耕種生活,邊鎮寨堡建了又毀毀了再建,和韃子每年要打成百上千次戰鬥,在邊鎮防禦上耗費了朝廷三成的財稅;每每風調雨順幾年,國力有所恢複,一場韃子之禍又將一切毀於一旦,長此以往如何能強國富民?故而我堅持這次來個了斷,將邊患徹底解決。”
  “有人說,奪下河套又有何用?補給艱難,守禦艱難,將來必定要失去的,就像以前的大寧開平等衛所一樣,最後是一場白忙活。我卻告訴他們,這一次奪回之後絕不會再失去,因為我不允許出現這樣的情形,隻要我在,便絕不會出現這種情形。”
  宋楠像是在做一場演說,語氣從平靜到激昂,神色也變得激動起來,整個人變得強大而自信。金黃色的夕陽照在他的身上,站在他麵前的諸位將領的眼中,宋楠的全身散發出淡淡的光暈,讓人難以逼視。
  

Snap Time:2018-12-17 04:37:10  ExecTime:2.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