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七四四章 誠意


  一夜過去,楊蔻兒自然是毫無消息,派出去尋找的士兵也是一絲消息也無,隨著金烏東升,新的一天到來,宋楠和楊一清也隻能紅著眼珠子準備和把禿猛可的談判之事,無論如何,這件事是必須要解決的。
  山坡上臨時搭建了一座遮陽的棚頂,擺著一溜的桌案和凳子,按照約定,雙方均隻攜帶五十親衛隨同,其餘人馬不準擅動,辰時三刻,雙方人員悉數到場。
  明軍這一方,楊一清宋楠許泰江彬四人率五十名親衛到場,馬鳴和十幾位指揮使在山下率軍布陣戒備;韃子那一方,把禿猛可率圖魯和巴圖以及手下一名萬戶總管出席。
  楊一清的一襲文官打扮已經表明了他的身份,位置也在最中間,和把禿猛可相對,無需作態,他的做派架勢便是文官們特有的樣子,譬如坐姿上,江彬是一腳踏在青石上,半個屁股似坐似站,許泰是仰著脖子按著腰間刀一副鼻孔朝天的摸樣,宋楠更是抱著臂膀翹著二郎腿抖來抖去,這三人一看就是武官,沒有什麼拘束。唯有楊一清正襟危坐,眉目肅然,一副老成持重的樣子。
  把禿猛可打個哈哈,抱拳道:“不消說,對麵這位大人便是你們明朝皇帝派來的欽差大人楊大人了,有禮了有禮了。”
  韃子方四人均拱手行禮,明軍這邊四個人卻不為所動,連身子也沒欠一下,把禿猛可怒道:“怎地?你大明朝自詡中華上國,難道不知道禮數麼?既是兩國會商和議,這般傲慢作甚?”
  楊一清咳嗽一聲緩緩道:“不懂禮數的是你,你是我大明手下敗將,如今是來求和保得性命,焉有對等之禮?再說了,本官是朝廷欽差,代表的是我大明天子親臨,你見了我大明朝的皇帝陛下該三跪九拜才是,你那叫什麼禮數?荒唐。”
  “放屁!”把禿猛可怒道:“本汗可不是你明朝的臣子,哪來什麼三跪九拜之禮?本汗和你們議和可不是怕了你們,我長城之外尚有六萬兵馬,本汗手頭尚有一萬三千精兵,未嚐沒有一戰之力。勝負之數猶未可知。”
  “哈哈哈。”許泰大笑道:“六萬雜牌軍加上一萬三千餓的發昏的殘兵敗將是麼?”
  “還是吃了我們的尿拌的糧食的一幫殘兵敗將,問下這位什麼汗,老子們的尿好吃麼?”江彬哈哈笑道。
  江彬和許泰笑的前仰後合,五十名親衛站在帳篷後方也是恣意的大笑。
  把禿猛可先還不明白什麼意思,不過很快就明白了過來,難怪這幾日熬得稀粥總是帶著一種奇怪的味道,偏偏給馬兒灌下去給明朝俘虜灌服之後又無中毒症狀,這才放心的吃喝,沒想到明軍居然在送上山的糧食上撒尿。一時間怒不可遏,心頭又陣陣作嘔。
  “草你娘的。”把禿猛可怒上心頭,伸手將麵前的桌案掀翻,抬手便抽出了兵刃,身邊的圖魯和巴圖也是大喝而起,鏘鏘鏘鏘兵刃出鞘。
  宋楠赫然起身,抬腳踹飛麵前的桌案,手中繡春刀在手,怒罵道:“操你們的姥姥,尿喝的上火了不成?也不看看現在你們是什麼形勢,敢跟爺爺們叫板,你昏了頭了。”
  身邊許泰江彬和五十名親衛也紛紛抽出兵刃來,那邊廂五十名韃子親兵也抽了彎刀出鞘,雙方劍拔弩張眼見就是一場火拚。
  楊一清端坐不動,咳嗽一聲道:“看來大汗沒什麼誠意,我看這和談就算了吧,本官這便回京城稟明聖上,聽說宋大人是忌憚你扣留我大明人質才沒發動攻擊,此處情形本官已經明了,宋大人,韃子言而無信,不必顧忌什麼,皇上和朝廷那我自會替你擔待。”
  宋楠笑道:“那感情好,楊大人走好,我這可無所顧忌了。”
  把禿猛可聞言不對,強壓怒火冷靜下來,將彎刀入鞘一屁股坐了下來,冷聲喝道:“莫演戲給本汗瞧,你明朝皇帝既派了欽差前來,那便是滿朝定下了和議之策,你這麼回去交不了差的。之前的一切我韃靼國人襟懷大度不予追究,現在要談的是正事。”
  宋楠冷笑道:“算你識相。那還不叫你的人把兵刃放下麼?莫名其妙。”
  把禿猛可怒瞪宋楠一眼,回身喝道:“收了家夥。”
  雙方重新坐下,經過剛才鬥雞般的一番折騰,擺的整整齊齊的桌案已經亂七八糟,也無人去整理,四人麵對麵坐著,麵前是翻倒的桌椅,場麵極為可笑。
  “這位欽差楊大人,本汗的書信不知貴皇帝對此有何意見,本汗提議兩國休兵,從此不再相互敵對,過幾年兩國擇邊鎮重地開放互市貿易,福澤兩國百姓,貴皇帝是如何看的。”把禿猛可急於開始談判,先開口道。
  楊一清撚須道:“這還用問麼?若我大明無此意,我又怎會出現在這?”
  把禿猛可喜道:“既然雙方都有此意,這件事便好辦了,咱們立刻寫下文書來,雙方簽字畫押便可生效,本汗即刻率軍離開此地,從此再不踏足大明疆界;年底本汗會派人去你們的京城拜謁貴皇帝,表示友好之意。”
  楊一清擺手道:“不忙,雖則我朝有何談之意,但我們也有所顧慮。”
  把禿猛可皺眉道:“何種顧慮?”
  楊一清淡淡道:“我朝議論此事時,不少大臣都談及你們韃子性情狡詐多變,不可相信,擔心你們回頭又撕破臉皮撕毀契約,我大明皇帝陛下也認為一紙契約不足以約束住你們的行為,所以大明上下對你們抱著不信任的態度。”
  把禿猛可怒道:“我韃靼人是長生天的子民,一言九鼎之極,最重的是信諾,倒是你們明人說話不算。當年土木堡之戰,你們的皇帝被我們俘虜,答應了諸多的條件,當放歸之後立刻便於我們為敵,背信棄義的是你們。”
  楊一清冷聲喝道:“土木堡之事和你有甚幹係?那是瓦刺部的也先,與你無半分的幹係。現在說的是你,你這幾年幹了不少對我大明損害甚巨之事,這一次你更是大舉進攻,狼子野心可見一斑。我大明朝不信任的是你,而非他人。”
  把禿猛可冷哼道:“那照你這麼說,如何才能打消你們的疑慮呢?協議不管用,賭咒發誓更是無用咯?”
  楊一清道:“可不用你賭咒發誓,來之前吾皇告誡本官,要摸清你的誠意如何,我想了想,要知道你心意誠不誠,要看你的實際行動。眼下你扣著我大明數百人質在手,若你真心求和,便該立刻放了他們才是正理。”
  把禿猛可一愣,冷笑道:“當我是三歲娃兒麼?我放了他們,然後你們大舉進攻滅了我們是麼?想也休想。在你們進攻之時,我會命手下一個個的將他們的心剜出來陪著我們一起去死;而且我死之後,我的兒子烏魯斯會變本加厲的報複你們,教你們邊境永無寧日。”
  楊一清攤手道:“既然如此,那便沒得談了,我大明既沒提出要你們俯首稱臣這樣難辦的事情,也沒有無視你們的和議請求而大舉進攻,你若以為為了這幾百人的性命便可阻擋我大明進攻的決心,那你便大錯特錯的。答應你們和議,無非是於兩國有益,不想兩國邊境長期戰火滔天都不得安寧,你既無誠意,那咱們什麼也別談了。”
  楊一清說著起身來對宋楠等人道:“宋大將軍,我看到此為止吧,韃子沒誠意,咱們談也不要談了。”
  宋楠道:“我就說是白忙活一場,偏偏朝廷不信,我手下的監軍非要我將此事稟報朝廷,依著我的意思,早就揮軍碾平他們了,哪有這麼多的廢話。”
  眾人邊說邊起身準備退場,把禿猛可皺眉舉手高叫道:“且慢。”
  宋楠回頭道:“怎麼?大汗還有什麼話說?依我看你還是趕緊整軍迎戰便是。”
  把禿猛可道:“人質我可以放,但須得等我退出長城之外才可。”
  宋楠擺手道:“免談,鬼才信你。”
  把禿猛可不理他,繼續道:“你們不是要誠意麼?我決定留個人質給你們,到時候我放了你們的人質,你們便放了我的人質。”
  宋楠擺手道:“免談免談,除非你自己留下。”
  把禿猛可朝楊一清拱手道:“欽差大人,我將我的兒子留給你們為質,這該有誠意了吧。”
  眾人愕然,站在把禿猛可身邊的圖魯驚得麵無人色,指著自己的鼻子結結巴巴道:“父汗……父汗……你要把我留給他們為人質麼?”
  ...
  

Snap Time:2018-12-11 13:13:02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