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六九七章 新仇舊恨


  襲擊你們的人穿著什麼樣的衣服?”把禿猛可問道。中文
  “小人也不知是什麼衣服,花胡哨的,鮮豔的很,對了,他們腰間都有又薄又長的腰刀,形狀很是奇特。”
  把禿猛可沉默半晌,忽然而笑,轉瞬間笑聲便成為狂笑。圖魯忙問道:“父汗,這些是什麼人?該不是靖虜城中的明軍吧。”
  把禿猛可喘著氣道:“圖魯,還記得新平堡之戰麼?”
  圖魯不敢接口,那次戰役慘敗之後,韃靼國中對這個話題諱莫如深,誰也不敢提,不知父汗提及自己以前的慘敗之事是為了什麼。
  “他來了,這鐵蛋.子我認識,當年新平堡上數十隻火銃射出的便是這種鐵球,他還是來了,本汗正納悶,為何打了這麼久的仗,他為何還沒出現,現在他真的到了。”
  “父汗是說,當年新平堡與你交手的那個人?聽說那人是錦衣衛的隨從。”
  “就是他,他便是大明朝錦衣衛衙門的頭兒,今日偷襲的那些人便是穿著錦衣衛的服飾,他們腰間的奇怪兵器便是繡春刀,憑此還不能斷定是他親來,但這火器,這鐵蛋.子,嗯……他來了,絕對沒錯。”
  在把禿猛可的心一直都有一片陰影,這陰影便是當年新平堡之戰的恥辱;以數萬騎兵圍堵正德小皇帝的數百人的車駕,最後損兵折將,一半人手折損,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帶來這一切恥辱的,便是那堅守烽火台頂九日水火不進的二十幾名攜帶火銃皇帝隨從。九天時間,把禿猛可雖然開始的時候打算活捉正德未盡全力進攻,但後來數日,他可是真的下令不顧死活的。煙熏火燒夜襲耍詐,什麼法子都想過了,但就是沒能攻下來,最終讓大明援軍抵達,脫身不得,付出了重大的傷亡。
  在其後的日子,回到韃靼國舔舐傷口的把禿猛可無數次回想到這個場景,感受到巨大的屈辱的同時,他也對崖頂上那些堅守九日的一群人產生了興趣,消息倒也不難打聽,很快他便知道那些人的首領便是一個叫宋楠的錦衣衛官員。
  其後的日子,把禿猛可一直關注著這個叫做宋楠的人的消息,宋楠滅劉六劉七之暴.亂,滅安化王叛亂等等事情,事後都落入了把禿猛可的耳中。
  對於這樣一個馳騁大明朝的宋楠,把禿猛可終於明白自己不是敗在一個無名小卒的手,這個人的能力在眾多的事情中得到了展現,而很不幸的是,自己也成了他節節登高的踏腳石。但把禿猛可心中的沮喪卻越來越少,對於這樣一個曾經敗在他手的人,把禿猛可最為期待的是能和他在戰場上重逢。
  為自己正名的最佳辦法便是打敗對手,找回尊嚴,而非一味的自責。在把禿猛可的血液,沒有一種叫做認輸的因素,特別是知道宋楠在大明朝舉足輕重,成為朝廷廊柱之一之後,把禿猛可更是急於想和宋楠再會。
  數月前,幾年時間謀劃的入侵大明的計劃開始實施,禿猛可一直緊張的注意著對方主帥的人選的消息,先是一個叫常寧的西北將領擔當主帥,被把禿猛可一舉擊潰,並拿下了首級。接下來又是大明朝的定國公徐光祚,把禿猛可同樣將其打的落花流水,但把禿猛可並未覺得有多少的成就感,他最期待的便是這位宋楠能來到戰場之上。
  但鑒於從大明朝得到的消息說,這宋楠好像最近倒了黴,被剝奪了軍權之後,有密探甚至在大明舊都南京城的煙花之地見過他,禿猛可失望之餘,心中也有些隱隱的慶幸;在把禿猛可的心,宋楠已經是自己的頭號勁敵,而大明帝國的皇帝卻讓這樣的人無法帶兵出戰,無異於自毀長城。
  而今天,斥候百夫長手臂中摳出的熟悉的鐵蛋.子,那曾經是在烽火台下的韃靼戰士們的噩夢,所謂的顏色鮮豔的盔甲,奇怪的腰刀,這一切不都預示著那宋楠已經來了麼?除了他前來,又有誰能讓錦衣衛的火銃衛隊跟隨前來?
  把禿猛可的心髒跳動的加快,血液也變得滾燙,眼中精光大盛,摩擦著手掌道:“來得好,你可終於來了。”
  大王子圖魯疑惑的道:“父汗是說,那個宋楠來了麼?”
  “正是他,明軍不是又派來了個新主帥麼?我想八成就是他了,待我們擊敗了這個宋楠,明朝恐怕再也無將領可用了吧,圖魯,父汗這麼多年來就想和這個宋楠重逢,今日可算是如願了。”
  圖魯忙道:“恭喜父汗,但這宋楠將錦衣衛哨探都延伸到了野狐嶺十近郊,這廝有些膽大包天啊。”
  把禿猛可笑道:“這回你知道這宋楠的囂張之處了,大明軍隊連續戰敗,丟失了十餘處重要的州府和關隘,他依舊這般強硬,你說有意思不?”
  “兒請命率軍為先鋒,狠狠的打擊他的囂張氣焰,請父汗批準。”圖魯高聲道。
  把禿猛可擺手道:“你莫小瞧了他,當年父汗便是因為小瞧了他們,結果差點一世英名竟毀。這個人打仗有一套,我們可以輕視他,但不可以輕視他的本領。他派人摸到我們的營前偷襲我們放出去的斥候,便是要讓我們摸不清他的兵馬調動,傳我號令,放出所有的鷂鷹,搜集明軍兵馬調動的情報。加大斥候數量,派大隊兵馬護送出二十外,務必弄清楚宋楠在搞什麼名堂,另外通知各營兵馬加緊休整補充物資,明日大軍便開拔進發,直搗靖虜城。”
  “兒臣遵命。”
  ……
  傍晚時分,還是把禿猛可的金帳內,十幾名士兵正哭喪著臉站在把禿猛可的麵前,他們麵前的地麵上,滿地的羽毛鮮血,十幾隻訓練有素的鷂鷹天眼正橫七豎八的躺在大帳的地毯上,有的還在抽搐撲騰。
  “大汗,明軍太歹毒,竟然放出獵鷹升空捕捉我們的鷂鷹,咱們的鷂鷹被這些獵鷹咬的死的死傷的傷,這十幾隻是奮力逃脫的,但都是重傷,都不能用了。”
  !把禿猛可猛擊了桌案一掌,他真的有些生氣了,宋楠啊宋楠,你有些太過調皮了。
  “地麵斥候傳來消息沒?”
  “回大汗,還沒有傳回消息。”
  “還不去問問?”把禿猛可惱火的大叫。
  身邊的親衛趕緊抬腳出帳去問話,猛聽得帳外大嘩。
  把禿猛可皺眉喝道:“何人鴰噪?”
  “父汗,父汗!”大王子圖魯大叫著奔進帳來,滿身血汙伏地便磕頭。
  “怎麼了?”
  “父汗恕罪,兒臣率領的護送地麵斥候的五千兵馬在十五外遇襲,兒臣……兒臣敗了回來。”
  “什麼?明軍竟然敢大舉進攻?來了幾萬兵馬?”
  “回父汗……隻有一千明軍。”
  “一千……?”
  “兒臣無能,擋不住這一千明軍,他們都是錦衣衛,手中全部拿著火銃,幾輪施舍,我們便倒了上千人;兒臣見情形不妙,為了保存實力,帶著人趕緊回來報信……”
  把禿猛可恨不能一刀砍死這個蠢貨,但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所有的人都靠不住,隻有兒子們能夠信任,臉上陰晴不定,半晌歎道:“你做的很對,他們小股出擊,其後必有埋伏,你撤退是對的。下去休息吧。”
  圖魯趕緊磕頭謝恩,灰溜溜的出帳而去。
  把禿猛可擺手命帳內所有人退下,呆呆坐在案後沉思,寂靜的大帳中,傳來垂死的鷂鷹羽翅蒲扇之聲,把禿猛可忽然神經質般的跳起身來,伸腳在地上的鷂鷹身體上亂踢亂踹。
  滿天的鷹毛中傳來把禿猛可壓抑的怒吼:“宋楠,你太可惡了,本汗要是抓到你,會讓你嚐嚐戲弄本汗的下場。”
  ...
  

Snap Time:2018-12-11 12:56:04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