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六六一章 全新畫法


  沈雲煙的閨房之中,宋楠慢悠悠的喝著茶,和沈雲煙閑聊。**
  “見麵到現在,我還沒恭喜你昨夜勇奪次席,定讓不少人眼球落地了吧,給我說說昨晚後麵的情形。”宋楠笑問。
  “還不是宋公子指點得當,多謝公子了。是呢,昨夜結束之後,方大家帶人前來祝賀,唐寅和文征明兩位大師也來我雲霄閣花船上祝賀,我真是開心的要命。唐寅還大力誇讚我的歌兒和那首新詞寫的好,特意要了我親筆書寫的兩副帶走了呢。”聊起昨晚,沈雲煙眼神發亮,神采奕奕。
  “恭喜恭喜,能得評委好感,今夜似乎能有所幫助,不過也別太指望著靠人情過關;之前我聽說,有個神秘的人物買下了秦淮十大名樓中的五座,你昨夜名氣爆棚,難道沒人來提及此事麼?”
  沈雲煙神色一黯,欲言又止;一旁站立的媽媽氣惱的插話道:“怎麼沒有?方大家上船祝賀之時又提及了這件事,說江西來的王爺希望我們雲霄閣能重新考慮賣給他,老身一輩子就攢下這座產業,他們卻想奪走,那是想也別想。”
  宋楠一怔道:“方青山說的這話?”
  “是啊,方大家替那王爺托話的,哎,老身這心七上八下的,之前我雲霄閣在十大名樓中算不得什麼,之前那王爺要買雲霄閣被拒絕之後倒也沒什麼,昨晚雲煙名震秦淮,我雲霄閣一下子成了眾人矚目之地,我擔心那王爺肯定是不買到手不罷休了。”
  “奴家也有同樣的擔心,聽說這位王爺喜歡名氣響亮,牌子大的樓子,一年前秋月樓,水月樓,憑欄居,萬芳閣,怡紅軒,五大名樓突然易主;原來的東家也一個個搬出了南京城,著實教人感到奇怪。有人也和媽媽談過雲霄閣的出售事宜,被媽媽拒絕之後便再無下文。後來五大名樓起了巨大樓宇宅院,搜羅了擴張了幾百人,據說從各地買了不少女孩兒進樓調教,請了各地的詩詞書畫的名師教授;昨夜那顧憐憐便是其中翹楚。那顧憐憐其實隻有十四歲而已。”
  宋楠心頭大振,不動聲色的問道:“可知他們大肆訓練這些女子是為了什麼麼?”
  “那還用問?五大名樓喊出的口號是,五大樓要壟斷南京花行呢。他們確實也非妄言,這一年來,我雲霄閣和其他幾家都是慘淡經營,否則我又為何非要去參加這花魁選拔?昨夜之後,今日樓中人滿為患,剛才公子爺應該看到了,這便是花魁比賽奪得好名次的結果。”
  宋楠微微點頭道:“方青山昨夜是怎麼說的?”
  媽媽道:“方大家說,江西來的王爺希望出大價錢盤下我們雲霄閣,希望老身能答應他的要求,不然即便是雲煙姑娘花魁大賽取得了好名次,也難以挽救雲霄閣頹敗的命運。”
  宋楠輕輕點頭。
  “還有,方大家昨夜似乎懷疑我背後有人指點,在我的船上轉了幾圈查看,還好奴家將公子留下的痕跡全部清除了,看方大家的似乎心情不太好。”沈雲煙低聲道。
  “我沒猜錯的話,這位方青山定然已經是哪位有錢的王爺的人了是麼?”
  “是的,方大家原來是野鶴閑雲一般,十大名樓中哪一家不想請他坐鎮?但是沒有一家能如願。雖然方大家的愛財,但是他也從未對我們十大名樓的人做過什麼不好的事;但自從哪位王爺來到這,買下幾座樓之後,方大家的不知為何跟著他後麵做說客。他的歌曲舞蹈詩詞也隻供應五大名樓,像我們這些不是那王爺屬下的樓子,想請方大家的寫一首歌曲,他一開口便是十萬兩,擺明就是不願意罷了。”
  宋楠怔怔想了一會兒,回過神來拍著大腿道:“好了,閑話也扯得差不多了,咱們該幹正事了。我讓你選擇畫畫那是有原因的,我們都看慣了寫意山水工筆花鳥之類的畫兒,就算是唐解元,也不免隻會這麼畫畫。當然他畫了春.宮的圖兒那是另當別論的。”
  沈雲煙紅了臉,唐寅的工筆春.宮圖在本朝可是暗中流傳極廣的東西,沈雲煙也偷偷的看過幾幅,看的是臉紅心熱,宋楠該不會要自己去畫春.宮圖吧,那可絕對不成,眾目睽睽之下,畫那些畫兒,今後可成話柄了。
  “這些咱們都不畫,我要教你的是一種全新的畫法,唔……請媽媽出去幫我采購些亞麻織布,要多一點,因為要練習用;另外去染房將他們所有的顏料料粉都拿一大份回來。”
  眾人不明就,但宋楠吩咐了,隻能照辦,媽媽桑命了兩名小婢女快手快腳的去外邊,盞茶時間不到,一匹亞麻布和一大包顏料粉末便買到手。宋楠挽起袖子,要了一罐油在桌上擺了十幾隻大碗,用油將各種顏料調和開來,用毛筆點點蘸蘸在亞麻布上試著顏色,忙活了小半個時辰之後,終於道:“成了,雖然不是正宗的顏料正宗的畫布,但也能湊合著畫了。”
  “公子,你這是要我拿著這些油調製的顏色,在這布上作畫?”
  “是啊,記得告訴他們,這是你獨創的畫法,叫做油畫。”
  “可是,這樣畫出來好看麼?”
  宋楠微笑道:“好看不好看那是另外一回事,油畫講究的便是色彩濃烈,極其真實的再現場景,而且能畫出光影效果,就像是一個活物一般,跟咱們的水墨可是大不一樣。以你的底子,我想入門不難。這樣,桌上的那瓶花你給畫上一畫。注意顏色的變化,可以調製顏色,注意光影效果的轉變,要畫的像是真的一般。”
  沈雲煙舔舔嘴唇,手有些發抖的提起畫筆,宋楠忽然道:“差點忘了,毛筆太軟,那還是絕對不成的,要有小刷子才成;是了。”宋楠一拍腦袋,抓起剪刀來將沈雲煙手中的長毫畫筆哢擦一聲剪掉半截毛頭,本來橢圓尖潤的筆頭頓時成了平平的小刷子。
  宋楠點頭道:“成了,這個正合適,再拿十幾隻來,統統剪掉筆頭。”
  眾人白眼珠亂滾一地,就聽卡卡擦擦連響,十幾隻禿筆毛筆誕生,一隻隻被擺在顏料碗中。
  後世宋楠也算是射獵甚廣,不過這油畫還是在大學興趣班學過兩個暑假,也隻是略通皮毛。但這一點皮毛,足以讓有著良好繪畫基礎的沈雲煙領會精髓,兩人一個比劃,一個動筆,在毀了七八方畫布之後,一副色彩濃烈栩栩如生的盆花出現在畫布之上;近看確實有些粗糙,加上畫布和顏料都是不合用的,但是稍遠一些觀看,便看出其精彩逼真濃烈之處來。
  “很好,初畫能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不過接下來的幾個時辰,你還要繼續畫,要熟悉畫布的浸染,顏料之間的調和顏色的轉換,這些隻能你自己意會;當然,今晚你要畫什麼內容也是必須自己考慮的。”
  “奴家知道,奴家會努力的。”沈雲煙幹勁十足,這種新奇的畫法一經嚐試上手之後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她的感覺也上來了。
  “可是,全練習畫畫的話,圍棋之道該怎麼辦?”沈雲煙忽然回頭問道。
  宋楠苦笑道:“你該不會認為我是神仙吧,圍棋這種完全靠智力的遊戲,隻能看你自己了,我難道能把頭安在你腦袋上不成?”
  沈雲煙吐吐舌頭扭頭去作畫,不知何時,有宋楠在身邊,她便已經完全沒有自己的主意了。
  (.)
  

Snap Time:2018-12-11 13:37:51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