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六百五十二章 秦淮軼事


  夜籠煙沙,新月如眉。(.
  十秦淮在這樣的夜怎一個美字可以形容,白橋處河麵開闊,此刻數百條大小不一的船隻正匯集於此,一條水道暢通無阻,直通白橋之側的一片開闊水域。紅色浮木裹著綢帶組成一個圓形空白水麵,這是即將到來的花魁娘子競技展示的地方。
  秦淮河兩岸,青樓紅館不下百家,但今日,這百家之中隻有十餘家館中佳麗有幸參與花魁的角逐,因為在初選之中,由南京當地的風流士子,行業中的翹楚巨頭組成的評判團已經進行了公正的決選,數百名青樓佳麗已經無奈出局。
  今晚到後天晚上,參與花魁角逐的二十名女子,分別來自秦淮十大名樓之中;她們的名字或許外地人無人知曉,但在南京城和江南一帶,她們卻是當之無愧的家喻戶曉的人物,是很多人的夢中情人生平偶像。
  每一名進入到二十強的女子都代表著一項技藝的超群;這可不是床上的技藝,而是一種肉.欲之外的本領。自古以來,青樓紅妓絕非靠**才能名動一方,青樓中的紅人都是有著超乎他人的技藝的,文人士子來逛青樓,圖的也絕非是一夜風流,而是來欣賞她們身上的技藝。青樓中的文化遠非俗人所能領會其意,去青樓發泄.**,那是一種最為下成的追求,最下等,最爛俗,最為人所不齒。
  唐宋之時形成的一種體係,到了蒙元時,韃子粗鄙根本不懂中原漢人的文化,元朝的青樓隻是一個賣肉的場所;到了大明朝恢複漢人統治之後,在十秦淮之上,百餘年間花業鼎盛,逐漸恢複了風雅的本質,也算是一種文化的傳承了。
  宋楠和李大牛站在白橋之上憑欄往流光溢彩的水麵上看,耳邊聽著周圍擁擠的人群中傳來的熱烈討論,言語之間也聽明白了一些大概的情形。原來這二十名花魁娘子的人選都是本地的名人,從周圍人的評判中可以大致聽出他們的評價,那就是:色藝俱佳。
  秋月樓的顧憐憐舞技登峰造極,據說可以在方寸之間騰挪輾轉,甚至傳言她可做掌上之舞。秋月樓的管媽媽曾自豪宣稱,顧憐憐的舞技得過高人相授,據說是傳自於唐代公孫大娘的弟子。
  水月樓的孟曉曉善通音律,她所譜寫的數十首曲子流傳甚廣,她人所不能及。而她同樓的姐妹鄭蓉兒姑娘擅長的是演奏,兩人可謂珠聯璧合,成為水月樓賴以自傲的一雙頭牌。
  怡紅軒的趙雅芝善於書畫詩文,是遠近出了名的才女,很多名句經典得以傳頌,南京當地才子文人們都自愧不如。……萬芳閣的孫燕燕有著一副好嗓子,唱起曲詞來會教人如癡如醉。……憑欄居的鄭佩佩棋中聖手,在方寸之間黑白之地曾教本地乃至江南的國手們羽而歸……
  總之,凡此種種,周圍的人聊得如數家珍興致勃勃,宋楠也算是大開眼界,沒想到青樓這樣的行當,居然也有這麼多的講究,出了這麼多的才女。
  宋楠不禁感歎不已;在這,這種行當風雅之極,從業之人的素質也高到離譜,而幾百年之後的後世,物質科技比這發達何止萬倍,但同樣的行業,同樣的從業之人,相差何止天地之別。
  後世人們去逛這樣的地方也根本不是為了看什麼技藝,隻是為了發泄.**而去。需要的不是服務對象有何才藝,而是她的身材多火爆,舉止多風騷,手活口活是不是夠好,能否滿足自己變態的**。而後世的那些從業女子隻能用‘婊子’這個粗俗的詞語來形容,她們賣的就是方寸之地的**,除此之外,一無所有,完全是下三濫的職業。
  “。”響三聲,將宋楠從感慨之中拉回來,宋楠和成千上萬岸上河上橋上的人們一樣,將目光投注在河麵之上;隻見浮木隔開的空白水麵入口處,一隻小船吱吱呀呀搖了出來,一名四十上下的男子一襲長袍站在船頭,拱手朝四麵行禮。
  “諸位父老鄉親,方某人給諸位見禮了。”那人高聲笑著說道。
  百姓們似乎都認識這個人,紛紛拱手還禮叫道:“方大家辛苦辛苦。”
  李大牛有些納悶,嘀咕道:“不是花魁大賽麼?怎地出來個半老的漢子。”
  身旁一名手握折扇的公子鄙夷道:“他你都不識?我南京城秦淮花魁大賽發起者便是方青山方大家,他也是過去九屆大賽的司儀;你連他都不認識,還跑來看什麼花魁大賽?真是白癡一個。”
  李大牛睜眼便要發飆,宋楠趕忙拉住,低聲道:“不懂便閉嘴,不要露怯便是,咱們是來看熱鬧的,可不是鬧事的。”
  小船上那位方青山的聲再次傳來:“咱們秦淮花魁大賽已經舉辦了九屆,今年是第十屆,每年的三位正副花魁娘子都是眾望所歸才藝俱佳,她們的存在,是我們生活中美好的一道風景,正是有了她們,我們才能在勞作之餘心存希望,能聽到她們的歌聲,看到她們的舞姿,讀到她們的詩詞,看到她們的容顏,那是多麼幸運的事情。所以,讓我們感謝她們給我們帶來的一切,感謝她們在技藝上的鑽研苦修,感謝她們在內心給我們帶來的慰藉。”
  方青山巧舌如簧,連宋楠也不得不承認這家夥有些門道,什麼‘生活中的一道風景’什麼‘內心中的慰藉’雲雲,都是很少能從這時代的人口中聽到的詞語,宋楠在某一瞬間甚至有點懷疑這家夥也是個穿越客;莫不是這廝穿越而來的目標便是要搞青樓娛樂業?
  胡思亂想之際,四周的百姓們卻都隨著方青山掌聲雷動起來,宋楠也跟著鼓掌,但見那方青山微笑點頭,待掌聲平息下來,高聲笑道:“今夜是第十屆花魁二十強晉級賽第一夜,十屆花魁大賽,兩年一屆,如今已經是二十年過去了。在今夜,本人有幸給諸位請來了往屆的花魁娘子們,雖然她們中有些人我們已經二十年沒見,但我們在乎的不是她們老去的容顏,而是她們曾經帶給我們的歡樂和精湛技藝。”
  此言一出,頓時河上河下歡騰聲響徹雲霄,特別是岸上那些四十多歲的百姓,當年的花魁娘子們風華正茂之時,也正是他們青春年少之時,這當中的情愫包含著過望的記憶,逝去歲月的追憶,年華老去的唏噓等複雜情緒,有的人竟然激動的眼眶濕潤。
  李大牛湊在宋楠耳邊道:“哥兒,這些人都是瘋了麼?咱們可要好好查一查這些家夥,如此聚在一起的一大群人,而且看上去一個個跟信了邪教一般,遲早要出事。”
  宋楠苦笑斥道:“莫煞風景,看戲看戲。”
  李大牛訕訕轉頭,宋楠心想,你懂什麼?在這種黑暗的年代,人們除了生活之外很少有娛樂活動,有人能組織大型的娛樂活動,製造偶像效應,很顯然會形成極大的成功。後世那些賣腎追星的人多了去了,根本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而是迎合人的心理罷了。
  絲竹聲中,一艘花船緩緩從入口處駛入水麵之中,花船上高高低低站著九名盛裝女子,當中的一位確實已經徐娘半老,看年紀,大概在四十左右了。
  “第一屆花魁娘子大賽冠軍黃鶯鶯!”方青山拖著聲音叫道。
  “鶯鶯、鶯鶯、鶯鶯。”岸上有的百姓已經帶著哭腔。那位黃鶯鶯也眼睛紅潤舉手向四周示意。
  “鶯鶯姑娘當年的舞姿相信諸位記憶猶新,她以一曲失傳已久的霓裳羽衣舞奪得當年冠軍;諸位一定好奇奪冠之後為何便不見了她的蹤跡,那是因為她找到了人生的歸宿,一位至情至義的秦公子替她贖身,如今二十年過去了,他們相敬如昔相愛甚篤。我們為鶯鶯趕到高興,祝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宋楠幾乎可以斷定,這個方青山搞不好便是另外一個穿越客,這廝的說話方式,煽情的手段完全不是這年頭的人所具有的,有一瞬間宋楠很想立刻去叫人來拿了這方青山拷問一番;但宋楠很快放棄了這個念頭。
  也許這大明朝的人世間還有不少這類穿越之人,大家都是在奮力求生罷了,不管他是不是,隻要他沒影響到自己的安全,沒有成為自己的敵人,自己何必去管他的閑事。
  話說後世穿越之人能活下來也是極不容易的,去年大名府一個重病垂死之人忽然複蘇,醒來後大叫‘人人平等’‘皇上隻是普通的人’雲雲,三四天便被砍了腦袋。宋楠當時便斷定這貨是穿越的,隻是他自己不懂得珍惜這第二條生命罷了。
  (.)
  

Snap Time:2018-12-11 13:21:56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