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大蘋果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  錦衣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錦衣風流最新章節第七七九章 好事將近(18-11-08)      第七七八章 內閣某人的心路曆程(18-11-08)      第七七七章 謀求(18-11-08)     

第六零七章 退就是進


  英國公府後堂之中,淡淡燭火之下,張侖深陷大椅之中,半邊臉沉在黑暗中,一動不動。若從某種角度來看,此刻的張侖像極了老公爺張懋在世的模樣,若非張侖發髻烏黑,麵龐潔淨年輕,幾乎成了老公爺張懋的翻版。
  燭火蓽撥的跳躍爆裂聲,將張侖從沉思之中驚醒,他突然發現了站在門口的柳氏正擔心的凝視著自己,忙欠身微笑道:“夫人怎麼還沒睡?”
  柳氏微微一笑移步過來,伸手輕撫張侖的臉龐道:“夫君不去睡麼?從老爺子走了之後,夫君好像喜歡上了老爺子的習慣,喜歡坐在書房獨自一人發呆。夫君是有什麼煩心的事情麼?”
  張侖攬過柳氏的腰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手掌輕輕在柳氏圓潤的背臀上撫摸,輕聲歎道:“我也不想這樣,爺爺在世時每每看到他坐在這沉思不語,我都不太理解他,為何要將自己關在書房中獨自一人,爺爺坐在這的時候,似乎眉頭永遠沒有舒展開過。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原來爺爺身上的擔子這麼重,他無時無刻不在思慮著國公府的前途和安危。不當家不知艱辛,老爺子走了,我也明白了這個道理。”
  柳氏輕歎一聲,俯身在張侖額頭一吻道:“夫君別想太多,奴家知道,如今夫君身上的膽子頗重,但奴家不希望夫君成天在壓力下不開心;奴家真的希望夫君能快活起來,譬如學學那宋楠,他的壓力也不小,但卻好像沒那麼不開心,朝上府中都很自在的樣子,他是夫君至交好友,又是咱們府的親戚,不如跟他多聊聊,有什麼事兒也打個商量。”
  張侖微微點頭道:“是啊,我也很想想他那般瀟灑,可是我不是他,我做不到這一點。罷了,不說這些事了,你先去睡吧,我一會兒就睡去。”
  柳氏輕歎一聲站起身來,輕手輕腳沏上一壺茶擺在桌上,拿起長衫給張侖披上,走到門口轉頭看時,張侖卻又陷入沉思之中。
  “稟報夫人,前院衛士來報說姑爺來訪。”台階天井下,一名婢女氣喘籲籲的迎上柳氏稟報道。
  “姑爺?宋侯爺麼?”
  “是宋侯爺,在前廳等著呢。”
  柳氏忙轉身回來萬書房走,門口光線一黯,張侖的聲音傳來:“請宋侯爺來內宅書房,來人,沏茶點燈。”
  宋楠笑眯眯的進了後宅,對張侖和柳氏拱手行禮,高聲道:“見過大舅哥,見過嫂嫂。”
  柳氏抿嘴回禮,心道:這個宋楠走到哪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嗓門大的嚇人。不過見張侖臉上也是一片笑意,頓時也開心起來。
  “這麼晚了,你跑來作甚?妹子生了?”張侖笑問道。
  “快了快了,三月的產期,如今肚子大的滾瓜溜圓,估計也就是這幾天的事了。”宋楠不待想請,自顧往書房走,一屁股坐在那張大椅子翹起了二郎腿。
  張侖自己端過一張凳子坐在他麵前,動手給他沏茶,柳氏在門外笑道:“你們哥倆聊著,奴家去房拿幾件東西,一會兒麻煩姑爺帶回去給妹妹。”
  宋楠忙放下二郎腿起身來朝門外拱手道:“嫂嫂自便。”
  重新坐下後,張侖笑道:“你嫂嫂做了些孩童的衣服鞋襪,還托人買了塊美玉鑲嵌在金鎖,瞧,對你沒出生的孩兒多麼關心。”
  宋楠笑道:“不是你親侄麼?關心也是應該的,你這個當舅舅的準備了什麼沒有?金銀還是珠寶?一般貨色你可拿不出手,可莫丟了你的身份。”
  張侖笑罵道:“你是來看我的,還是來討東西的?如今你也是巨富了,還是這麼見錢眼開。”
  宋楠嘿嘿一笑道:“錢是命,命是狗屎,誰不愛錢?”
  張侖啐了一口,伸手示意宋楠喝茶,宋楠微笑舉杯喝了幾口,抬頭環視書房裝飾,問道:“這是老爺子的書房吧,邊的東西一點沒變呢,那幅字是老爺子的手書吧。”
  張侖順著宋楠的眼光看去,點頭道:“是,這‘韜光養晦’的條幅便是老爺子有一次專門寫了送給我的,這書房中的一切我也沒動過,老爺子用的銅壺火盆,坐的椅子,蓋的毯子都保留著;沒事的時候我便來這坐坐,追思老爺子的音容笑貌,想一想他在世時的教誨;有些他在世時說的話,當時我不以為然,現在卻都懂了。”
  宋楠凝視張侖道:“你看上去氣色並不好,老爺子過世後的這段時間,看得出你很頹唐,我很想來跟你聊聊,但又不知說些什麼;有些東西別人無法幫你,還需靠自己突破克服才是。”
  張侖籲了口氣道:“宋楠,你可知道如今我的處境?”
  宋楠微微點頭,輕聲道:“大舅哥,當初我的預言是否應驗了?”
  張侖緩緩點頭道:“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印證了你的預測,我這個京營總督怕是沒法子再幹下去了,我這段時間一直在糾結,是否向皇上提出辭呈,還是堅持在這個位置上呆下去,如果你是我,你該怎麼做?”
  宋楠沉默半晌,抬頭道:“國公爺,恕我直言。老公爺過世之時,皇上讓你代任京營總督的職位,我便在想,以你如今的資格,如何能鎮壓住手下那幫老狐狸,他們又如何能服你?老公爺在世的時候,憑著他的威望和手段都難以鎮服,更何況是你了。而且皇上當初讓你代任團營總督之職,這個‘代’字乃是關鍵,實際上這是老公爺留給你的最後的福蔭,老公爺新喪之時,皇上也是要做出姿態來,免得天下人說他人走茶涼;但這個代字恰恰表明了皇上對你擔任此職也是不放心的。”
  張侖默然不語。
  “上次我同你見麵的時候跟你說到這一點,想讓你明白這個道理,希望你能洞悉皇上的心理,辭去團營總督的職務,這樣在皇上心反倒會留下一個好的印象,可惜你沒能按照我的話做,我明白你有你的考慮,所以我也沒多說什麼。”
  張侖低低道:“我不想讓爺爺失望,爺爺一去世,我連他的職務也保不住了,這讓我如何向爺爺交代。”
  宋楠點頭道:“可以理解,但也許你誤會了老爺子的意思了,老爺子絕不希望你勉力為之,最後被人轟下台來,弄得名聲大跌;老爺子送你的這幅‘韜光養晦’的條幅乃是老爺子的畢生所思而得,在這種形式下,韜光養晦才是上策,這才是老爺子要告訴你的。”
  張侖皺起濃眉來,神情起伏不定,心中情緒複雜。
  “你京營中的事情我聽說了不少,團營中幾名老資格的侯爺對你的話陰奉陽違,他們最近跟定國公徐光祚混在一起,顯然即將有大動作;如果說明日或者不遠的某一日,京營侯爺們和定國公以及五軍都督府的領軍勳戚們一起上奏要免了你這個團營總督的職務,我一點也不吃驚。”
  張侖雙手捏在一起,骨節發出哢哢哢的響聲,顯然心中既憤怒又無奈。
  “大舅哥,我早就說過,我一定不會讓英國公府受人欺淩,我會永遠站在你的一邊,但現在的情形我不得不這麼勸你;隻要你不在團營總督的職位上,我便可以放手對付這幫不長眼的侯爺,若你在這位置上一天,我都將無法和他們對抗,因為這會將矛頭指向你。團營中的得失功過都會輕易的推到你身上來,反而束縛了我們的手腳。”
  “可是,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攫取了團營麼?我不甘心。”張侖揉著頭發低吼道。
  “你錯了,團營不是他們的,團營是朝廷的;如果你想延續老公爺的輝煌,重新執掌團營的話,辦法隻有一個。”
  “什麼辦法?”張侖抬頭問道。
  “先退下來,讓我放開手腳,一個個將這些老家夥們踢出去整趴下,然後,一切順其自然了。”
  張侖驚訝的看著宋楠,輕聲問道:“你做得到?”
  宋楠一笑起身,門外傳來腳步聲,柳氏抱著一個包裹笑盈盈的站在門前道:“侯爺,這些東西都是帶給兒妹子的,叫她安心養胎不要亂跑亂動,過幾日我帶幾個穩婆去你府上伺候她生產。”
  宋楠微笑拱手道:“多謝嫂嫂了。”
  (.)
  

Snap Time:2018-12-12 08:16:21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