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五百二十二章如法炮製


  幽龍穀的東北麵就是博卡山的西南山麓,從這往東北方向攀爬幾公,就可以到達銀象峰。
  在飛龍團營區與博卡山之間,橫亙著一條河流,名叫西塔河。這條河流發源於博卡山頂峰,自西北向東南湧流,因為途徑的地方落差很大,所以水流湍急、河床幽深,人站在岸邊,如果天色稍暗,甚至看不到河的底部。
  飛龍團在幽龍穀安營紮寨後,為了有一條進山的退路,孫誌城安排士兵在西塔河上修建了一座鐵索橋,把營區與博卡山連接起來。這樣的話,一旦營區被敵人攻破,飛龍團殘餘的部隊還可以通過鐵索橋撤退進入博卡山,然後再把鐵索橋炸掉,就可以延緩敵人的進攻。
  蘇雪玲這兩天在營區散步的時候,早就注意到了這座鐵索橋,知道過了橋就可以進入茫茫大山之中,即使有千軍萬馬追趕搜尋,也很難找到。因此,她就把這當著了營救葉鳴的“生命通道”……
  因為營區絕大部分兵力都已經抽調到前線防禦去了,所以當蘇雪玲抱著丁晨曦穿過營區走到鐵索橋南端時,並沒有遇到任何阻攔。而且,正如她預料的那樣,平時負責守衛鐵索橋的衛兵此時也已經被抽調去看守國家主席特使等人去了,橋兩邊的崗哨亭空空如也,並沒有任何人在站崗。
  在橋墩旁邊站定後,蘇雪玲舉起從李小琴那拿過來的手機,從微信調出一個備注名為“老丁11”的號碼這個號碼顯然是丁天盛剛剛注冊、專門與李小琴聯係的微信號,幾個小時前還跟李小琴視頻過,所以蘇雪玲便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這個號碼,並向對方發出了視頻聊天的請求。
  當鈴聲響了幾下後,對方拒絕了視頻請求。
  蘇雪玲估計丁天盛此時不大方便,所以不敢接視頻,於是便再次按下視頻聊天鍵。
  鈴聲響了大概七八下後,對方終於接受了請求。
  當屏幕上出現丁天盛的臉龐後,隻聽他有點慍怒地低聲喝道:“小琴,我不是告訴你暫時不要聯係我嗎?明天我就要離開滇省省城趕到邊境口岸,然後潛行進入國,估計最多三天我們就可以見麵了,你急什麼?”
  原來,蘇雪玲開始並沒有讓自己的臉出現在手機屏幕上,而是把攝像頭對準了正在津津有味地吃棒棒糖的丁晨曦,丁天盛並沒有發現異常,所以一開口就出言斥李小琴。
  就在他斥完後,蘇雪玲把攝像頭轉到了自己臉上,冷冷地說:“丁天盛,你睜開狗眼看看我是誰?現在你的寶貝兒子在我手上,我現在的位置是西塔河的南岸。我的要求很簡單:你馬上命令龔鵬舉釋放葉鳴,並給他一把手槍,讓看押他的人把他帶到河邊來,並從我右邊的鐵索橋逃進山去。隻要你按我的要求做了,在葉鳴進山後我會把你兒子交還給李小琴。如果你不答應或者中途耍詭計害葉鳴,我立即抱著你兒子跳下西塔河,與他同歸於盡!”
  說著,她就往前走了一步,站到水流湍急的西塔河岸邊,並把手機攝像頭對準了下麵的河流。
  丁天盛從鏡頭看到那飛珠濺玉、奔騰咆哮的湍急河水,不由臉色大變,馬上通過送話器嘶聲喊道:“蘇雪玲,你瘋了嗎?為了葉鳴那小子,你命都不要了嗎?你別忘了,你弟弟一家的性命還捏在我的手。你膽敢動我兒子一根毫毛,我把你弟弟一家都斬盡殺絕!”
  蘇雪玲冷笑一聲說:“丁天盛,你以為我是傻子嗎?你現在自顧不暇、朝不保夕,每天都在想著怎麼逃命,哪還有餘力去監控我弟弟一家?你的狗腿子現在都已經撤退到滇省和國境內了,你安排誰去殺我弟弟一家?另外,我還可以告訴你:在我被你脅迫來國之前,我已經秘密打電話給我弟弟,讓他們立即搬離老家那個村莊,去了一個你和你的狗腿子永遠都找不到的地方。你現在用這個來威脅我,已經沒有任何效果了。”
  丁天盛氣急敗壞地吼道:“你這個臭婊子、賤貨,怎麼如此言而無信?你當初給過我承諾的,說隻要我放過你弟弟一家,你永遠不會再與我為敵,永遠不再舉報我。你現在這樣做,對得起的良心嗎?你立下的承諾是放屁嗎?”
  “姓丁的,你既然說起了承諾,那你當初是怎麼答應我的?當時我提的條件有兩個內容:第一,你不再傷害我的家人;第二,你不再做傷害葉鳴的事情。你自己想想:是誰違背承諾在先?你首先用卑鄙手段把葉鳴的兒子綁架過來,然後又想殺害葉鳴,你的誠信在哪?我本來不想做綁架之類的事情,但你既然已經這麼做了,我如法炮製,算是‘請君入甕’。你現在給我一句話:答不答應我的條件?你如果不答應,我馬上抱著你兒子跳下去。”
  丁天盛知道蘇雪玲外表柔弱,內心卻異常剛烈,她說要跟小曦同歸於盡絕對不是說著玩的,不由冷汗直冒,趕緊應道:“小雪,你冷靜一點,我現在馬上給龔鵬舉打電話。不過,你要給我一點時間。你們現在是在幽龍穀,不是在獨龍坡。幽龍穀的老大是孫誌城,在釋放葉鳴的問題上,龔鵬舉可能也做不得主,必須經得孫誌城同意”
  蘇雪玲打斷他的話說:“丁天盛,你別跟我講這些客觀條件。孫誌城現在去美蘭鎮談判去了,他又更重要的大事情要做,不會管葉鳴的。現在幽龍穀是龔鵬舉全權負責,葉鳴也是龔鵬舉綁架過來的,與孫誌城關係不大,根本沒必要經得他的同意。我現在給你二十分鍾時間,如果二十分鍾之內葉鳴還沒有到達這座橋邊,你就跟你兒子道永別吧!”
  “好好好,你千萬不要衝動,我現在馬上給龔鵬舉打電話!”
  蘇雪玲又強調說:“你告訴龔鵬舉:隻能由一個士兵帶葉鳴到橋邊來,那個士兵還不能帶武器,但葉鳴手必須有一把槍。如果葉鳴來時後麵跟了一大幫武裝人員,我和你的交易就算失敗,一切後果由你承擔!”
  丁天盛此時已經方寸大亂,不敢再說什麼刺激蘇雪玲的話,隻能滿口答應下來。
  大概一刻鍾左右,在暮色之中,葉鳴手拿著一把手槍,跟在一個士兵身後匆匆地往橋邊走來。
  當看到葉鳴的身影後,蘇雪玲的眼淚不由奪眶而出!
  

Snap Time:2018-09-19 08:06:00  ExecTime: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