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動山河》全文閱讀

作者:開荒  劍動山河最新章節  劍動山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動山河最新章節新書《紈邪皇》已發布(18-11-08)      乘風禦劍新書《劍主蒼穹》(18-11-08)      關於本書等級功法靈器等級的說明帖(18-11-08)     

一一二七章 橫掃一切


  哪怕是經曆了四千載歲月,從無數大風大浪中闖過來的青靈神魔冷靈君,這時亦有種不知該如何是好之感。【】
  四件仙寶,不下十位的法域強者合力圍攻,卻都奈何不得。不但傷不得這任山河毫厘,身為星玄界第一後起之秀的皇玄夜,反而被這位一步步逼到了絕境。
  而楚靈奇,更是在諸人聯手協力狙擊牽製之下,硬生生的被那‘魔天神劫劍,當場斬殺連一點殘魂都沒留下。
  這一次交手,無論是那素寒芳,還是他與皇玄夜,都不留半分餘力
  哪怕是在這別府之內,他們的修為,都受壓製。冷靈君自己本身,最多也隻能使用七成法力。其餘三成,都要被防備兩儀仙極微塵陣,以及陣中的微塵虛空。
  可即便如此,這任山河的戰力,也未免太過可怖
  便是冷靈君都如此,其餘等人,情形就更為不堪。眼神驚畏忌憚,都需此時的任山河,若是不動也還罷了,一旦動作,則必定會有人死傷。
  超品之劍,鎖定命運因果,這簡直就讓人頭皮發麻。隻要這‘蒼茫魔君,,定下了他們死亡之果,那麼當這劍出之後,就是他們殞命之時
  “你們說他是不是很蠢?我就說了,他是在尋死,沒說錯吧?就不知下一個,會是誰?”
  莊無道依然是笑得邪氣,提著血劍,遙望諸人,將一個由道入魔者的殘酷與怪異,盡情的展露。
  甚至有那麼一那,莊無道都差點產生錯覺,認為這才是自己,原本的性情。
  好在本心還算清明,知曉這是因果反噬,還有之前血晶魔染之後的結果,侵蝕心神。
  當他將這異感,遊目四顧時,卻見所有人都噤若寒蟬。於是莊無道的視線,最終又落在了皇玄夜的身上,而後唇角微挑,露出了譏誚之色。
  “皇道友你這是作甚?莫非是想要逃了?”
  皇玄夜麵色冷峻,人依然呆在‘太初魔幡,垂下的黑色光幕之內。此時他的確是有了脫身之意,也並不因莊無道的言語而覺羞愧。
  這次應該非是錯料了這蒼茫魔君的實力,而是未曾想到,這人在這太皇別府之中,實力居然突飛猛進的這種程度
  應當與太皇宗,在數十萬年前的布局有關,而非他的失策。
  若然連四件仙器,十餘位法域強者聯手,都已奈何不得對方,那麼這一戰繼續下去,也無濟於事。隻有盡可能的保存實力,才可能有下一次的機會。
  身為元始魔宗的聖子,下一任的魔督,他又豈能到這時,還分辨不出雙方間的強弱?
  在這兩儀仙極微塵陣之內,自己與冷靈君,根本就不是對手。隻有出了別府,才有能力與之戰,
  此時他該想的,已不是如何將對方圍殺,而是該如何保命。
  隻是如何使此間元始魔宗之人都安然撤離,卻是個無比棘手的問題。
  在別府外庭,即便觸發了禁製,隻要不是太重要,最多也就隻是被強行送走而已。可在這中庭之內,一旦與兩儀仙極微塵陣正麵衝突,那就隻有被這大陣轟滅碾壓,這一個結局。
  要麼是原路退回,要麼是能夠對抗著這整座大陣之力,強行破開別府的虛空胎膜,返回星玄世界。
  可這談何容易?這太皇別府,恰恰那層空間壁障,才是兩儀仙極微塵陣中最強的一點。
  哪怕是強如血尊任糜,也無可奈何,難以破入,更何況他們這些登仙境?
  從內往外,可能要稍稍容易一些。他與冷靈君,依仗兩件仙階至寶,勉力應可辦到。可其他的同門魔修,總不能棄之不顧?
  這倒不是他顧念同門情誼,而是今日調集的人手,都是元始魔宗的精華。
  一旦全數折損在此,那麼宗門在這三千年內的實力,都將驟降三成。
  哪怕他身為元始聖子,也承擔不起這樣的責任。
  隻有
  皇玄夜正在思索著脫身之策,可僅僅是下一刻,他就已覺自己天真,
  莊無道身影,忽然又站到了他眼前。不同於之前的一頭霧水,皇玄夜此刻已明了緣由,
  這並非是什麼太虛之法,而是因果扭曲虛空。莊無道定下了他該在這個方位的果,那就形成了相應的因
  虛空扭曲,心想而事成
  然而明白歸明白,可皇玄夜一樣的心驚。眼看著莊無道那近在眼前,毫無溫度的笑,隻覺是頭皮發麻。
  更使他渾身驚顫的是,那血色劍光,已再一次的揮出
  “還敢分神?看來之前的教訓不夠。就不知任某今日,比之你當日如何?”
  那劍瞬間就突破了‘太初源壁,,直接衝淩而至。而此時的皇玄夜,才有反應,一聲悶哼。那太初魔幡之上,立時伸出了一個遮天大手,往血紅劍影擒拿下來。
  禦使仙寶,法力消耗以海量計。以至於他此時,根本就沒有剩餘的法力,使用其他的術法。隻有一道巨大的太陰星刀,當頭往莊無道直斬而下,以攻對攻,冰寒之氣,似可凍結一切。
  皇玄夜有足夠自信,哪怕不用其他的手段,隻這太初魔幡之力,就可將莊無道逼退。
  使用此物之後的他,戰力已可以直追仙修,而且不是普通靈仙,而是至少如寒淩上仙那樣的存在
  而在這黑色遮天大手與太陰星刀之後,則是從青靈神魔冷靈君腳下,伸展出千萬枝藤,似槍似鞭,俱都堅韌之至,可攻可守。可以在一瞬,轉化為藤盾,也可將莊無道整個人在須臾間淹沒!
  那‘萬佛血靈鍾,顯化出的萬尊血色佛影,此時亦口吐梵言,一層血色的梵文結界,也再次護衛與皇玄夜的身周
  然而莊無道,卻嘿然一笑,身影閃化,頃刻間到了十丈之外。隻輕描淡寫一個削斬,就將那星力幻化的玉如意及太陰星刀強行破開。皇玄夜的星靈化身,亦緊隨其後,被一劍碎滅。
  元神反噬,皇玄夜的口中,頓時吐出了一口黑血。眼神怒恨欲狂,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化身,化成點點星光,散於天地之間。
  莊無道則是從容自若,隨手拂袖,帶起了一片紫色雷光。轟然擊下,就將那化光而來,光閃劍至的素寒芳,強行轟開逼退。劍光漫卷,也將周圍其他的魔修,全數斬退,語中含著陰惻惻的笑聲:“二位道友想要逃命,最好是先問過在下再說。”
  又轉而嘲笑那素寒芳:“素仙子,這莫非也是準備與這些元始魔宗之人聯手了?明知元始魔宗幾萬年中罪孽滔天,不知害死多少人命,仍不惜與魔為伍,要護住他們的性命?難道素仙子,還要說你們兩家,沒有勾結?”
  素寒芳的眼神清冷,眸光如刀,毫不為所動。她並非是要救助皇玄夜與元始魔宗,而隻是尋找一切機會,要殺死自己體內魔種的主人。
  心中是這般想的,可看看此時的莊無道,在素寒芳的心靈深處,卻有一絲絲恐懼與絕望感,正在瘋狂的發芽生長。可能也正因這無能為力感,對未來的絕望,方才她才會果決出手。
  然而前因後果,自己都不甚明白,又或者是不願去想明白
  ...
  ...
  

Snap Time:2019-07-23 10:35:16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