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動山河》全文閱讀

作者:開荒  劍動山河最新章節  劍動山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動山河最新章節新書《紈邪皇》已發布(18-11-08)      乘風禦劍新書《劍主蒼穹》(18-11-08)      關於本書等級功法靈器等級的說明帖(18-11-08)     

第一百四七章 什麼遁法


  “我能感應到一千七百丈外,有幾人說話。<-》有位名叫吳煥的師兄,恰好提起了穆道友與莘薇。那人說你們兩人是天生災星,凡是與你們一起結伴入林海的師兄弟,要麼身死,要麼重傷,每一個能全身而退。這些話,也不知是真是假。”
  見穆萱麵上變了色,莊無道這才笑了笑:“不知這本事,可有資格與二位同行?”
  說實話他心也是意外,這兩位女修,居然還有這樣的故事。
  穆萱的臉上,則是忽青忽白。練氣境修士的靈覺,除了防範身後的暗算外,基本沒太大用處。築基巔峰,最多隻覆蓋個七八十丈地域。這段距離,都在視覺範圍之內。修士的眼力,也強過普通人許多,更有種種術法輔助。
  所以這靈覺,隻是聊勝於無。
  然而能感應一千七百丈外之事,這概念就已全然不同。已經可以預防許多危險,尤其天南林海內,多的是擅長潛蹤匿跡之法的妖物。
  許多幻術,能瞞過人的眼睛,卻瞞不過靈覺。
  深深看了莊無道一眼,而後穆萱就咬牙切齒,盯著一千七百丈外某處,眸子也噴出火來:“吳煥!那個廢物點心,背後說人是非,我遲早有一天要殺了他!”
  莘薇忙把自己師姐的臂膀扯出,衝著莊無道強笑了笑:“吳煥師兄他也是我們節法一脈,與穆師姐一同拜在雲靈伯門下。不過師叔你別信他,我與穆師姐,總共才隻去過林海兩次。”
  莊無道唇角毫無溫度的扯了扯,忖道這個小妞,原本也不是外表看起來那麼老實的。
  吳煥語中的災星,僅指穆萱一人。這莘薇與穆萱兩個,確實隻一起入了兩次林海。然而穆萱與其他人結伴,卻已多達九次,結果是死了七位師弟。此外還有五人重傷,至今都還元氣未複。而其餘人等,也沒一個完好的,都是僥幸才保住了性命。
  兩個姿容氣質俱都上佳的女修,卻被人視之如洪水猛獸,自有其因。
  ※※※※
  天南林海內的情形,與南屏諸山又大不相同。這固然是巨木林立,也濕汽極重,瘴氣彌漫。不少地方,更暗藏沼澤。普通人一不小心踩下去,腳就再拔不出來。
  而靈力極盛之所,也確實容易滋生妖孽。哪怕是不能移動草木之屬,都可能擁有著神智。隨便一根有著千年樹齡的巨樹,都有著比擬一二階妖獸的妖元。盡管不能為害,卻也使人心驚。
  莊無道也是直到進入林海之內以後,才發現在這要把神念散開後維持,並不簡單。
  似有無數聽不懂的低囈細語聲,從四麵八方傳來,一起匯入到他的神念之內。是那些草木,正在互相‘交流談論’著。
  莊無道要將之區分忽視,從中篩選出對自己有用的信息,真不是一件易事。
  好在還有劍靈雲兒,論到靈覺之廣,雲兒要遠勝於他。運用靈覺的經驗,也遠遠不是他能比擬。
  所以真正擅長此道的雲兒,莊無道現在,還隻是在雲兒指導下,在練習實踐而已,暫時是別想將自己的神念靈覺真正實用。
  不過莘薇卻不如此以為,見莊無道進入林海後,帶著二人連續感應到了幾隻妖獸的蹤跡,一一獵殺之後。莘薇已經是現出了佩服之色:“師叔靈覺,真是同階無二,莘薇遠遠不如,實在佩服。”
  穆萱看莊無道的眼神,也緩和了下來:“也算不上什麼!隻是幾隻才剛入階不久的低階妖物而已,論到潛蹤匿跡之能。連那些一階後期妖物的零頭都比不上。”
  莊無道笑笑不言,並不接話。這幾隻妖獸,以他們的能耐,誰都不會放在眼。獵殺後的些許收獲,也不值錢。三人在之所以這林海的外圍搜尋,隻是因穆萱,測驗他在靈覺感應方麵的具體強弱而已。
  而緊接著穆萱的語氣也是一轉道:“沒必要在這再浪費時間!過些日子,節法師祖就又要開壇講道,沒時間耽誤。林海外三千內,都沒什麼像樣的妖物。真正值錢的靈珍,都被搜刮都差不多,還要深入五千內才行。接下來要趕路,不知莊‘師叔’可擅長遁法?若是走得慢了,我二人可不會等你,”
  “二位請便先行就是,莊某自信遁法上不會落於人後。”
  莊無道點了點頭,做了先請的手勢。心中則是暗歎,這穆萱人雖是有些實力,然而性子也未免太傲了些,怪不得此女人緣,會如此之差。北堂婉兒雖也性情驕橫,然而卻也頗有自知之明,並不自負。且隻要是她看重之人,都會以禮相待,折節下交。兩人相比,實在差得太遠。
  不過他到底還是選了與穆萱莘薇二人一起同行,一是這兩位女修的實力確實都很不弱,二是沒有其他選擇,三是他自己,其實也沒多少耐心繼續等下去。
  至於運勢仙緣一說,莊無道始終是半信半疑的,並不是太過在意。反正是有真傳玉牌在手,有著最後保命的手段。真要有什麼不對,那就立時跑路走人。他才不會憐香惜玉,顧忌什麼。
  就如秦鋒所言,死道友不死貧道。夫妻有難,尚且大難臨頭各自飛呢,又何況是區區同門?
  “果真?”
  穆萱一臉的不信,不過卻未有深究之意。遁法的高下,反正稍後看一看就知曉。
  “我與莘薇二人遁法,都與眾不同,不是普通人跟得上的。除非你學了那門《仙影浮光》。”
  莘薇也擔憂的看著莊無道,她那時聽司空宏說起。本門功法中,莊無道隻選了一門《上霄應元洞真禦雷真法》,與遁術不怎麼沾邊。
  穆萱卻不管這些,徑自取出了兩條滿繪著符文的絹布,纏在了自己的雙足上。
  然後又取出了一張符紙,口中念念有詞。隨著著那符紙無風自燃,那兩條絹布,也漸漸閃爍靈光,仿佛有清風纏繞,足生雙翼。然後輕輕一個跨步,就已經到了二十丈之外。
  “丁甲神行術?”
  莊無道的眼,微微一眯。確證了莘薇,說穆萱能夠請來丁甲神將化身的說法,至少這件事上,莘薇並未騙他。
  能施展丁甲神行,自然也能借引丁甲神將的化身降臨。
  “師姐的氣機悠長,丁甲神行之術可以不眠不休,日行三千而不大耗真元呢。”
  穆萱說完,不好意思的朝莊無道笑了笑。六枚‘赤流金’飛劍也再次飛空而起,而後並在了一處。穆萱也穩穩踏在了劍上,劍身微沉,而後連人帶劍就瘋狂前飆。
  遁速之,竟然還勝過那穆萱一籌,看穆萱輕鬆的模樣,分明還未盡全力。
  莊無道也是錯愕不已:“雲兒,不是說要築基境之前,才可以禦器飛空麼?此女的神念真元,竟如此之強,可媲美築基。”
  莘薇說她危急之時,可以禦劍逃離。莊無道原本以為她是為讓自己安心的吹噓之言,然而此時看,此女還真有這本事。
  “確實是需築基之後才可,不過要禦器飛空,也非是沒有例外。”
  劍靈在心念內淡淡解釋著,言語間也並不無太多的訝意:“不是她的神念真元強過於你,而是所修功決之故。三垣劍心經,這門禦劍術,最擅的就是意劍相合之法。且那套飛劍,也頗有神異之處。雖是十二重的法禁,然而結合起來,卻有一套特殊陣法。不過此女這麼早就能神念分化,倒是有些意思。”
  莊無道這才釋然,然而整個人也浮空而起,離地大約三尺。而後也無什麼特殊的身法動作,就往前飛速的‘滑’行。所過之處,花草辟易,泥土飛濺。
  然而滑速之,卻能與莘薇腳下的劍器相提並論。僅僅熟悉,就同樣是神情輕鬆的追上了兩人,與二女並肩而行。
  “禦空飛行?不對,你這又是什麼遁法?”
  穆萱是目瞪口呆,禦空飛行比之禦器飛空,又要難上一些。
  然而莊無道此時,確實是離地三尺。而她與莘薇二人雖,一個卻要配合提縱之術,不時的起躍挪藤。莘薇禦劍,同樣要以劍訣控劍。同時操控六口飛劍,煞費心神。
  莊無道卻簡簡單單,把手背負在身後。也不用管其他,無比的輕鬆寫意。規避那些巨木時,也遊刃有餘。莊無道隻需稍稍側身,就可改變規矩。
  同樣的速度。然而無論氣度聲勢,還是靈活便捷,都是莊無道遠勝。
  “什麼遁法?”
  莊無道斜睨了穆萱一眼,淡淡答道:“自然是土遁之術。”
  其實他自己,也說不好自己現在,到底是用的土遁,還是雷遁。
  練習了整整十年時間的封靈決,配合離塵宗的諸般功法,果然是有著奇效。
  在半月樓這一月多時間,莊無道也未做什麼,主要精力,還是在研習大摔碑。
  然而那《上霄應元洞真禦雷真法》,卻已自然而然就入了門,到了第一層的門檻。
  而此時他的遁法,就是結合自身磁元罡力及禦雷真法的產物。
  

Snap Time:2019-05-20 05:31:17  ExecTime: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