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變》全文閱讀

作者:雲白天藍  武俠變最新章節  武俠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俠變最新章節第三百零八章調轉槍頭(14-01-31)      第三百零七章拔刀相助(14-01-30)      第三百零六章除惡務盡(14-01-29)     

第二百九十五章意氣相投


  聽得江雲說的這麼形神俱似,諸葛德威和崔冬都是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諸葛德威最先忍受不住冷笑道:“照你這麼說的話,那這個天下豈不是要不了多久就會落入李閥手中了?”
  而崔冬的語氣則要比諸葛德威好了許多,不過他對投靠突厥的李閥也是十分的不恥,所以疑惑的問道:“江兄弟,雖然我覺得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李閥應該沒有那麼大優勢吧?”
  誠然關中易守難攻,地勢極好,但若說拿下關中就能夠得到天下的話,那也太不現實了。
  江雲淡淡的說道:“我這隻是實話實說罷了,信不信由你們。”
  不管是曆史上還是大唐雙龍之中,李家的確是靠著這種手段的都天下的。
  劉黑闥皺著眉頭,說道:“李閥投靠了突厥,突厥畢竟是外族,我想肯定有很多人對李閥不滿,他們想要得到天下,應該沒那麼簡單吧?”
  江雲冷笑一聲,道:“你以為李閥真的會投靠突厥嗎?他們隻不過是利用突厥而已,一旦他們占據了關中,爭霸天下的時候,就肯定回和突厥劃清界限。”
  李閥現在的實力再眾多勢力之中還並不算最強,所以劉黑闥還是有些難以相信,說道:“就算是如此,比李閥強大的勢力也有一些,他們想要得到天下恐怕希望不大吧?而且,江兄,既然你和李閥沒有任何關係,那為何那麼看好李世民呢?”
  江雲當然不可能告訴他這是上天注定,所以說道:“李閥之中無論是李淵還是李建成,都沒有李世民的雄才偉略,而且李世民為人善用。城府極深,加上手段高超,手下更有一群謀臣武將,例如李靖、紅拂女這對夫妻,還有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這等謀臣,尉遲敬德等等武將。可以說光是李世民手下的人才,比其他的各大勢力都要富有底蘊。”
  “李靖!”
  寇仲和徐子陵霍然變色,素素的臉色也是變得極為蒼白,一下子失去了血色。
  寇仲和徐子陵看來素素蒼白的臉一眼。然後徐子陵壓著怒火對江雲問道:“江大哥,你是說李靖投靠了李世民,而且還和那個什麼紅拂女成親了?”
  江雲剛剛順口說出了李靖,直到徐子陵說話,才反應過來他們和李靖之間的關係。他看著徐子陵難看的表情,點點頭。道:“沒錯,李靖確實投靠了李世民,而且還和紅拂女成親了。”
  “紅拂女是什麼人?”寇仲沉聲問道。
  江雲思量了一下,道:“紅拂女乃是李世民手下第一高手,一身實力已臻化境,就算是比起你們的老爹杜伏威恐怕也是隻強不弱。”
  寇仲和徐子陵都是緊緊地握住了拳頭,心中對李靖辜負素素憤怒到了極點。
  劉黑闥也是發現了怪異之處。他雖然不解,但是看著寇仲三人臉色都不好看的樣子,立馬岔開話題,對江雲問道:“江兄,除了李閥之外,你覺得還有那個勢力最有資格爭天下?”
  其實說實話,江雲對這爭霸天下的事情也是一竅不通,他所說的隻是根據小說之中所記載的來說。
  “除了李閥之外,現在有資格爭天下的尚有瓦崗寨、江淮軍、劉武周、你們的夏主竇建德,王世充等等。不過最有資格和李閥爭奪天下的。恐怕就隻有瓦崗寨,竇建德和劉武周等等幾人了。其他的像宇文閥,獨孤閥、江淮軍、薛舉、朱桀等人,雖然手中擁有重兵,但顯然不是爭天下和治天下的人選。”
  頓了一下。江雲忽然說道:“其實說起來,除了我之前所說的那些勢力之外,有一個勢力是最不容小覷的。”
  “嶺南宋閥!”劉黑闥眼中光芒大作,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宋閥。
  江雲驚異的看著劉黑闥,臉上露出了佩服之色,道:“劉兄果然對天下各大勢力了如指掌,沒錯,雖然宋閥位居嶺南,地勢險要,無法出擊中原,參加爭霸天下,但是絕對不可以看輕他。可以說,不管是那一方勢力得到了宋閥的鼎力支持,都將會一躍成為最有可能爭奪天下的勢力。”
  “而且!”江雲虎目驟然射出無匹的光芒,沉聲道:“宋閥還有一個宋缺,宋缺乃是天下第一用刀高手,一身實力通玄,天下難尋敵手。”
  宋缺的名聲自然不小,無論是劉黑闥還是崔冬諸葛德威,他們在聽到宋缺的名字之後,都是臉上露出了欽佩的神色。
  寇仲和宋閥的人有過接觸,所以在聽到宋缺的名字之後,也是露出了崇敬的目光,問道:“江大哥,那宋缺的實力比起三大宗師如何?”
  一聽到寇仲的問題,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江雲,江雲是他們之中武功最高之人,是最有權力評價的人。
  江雲低頭思索了一下,然後道:“三大宗師分別是寧道奇、傅采林和畢玄,不過他們的實力到底強到什麼地步,我沒有見過也不好說。但若是宋缺和寧道奇交手的話,生死相拚之下,我覺得恐怕先死的是寧道奇。”
  “你是說,宋缺比“散人”寧道奇還強?”崔冬驚訝的問道,天下三大宗師的名氣之強,遠不是宋缺可以相比的,所以在聽到江雲的話之後,崔冬等人都是露出了不信的神色。
  其實江雲自己也不是太確定,在大唐之中,宋缺的確是和寧道奇交手過,不過最後宋缺必殺的第九刀並沒有施展出來,而寧道奇有沒有壓箱底的招式,這誰也不敢確定,,所以兩人到底誰更厲害一籌,江雲也不好說。
  而之所以江雲會說生死之戰應該寧道奇會先死的話,其實也是帶有一點自己的私意,畢竟宋缺和他都是用刀的,有些偏幫也是很正常的。
  “沒有真正的打過誰也不知道,我也隻是自己瞎猜的而已。你們權當說笑。”
  見到眾人都是陷入了沉思,江雲也是搖頭苦笑。
  沉默了一會,忽然劉黑闥說道:“我當年有幸見過“散人”寧道長一麵,他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仙風道骨的仙人,極為高深莫測。在他麵前,我仿佛像是沒有任何秘密而言。”
  一聽劉黑闥居然見過寧道奇,眾人都是吃驚不已,隻有江雲沒有露出意外的神色。
  寇仲問道:“劉大哥,你什麼時候見過寧道奇的?”
  劉黑闥緬懷道:“那還是幾年前的事情了,那時他曾經還給我算過一命。”
  “寧道奇還會算命?”徐子陵驚訝的問道。
  江雲也是冷笑道:“算命?這隻不過是騙人的玩意罷了。在我看來,人的命運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與其相信這些虛無縹緲的事情,還不如相信自己的雙手。”
  “對,江大哥這話我覺得非常的對。”寇仲也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十分認同江雲。
  但是劉黑闥卻是麵色沉重。搖了搖頭,說道:“江兄,寇老弟,你們還別不相信,當年我遇到寧道奇的時候,還隻不過是一個落魄之人。他給我算過一命,說我將來會飛黃騰達。成為大將軍,結果我現在果然是做到了,所以我覺得寧道長的算命還是十分精準的。”
  見劉黑闥一副深信不疑的樣子,江雲更是冷笑,他道:“劉兄,是你著相了,你擁有如今的一切,靠的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如果你當初什麼都不做,就抱著寧道奇的算命結果,一直癡心妄想。你覺得你會成功嗎?”
  “這?”劉黑闥愕然不已,雖然他覺得江雲說的不對勁,但是卻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
  江雲接著道:“劉兄,我說句不好聽的,算命這東西。信則有,不信則無。如果說寧道奇算的結果是你會馬革裹屍,死無全屍,那你是不是就一定會這樣呢?”
  “你,你怎麼知道的?”劉黑闥滿臉的駭然,不可思議的望著江雲。
  江雲麵色平靜,而其他的人則是臉色大變,就連素素這個女子都是驚奇的看著劉黑闥。
  徐子陵皺著眉頭猜道:“劉大哥,不會真的像江大哥所說的那樣?寧道奇真的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劉黑闥深深地吸了幾口氣,然後擦恢複了平靜,不過他的表情卻不再像之前那樣深信不疑了,他驚疑的回答道:“子陵說的沒錯,寧道長當初的確說過我會馬革裹屍,死在戰場之上。”
  “哼。”
  江雲冷哼一聲,道:“作為一個武將,馬革裹屍,戰死沙場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試問有誰能夠自信自己會百戰百勝?所以,劉兄,還是之前說的那句話,信則有,不信則無。如果僅僅是因為這樣,就不敢表達自己的心意,那才是後悔莫及之事。”
  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江雲眼角的餘光掃向了徐子陵身邊的素素。
  江雲的這個動作雖然做的隱蔽,但是劉黑闥卻是看得清清楚楚,登時,這位豪氣衝雲的漢子老臉一紅,他沒有想到江雲居然能夠一眼看出他的心思。
  但是這藏在心底許久的秘密卻不是那麼容易消除的,劉黑闥歎了一口氣,道:“江兄,你的話說的有道理,我劉黑闥也不是不懂,隻不過你們沒有見過寧道長,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著劉黑闥,江雲知道他的心中還是無法釋懷,對於這一點,他也沒有任何辦法。古代人對於這種封建迷信的崇敬,遠不是江雲能夠理解的,想要讓劉黑闥完全摒棄這種想法,根本不是他的一句兩句話就可以辦到的。
  不過事在人為,對於劉黑闥這個豪爽漢子,江雲很有好感,所以他自然不希望他被迷信所束縛,於是繼續勸道:“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劉兄,人活著就是要轟轟烈烈,無怨無悔,如果僅僅隻是因為一句相士的話,就終日膽戰心驚,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正所謂: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人活著就要無所畏懼,飛蛾為了一絲光明尚且撲火,難道劉兄連飛蛾都不如嗎?”
  江雲說的豪氣幹雲。使人聽得熱血沸騰,哪怕是徐子陵這樣淡靜的性格也是有些情不自禁,露出了向往之色。
  而從江雲和劉黑闥兩人的眼光看去,徐子陵和寇仲都仿佛是感覺到了什麼,兩人對視一眼。都是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其實他們之前就看出了劉黑闥對素素有意思,而劉黑闥此人光明磊落,是個響當當的漢子,若是讓素素跟著他,倒也是一個好的歸宿,所以兩人也是對著劉黑闥勸了起來。
  劉黑闥雖然心中忌憚。但卻也是被江雲的一番話給激起了內心壓抑了多年的鬱氣,熱血上頭,高聲道:“江兄說得對,我劉黑闥佩服。”
  見到劉黑闥已經有所意動,江雲也就不再勸說了,過猶不及這個道理他還是懂得。
  天空飄起了雪花。幾人連忙找了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微微地搭了個帳篷,一群人圍在其中,生著柴火,倒也顯得暖烘烘的。
  閑聊了一會之後,劉黑闥對著江雲問道:“江兄今後打算怎樣,不會一直這麼挑戰別人吧?”
  江雲搖了搖頭。道:“前一段時間我四處挑戰,是為了印證自己的武道,期望能夠有所突破,但是這段時間下來,卻發現效果並不顯著,想來是這些人已經不足以讓我感受到壓力了。所以我想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應該不會在去挑戰別人了,因為我已經有了新目標。”
  劉黑闥奇道:“江兄的新的目標是什麼?”
  江雲的新目標自然就是宋缺了,隻不過現在還不到時候,江雲也不願意四處宣布。所以江雲搪塞道:“我接下來要去赴約。”
  “赴約?”劉黑闥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這已經是江雲的私事了,所以也就沒有多問。
  不過對於江雲這個大高手,劉黑闥還是起了招攬之心,他道:“江兄。若是沒事的話,可以到我們那,夏王定然會十分歡迎江兄的。”
  聽到劉黑闥有招攬自己之心,江雲心中暗歎,他很清楚,竇建德並不是明主,跟著他隻有滅亡一條路。不過這樣的話當然不能在劉黑闥的麵前說出,所以江雲隻是笑笑,道:“若是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去找劉兄。”
  劉黑闥何等聰明之人,自然是聽出了江雲的拒絕之意,不過他卻不在意,倒是諸葛德威低聲的冷哼一聲。
  江雲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於是岔開話題對劉黑闥問道:“劉兄,你們接下來何去何從?”
  劉黑闥毫不隱瞞的答道:“我們這一次出來是奉夏王之命幫助翟讓的,可惜被李密先了一步,事已至此,所以我們也就準備回去了。”
  江雲眉頭微皺,道:“如今李密肯定四處分布人手尋找你們,你們可有好辦法安然離去?”
  劉黑闥笑道:“這個江兄就不用擔心了,我們準備走水路,到了陽武之後,隻要找巴陵幫的人商量商量,走水路離開應該不是問題。”
  “巴陵幫。”
  聽到巴陵幫的名字,江雲的眉頭皺的更深了,語氣驟然變得冰冷,道:“巴陵幫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此話怎講?”劉黑闥,寇仲,徐子陵等人都是驚愕不已。
  江雲問道:“你們可知巴陵幫最大的收入來源是哪個渠道嗎?”
  聽到江雲無緣無故的問出了這個問題,寇仲等人的莫名其妙的搖了搖頭。
  “拐賣人口,逼良為娼!”
  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了這八個字,江雲生平最恨的就是這種販賣人口的畜生,更別說是逼良為娼這種更加可惡的事情了。
  “什麼?”
  在江雲說出這八個字之後,幾乎是同一時間,包括素素在內的所有人都是驚駭的站了起來,不可思議的盯著江雲。
  劉黑闥麵色無比凝重的問道:“江兄,此話當真?”
  江雲斬釘截鐵的說道:“絕無虛假,你們恐怕不知道,其實巴陵幫以前最大的後台就是隋煬帝楊廣,專門負責為楊廣搜尋天下美女,相對的,自然就會有人中飽私囊。”
  寇仲皺眉道:“這不太可能吧,我們曾今見過蕭銑,看起來他不太像這樣的人,而且我們還認識巴陵幫的香玉山,這小子武功稀疏,但是為人還算是比較義氣的。”
  江雲眼中冷光一閃,心中暗歎,大唐之中,寇仲和徐子陵兩人最大的遺憾恐怕就是遇到了香玉山,並且將素素交給了他,導致悔恨終生。既然自己來到了這,就絕對不能讓這種慘劇發生,不管是因為寇仲他們的關係,還是因為香玉山拐賣人口的罪大惡極。
  於是江雲冷笑道:“你知道什麼?你口中的那個香玉山其實就是最大的人口販子,販賣人口,逼良為娼的勾當就是香玉山父子所負責的,蕭銑雖然沒有直接參與,但是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至於他們為什麼會對你們另眼相看,仔細的用腦袋想一想,就應該明白是為什麼了。”
  江雲朝著寇仲和徐子陵冷哼一聲,兩人都是被江雲的怒氣震得有些驚駭。
  忽然寇仲和徐子陵同時驚叫道:“楊公寶庫,難道他們是為了楊公寶庫?”
  

Snap Time:2018-09-24 21:36:25  ExecTime: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