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城之王》全文閱讀

作者:百璽  仙城之王最新章節  仙城之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城之王最新章節2017年最新仙俠題材作品《我是仙凡》正式在起點上傳(18-11-07)      2017年最新仙俠題材作品《我是仙凡》在起點上傳(18-11-07)      1302仙界(大結局)(18-11-07)     

911殺機起


  
  ?不僅僅是麵前的遠方,其它方向的平原外,同樣遍布仙城,就是身後近處的一片群山外,也是仙城無數,看這情形,這個“陣法師協會總部”倒也名副其實,並不在邊緣,而是在核心中。央處。
  而且,能在總部得到那麼大一塊地盤,並建造起如此多的傳送陣、法陣,陣法師協會此手筆也是足夠大。
  葉默等人剛一出現,不遠處便突然躥起十數道身影,遁光耀眼,轉瞬來到眾人麵前。
  “在下古慕風,見過諸位冰蓮宮前輩。”
  古慕風看清這十數道遁光斂去下的麵容,當即恭敬行禮道。
  這十數道身影,赫然是足足十五尊尊者,不過,看其服飾,有五位是陣法師協會的尊者,剩下那十尊,就是冰蓮宮的尊者了,就是如此一群人,來到陣法師協會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接回皇甫嫣。
  這些老者微微點了點頭,不再注意古慕風,齊齊對皇甫嫣恭敬行禮,朗聲道:“我等見過皇甫少宮主,拜見冰影尊座。”
  前麵一番話還沒什麼,葉默等人隻是有一絲震撼而已,可後麵那句,則真正讓葉默等人嚇了個不輕。
  “尊座”這個稱呼眾人可是清楚的很,化神期稱為尊者,而至強者層次,似乎就是“尊座”,可自己這些人中,哪有什麼冰影尊座?
  就在眾人疑惑之際,皇甫嫣身旁另一側徐徐浮現出一道身影來,身披雪色大氅,將渾身上下包裹的嚴嚴實實,但依稀可以看出,大氅下的身軀應該非常幹瘦才是。
  此人甫一出現,便讓所有人眼瞳狠狠一縮,感到萬分不可思議。
  此人如此詭秘,似乎隨時跟在皇甫嫣的身邊,那豈不是說,自己這些人的事都被此人知道了?能隱藏的如此悄無聲息,跟著自己一群人進入這而未被發現,天下之大,此人還有哪去不得?
  “看來北溟真的出現了變化,讓你們如此緊張,炎兒那丫頭很急嗎?”
  此人淡淡開口說道,聲音蒼老嘶啞,聽得出是個老者。
  那一群尊者中,一個老者當即行禮回道:“火蓮尊座的確很想念冰影尊座,急需尊座趕回冰蓮宮,有大事與尊座商量。”
  “好,老夫知道了。”
  冰影尊座淡淡答道,卻沒有立刻動身,反而回身看向葉默,說道:“小子,希望你記得對嫣兒丫頭說過的話,冰蓮宮上下都不同意你和嫣兒丫頭的事,不過老夫還是很看好你的。”
  聞言,古慕風、陣法師協會眾尊者、冰蓮宮尊者等人紛紛臉色大變,卻也不敢說什麼。
  不論此人的修為,光論身份輩分,就比無數人高得多,可以說,身份高的恐怖。
  “小子謝過前輩。”
  葉默心中喜意一閃而過,麵上不動聲色地感謝道。
  “老夫在前麵等著。”
  冰影尊座一擺手,手指輕輕一彈,一道炫目浮光射出,將古慕風、南魔眾人都帶出了傳送陣,在不遠處等待著。
  於是,傳送陣隻剩下皇甫嫣和葉默。
  “你最大的秘密我沒有讓影子前輩知道,雖然我不能保證他一定沒有發現,但也做好了準備,讓影子前輩把不該說的藏著,影子前輩很疼我,知道怎麼做。”
  皇甫嫣心思細膩,一眼看出葉默眼眸深處的擔憂,笑顏一綻,淺笑嫣然的說道。
  聞言,葉默心下一暖,情不自禁地輕輕一刮佳人挺翹的瓊鼻。
  “我等你。”
  皇甫嫣癡癡凝望眼前熟悉而平凡的臉,許久才說道。
  “等我。”
  葉默同樣沒有多言,隻有二個字,堅定如鐵。
  ……
  不多時,皇甫嫣便駕起遁光飛向冰蓮宮眾尊者,看到這遁光的速度,眾尊者又是一陣皺眉,不再多話,發出一片朦朧冰光,將一行人包裹住,朝另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這時,陣法師協會的人也重新迎了上來,目光不善的掃視葉默眾人,說道:“各位初到總部,還請先在此處小住一段時間吧,我們會將你們到來的消息告訴冰蓮宮和高層,讓他們送來特殊通行令牌,那時你們便可自行離去了。”
  “北溟的規矩我們也有所了解,似乎不是這樣的吧,你們就可以直接發放通行令牌的,難道是想囚禁我們?”
  眾人臉色自然不好看,古天方神色桀驁,揚起嘴角冷笑道。
  “本座說了,你們要在此住一段時間,北溟已經許多年沒來過魔修了,所以需要特殊的通行令牌,我陣法師協會並沒有這個權力處理這樣的事情。”
  那說話的尊者冷著臉說道。
  這倒不是他在故意為難,而是程序上需要如此,這些魔修可不是簡單魔修,其本身是否危險也未知,所以普通的通行令牌肯定是行不通的,很容易被仙城同盟的修士誤會,到時隻怕會鬧的更大,所以這是必要的措施。
  “真他娘麻煩,澹台,你怎麼看?”
  古天方不屑一笑,看向澹台不破,詢問其意見。
  “聽他們的。”
  澹台不破麵無表情,徐徐行過晚輩禮,說道:“麻煩諸位前輩了。”
  澹台不破此舉讓這幾位尊者臉色稍稍好看了些,微微一點頭,當先朝法陣平原邊上的一片群山飛去,葉默等人相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情魔前輩,你沒有把握?”
  古天方以秘術傳音問道。
  “五個化神尊者,一個還是化神中期,如果單是如此也沒什麼,可他們是陣法師,在此地如虎添翼,你當本座是仙人?”
  情魔沒好氣的回了一句,其他人頓時心下暗笑,古天方嘿嘿一笑,也不說話了。
  不多時,一行人便來到了群山之中。
  眾人剛落下,便見一群人一齊走上前,恭敬行禮道:“拜見諸位尊者。”
  “他們是南魔來的貴客,安排最好的院落,莫要怠慢了,等高層發下通行令牌,便放他們離去吧。”
  唯一的化神中期尊者淡淡吩咐道,隨後又轉頭對葉默等人說道:“你們安心住下,有什麼便和他們說,他們會盡量滿足你們,但萬萬不要惹事,否則出了什麼問題,我仙城同盟可概不負責。”
  葉默等人沒有回答,不置可否,走向那群身著陣法師服飾的人。
  這些人中,最前麵的一人當即對葉默等人道:“請各位跟在下來,此地法陣極多,若無人帶領,是根本闖不進的。”
  待葉默等人離去,那化神中期尊者才目光幽冷道:“你等隨時準備好應付他們,特殊通行令我會截下,到時,情魔交由我四人,化蒙,你負責其餘元嬰期小輩。”
  “這……”
  一旁,一個樣貌平凡的中年尊者麵露難色,糾結道“這不妥吧?我等陣法師大多戰力是弱點,我怕光憑我一人降不住這群小魔頭啊,有消息稱,這群小魔頭,可沒有一個不妖孽的。”
  “哼!飯桶一個,一群元嬰小輩就把你嚇成這樣,能成什麼大事?魔修的話也能信?他們這些人,哪個不是整日以為老子天下第一……罷了,浮華,你配合化蒙,另外,我會讓素青經也過來輔助你們,讓他磨礪磨礪。”
  化神中期尊者麵上怒意浮現,但也無可奈何,隻得一擺手,又安排了一位尊者配合化蒙。
  “南魔魔修,道衍城主……也許,不少人會對他們有興趣,尤其是上麵……”
  化神中期尊者輕語一句,帶著其餘二位尊者一轉身,光華浮現,身影隨之消逝。
  另一邊,葉默等人隨著領路的陣法師一路前行,已經繞到了此山的北麵,漫山奇樹異花,清泉叮咚,流水潺潺,更有無數不知名的小獸嬉戲在山林院落間,偶有一二頭躲在樹枝花葉間,怯生生的打量這群陌生人。
  “……仙城同盟的諸天浮屠大陣極少極少,隻有六大巨頭總部和八大家族總部有,唯一例外的就是此處了。據說就是化神後期的尊者,想要破陣都要頗費一番手腳呢。”
  “除此之外,還有極多的攻伐法陣,作用千般的神妙法陣,攻伐法陣最強大的便是上元滅空大陣,和諸天浮屠大陣屬同一個層次……”
  領路的年青陣法師喋喋不休的給葉默等人闡述此地法陣的厲害,讓葉默等人感到好笑不已,但同時,心下也沉重了幾分。
  年青陣法師修為並不低,足有元嬰九階,但如今的陣法師、煉丹師等等,都講究“專精”,陣法實力上去了,戰力未必有多強,除非是天賦頗強的天才,才能在研習法陣的同時,不落下功法神通的修煉。
  葉默等人都猜到,這年青陣法師戰力可能並不高,但似乎已經是此地身份最高的人了,是陣法師協會對此地不管不顧,還是自信過頭?
  想到陣法師以陣法操控聞名,又想到在靈躍飛天主城時,無數低階陣法師共同操控一座大型傳送陣時的情形,而眼下此地的陣法又如此厲害,綜合種種,結合陣法,這些修為最高也隻是元嬰九階的陣法師,戰力必然十分恐怖。
  因此,葉默等人暗中商量了一番,也都覺得不要妄動的好,否則真的很可能要被無盡法陣磨滅,身死道消。
  當然,這也是在陣法師協會不搞蛾子的前提下,如果他們敢做什麼手腳,自己這些人日子絕不好過,如此的話,還不如拚一拚,萬一能突破出去,就能傳出消息,讓南魔得知。
  這是最壞的情況,眾人自然不想朝那個方向發展。
  可惜,事情往往事與願違,葉默等人不想惹事,陣法師協會卻不打算輕易放過葉默等人。
  就在入住院落後沒幾日,葉默等人就發現,自己這些人的院落外,赫然駐紮了一批修為不低的元嬰修士。
  雖然這些人身穿陣法師協會服飾,但渾身卻散發出一股濃烈的煞氣,眼神冰冷漠然,龍行虎步,腰間儲物袋鼓鼓囊囊,似乎裝了不少東西,一看便知,這絕不是陣法師協會的人。
  並且,葉默等人被告知,高層遲遲未發下特殊通行令,陣法師協會感覺不妥,便請葉默等人在此多住一段時間,等結果出來後再放行。
  而這些偽裝成陣法師協會陣法師的修士,陣法師協會則說是保護葉默等人的,這等屁話,葉默等人自然一點都不信。
  這一日,葉默等人聚集到了一起,個個臉色都無比難看,麵色陰沉的能滴下水來。
  “我們被軟禁了。”
  澹台不破眼神陰冷,語氣淡漠的說道。
  這話一出,眾人臉色愈發難看,他們自出生起,就是宗門捧在手上的寶貝,除了至高無上的宗主、掌教外,他們何曾被別人軟禁過?沒想到在仙城同盟,被一個玩弄陣法的人給軟禁了。
  “這群雜碎,根本就沒把我南魔放在眼。”
  古天方神情猙獰,一拳狠狠砸在一旁的涼亭石柱上,上麵的禁製光芒一閃,整個涼亭轟然破碎。
  “既然他們不把南魔,不把我道衍放在眼,那就殺出去,大鬧一場,敢不敢?”
  葉默手掌周圍,八柄不過手指長的飛劍靈活如同遊魚,飛快環繞在掌指間。
  聞言,眾人都是有些傻眼,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
  此地陣法如此多,如此厲害,這要怎麼殺出去?
  “殺!他們不動用十三階以上法陣就算了,他們敢用,我們就動用底牌,他們不用,我們就殺穿這,如果我猜的沒錯,外麵那些人,應該是功德堂的獵殺者。”
  這時,澹台不破殺氣騰騰的開口道,讓一眾人更是愕然,隨即也心動起來。
  “這一場,必須殺,而且要殺穿。功德堂獵殺者圍殺,無盡法陣圍困,陣法神師操控,如此大的手筆,被我們殺穿了回怎麼樣?這不僅僅是揚我南魔之威,也是提升我等自身的重要性,隻有這樣,才不會被他們看清,否則,我等遭受的侮辱會無窮無盡,不反抗,就是死。”
  澹台不破繼續說道,眼中的殺機已經凝如實質。
  

Snap Time:2019-04-22 14:16:54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