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巔峰》全文閱讀

作者:夢入洪荒  權力巔峰最新章節  權力巔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權力巔峰最新章節第四篇受屈辱憤怒反擊(18-07-18)      第三篇被帶走秦鋒身陷絕境(18-04-29)      第二篇欲突圍秦鋒被困(18-04-29)     

第四篇受屈辱憤怒反擊


  p金成德來到秦鋒的小屋前,隔著鐵欄杆輕輕地拍打著秦鋒的臉頰,充滿不屑的說道:“華夏掌櫃,你真的以為你很牛逼嗎?告訴你,在我們韓國你屁都不是,老子想怎麼收拾你怎麼收拾你,不會有人來管你,不會有人來救你。算他們想救也救不了你。因為你是在我們韓國的地盤,而不是在你們華夏的地盤。”
  p聽到金成德喊自己華夏掌櫃,秦鋒的臉色一下子變了。熟練掌握韓國語言的秦鋒非常清楚,韓國人稱呼自己為掌櫃,和我們華夏人稱呼韓國人為高麗棒子意思是一樣的。這是一種充滿了蔑視的語言。
  p從金盛德的言語之,他看出了金成德對自己滿滿的仇視。
  p秦鋒冷冷的看著金成德用韓語說道:“作為一名韓國警察,難道你不擔心你的所作所為給你帶來麻煩嗎?我畢竟是一名外國的遊客。”
  p金成德充滿不屑的說道:“你是外國遊客不假,但問題是剛才你欺負了我們韓國人。所以,我現在怎麼收拾你,都不會有人管你的。”
  p一邊說著,金成德又隔著鐵欄杆,狠狠的一腳踹向了秦鋒。
  p然而,在這一瞬間,原本應該躺在地被金成德一腳踹的秦鋒猛的伸出雙手,一把抓住了金成德的腳踝,狠狠的望鐵欄杆一帶,將金成德卡在欄杆處。與此同時,秦鋒一下子站起身來,伸手掐住了金成德的脖子,將他揪到了自己麵前。
  p秦鋒用手拍打著金成德的臉蛋兒,語氣森然的說道:“孫子,你給我聽清楚了,你秦爺爺活在這個世界,還沒有被人打過臉蛋,今天為了收拾你,我不得不挨了你這兩下子。”
  p一邊說著,秦鋒一邊狠狠的接連抽了金成德十個大嘴巴。
  p而這個時候,另外一邊的樸泰俊已經聽到聲音趕了過來。
  p當樸泰俊看到秦鋒正在毆打金成德的時候,他連忙飛的拔出腰間的手槍對準了秦鋒,冷冷的說道:“立刻住手,否則我立刻開槍擊斃你。”
  p說話之間,樸泰俊的是槍口對準了秦鋒。
  p然而,在此時,秦鋒的手突然狠狠的一用力,狠狠的掐緊了金成德的脖子,他立刻呼吸困難,臉色憋得通紅。
  p秦鋒冷冷的說道:“樸泰俊,隻要你敢輕舉妄動,我立刻掐死金成德,不要以為你們之間所說的話我聽不懂,我告訴你,你們所說的每一句話,我全都能夠聽懂。你立刻把這個房間的門給我打開,否則我立刻掐死他。”
  p身陷險境,秦鋒不得不想辦法為自己尋找生存的機會。他可是知道的,這個金成德根本沒有打算讓他活著出去。
  p樸泰俊的目光落在了秦鋒和金成德的身。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從腰間拿出一把鑰匙,為秦鋒打開了大門。
  p在走出大門的那一瞬間,秦鋒已經順勢拿走了金成德腰間的手槍。與此同時,他一腳猛的踢在樸泰俊的手腕,將樸泰俊的手槍踢飛到了半空,他一躍而起,將那把手槍拿在手,
  p隨後彎腰從金成德的腰間拿出了一把汽車鑰匙,狠狠一拳砸在金盛德的後腦,把金成德砸暈在地,速的向外衝去。
  p此時此刻,樸泰俊雖然很想去追擊秦鋒,但是考慮到秦鋒那以一抵百的威猛,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俯下身來查看金成德的情況,同時拿出手機,撥打了他們局的求援電話。
  p而此刻,秦鋒已經找到了金成德的汽車,速的衝出了所在地方,向著景福宮的方向趕去。
  p在此刻,秦鋒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警笛聲。秦鋒看了一眼後視鏡,發現在自己這輛汽車的後麵,十幾輛寫著韓和英的汽車速的向自己的方向衝了過來。
  p對方一邊向這邊衝,一邊開始對著秦鋒喊話,秦鋒懂韓語自然聽得明白,他們是在勸自己回去自首。否則隻有死路一條。
  p秦鋒充滿不屑的撇了撇嘴,冷冷的說道:“你們這些鳥人,還想讓我回去在接受你們的欺淩和侮辱,你們以為老子傻呀。雖然老子現在意識神態都有些模糊,但我非常清楚,你們這些人是根本不講信用的。
  p秦鋒的汽車在韓國首爾大街小巷內飛馳著,身後是一大串兒,越來越多的韓國警察的汽車在追蹤者。
  p在這個時候,秦鋒對麵也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警笛聲,在警笛聲的前麵,是一輛出口版的哈弗h6。
  p秦鋒一邊開著車,一邊在觀察著路邊的情況。他非常清楚,自己如今在韓國的表現是在越獄,但是他不得不這樣做,因為如果他不從麵走出來的話,那麼自己的母親秦睿婕很有可能會出事。
  p秦鋒猜的沒錯,此時此刻,在首爾一家高檔娛樂城內,秦睿婕被那幾名劫持她的人,推推搡搡的帶到了一個十分豪華的包間內。
  p寬敞奢華的沙發,半躺半坐著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他的嘴叼著雪茄,正在用審視的目光下下打量著秦睿婕。等他看完之後,眼神立刻露出了興奮之色,衝著帶秦睿婕過來的幾個人滿意的點點頭說道:“好的,這個女人我留下了。你們一會兒直接去財務領取3萬美元。”
  p這幾個人立刻興奮的向這個戴著墨鏡的男人鞠了一躬,然後轉身飛的離開。
  p戴著墨鏡的男人用手一指秦睿婕,向她勾了勾手指,說道:“從今以後,你是我的女人了。來幾個人,把她帶出去打扮一下,我今天晚要和她洞房。”
  p很的,從外麵衝過來七八個身材彪悍的女人,七手八腳的將秦睿婕架起來向外走去,根本不給秦睿婕任何反抗的餘地。
  p首爾的大街,秦鋒駕車一路狂奔。而此刻,對麵兒車道內的汽車,司機也在駕車一路狂奔,身後警笛鳴響。
  p當兩人來到一處十字路口的時候,兩人同時看到了紅綠燈的變化,然後狠狠的向著身後那些韓國棒子追兵們最意想不到的方向狠狠的打了一把方向盤。
  p當一聲巨響,兩輛汽車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p在那巨大衝擊力結束之後,兩輛汽車的車門同時打開,兩個彪悍的男人同時從車內衝了出來,然後向著同一個方向衝了出去,而那個方向,正是距離雙方追兵最遠的方向,還是交通最為繁忙的地方。
  p秦鋒一邊往前麵跑,一邊路對著旁邊的人說道:“我說你丫的怎麼開車的?沒看到我正在拐彎兒嗎?”
  p對方也充滿不爽的說道:“我後麵追兵緊追不舍,我怎麼會注意到其他的方向?誰知道你會在那個時候突然衝了出來呢?”
  p等對方說完之後,秦鋒和對方幾乎同時看向對方。
  p兩個十分激動的聲音同時響起。
  p“秦鋒。”
  p“柳浩天。”
  p“你怎麼在這?”兩人又是異口同聲的問道。
  p秦鋒苦笑著說道:“我是過來陪著我母親前來旅遊的,沒想到在景福宮前被韓國棒子把我母親給劫持走了。還把我丟進了小黑屋內,對我百般*。我憤怒之下,隻能先逃了出來。柳浩天,你不好好的在你的軍隊當兵,你怎麼跑到這來了?”
  p柳浩天苦笑著說道:“我是過來執行特殊任務,任務是完成了,卻被韓國的特工給發現了,他們滿世界的追蹤我。”
  p由於交通路口柳浩天和秦鋒的車發生了碰撞,整個現場的交通情況一片混亂,兩人身後的追兵全都無法再繼續乘車追蹤,隻能下了汽車追著兩個人向前跑去。
  p如果說現場隻有秦鋒或者柳浩天一個人的話,也許他們兩個人誰也逃不了,但是當這兩個人湊到一起,他們的戰鬥值立刻升了無數倍,兩個人一邊跑一邊商量對策,很製定好了行動方案,帶著追兵整整跑了20多分鍾之後,兩人終於成功擺脫了身後的追兵,再次湊到了一起。
  p柳浩天看著秦鋒說道:“剛才你說,柳阿姨被韓國棒子給劫持了,這是真的嗎?”
  p秦鋒苦笑著說道:“是真的,也怪我一時大意,著了那些棒子的道兒。”
  p說話之間,秦鋒的臉充滿了懊悔之色。
  p柳浩天聽完之後,表情變得十分嚴肅起來,他握緊拳頭說道:“秦鋒,我們必須要想辦法先救柳阿姨。”
  p秦鋒點點頭說道:“沒錯,我必須要先把我母親救出來,隻不過現在我不知道我母親被那些棒子劫持到了哪?”
  p說話之間,秦鋒的聲音已經帶著一絲哭腔了。作為一個鐵血男兒,他現在對母親的安危充滿了擔心,卻偏偏沒有辦法去營救自己的母親。他現在終於感覺到身單勢孤的不便之處。
  p柳浩天輕輕拍了拍秦鋒的肩頭說道:“秦鋒,不用擔心,柳阿姨蹤跡的事情交給我了。”
  p一邊說著,柳浩天一邊從身摸出了一隻紐扣,按動按鈕扣的一個機關,隨即低的聲說道:“立刻幫我調查一下景福宮前被一幫歹徒劫走的女人的下落。”
  p隨後,柳浩天根據秦鋒的描述,將事發的時間地點和大致的概況向對方複述了一遍。
  p五分鍾之後,柳浩天胸前的紐扣震動起來,柳浩天按動了一個按鈕,對方的聲音立刻從紐扣傳了出來:“已經查出來了,你所要找的人已經被這幫歹徒帶到了首爾最大的一家夜總會內,不過這個夜總會的背景十分複雜。既有韓國當地黑幫的股份,又有美國勢力參與其,甚至還有一些日本人也在其有股份。這的安保措施十分強大,好多保安都配有槍支,要想營救她難度非常大。”
  

Snap Time:2019-12-06 04:37:26  ExecTime: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