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法師行》全文閱讀

作者:打瞌睡蟲  星際法師行最新章節  星際法師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星際法師行最新章節第兩千七百四十九章索斯特五星大區(18-09-06)      第兩千七百四十八章衛生間危機(18-09-06)      第兩千七百四十七章(18-09-06)     

第兩千兩百三十七章離開


  “能給我一支煙卷嗎?”中年人焦躁的來回踱步,因為追溯自己的回憶是他的精神力波動變得異常劇烈。
  墨夜搖搖頭。
  “那有食物嗎,能吃的就可以。”
  墨夜遞過去一隻烤火雞。
  中年人坐在地上,捧著烤火雞大口大口的撕咬,即使他現在看上去還算年輕,其實實際年齡早已經無法考證。
  眼角有些許褶皺,在表情不算豐富的時候這些褶皺緊繃著並不線路痕跡,鼻翼兩側的紋路更深一些,說話的時候尤其明顯,嘴角也有一些淡淡的折痕,胡渣稀疏的分散在下巴與圓潤的下顎線上。
  圓潤的臉型沒有太多棱角,這名執事的頭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被壓扁了一些的足球,就連耳朵也是沒有多餘弧度的半圓形,一個字,圓。
  他的年紀被定格在進入彼得斯時間循環的起始點。
  墨夜忽然開口問道“你會老死嗎,如果一直不回到休眠艙?”
  時間循環刷新對沒有在休眠艙內的人是不是也有效呢?
  墨夜的疑惑並沒有得到解答,圓臉中年人用紙巾擦了擦胡渣上黏著的肉汁,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也許有,也許沒有,可誰有那個時間和機會去實踐證實呢?”
  “異星人,你來這兒的目的是什麼,尋寶嗎?”一隻冒著熱氣香味四溢的火雞很被啃咬的隻剩下一個骨架。
  他圓溜溜的眼睛盯著麵前的火球內正不斷旋轉的火雞一嘴油膩卻依然不滿足,嘴巴一張一合“想得到好處的人很多,可最後他們都沒有好下場。”
  當火球散去,熱騰騰的火雞被風卷送到他手邊時,圓臉中年人迫不及待的伸出手,炙熱的高溫似乎對他來說毫無影像。
  也許是因為種族原因,墨夜盯著對方隻有三根手指的手默默想到。
  他一邊撕扯著雞肉塞進嘴,一邊用沾滿了烤汁和油光的嘴說著話“他們都不見了,你看,最近的例子不就是執事長嗎,他是彼得斯城權力最大的人,可不也死無葬身之所。”
  墨夜不以為意,“每個人都會死,時間早晚而已。”
  圓臉中年人在吃飽喝足之後情緒平靜了一些,精神力波動也不再持續升高,反而向下跌落趨於平穩。
  “哈哈哈”圓臉中年人手的火雞肉隨著他的大笑一起顫抖搖晃,熱騰騰的油脂順著他的手向下滑落“在彼得斯城這可不成立,早晚的時間差可以拉長到無限。”
  永生不死聽起來多麼有誘惑力的詞語,為了延長壽命在星盟發展史的不同文明階段大部分人類種族都曾做過數不清的努力,可是此刻在圓臉中年人的口中這成了一件好笑又悲傷的事情。
  “你還有雞肉嗎,再給我一些吧。”圓臉中年人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說道“那些濃霧,它們隨時可能出現,至少讓我在變成凶獸前吃飽一些,也許這可以讓我的狩獵攻擊性出現的晚一點。”
  墨夜從空間戒指取出另一隻烤火雞用火球包住開始烘烤,這是第四隻了。
  圓臉中年人的身體狀況並不好,虛弱疲憊的程度可能比墨夜更嚴重。
  體能恢複藥劑並沒有起到該有的效用,也許是種族不同使得藥效被減弱,這種小概率事件發生墨夜也很無奈。
  “你的身體對食物產生了排斥反應。”墨夜皺眉看著正胡吃海塞的人。
  一個長期待在休眠艙的人,鬼知道到底多長時間沒有吃過真正的食物,消化係統並不能立刻適應。
  這個虛弱的長久沒有真實活動的身體與剛剛複活的標本沒什麼區別。
  “你打算用食物自殺?”
  “如果可以的話,任何方式我都願意嚐試,至少這個過程除了痛苦之外還能有些享受。”
  圓臉中年人並不是大眾人類,他是什麼種族,來自哪,今年幾歲,有哪些家人,曾有怎樣的人生經曆,這些東西他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的太多了。
  “我腦海中同時儲備著三套不同的童年記憶,其中有兩個極度悲慘,一個無聊至極,對了,在我現存的記憶碎片我單是名字就有......”他掰著手指頭一根一根豎起,最後放棄了,“太多了。”
  “休眠艙喚醒時的意外故障讓這個人被一次性灌入了多套記憶,或者是每一次記憶輸入清洗後再潛意識中留下的印記碎片被重新組合。”小七給墨夜分析會出現如此狀況的原因。“主人,彼得斯城選擇的那些執事預備役,那些忽然覺醒記憶的人會不會也是這種情況呢。”
  將這些在休眠艙發生了某種不確定或是無法立即更改故障的樣本集中在一起觀察研究,作為另一種類型的素材樣本,盡可能的收集更多數據信息,或是為了避免係統運轉出現更多無法掌控的變化將故障集中處理,都是可能發生的。
  小七的這個推測聽起來很有可信度。
  一具身體卻有著好幾個人的記憶,這些記憶之間甚至毫無聯係,導致人格分裂恐怕隻算是其中最輕微的後果了。
  “你隻要回到休眠艙,多餘的記憶會被清除,你就能重新開始新生活了。”
  雖然這所謂的新生活充滿了自欺欺人的意味,可對於記憶不斷被清除又重新灌入讀檔的人來說他們並不會知道,至少不會比此刻更痛苦。
  “我這麼想過,真的,我隻要躺回去,躺回去後一切痛苦都煙消雲散了,我會開啟一段全新的或是曾經有過的人生,就像那些人一樣,你看他們那忙碌或是悠閑的樣子”他隨意的揮手指了指周邊街道上的行人嗤笑“我不會再懷疑自己是誰,不會如此痛苦”說著圓臉中年人大口咬下一塊肉“可是現在這個有許多記憶的我卻無法接受自己用那樣的方式生活,那才是自殺,此刻的我是真實的。”
  墨夜沒有說話,等圓臉中年人吃完再遞上一隻火雞,直到對方實在吃不下為止。
  在吃火雞的過程中濃霧出現過兩次,墨夜帶著吃雞的圓臉中年人瞬移閃避到了另一處。
  這並不能徹底的解決問題,此刻墨夜才明白執事說的監控無處不在根本逃不掉是什麼意思。
  那些濃霧似乎能夠鎖定追蹤,無論逃去哪兒都能找到目標物。
  “一旦被濃霧碰觸到就沒有救援可能了。”墨夜回憶她當時目睹的那一幕,心隱隱有了如此判斷。
  那隻凶獸原本被墨夜禁錮在空間結界之中,可是當墨夜再次打開結界的時候那已經什麼也沒有了。
  濃霧區域原本就是彼得斯魔方的一部分與彼得斯城之間有著特殊的空間通道。
  也許在追蹤圓臉中年人的時候,順便就把墨夜帶在身邊那隻凶獸給帶走了。
  當濃霧又一次出現的時候,圓臉中年人推開了墨夜“逃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的,如果我變成凶獸請立刻殺死我吧。”
  當濃霧包裹圓臉中年人的時候,他毫不意外的完成從人類到凶獸的轉變。
  與他圓溜溜的臉型類似,在墨夜麵前出現了一隻體型碩大的球狀物。
  凶獸無疑了。
  墨夜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這隻凶獸是那個圓臉中年人,那就算是完成了對方的遺願。
  然而出乎墨夜預料的是,這隻凶獸居然在看見墨夜的一瞬露出驚恐的表情,灰霧著短肥的胳膊試圖說什麼,吱吱唔唔的奇怪語言讓人聽不懂。
  在墨夜施放攻擊的前一秒它居然義無反顧轉身就跑,說好的變成凶獸就請幫忙結束生命呢,怎麼說變卦就變卦。
  這隻圓滾滾的凶獸就這麼一路朝著天空滾遠了。
  墨夜還有些沒反應過來“變卦了?不是那個人?”疑惑的目光追隨者天邊閃爍的那一個圓點,直至看不見沉入濃霧之中。
  這滾遠的速度讓人望塵莫及,然而對風之子來說卻不算個事兒。
  墨夜早已勾畫完善的魔法觸發,伴隨著魔力微光閃爍風之子呼嘯而去。
  墨夜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靜靜的等待,眨眼間天邊滾遠的那顆圓球被風之子包裹著又滾了回來。
  圓球驚恐的看著墨夜,咿咿呀呀的試圖說話,這些奇怪的發音落在墨夜耳隻有一句話概括“沒有一句人話”
  “這隻凶獸在對我說話?”
  小七點點頭,對此也很是意外“是的主人,從它的發音頻率肢體動作,它極大概率的確是在試圖與你溝通。”
  墨夜多次遇見過凶獸,一見麵就發動攻擊從未遇到過主動要求溝通的。
  “你能翻譯嗎?”
  “主人,這些聲音不屬於任何一種我所知的語言體係,我認為它們是無序的亂碼。”
  “你聽得懂我說話?”
  圓球點頭了,不這麼說或許不太準確,它不是點頭而是向前滾了滾,因為身體太過渾圓,這隻凶獸壓根就沒有肉眼可見的獨立頭部存在,整個就是一球。
  “你是吃火雞的人?”
  圓球再一次滾了滾。
  這真是讓人意外驚喜的發現。
  “你真的變成凶獸了嗎?”墨夜很好奇的想要知道這個叫她困擾的問題。
  這一次居然沒有前後滾動而是左右滾動了,短小的四肢不斷的扇動。
  這算是搖頭了。
  墨夜的視線上下打量眼前的圓球,“先生,你看起來實在不像是人類。”
  “你不想死了?”
  這次前後滾著點頭了,滾動的頻率還挺。
  “那你現在是什麼物種?”墨夜的問題顯然無法得到任何有效回應。
  “啊啊啊誒餓啊”
  圓球似乎氣憤又焦急的說了些什麼,墨夜一句也聽不懂,小七也無法解析。
  對方的精神力波動也沒有絲毫人類的影子。
  再然後,墨夜有許多疑問,可是卻無法用‘點頭搖頭’這樣簡單的是非題模式進行,張了張嘴,最終沒想到該怎麼問。
  已經沒有繼續詢問的意義。
  眼前發生的事實在令人驚訝不已,然而在神秘的彼得斯魔方,這一切的發生似乎又並不是那麼不可思議。
  圓球凶獸或者那個中年人並沒有逗留太長時間,在墨夜放棄完成遺願後迅速的消失不見。
  是什麼導致這隻圓球或者說這個人在極短時間內迅速放棄了求死?
  墨夜站在原地,看著周邊來來往往的行人,再看看天上的帝都星,銀芒持續向下灑落形成一條一條銀色光帶,看上去美輪美奐。
  仿生警衛的搜查還在持續,他們路過墨夜身邊對沒有做任何隱匿的她視若無睹。
  這座城市在這個循環日開啟了新的循環,一切都是無用功。
  墨夜沒有再繼續多做停留,邁步離開。
  “主人,我們就這麼走了嗎?”
  “嗯。”
  彼得斯城值得探索的地方有許多,墨夜的疑問有許多,可這座城市的運轉自有它的係統,不是她輕易就能改變,更何況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去找卡迪斯和迪卡娜嗎?”
  “嗯”
  “我們是現在就離開彼得斯城嗎?”
  “嗯。”
  墨夜一直在重複著單音節的應答讓小七摸不著頭腦。
  墨夜在彼得斯城的環城列車站見到了迪卡娜。
  她的記憶並沒有消失,也沒有被碎片話,似乎與彼得斯城清洗程序結束之前並沒有任何特殊變化。
  “你準備離開了?”迪卡娜看見墨夜並不覺得意外。
  墨夜不再開口詢問任何有關彼得斯城的問題,她知道自己不會得到答案,隻是靜靜的看著迪卡娜,等著她先說話。
  “你想找卡迪斯?”
  小七在聽見迪卡娜問話時才想明白墨夜的打算,“主人,你要帶走卡迪斯調查員?”
  墨夜點點頭,“他提過希望和我一起離開,如果可以的話。”
  “他沒有回休眠艙。”迪卡娜笑了笑,“真是不可思議,他用了幻象傀儡假裝自己和我們返回總部大樓再離開。”
  迪卡娜笑大概是因為即使如此,最終還是會被精神力核心上的符文鎖定,濃霧隨時會出現將他拽入其中。
  一切都沒有改變,彼得斯城的時間節點依然在死循環中反複。
  迪卡娜的所作所為似乎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她所期待的星鑰能夠打破時間禁錮似乎隻是一個謊言,對此她似乎已經無奈接受。
  

Snap Time:2018-09-25 03:00:02  ExecTime: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