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氣淩霄》全文閱讀

作者:新聞工作者  戰氣淩霄最新章節  戰氣淩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戰氣淩霄最新章節第4817章 狂妄(19-03-24)      第4816章 祭祀(19-03-24)      第4815章 曠世大戰(19-03-24)     

第4802章 煉丹爐鼎


  兩人的神色有了極大的變化!
  陸天羽臉色依舊淡然,但鬼泣長老卻是一臉錯愕驚訝和不解。
  半晌,他疑惑著開口,“我感覺到了魔界之主的力量,你是魔界之主?”
  魔界之主?
  他的話,讓閻羅雪生一陣驚訝。
  陸天羽則是淡笑道:“若我說我是魔界之主,你當如何?”
  “魔界修士怎麼會認人族為主?”鬼泣長老喃喃自語,他和摩羅家主的想法一樣,陸天羽不應該會得到魔界修士的認可才對。
  “你先前也說了,我為人妖魔三族同修修士,得到魔界修士認可很值得意外嗎?”陸天羽問道。
  “你為人妖魔三族修士不假,但不應該會得到魔界修士認可,因為你體內蘊含著的是人族血脈。”鬼泣長老說道。
  陸天羽可以作為人妖魔三族同修的修士出現在魔界,也可以和魔界修士做朋友,但魔界修士若要選主人是絕對不會選陸天羽的。
  因而陸天羽的血脈沒辦法改變,他是人族,體內流淌的是人族的血脈!
  魔界修士認可陸天羽的實力、修為或者人品,但絕對不會認可他做魔界之主!
  就如人族也不會認魔族做城主一樣。
  這關乎的是血脈問題,非修為、實力能彌補的。
  陸天羽聞言卻是淡淡一笑道:“我隻能說,萬事無絕對!你若相信我則相信,不相信我也無妨。”
  鬼泣長老不說話了,他相信不相信陸天羽其實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剛才的交手已經證明了陸天羽在魔界的地位,他乃是魔界之主。
  魔界之主地位甚高,哪怕在魔域也會享受極高的待遇。
  鬼泣長老本就有意和陸天羽交好,此刻便說道:“既然你為魔界之主,那我便以魔界之主的待遇待你,日後你若在魔界有需要,大可來我閻羅家族。”
  這話要是讓外人聽到,必然會引起轟動。
  摩羅家族已經把陸天羽視為了貴賓,就意味著他們把陸天羽視為了自己人,現在閻羅家族居然也要把陸天羽當成貴賓,這是什麼意思,跟摩羅家族爭鋒相對?
  果然,摩羅江水的臉色陰沉下來,道:“鬼泣長老這是什麼意思?陸道友已經是我摩羅家族的貴賓了,你們現在居然也要把陸道友視為貴賓?這明顯是於我摩羅家族作對!”
  “作對?這話從何說起?”
  鬼泣長老沒說話,閻羅雪生便在一旁說道:“陸道友實力強大,又是修羅大陸的前輩大能,威望最高者,但凡知道這些事情的人,我想都會費勁心思拉攏!我閻羅家族雖為魔域最強大的家族,但也是愛才若渴,尊重強者!奉陸道友為貴賓,乃是我閻羅家族的真心之舉,與你摩羅家族有何關係?還是說,你覺得陸道友的實力和修為,不值得做貴客?”
  “我沒有這樣覺得!”摩羅江水沉著臉道:“憑陸道友的實力和修為,走到任何家族都是貴客,我隻是覺得你們閻羅家族未免有些狂妄,居然大言不慚說自己是魔域最強的家族!若你們是魔域最強家族的話,我摩羅家族又是什麼?”
  “聽摩羅道友的意思,是不服氣嗎?”閻羅雪生眯著眼道。
  “不錯,我的確不服!”摩羅江水絲毫不否認。
  “看來,道友是要與我比試一場了。”閻羅雪生的臉色瞬間嚴肅起來。
  摩羅江水自然不畏懼道:“比試就比試!怕你不成!”
  兩人說著,瞬間戰意盎然起來。
  陸天羽在旁邊看的忍不住微微搖頭。
  鬼泣長老在旁邊淡淡開口:“夠了,雪生!今日是陸道友來我家做客之日,你卻與人打打殺殺的,成何體統?若要比試,過了今日,隨你們!”
  “晚輩知道了。”對鬼泣長老的話,閻羅雪生還是聽從的,他轉頭衝著摩羅江水道:“看來我們的比試隻能改日了,我想,道友也不想當著陸道友的麵與我動手吧!”
  “哼!”摩羅江水哼了聲算是默認。
  他不是忌憚閻羅雪生,隻是不想讓陸天羽夾在中間為難。
  畢竟,閻羅家族今天的麵子給足,陸天羽不可能不承他們的人情。
  一旦兩人動手,陸天羽怕是要夾在其中不知道該幫誰是好了。
  陸天羽的確有幾分為難。
  如摩羅江水所想,伸手不打笑臉人,閻羅家族姿態放的這麼低,他自然也不能冷臉以對。
  更何況,他跟閻羅家族也並沒有多大的仇怨。
  當然,他也沒有心思居中調解兩家的恩怨,他心很清楚,兩家的恩怨之深,非自己一人之力能改變的。
  “陸小友是在想我們兩家的事嗎?”鬼泣長老看了陸天羽一眼道。
  陸天羽沒有否認,“我的確很好奇,你們兩大家族到底有什麼仇怨!”
  “我們兩家的仇怨三言兩語無法說清,陸道友就無需知道了,老夫隻有一件事想問陸道友,若我兩家的衝突到了不可避免的地步,你會選擇幫誰?”閻羅雪生問道。
  摩羅江水聞言也看向陸天羽。
  陸天羽沒有馬上回答閻羅雪生的話,而是看向鬼泣長老道:“長老應該知道我心的想法。”
  “大概吧!你會兩不相幫。”鬼泣長老淡淡說道。
  “長老果然厲害!不錯,我會兩不相幫。”陸天羽直言。
  他無意卷入任何家族的爭鬥,他和兩家的關係也僅限於鬼泣長老和摩羅江水,和他們背後的家族,其實並無多深的關係。
  閻羅雪生和摩羅江水兩人的臉上都浮現出失望之色。
  他們其實早就猜到了陸天羽會說出這樣的答案,但依舊會有幾分失落。
  不過他們也知道這種事不能強求,便沒有說什麼。
  相比之下,鬼泣長老就顯得平靜多了,道:“閻羅家族和陸道友你的恩怨就到此為止,接下來你可以在閻羅家族中呆上幾日,雪生會陪你。”
  “不用了,我來魔域本是為了曆練,接下來,我準備去魔域附近的險境走上一走。”陸天羽來魔域不是為了走親訪友,自然不能在閻羅家族長住。
  “陸道友要去秘境?那不如我陪你一起去,路上也好有個照應。”閻羅雪生說道。
  “我也一同前往。”摩羅江水不甘落後道。
  陸天羽見他們一臉誠意,便想了想道:“兩位道友若是願意一同前往的話,那倒是好事一件。”
  “那我們什麼時候動身?”閻羅雪生問道。
  “兩日後吧!我在這還有些事要做。”
  陸天羽要做的事便是幫曹默先生的妹妹找一個去除。
  曹默先生的傷勢陸天羽已經幫他治好,但因為他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極限,因而陸天羽能幫助他的也不多。
  他倒是看的開,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自己的妹妹。
  他的妹妹乃是一界凡人,且又常年病魔纏身,為了幫妹妹治病,他才會來做向導。
  因而,他想求陸天羽幫他妹妹治病。
  陸天羽自然答應下來,來到了曹默先生的家中。
  曹默先生的妹妹是一個身形瘦弱的少女,怯生生的,看到陸天羽他們進來便躲到了曹默先生的身後。
  曹默先生好說歹說的才讓她站到陸天羽麵前。
  當她站到陸天羽麵前的那一刻時,陸天羽忽然眉頭微皺,曹默先生頓時緊張道:“怎麼了嗎?陸道友。”
  “你妹妹得的不是病,而是被人當成了煉丹爐鼎。”陸天羽凝聲說道。
  “什麼?”曹默先生臉色驟變,“我妹妹被人當成了煉丹爐鼎?怎麼可能?我為什麼從來沒有發覺。”
  不怪他會如此,他乃是聖者修為的修士,雖然不懂得氣煉修為,但見識還是有的。
  若他妹妹被人當成了爐鼎,他不可能看不出來的。
  “事實的確如此。”陸天羽說道:“你妹妹的確被人當成了爐鼎,而且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判斷,將她當成爐鼎的應該是個妖族修士……她生病之前去過哪?”
  “她一直跟在我身邊,哪也沒去過。”曹默先生說道。
  “那她有沒有什麼古怪遭遇?”陸天羽繼續道。
  “古怪遭遇?”曹默先生想了想道:“她幾歲的時候,曾被一散修收為弟子,但沒過多久,那散修便說我妹妹不適合修煉,而後將她送了回來。從那以後,我妹妹的身體便一日不如一日,最後變成了今天這幅樣子。”
  “那散修是什麼來曆?”陸天羽問道。
  “不知道,但應該不是妖修。”曹默先生問道:“有可能是他嗎?”
  “暫時無法確定……先幫你妹妹治病吧!那個人會出現的。”陸天羽凝聲說道。
  曹默先生妹妹被人當成了爐鼎,經過這麼多年,治療起來必然麻煩,索性陸天羽氣煉之術強勁,倒也不用治不好,唯一有些難辦的是,女孩兒的病快治好了,那個把她當爐鼎的人卻還沒出現。
  陸天羽本來的打算是,自己幫女孩兒治病的時候,那個人肯定會感覺到,然後趕來阻止,但出乎意料,他到現在都沒有出現。
  陸天羽頓時好奇,難道自己猜錯了?
  那個人已經放棄了女孩兒這個爐鼎?
  
  
  
  
  

Snap Time:2019-03-26 16:54:32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