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至尊》全文閱讀

作者:我拿青春賭明天  武神至尊最新章節  武神至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神至尊最新章節第二百二十六章山穀少女(7)(13-06-05)      第二百二十五章山穀少女(6)(13-06-04)      第二百二十四章山穀少女(5)(13-06-04)     

第二百二十三章山穀少女(4)


  望著小樹林中漸漸消散的薄霧,林憶臉上浮現一絲笑容,對於少女的約定,無論作何種猜測都不過分,但他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因為她太孤獨,所以才對突然出現的男子,產生強烈的好感,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不管是什麼原因,這個約會都值得期待,與一個美少女相約,讓男人等一輩子都行,何況隻是一晚?
  叢林間與別的地方一樣,有小鳥從樹林中飛起,悄悄掠過樹梢,飛入對麵花叢之中,沒有跌跌撞間,它們沒有痛楚。
  一隻兔子從不遠處露頭,一看到他立刻驚慌回避,反應敏捷而快速……一條花蛇從眼前遊過,猛然鑽入叢林中,林憶手一抬,綠色的藤條憑空而出,將蛇拉了回來,其蛇信吞吐,對他做出攻擊的姿式。
  藤條輕輕搖動,花蛇突然竄起,直逼向林憶的右腿,他向前一踢,這條蛇從空中飛起,噗的一聲落入湖中……這就奇怪了,動物身體都好,同在山穀中,為何會顯現完全不同的情況?如果真有神靈在懲罰人類,但湖中的魚應在懲罰之列!
  那條花蛇跌入湖中,快速的向岸上遊去,林憶目光落在它身上,隻是一般的動物,不是魔獸類,不大可能有獨特的能力來保護自己,可它為什麼沒事呢?
  不對!這條花蛇情況不對,爬上岸之後,快速遊動,突然身體一歪,撞在一塊小石頭上,一彈而回,換一個方向,遊出兩尺,渾身一顫又掉入湖中,一掉進湖中又回來,回來又呆楞的撞在石頭上,這一小塊天地,它居然在團團轉。
  林憶大驚,這條花蛇明顯受到了侵害!而剛才明明是好的,但現在它突然改變,是什麼原因?隻有一個,湖水還是有問題!
  好一座平靜的湖,充滿生機的湖麵,和諧的萬物生活場景中,居然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它給動物帶來生機,但同時也剝奪他們改變環境的能力,為什麼?
  站在湖水中,周圍一切正常,木呆的魚還真不少,但它們和湖邊的人一樣,生活得自由而富足,沒有天敵,也沒有人來捕捉它們。
  林憶不擔心自己的身體,因為他與湖水看似挨在一起,但事實上隔了一層護罩,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也進入過湖中,湖水對他無害,雖然已有驗證,但他依然充滿戒備。
  林憶放開精神力,和上次一樣,他隻能感受到藍色的水元素,魚兒在精神力下,一條條都是那麼美麗,鱗片也晶瑩剔透,這股力量在哪?為什麼連精神力都無法發現?
  上次他已經看過,正因為看過,他認定湖水不會有問題,但現在,他發現自己錯了,這湖水絕對有問題,而且是所有問題的根源!他看不到是另有原因,絕不代表這就沒有異樣事物。
  身子一動,他從湖邊消失,直進入湖中心,這的湖水深了許多,因為樹葉和花朵飄不到這來,這的汙泥也少得多,但也就是普通的湖底,沒有任何異樣,到底哪個地方出錯了?
  林憶站在水中,湖水飄蕩處,他的頭發也隨之飄蕩,和在風中飄蕩差不多,他陷入沉思之中,湖中有一種不知名的東西,能夠侵入人的身體,但他就是找不到,水元素是無處不在,且看這些湖中的居民,有沒有什麼異常。
  手伸出,三千弱水經運行,手臂微微一涼,水屬性能量吸收開始……在與巫妖沙蠍一戰之後,林憶身體內的水屬性能量,消耗了不少,正需要補充,這些能量進入體內,緩緩進入藍色的星辰內,沒有任何異樣。
  林憶很放心,也很鎮定,片刻之後,他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有一股奇異的能量也進來了,隨著水屬性能量一起進入心海,直奔靈捷之氣而去。
  林憶大驚,身子衝天而起,落在湖邊,細細檢查全身,沒有任何異樣,關閉三千弱水經之後,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身體,沒有任何的不適,稍微放心下來,手伸出,一股若有若無的能量,從靈捷之氣中逼出,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突然眼前一片黑暗,在這片刻之間,林憶臉色都白了,自己終究也難逃侵蝕的命運嗎?
  但一驚之下,很快恢複,沒事,就是漆黑一片,隨著他體內奇特的能量流出,這漆黑的一團在快速增加,他伸出的手居然隻剩下一半,手指部位也全都被黑暗吞噬,上半截清楚明白,下半截完全融入黑暗之中,這種感覺是如此詭異!
  “難道是小龍說的黑暗能量?”
  難怪它會遁入靈捷之氣,而湖中的魚會木呆,因為有黑暗能量入侵它們體內,天長日久下來,它們的身體被其侵蝕,人呢?是否也是這個原因?隻能是這個解釋,他們吃湖中的水長大,又豈能不受到影響。
  黑暗能量的功能就是讓人痛楚嗎?一旦對敵立刻讓敵人不能使力,這架自然比較好打,好東西,林憶興高采烈,意外的驚喜啊!
  如果不是艾麥兒明天的約定,他或許不會想到這美麗的湖水中,有這麼奇異的能量,從而與它失之交臂,但現在他知道了,而且他也得到了,明天這個小姑娘來,得好好的獎勵她!
  這種獎勵是否香豔過頭暫且不提,林憶有太多地事情要辦,剛才隻是吸收短短一瞬間,完全逼出也就能製造一兩丈方圓的漆黑空間,湖水中還有多少這種東西?遇上了好歹也得全部吸收才對得起這番奇遇!
  手指一點,黑暗能量凝聚成一條黑線鑽入他的手心,麵前恢複綠水青山,林憶飛身而起,直入湖心,手伸出,鳳鳴訣和三千弱水經同時發動,湖中暗流湧動,整麵湖的湖水都在動蕩,平靜的湖水,仿佛變成了一條旋轉著的河流。
  林憶的手,仿佛變成湖水必須穿過的門戶,也不知過了多久,吸收停止了,不是他的靈捷星辰容量不夠,而是這湖水中黑暗能量吸收完畢,所有的湖水全部過濾了一遍,水能量和暗黑能量全部都吸收進體內,水能量趨近飽和,但暗黑能量還隻到達剛剛需要壓縮的程度,按林憶的估計,應該隻到達總容量的十分之一左右。
  這湖水中,暗黑能量並不太豐富,林憶飛身而起,在空中手一指,前麵的湖麵突然一片黑暗,湧動的湖水不見了,藍天白雲的倒影也不見了,隻有一片黑暗,好東西!
  “收!”片刻之間,陰陽開合,黑夜過去,白天來臨,林憶哈哈大笑。
  不斷地變換方位,玩得興高采烈,看著周圍一會兒成為白天,一會兒成為黑夜,他簡直有些自我陶醉,有了這種暗黑能量,他好象真的有了一點神靈的氣勢。
  白天和黑夜都隨手而製,豈不是真正的奪天地造化?黑暗能量他的造詣不高,遠不如他的其他屬性的能量,隻與靈捷之氣差相仿佛,如果練到極致會是什麼模樣?整個世界會不會在他睜開眼睛時成為白天,閉上眼睛就成為黑夜?
  突然,他住手了,靜靜的懸停在空中,仰麵思索,他雖然沒有見過暗黑能量的施展,但其絕不是形成黑暗這麼簡單,念頭一起,他停了下來。
  精神力擴散開,一層黑色的霧氣在掌心盤旋,這個山穀最大的好處就是沒有人能看到奇怪的景象,湖邊天一會兒黑,一會亮也沒有人看到,夕陽下的離奇景致,也吸引不了眾人的眼光。
  時間悄悄過去,他忙得不亦樂乎,也考慮了太多的事情,甚至根本沒有吃東西,或許需要先補充一下,剛剛有這個想法之時,一股香氣遠遠傳來……
  林憶回頭,眼睛充滿笑意,他沉浸於靈力世界之中,簡直忘記晚飯,幸好有人來提醒他,她的人還沒到,但香氣已送到,這香氣能刺激他的……食欲!
  是飯菜,好香的飯菜,林憶目光沒有落在她手中的籃子上,反而落在她的身上,什麼意思?對飯菜不感興趣?莫非想吃人?
  艾麥兒臉上有嬌羞,也有緊張,手中有飯菜,她的衣服居然換了,換了一件輕紗,極薄的輕紗,不知是什麼材料製作的。
  臉上好象也變了,倒象是薄薄地施了一層粉,頭發梳得好高,嫋嫋婷婷的站在湖邊,湖風起處,衣袂飄飛,她輕聲問:“哎,你在嗎?”這是她每次到他身邊必問的話,沒有點名,但她的世界中好象也隻有他一人,根本用不著點名道姓。
  “美女送飯,我能不在嗎?”耳邊有聲音傳來:“艾麥兒,我覺得你今天分外漂亮。”
  艾麥兒啊地一聲輕叫,手臂被人扶住,她臉上的緊張神色消失了,嬌羞卻更多地泛起,輕聲說:“我給你帶吃的來了,你先吃點,好不好?”
  好香的飯菜,比飯菜更香的是佳人,近距離一坐,林憶吃飯可以不要菜,很快解決掉,艾麥兒遞過來一壺水,這本是喝的水,但林憶隻用來嗽口,飯後嗽口,莫非打算安歇了?
  “你這衣服真漂亮,是你自己做的嗎?”這山穀中能有這麼漂亮的輕紗,實在出乎他意料之外,實不知哪種樹木能做得出來。
  艾麥兒點頭,悄悄偎入他的懷中:“知道這衣服是什麼嗎?是我的……嫁衣!”
  嫁衣?林憶臉上不知是什麼表情:“你想出嫁了嗎?”
  艾麥兒在他懷仰起臉:“是的,今天晚上……今天晚上我就做你的新娘!……你要嗎?”
  她的臉上一片嫣紅,但嫣紅中隱藏著一絲緊張,這個決定她下得好艱難,他會怎麼看她?他會要她嗎?
  

Snap Time:2018-09-19 22:27:23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