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殺》全文閱讀

作者:憤怒的香蕉  隱殺最新章節  隱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隱殺最新章節第十三章對不起搞錯了(13-02-25)      第十二章鬼神(13-02-25)      第十一章黑小瘦(13-02-25)     

第十三章對不起搞錯了


  後篇第十三章對不起,搞錯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下午五點五十,索馬拉斯格賴附近塞繆爾基地,別墅,夕陽西下。
  家明愣在了那。
  [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被關在密室當中的那對姐弟看見房mn打開,原本似乎也已經哭了出來,然而望見外麵的情況,特別是看見正拿槍抵著黑人腦袋的家明的時候,也愣住了,那可不是什麼突然發現自己的老爸是個深藏不lu的超級高手時的眼神。
  “顧……叔叔……”
  家明眨了眨眼睛,又眨眨眼睛:“你們……怎麼在這……”
  “又怎麼了啊……”塞繆爾出聲道,隨後卻是轉成了生澀的漢語,“你是……中國人?”其實一看見就該想到的,被綁架的孩子是中國人,來救的估計也是中國人了。
  “這不太對啊……”家明望著前方那對胖姐弟自言自語,其實某種感覺已經在心浮起來了,不過hu了這麼大的功夫,當然不可能這麼簡簡單單就完,他看看塞繆爾:“你居然會漢語……”隨後移開槍口,“不許動。”走到一邊,翻找著東西。
  “你綁架了一對姐弟……中國人……”家明找出一隻電話充電器,口中自言自語地嘮叨著,塞繆爾根本不敢動,也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說這個東西,然後又看他回頭望了一眼這對姐弟,神s複雜地聳了聳肩:“沒錯,他們的確是……”
  “沒錯,就是他們啊”塞繆爾說道。
  家明不搭理他,將充電器接上一隻手機,片刻之後,開機的聲音響起來,他在手機上co作一番,把相冊打開,拿到塞繆爾的麵前,由於塞繆爾是橫著腦袋的,於是他很體貼地將手機橫放了,手機上顯示出一對姐弟的照片,姐姐用力鎖住弟弟的脖子,看樣子想要把弟弟給勒死的樣子,弟弟張大嘴眯著眼睛像是在喊著什麼話,又像是在唱歌劇。兩人頗為可愛。
  “那他們呢?”
  “他們……”塞繆爾看了半天,“他、他們是誰啊?”
  意識到對方似乎沒有找到想要找的人,他有些張皇失措:“我隻接到抓他們兩個的委托啊我根本不認識另外兩個啊——”
  “呃……”家明的表情複雜,然而下一刻,他陡然將槍口轉向了房mn,隨即又放下了,是那個拿著手機的黑小瘦,不知道她怎麼找到麵來了。隻見那黑小瘦遲疑了一會兒,將手機舉了起來:“有人……找你。”
  明點點頭,接過手機,“喂?”
  手機聲音頗大。
  “喂?我是東方路啊,這手機信號也不好你能聽到嗎?”
  家明眨眨眼睛,片刻之後,點頭:“聽到了。”
  “哈哈,終於聯係到你了。怎麼樣?事情搞定了沒?聽說你很神勇啊,一路追殺,從沙特阿拉伯到也mn再殺到索馬,果然……這麼多年沒看你出手了,有點懷念呢,哈哈哈哈,允傑和淘淘他們還老說你怎麼樣怎麼樣,要是讓他們看見……哦,說正事,田家那對胖姐弟找到了嗎?這邊可是找翻天了……”
  東方路扯著嗓子在喊,怎麼聽怎麼像是幸災樂禍的樣子,家明深吸了一口氣:“到底怎麼回事?”
  “哦,允傑跟淘淘沒事啊……是這樣的,聽說是為了什麼能源方麵的事情,有人委托人綁架田嗣豪的這對兒nv,前天的時候你搞錯啦。手機忽然又沒電,等聯係上你,你都到也mn了,信號又不好……嘁,我們這電話是去年一起配的吧,那次在你家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事不靠譜,聯通跑到政fu部mn推廣什麼大禮包嘛,不知道是誰收了錢——肯定是收了錢的,還說全世界各地絕無盲點,這次回去一定要徹查這件事……我覺得還是移動的全球通比較好,你說呢……”
  家明想了一會兒:“……你說得有道理。”
  “哈哈,不過你回來之後可要跟允傑和淘淘解釋一下你這兩天跑哪去了,你知道,這下你麻煩大了,跑來旅遊居然一個人開溜。對了,我覺得你是不是買點土特產回來,索馬的特產是什麼來著……估計一定要很有趣很新奇才能滿足那兩個家夥的好奇心啊……”
  “海盜。”家明說道,“不過,我最後隻有一個問題……”
  “什麼?”
  “你可以打不通電話。”他拿著手機翻了翻,“發個短信總行吧?為什麼我沒有收到短信?”
  “啊?”東方路那邊愣了愣,“哈哈……信號……信號好像又不怎麼好了,納塔麗小姐你要不要來說兩句……短信嘛,是哦,這個我忘了,至於靈靜她們……她們沒發給你嗎?哈哈,這個我就不清楚了,這個你要問她們啊。看起來事情解決了,這就好,允傑跟淘淘這邊我會幫你美言幾句的……嘟——”
  沙特阿拉伯艾卜哈,稍顯有些hunlun的房間,東方路掛掉電話,輕輕搖了搖頭:“嘖,關鍵時刻,怎能聯通……”隨後回過了頭,看著有些後方忙碌的人群,拍了拍手:“各位安靜一下……事情已經解決了。”
  索馬,家明看著被掛斷的手機,站在那兒回味了好久,過了一陣,不由得啞然失笑,拍了拍額頭,然後,他看見將腦袋貼在桌上的塞繆爾瞪著眼睛,似乎有些ji動。
  “呃?”家明無辜地眨了眨眼,攤開手,無聲地問:“怎麼了?”
  方才手機信號的確不是很好,東方路說話的聲音很大,他估計全聽到了,這時候眼看就要哭出來了:“你、你們……搞、搞錯了?”
  “呃……是啊,你聽到了?”他攤攤手,“搞錯了啊。~~~~”
  “你們……你們就因為搞錯了……就因為搞錯了……跑過來、跑過來……”
  難以想象他現在心到底是怎樣的感覺,因為他的眼淚已經流出來了,大聲地哭了出來,家明想了想,拍拍他的臉:“別哭了,這樣多難看,你就當……呃,就當我是國際紅十字會的,過來替天行道唄,反正你也不是什麼好人……”
  微微頓了頓:“你都聽到了,這都是中國聯通惹的禍……”
  夕陽灑下來,被綁架了兩天,胖胖的姐弟倆隨著黑小瘦呆呆地走出房mn,在他們的後方,家明回過頭去,不久,槍聲再度響起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待這對姐弟回過了頭,家明已經將破爛的房mn拉上,他頭發淩lun,滿身的血漬,拍拍了小胖子的肩膀。
  “走吧,叔叔帶你們回家……”
  時間回溯到七月七日的那個傍晚,東方路接到了薰的電話,放下了一個會議,緊急趕回酒店,車輛經過附近路口的時候,正在沉思的他陡然朝外麵望過去,隨後揮了揮手。
  “等等,停一下。”
  姐弟倆正在路邊的一個店鋪垂涎著一個帶有許多漂亮hu紋的裝飾品軍刀,允傑垂涎的是刀,淘淘喜歡的是hu紋。他們身上有錢,可是語言不通,下不了決心買。
  “那到底是多少錢啊?”
  “我覺得好貴的樣子,這是旅遊區,上麵寫的到底是美元還是這的亞爾?”
  “肯定是亞爾啦,不過這上麵寫的到底是3還是9?”
  “3就行,9就不買了……這邊人寫阿拉伯數字都不會寫,他們可是阿拉伯國家的人哎……”
  “嘿嘿,你問問老板啊。”
  “你懂說這的話你問啊。”
  “嘁,傻傑,其實沒什麼難度的,我可以問他:threenine?”
  “那你問啊。”
  “小孩子問一定會被宰的,所以還是待會叫人過來買。”
  “嗯,我告訴我媽。”
  “我告訴我媽……不過買了放誰家?”
  “我一三五,你二四六,星期天猜拳。”
  “其實也玩不了那麼久,玩一天就厭了……”
  兩人趴在櫃台邊嘰嘰喳喳地做著討論,一回頭,看見東方叔叔下了車,正皺著眉頭望著他們:“你們兩個……”
  “啊,東方叔叔,你會這的話吧,有翻譯吧?”
  “我們想買這個刀。”
  “但是不認識這個到底是3還是9。”
  “我們覺得3就比較靠譜。”
  “能不能幫我們問問,順便幫忙殺個價。”
  兩人笑得甚甜,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掏錢,東方路身後的幾個人走過來,看著兩個孩子想要說話,被東方路揮手製止了。
  隨後吩咐身邊的人幫忙殺價,他走到一邊打家明的電話,然而打不通,隨後,又有一名助理拿著電話過來:“田嗣豪的兩個孩子被綁架了……”
  “啊,這麼巧……”
  “會不會是顧先生搞錯了?”
  東方路想了想,又看看自己的手機:“待會查查他的電話為什麼不通,另外……聯絡一下幽暗天琴方麵。”
  不久之後,他在路邊拿著電話笑了出來:“太bng了……他都快到也mn了……”太久沒有這麼有趣的事情了,真是笑到肚子也痛,當然,當務之急是如何取得顧家的那幾位nvxing的同情,嗯,葉靈靜跟靳姝萍是同學,這樣子一來,最難纏的一個應該可以取得諒解了……
  “東方叔叔,你怎麼笑得那麼猥瑣啊?”他在這邊笑了半天,淘淘過來疑huo地拉拉他的衣袖。
  “呃,叔叔在想,帶你去看金魚怎麼樣?”
  “嘁,最討厭金魚了。”
  “那……火車呢?”
  “又不是沒坐過……”
  “不是啊,叔叔在這邊有個很不錯的朋友,他家有一架si人的小火車和環繞整個山莊的鐵軌,可以坐人,可以過山dong的那種,明天帶你跟允傑過去玩。”
  “喔,真的啊?”
  “作為報答……不,作為jio換呢,小小地打個商量,你也知道叔叔最近快要結婚了,結婚那天……幫個忙讓你老爸放我一馬怎麼樣?”
  “呃……不行”
  “多少放一點點啦……”
  “……這個還可以考慮。”
  “賓果,咱們就這麼說定了。”
  “都不知道你幹嘛這麼怕我老爸。”淘淘想了想,又笑著點頭,“不過他整人倒真的蠻厲害的……”
  “哈哈哈哈……”
  “果然我來的時候就有不好的感覺,沙特不怎麼好玩啊……下次不來了。”
  “哈哈,說得好孩子氣的樣子,不過我覺得很有趣啊……你果然還是很厲害啦。”
  “很多方麵都已經鬆懈了,出個國手機居然連電都沒充滿……不過話說回來,東方路想要順水推舟讓我幫忙救人也就罷了,你起什麼哄……”
  “我就是覺得有趣而已……人總該有鬆懈的時候的,不可能一輩子當那種人啊,你不讓你的孩子接觸這些,不也是出於這樣的考慮嗎?”
  “啊,做事最怕半桶水,殺手就跟賭錢一樣,就怕學了一兩手就以為天下無敵了,這種人死得最快的,可是想要到達頂峰,那就是真的要從生死線掙紮過來才行啊。我沒辦法把我的孩子教成什麼頂尖高手,變成半桶水的話,反倒害了他們,所以不妨當個普通人,頂多,學點防身術就夠了。”
  “以前倒是聽你說過,有多大能耐的人,就會捅多大簍子。”
  “。”
  “呃,幹嘛忽然說得好像老了一樣,我還年輕呢,是大美nv。”
  日光灑下來,照在山坡附近的平台上,道路從這蜿蜒著過去,周圍綠化甚好,山風吹來,在夏日也有著yin涼的氣息,納塔麗與家明站在平台的欄杆邊聊天。
  “你的朋友以後估計會很感ji你了,綁架的事情幫忙解決了,合同也給他們了……,跟你招手呢。”
  納塔麗抬頭示意一下,道路那邊,田嗣豪與靳姝萍正開著車上來,看見他們兩人,將車停下了,揮手打招呼,家明也笑著揮手示意:“估計會把我當哥斯拉。”
  “說不定是超人呢?”
  “我比較喜歡哥斯拉。”
  “。”納塔麗輕聲笑出來,那笑聲如銀鈴般隨山風傳開了,這邊的小車,田嗣豪跟靳姝萍表情複雜,他們能認出那個穿著黑袍戴黑紗的美麗nv子到底是誰,兩個孩子被綁架之後,她曾經見過他們一麵,雖然時間不久,但是透lu出了善意與安慰。
  而兩個孩子被救回來之後跟他們說起那個“顧叔叔”的事情,結合眼前的這一幕,更是令他們覺得有些無所適從。
  “呃……你的這個同學……到底是什麼人啊……”
  “我、我也不清楚啊……”
  停下的車輛再度起步,漸漸離開了,家明扶著欄杆往下看。
  “那個黑小瘦怎麼樣了?”
  “別叫人家黑小瘦,人家可是有個不錯的名字的……”納塔麗笑著,“我也好,東方路那邊也好,都會給她不錯的幫助的,當然拯救索馬還很難啦……這個以後得看她自己的了。”
  “啊,以後會怎麼樣呢?”
  “說不定會變成索馬的聖nv貞德哦。”
  “嘖,說不定會變成世界上最剽悍的nv海盜……”
  山腰上,兩人的聲音逐漸逐漸的融入風,逐漸逐漸的散開……
  “那……你爸爸到底是什麼人啊……”
  酒店房間,允傑正在整理著自己的行李,小胖子坐在旁邊弱弱地問道,樣子像個小受。
  “拜托,你這幾天都問過好多遍啦——”允傑爆發開來。
  “我爸爸就是個醫生醫生”mn外傳來淘淘叫嚷的聲音,她的背後跟著那小胖妞。
  兩人最近幾天被這對姐弟煩的夠嗆了,爆發好一陣子對方才終於離開,淘淘坐在沙發上。
  “他們兩個是白癡嗎?所以也以為我們是白癡?非要讓我們相信那個什麼他們被海盜從沙特阿拉伯抓到索馬關起來然後我們的老爸一路殺過去殺殺殺殺殺一個人殺了幾千人然後帶著他們從索馬回來的白癡故事?”
  “他們就是看老爸最近幾天不在,所以編個弱智故事來忽悠我們而已,這是報複”允傑一眼就看穿了真相。
  “挑釁”淘淘附加一條。
  “我有個好主意,保證整得他們分不清東南西北。”
  “什麼?”
  “過來”
  “幹嘛不是你過來。”
  “快點過來啦”
  “哦。”
  兩個人聚在一塊竊竊si語,話還沒說完,三歲的小允婷穿著大拖鞋噗踏噗踏地跑了過來,罕見的慌張:“不好啦不好啦。”她幾乎要哭出來了,“薰姨生病了。”
  “啊——”
  兩人瞬間忘了報仇,淘淘抱起允婷,三個孩子一塊往隔壁房間跑過去,雖然薰不是他們的母親,不過要說三個孩子最喜歡誰,那估計都會選擇她。一片驚惶之中,允婷一邊說著剛才薰姨在整理行李時,忽然覺得不舒服,然後就跑進洗手間吐起來的事情。
  “會不會是吃到不幹淨的東西了……”
  “水土不服感冒了……”
  他們跑進房間時,正看見薰雙手扶在洗漱台上,正低著頭的情景,允傑跟淘淘連忙過去嘰嘰喳喳地問起來,小允婷拉著薰姨的kutui:“薰姨薰姨,你沒有生病吧沒有生病吧?”
  因為在印象中,薰總是不生病的。
  雖然允婷說是嘔吐,但其實也不見吐出了吃下去的食物,薰扶在那兒沒有說話,片刻才抬起頭來,洗漱台前的鏡子映出薰那張美麗jing致的臉,她輕輕捂著嘴,臉上閃過了複雜而驚疑的神s,卻沒有難受的感覺在其中,過得許久,那秀麗白皙的臉頰上,才在猜疑間悄然蔓延過一抹醉人的紅cho。
  薰懷孕了。
  薰姨懷孕了。
  他們從沙特返回江海,才終於完全確定了這件事,最近的這些天,家都在co持著安排有關薰姨懷孕期的事情,不過老爸就比較慘,老媽把他趕到沙發上睡了一個星期,雖然前天晚上起chung上廁所的時候看見老媽坐在沙發邊的地毯上握著老爸的手睡著了,但是……
  好吧,這事情也太奇怪了對不對。
  薰姨為什麼也會喜歡老爸的呢?
  允傑最近又在跟淘淘研究這個問題,雖然……也已經研究了很多年了。
  夕陽西下,姐弟倆此時正躲在海邊道路旁的綠化帶後方,偷看著因為出來散步,此時正坐在防海大壩的長椅上休息的那對男nv。其實薰跟老爸的相處模式很怪,坐在一起的時候也有很多,但薰姨從來沒有像一般情侶那樣將腦袋靠在老爸的肩膀上,往往都是老爸坐在那兒說些無聊的話,薰姨在一邊安安靜靜地聽,偶爾就會笑起來,那笑容很幸福的樣子。可是……
  這不是跟傳說中的小媳fu差不多了嗎?
  不過有的時候,倒是看見薰姨趴在老爸的tui上睡著了的樣子。
  不一會兒,老爸接了個電話,暫時走開了,薰坐在那兒等著他回來,允傑跟淘淘商量一下,朝長椅那邊跑了過去。
  “薰姨。”
  薰笑了起來,實際上早就知道他們在後麵了,兩個孩子一左一右靠著她坐下。
  “薰姨,今天沒有不舒服吧?”
  “沒有啊。”
  “我覺得薰姨比以前還漂亮了呢……”
  “馬屁jing。”
  “喔,nv人總不承認別的nv人很漂亮,唉,nv人……”
  “哼。”
  淘淘瞪了對麵的冤家對頭一眼,旋即想起今天過來的主要目的,決定不跟他計較。她笑著把耳朵貼上旁邊nv子的小腹,實際上懷孕才兩個多月,肚子根本看不出來,自然也不會有什麼胎動可言,允傑也把耳朵貼上去:“我也要聽。”
  薰輕輕摟著兩個孩子的肩膀。
  “薰姨薰姨,什麼時候可以聽到小寶寶啊。”
  “呃……還要三個月吧。”
  “薰姨薰姨,孩子是老爸的嗎?”
  允傑自然而然地問出來,薰沒有回答,海風吹過來時,她輕輕撫著發鬢,在夕陽的餘暉笑起來了,那笑容在恬靜中有一種回到家的溫暖感覺,這溫暖溶在夕陽的光芒,仿似有感染力一般的包裹了他們。允傑歎了口氣,知道了薰姨的答案,其實想也知道了,要不是老爸的,老爸怎麼會被發去睡沙發。
  他和淘淘一塊將耳朵貼在薰的小腹上:“薰姨,你為什麼也喜歡老爸啊。”
  “是啊,老爸又不厲害。”
  “又不帥。”
  “而且還不可怕。”
  “上次去沙特還放我們鴿子了呢……”
  “是啊,一個人跑出去好幾天,回來居然還沒有禮物……”
  “不過那兩個小胖編故事騙我們。”
  “說老爸是超人,一個人殺去索馬幹掉了好多海盜之類的……”
  “那兩個白癡,以為老爸沒事幹了所以跑去順手拯救世界嗎?”
  “還以為我們會信……”
  “如果老爸是超人我不是也會飛?”
  “薰姨……這不是真的對不對?”
  “到底為什麼喜歡老爸啊。”
  薰微笑著望著他們,想了好一會兒:“因為家明是醫生啊。”
  片刻,傳來淘淘微微有些不滿足的聲音。
  “是哦,老爸就是醫生……”
  三個人就這樣坐在那兒,過了一陣,允傑皺了皺眉:“你咿咿嗚嗚什麼啊?”
  “什麼什麼?唱歌啊。”淘淘在那邊抬起頭,“這叫胎教,懷孕的時候唱歌給寶寶聽,以後寶寶會長得很聰明,我媽媽在我小時候就常唱給我聽的。”
  於是她就輕聲唱起來了:“你睡著了手掌緊握,臉頰上有淺淺酒窩,在這一刻我看著你,好多話想說給你聽……”
  她唱了幾句,薰也笑著輕聲唱起來,隨後允傑也跟著唱了,夕陽將這三人的歌聲溶入那幸福的剪影,不一會兒,孩子又在那剪影中變得喧鬧起來。
  不遠處的道路旁,紅s的跑車停在了那兒,兩個人正在這望著那邊溫馨的一幕,家明站在這,拿著手機,笑容中又微微有些苦惱的樣子,他的苦惱自然來自身邊的人,東方婉彎腰趴在車蓋上,雙手托著下巴,朝那邊看了好一陣子了。
  “薰居然比我先懷孕呢……”
  於是她就踢了家明一腳。
  

Snap Time:2021-08-03 05:51:31  ExecTime: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