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於墨  一夜王妃最新章節  一夜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夜王妃最新章節第155章試看流水的意(12-04-02)      第154章落花有情(12-04-02)      第153章相遇故人(12-04-02)     

第155章試看流水的意


  第155章試看流水的意
  看著抽泣的背,任偉柏不禁停下腳步,為難的看著,心隱隱的難受。
  其實他並不是想讓羽兒受罪的,他不過是嘴說說那話,他並沒有想到會這樣的。
  暗暗歎氣,任偉柏慢步上前,小心的在羽兒的旁邊蹲下。
  感覺到有人前來,羽兒立刻止住眼淚,低著頭,不想讓人看到眼內的紅腫。
  娘娘第一次這樣罰她,她心很難受,更難受的是那個可恨的男人吧!他怎麼就不相信她,而且還誤會她的好心,想來就讓她心有氣。
  難道他就真的不知道這兩年來自己的心意嗎?
  想著,羽兒的唇嘟得更高,努力的忍著淚。
  “對不起羽兒,你別哭,我不是有意的。”任偉柏蹲下,貼近羽兒低下的臉,小聲的請求。
  “你走,我不想見到你。”瞪向眼前人,羽兒的淚水流得更猛,委屈一湧而上。
  “別哭啦!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不過是嘴說說,誰知道你就動手了,其實還真是你的錯……”
  “你閉嘴,你給我走。”羽兒大聲吼,想不到他還敢說是她的錯。
  “可是,你別哭了,好不好?看你這個樣子,我心很內疚。”任偉柏為難的皺著眉。
  其實,他的心是很難受。
  他不想看到羽兒這樣模樣,那紅腫的眼讓人心痛,緊握著拳,他差一點就想要將她拉進懷中,安慰著眼中帶淚的她。
  “把你的內疚都帶走,滾。”羽兒氣得大聲吼,一聲比一聲要響亮。
  “你別這樣啦!(色色小說我真的不是有心的。”看她不領情,任偉柏皺起的眉『露』出不奈。
  “我不想見到你的內疚,你走啊!”可是羽兒卻還是一樣的大聲。
  是的,她哪想要看到他的內疚呢?
  他不喜歡她就算了,她不需要他的內疚。
  “你這女人怎麼這樣,算了,我已經道歉了,你不接受是你的事。”任偉柏氣得立即彈起,說罷便轉身要走。
  可是想到羽兒還在哭,他的腳步又動不了,心那個難受讓他有點喘不過氣。
  “走就走啊!誰要你在這假好心。”看他站起要走,羽兒心中怒火更盛,更是口不擇言。
  “哼!”這一次,他不走對不起自己啊!
  看著揮袖而去的人,羽兒頭又一次低下,無聲的讓淚滑出。
  她錯了,她怎麼會喜歡這個男人的,他的眼中根本沒有自己啊!
  到了傍晚,知道邢睿快要回到,韋晴也偷偷的跑了回去,換上了女裝後因為沒有羽兒梳發,便簡單的將頭發紮起,才到前廳去用膳。
  當她前腳才到前廳,邢睿跟崔唯也便剛好回來,而此時下人跑過來說,段洛今天有事,將不回來。
  於是韋晴便命令下人上膳食。
  “就隻有我們三人嗎?羽兒跟任偉柏呢?”崔唯不解的問,看著那膳食也先動手了。
  “羽兒被我罰跪在院子。”韋晴說道,因為這的下人並不知道他們的真正身份,所以他們的相處就是這樣,如平常人家一樣,沒有階級的分別。
  隻除了羽兒是她的丫環。
  “罰跪?這是為什麼?”這下到邢睿驚訝了。
  他知道晴兒對自己的人很好的,以前看她對凝霜就知道了。而且他從來也沒有見過晴兒處罰羽兒的,怎麼這一次卻要處罰?到底是他們不在的時候,羽兒做了什麼事不值得原諒?
  “也沒什麼,就是落花有情流水不知有沒有意,羽兒因為任偉柏而受罰的。”
  “哦,原來夫人是想要試探流水有沒有意?”崔唯笑說,邊搖著頭邊專心的用膳,不被這件事影響心情。
  “這樣能試出來嗎?”邢睿皺起了眉,有點不以為然。
  “當日,不也是晴兒假死,睿才知道你的人生不能沒有晴兒嗎?今日,我們何不讓任偉柏看一看,他對羽兒是不是真的沒有半點的情?若真是沒有,那也就算了,隻能怪羽兒命薄,愛錯了不愛自己的人。”韋晴躲進夫君的懷中,忍不住輕輕的笑。
  其實,她還是有心要讓羽兒跟任偉柏在一起的,隻是這一年來,他們二人相見的相會不多,畢竟是一個在宮外,一個在宮內。趁著這一次離宮的機會,正好可以讓他們看清對方的心,若真是落花有情流水也有意,那麼再讓皇上賜婚也不錯的。
  “夫人這主意是不錯的,可以試一下。”崔唯笑說,又夾了一隻雞腿在碗上。
  此時,一旁站著的下人不禁『插』嘴:“剛才任公子真的去看過跪在院子的羽兒姐,不過羽兒姐好像很生氣,而任公子也是帶著怒意離開的。”
  “噢,是不是說,夫人這一招不行了?”崔唯嘲笑說,笑聲響亮放肆。
  韋晴抿了抿唇,命令:“那就是你出馬的時候了。”
  “我?為什麼是我?”崔唯伸手指著自己的鼻,不解的皺起眉。
  “你在家中經理調戲婢女你以為我不知道?我還知道你曾經多次調戲羽兒呢!讓那丫頭臉都紅透了。我想看看,若你跟羽兒的關係好極了,那小子是不是真的沒有半點醋意。”韋晴彎著唇同樣的笑。
  她就不信任偉柏對羽兒是無情的,可若真是如此,也好早早絕了羽兒的心,別讓那小妮子在這感情上越陷越深。
  “可不行,夫人都知道是調戲,不過是玩一玩啊!若是我這次對羽兒太好,她誤會了,要以身相許,那可怎麼辦?”崔唯幹瞪著眼,對這命令像不願接手。
  “怎麼辦?若真是那樣,就讓羽兒嫁給你。”韋晴揚起眉,直接的答。
  “嗆?”崔唯嚇得將口中的雞肉都吐了出來,誇張的瞪向韋晴。
  “若不想這麼快娶妻生子,還不想想辦法?”邢睿好心的提醒,他也知道晴兒心中較喜歡任偉柏那小子不羽兒的夫君。
  “那好吧!有夫人這威脅,那小的就隻能盡力而為,讓任小子乖乖就範了,死心塌地的愛上羽兒了。”崔唯無奈的應,又低頭繼續用膳。
  不管如何,先醫好自己的肚子才重要。
  “睿,吃這場雞腿,不然一會又給那個人吃掉了。”韋晴溫柔的為邢睿夾菜,幸福的笑。
  “好,晴兒也一起吃。”
  

Snap Time:2018-09-26 02:35:35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