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真給力》全文閱讀

作者:千島女妖  王妃真給力最新章節  王妃真給力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王妃真給力最新章節第四百零六章稱心姻緣(大結局)(13-02-23)      第四百零五章再穿嫁衣做新娘(13-02-23)      第四百零四章重新開始(13-02-23)     

第四百零六章稱心姻緣(大結局)


  第四百零六章稱心姻緣(大結局)
  江欣怡一坐進那八個人抬的轎子,喜娘就招呼著起轎。在一片嗩聲迎親的隊伍往瑀王府走。
  上一次坐花轎的時候,緊張的連新郎有沒有跟來迎親都沒在意。
  今天,他應該來了吧?江欣怡想著,偷偷的掀開蓋頭,又把轎簾掀開一點縫隙往外看,媽呀,咋這麼多人呢?還有,這馬上穿著大紅袍的就是他吧?不知道他此時在想什麼?他可是當過很多次新郎的人了,應該沒有自己這麼激動吧?
  江欣怡忽然覺得自己很吃虧,看著轎子前馬上那魁梧的後背想著。
  沉浸在喜悅的文瑀鑫忍不住回頭往轎子看,就發現那轎簾忽然動了一下,,原來她也在看自己?文瑀鑫覺得這迎親的隊伍走路速度也太慢了,可是幹著急也沒用啊,總不能催人家走快點吧,那樣不把圍觀的人笑壞才怪!忍著吧,都等了這麼久,還在乎這點時候?他在心安慰著自己。
  迎親的隊伍終於到了瑀王府,在喜娘的指揮下,文瑀鑫下馬牽了從轎子出來後,手上就分別握住的紅綢緞,在一片炮竹聲走進瑀王府。
  此時的一對新人,文瑀鑫很想丟了手的紅綢子,直接牽住那隻小手,緊緊的拉著不放手。而江欣怡呢,想叫他把自己抱進去,人家現代的都是這樣啊。
  府門口到正堂的一段路,文瑀鑫覺得太長了些。+激情小說到了喜堂之後,拜了天地,拜了高堂,也就是西太後,夫妻對拜,程序一點都沒『亂』的進了洞房。
  進了洞房以後,文瑀鑫就把手上的綢帶丟在一旁,上前握住了江欣怡的手很溫柔的喊叫了一聲“欣怡,娘子。”
  “王爺,您該先去招待客人了。”一旁的劉鈞提醒著。
  “知道了,不用你提醒。”文瑀鑫有些惱火的說。
  噗,蓋頭下的江欣怡忍不住笑了起來。
  “快去吧,省得給人家笑話。”江欣怡小聲的說。
  “嗯,為夫很快就回來的,你要等著啊,千萬不要像上次那樣自己先睡了。”文瑀鑫很溫柔的說。
  蓋頭下的人點點頭。
  “餓了就先吃點東西,蓋頭不要拿下來,要等為夫來掀。”文瑀鑫不放心的叮囑著。
  “知道了,你好囉嗦啊。”江欣怡說著,就用手撓了文瑀鑫的手心一下。
  。文瑀鑫被江欣怡撓得心都癢癢的,看看身旁的喜娘和劉鈞又不能做別的,沒辦法,他拉起江欣怡的手,低頭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
  這才跟劉鈞往外走,“這沒有你的事了,在門口候著吧,王妃沒叫的話,不許進來。”文瑀鑫臨走前沒忘記幫江欣怡清場,對那喜娘說。
  他知道,今天這個新娘子是不會老老實實的坐在新房等自己的。他不想讓她不開心,所以,就連她拒絕要添新丫頭服侍都依了。
  小萍小慧都身懷有孕,江欣怡也不肯答應讓她們來服侍。王府那些女人離開時,她們身邊的丫頭婆子,文瑀鑫也都叫她們各自帶走了。所以,王府現在隻剩下一些打雜的婆子,『婦』人。
  安鵬飛想讓蓉兒燕子她們來,江欣怡也沒同意,就這樣,此時的新娘子,瑀王妃身邊連一個丫頭都沒有。
  文瑀鑫想過了,她喜歡怎樣就怎麼樣,等她以後覺得不方便的時候,自己再幫她找幾個丫頭來也不晚。
  喜娘應聲跟著文瑀鑫他們一起走了出去。
  江欣怡聽見關門聲,鬆了一口氣,把蓋頭掀開,卻沒有拿下來。
  嗯,這家夥越來越懂事了,居然想的這麼周到,她眼睛被桌上的東西吸引著。
  隻見那桌子上,沒有像上次那樣隻有糕餅和酒壺。這一次,上麵居然擺放著幾個還冒著熱氣的菜,江欣怡一看就知道是自己逍遙樓的廚子做的。
  這下子,江欣怡更加開心了,要知道她就早上吃了點粥而已啊。
  要讓自己餓到晚上,那該多難受?唉,新郎還是那個,可是自己現在的待遇,跟上次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啊。
  江欣怡無限感慨的坐在桌邊,扯了一隻鴨腿,不客氣的吃了起來。不錯,不錯,江欣怡知道這鴨子也是自己逍遙樓那養的。
  她看看桌上的酒壺,琢磨著該不該喝幾口,上次呢是怕自己喝的『迷』『迷』糊糊的被他給那個了。這次?哦,貌似自己要喝幾口壯壯膽子,而且,現在好像才下午,離天黑還早呢,等他應付完外麵的客人,說不定自己早就醒酒了。
  想到這,江欣怡放心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起來,等下酒壺留點跟他和交杯酒的份就行了。
  交杯酒?嘿嘿,一想到這三個字,江欣怡不由得臉紅了。
  吃的也差不多了,江欣怡用帕子擦擦嘴,這才開始打量起自己的新房來,什麼都是新的。而且房間的格局也跟上次不一樣,等等,這格局?居然是文瑀鑫的屋子!江欣怡看出來了。
  外間跟臥室之間是粉紅『色』的紗簾,上麵繡著一朵朵小花。江欣怡走過去,放下紗簾,窗口吹進來的風,吹動著紗簾,紗簾在飄動,那上麵的小花就跟著飛舞,好看極了。
  床?江欣怡走到那個大床邊,同樣是粉『色』的床幔,上麵繡著喜鵲登梅。床上的被子是大紅的緞子,繡的富貴牡丹。
  一個長長的雙人枕頭,上麵繡的鴛鴦戲水。這些,都是出自於小萍和小慧的手,懷著身孕在半個月內趕出來,江欣怡知道有多辛苦,她感激的坐在床沿,又看著床上灑落的蓮子,花生紅棗,今天不困也不累,她沒有急著把這些東西都弄掉。
  早生貴子,自己跟他能有寶寶麼?那些女人都沒有懷上過,興許是他的身體有不妥吧!雖然不能自己生寶寶,可是還有小槐呢,沒關係。
  再說了,這也不見得是件壞事,萬一自己什麼時候忽然消失,回到現代,就會少些撕心裂肺的疼痛。
  而且,江欣怡也沒覺得自己現在有資格當一個母親,根本就沒有準備好啊!那麼今晚也不用避孕了,話說,她還真的沒有想到過怎麼避孕。
  在她的潛在意識,他根本就是個不能讓女人懷孕的人。
  江欣怡看看這孤單的新房,不由得想起,如果自己還在現代,做了新娘子的話,那麼同學朋友什麼的,一定都在自己身邊,一定很熱鬧呢。
  嗯,不想那麼多了,還是收拾一下自己吧,江欣怡預感,今天的新郎一定不會等到晚上才回來。
  她慢慢的脫掉外麵寬大的喜袍,然後走到梳妝台前,看著銅鏡的自己。
  她麵穿的,是自己設計,讓小萍給縫製的旗袍,玫瑰紅,下擺上繡的荷花,無袖,小立領,斜襟的,長到小腿、高開叉。
  原本,她很想縫製一套婚紗的,可是,白『色』在這個年代,顯得不吉利,她才決定穿旗袍的。
  江欣怡把蓋頭完全掀了下來,又檢查了一下,自己指揮小萍幫忙梳的發髻,類似於現代的新娘盤的那種發型,上麵戴了幾隻珠花,連金步搖都沒有『插』,看著典雅無比。
  自己這樣的裝扮,他不會生氣吧?江欣怡有點小擔心。
  她用手指觸『摸』著眉心處的那朵桃花,想著過了今晚它就不複存在了,忽然覺得有些舍不得。正想著呢,就聽見門外傳來新郎的聲音,“王爺,這麼早就來了?是不放心新娘子麼?謝謝王爺打賞,祝王爺與王妃百年好合,早生麟兒。”喜娘討好的說。
  江欣怡趕緊拿起蓋頭走到床邊坐好,蓋上蓋頭,想著他看見現在的自己會怎樣,這麼早回來的話,是看看自己再出去麼?江欣怡在蓋頭下猜測著。
  門開了,又關上了,隨即,江欣怡就看見人已經走到了自己的麵前,可是,卻沒有說話,也沒有給自己掀蓋頭,難道是給自己的旗袍嚇壞了?江欣怡盯著蓋頭下看見的那雙靴子想著。
  文瑀鑫在前麵跟客人喝酒,可是心卻早都跑到新房來了,所以,找個借口就溜了回來。進了屋子看見桌子上的東西,他就笑了。
  隔著紗簾就看見了坐在床上的可人,難得這麼老實啊,文瑀鑫來的路上一直在想著看見自己這個新娘時,她在做什麼?就是沒想到她如此乖巧的坐著等自己。
  可是,當他掀開紗簾走進去的時候,看傻了。她穿的這是什麼?繡花鞋上的小腿『裸』『露』著,兩邊兩邊還能看見雪白如玉脂的大腿。
  纖細的小腰,高聳的胸部,還有兩條完全『裸』『露』的手臂!看到這些,文瑀鑫就覺得自己呼吸開始困難了。他又想起了,在軍營,她跳的那奇怪的舞蹈。
  好在今個有先見之明,早就跟鐵心討教過,所以今天是不會再丟人的流鼻血了。
  這就是她給自己的驚喜麼?文瑀鑫穩定了一下自己異常激動的情緒,直接用手慢慢的掀開了蓋頭。
  “欣怡。”文瑀鑫看著眼前這的人兒,隻交出她的名,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我這樣很難看麼?你,不喜歡麼?”江欣怡仰頭看著麵『色』緋紅的新郎問著,就站起了身,不喜歡這樣仰著跟他說話。
  “為夫喜歡,隻是驚喜的不知說什麼而已。”文瑀鑫有點慌的解釋著。
  “真的?不生氣?”江欣怡又問,
  “真的,隻是這樣的裝扮,隻許給為夫一個人看啊。”文瑀鑫笑著跟她商量。
  “嗯,知道了,可是,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江欣怡被他盯的不好意思,低下頭問。
  “為夫實在是想你呢,真想把那些客人都哄出去。”文瑀鑫伸手把江欣怡摟緊懷,很溫柔的說。
  “好了,現在已經看見我在這了,趕緊去陪客人好了。”江欣怡很體諒的說。
  “可是,為夫走不出去了。”文瑀鑫在她耳邊,喃喃的說。
  “為什麼?我又不會跑掉?”江欣怡不解的抬頭問。
  文瑀鑫沒法回答,隻是把摟著她的肩的手,滑到了她的腰部,往自己身邊用力一帶。
  江欣怡馬上就明白了,他不能出去的原因了。
  他***的堅挺已經抵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胡鬧啊,先在還是大白天的,你趕緊出去吧。”江欣怡羞澀慌張的說著,就要推開他。
  “欣怡,為夫等不及了,想要你。”文瑀鑫聲音有些顫抖的說。
  “等下進來人怎麼辦?”江欣怡提醒著他。
  “沒人敢來的,劉鈞他們都在院子外麵守著,你不放心的話,為夫這就去閂門。”文瑀鑫說完,迅速的走到外間,真的就把門給落了門閂。
  “咱倆喝酒吧。”江欣怡跟到外間,想拖延時間,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對啊,交杯酒都還沒喝呢。”文瑀鑫興奮的走到桌邊,給江欣怡和自己都倒上了酒。
  江欣怡端起酒杯,膽怯怯的跟他喝了交杯酒,她覺得自己根本就拖不到天黑,也趕不走他。
  果然,文瑀鑫放下酒杯,就把江欣怡橫著抱了起來,走進了臥室,剛想把人放在床上。江欣怡趕緊喊;“床上有東西。”
  文瑀鑫看看床上那些東西,不情願的把人放下,***就把床上的東西都劃拉到了地上。然後回頭,笑著看江欣怡。
  “我沒困,出去坐會兒。”江欣怡有些害怕的說著,就想往外間跑。
  “,欣怡也有害怕的時候啊。”文瑀鑫爽朗的笑著,把人給拽到懷,抱著放倒在床上。
  『奶』『奶』的,本姑娘這還是第一回,能不怕麼?江欣怡在心嘟囔著,想反抗,身子卻被人家給壓住了。
  “太早了,我給你講故事聽好不?唔唔。”話還沒說完,嘴又被吻住了。
  “不要怕,為夫輕輕的。”文瑀鑫在江欣怡的耳邊說完,就順著她的耳邊吻了下去。江欣怡閉著眼睛,不再掙紮,反抗,等著讓自己成為女人的那一刻到來。
  文瑀鑫很費勁的才把身下人的旗袍脫下去,不怕她生氣的話,早就給撕開了。他覺察到床上人的羞澀,起身把窗子關上,還把窗簾放了下來,回到床上,把窗幔拉嚴實,這樣,床的光線才暗了些。
  他迅速的脫掉自己身上的一切,回頭把江欣怡腳上的繡花鞋也脫了下來,然後慢慢的從她的小腿吻了上去。
  嗯,身下的人,嬌喘著。原來新婚的第一次也沒有傳說的那麼嚇人啊,江欣怡有點放心了,伸出雙手環住了身上魁梧的腰身,主動的吻上他的唇。
  文瑀鑫見她放鬆了下來,貪婪的撫『摸』著她的身子,還有那兩處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觸『摸』的渾圓。
  他再也克製不住渾身的焰火了,開始想嚐試的進入,可是剛一接觸到,就如火山爆發一般,用力的進入她的身體。
  啊,江欣怡沒有絲毫防備的,疼的叫了起來,又怕外麵的人聽見,咬住了他的胳膊,承受著他的一切。
  床幔上的喜鵲伴隨這床的晃動,一次次的展翅高飛,新房,隻聽見文瑀鑫的喘息聲。
  過了許久,隨著文瑀鑫的一聲吼,床幔上的的喜鵲不動了。
  床上,閉著眼睛流出眼淚的江欣怡忽然感覺到有東西滴在自己臉上,睜開眼睛,借著光線一看,卻是身上的人也在哭。
  暈死,是我很疼呢,你哭的什麼?江欣怡真的想問問。
  “對不起,對不起欣怡,為夫不好,弄疼你了。”文瑀鑫心疼,又歉意的說著。
  江欣怡想發火,事前他明明有說輕輕的,這就叫輕輕的?可是看見他的樣子,江欣怡沒忍心責怪他。
  本來麼,一個曾經有三妻四妾的男人,為了自己禁欲如此長久,哪能控製得了?
  江欣怡沒說話,伸手抹去他的眼淚,然後摟住頸,文瑀鑫就躺在了她的身邊,也伸出雙手緊緊的摟住她。
  “欣怡,你真的是我的人了,心也是我的,人也是我的。”文瑀鑫還是覺得是在做夢一樣,問。
  “嗯,你也是我私有財產了,以前的事就算了,以後敢出去偷腥的話,我會準備一把剪刀的。”江欣怡閉著眼睛,用手指戳著文瑀鑫的胸口說。
  “嘿嘿,知道了。新婚之夜不要說剪刀什麼的,不好。”文瑀鑫讓她給逗笑了。
  “你,你又要幹嘛?”江欣怡害怕的問,因為緊貼的身體,已經感觸到,他的某點又膨脹了。
  “先前是為夫自私,讓你受了苦,現在,為夫要讓你知道做女人的快樂。”文瑀鑫說完,又……
  “不要。”江欣怡先是反抗,這樣痛苦的事,連著來兩次,她可不幹。
  可是,沒過一會兒,她就發覺這次真的不同,也不痛,他這次沒騙人哦……
  一個月後,鐵心壞笑著走出了瑀王府,身後的屋子是兩個人的對峙。
  “你耍詐,你不是不能生孩子麼?”連續嘔吐幾天,沒有食欲,沒有精神的江欣怡,聽完鐵心的診斷後,掐著腰質問。
  “為夫是男人,當然不能生孩子。”文瑀鑫憨笑著回答,滿臉的幸福。
  “可是,她們怎麼都沒懷上,我怎麼就中招了?”江欣怡老覺得自己被欺騙了,生氣的問。
  “好了,不要發火動了胎氣,為夫跟你說實話。”文瑀鑫走過來,很溫柔的說。
  “說啊?怎麼回事?”江欣怡問。
  “我不想和不喜歡的女人生孩子,不想讓我的孩子活在陰謀。所以,她們房間的板都鑲著麝香呢。”文瑀鑫很認真的告訴她。
  “啊?想不到你這麼陰險。”江欣怡明白了。
  “再陰險的人遇見娘子你,也是手下敗將啊,小槐,快進來,你娘要給你生個弟弟了。”文瑀鑫笑著說完,看見小槐在門口探頭,就招呼。
  “誰說我生男的?我偏偏要生女兒。”江欣怡不服氣的喊到。
  “好好好,咱先生女兒,下次生兒子。”文瑀鑫趕緊來哄她。
  “沒有下次,哼。”江欣怡丟下一句話,領著小槐走了出去。留下,文瑀鑫跟出門口哈哈哈大笑。
  “老天,感謝你賜給我這樣一個寶貝。”文瑀鑫對著天空作揖,感激的說……
  

Snap Time:2018-09-25 23:49:57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