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冰山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最新章節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最新章節第34章你說你是黑夢(12-04-09)      第33章一絲詭異的氣息(12-04-09)      第32章沒必要那麼激動(12-04-09)     

第34章你說你是黑夢


  第34章:你說你是黑夢?
  所以現在的墨弦月用起冰魄針來,並非是之前那種隨便扔扔,冰魄針現在在她的手中,她可以在一百米之內,把一副鐵盔甲給擊穿,力量之大並非兒戲。
  她的目光一動不動的凝視著樓頂的那個位置,可是那個位置在發出那一聲響之後,再也沒有任何的異樣。
  但是她知道那個人,肯定還是呆在原地。
  她在等……
  等那個人下一個動作來判斷他在哪!
  可是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那個地方還是沒有任何的異動。
  墨弦月心中再次堅定道:“那個人肯定還在樓頂,但是位置卻『摸』不準,所以我現在要等……等他的動作。”
  他有耐心,墨弦月就比他更有耐心。
  “嘎達……”
  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在那。”墨弦月的心中暴喝一聲。
  嗖嗖嗖……
  墨弦月手一揚起,三枚冰魄針劃破空氣向樓頂襲去。
  劈啪!
  一陣瓦片破碎的聲音。
  接著聽到一聲低沉的悶喝。
  “啊……暗器!”
  墨弦月聽到聲音之後從床上跳出窗口,腳在牆上一蹬,借力飛到了樓頂,完成這些動作不過是一瞬間的時間,她就已經站在了屋頂上。
  晚上沒有任何的雲霧擋住月亮,皎潔的月光灑滿一地,就連暗淡的瓦片都微微的泛著潔白之『色』。
  墨弦月的對麵站著一個身穿黑衣黑褲就連臉上都蒙著一塊黑布的黑衣人。
  黑衣人身上唯一有亮點的地方,就是他手中的劍。
  鋒利的長劍,在月光之下,反『射』著陣陣的寒光。
  兩人靜靜的站在樓頂,互望著沉默不語。
  “他沒有受傷?”墨弦月心中疑『惑』的想到。
  似乎上麵聽到她心中的話,馬上就應驗!
  一絲猩紅的鮮血從黑衣人的手臂慢慢滑落到劍柄,然後順著劍柄流向冰冷的劍刃。
  就在鮮血流到劍刃一半的時候,墨弦月開口說道:“你……是……誰?”
  她的聲音低沉而緩慢。
  持劍而來的人,一定並非善者,而且受了傷之後也不離開,看來麵前的這個黑衣人有些門路。墨弦月心底早就已經暗中戒備著。
  “我……咳咳!”黑衣人剛剛一開口,但是一陣猛烈的咳嗽卻讓他無法繼續說下去。
  墨弦月冷眼看著這一切,並沒有任何的動作。
  在沒有知道對方身份之前,她不會有任何的動作,小心的戒備著。
  她絕對不會因為對方的傷勢,而過去幫他。
  這是本能,也是應該有的防範!
  “少在我的麵前來這套,快說,你是什麼人?”墨弦月冷冷的說道。
  她真的很好奇黑衣人的身份,一個三更半夜來到自己房間樓頂的人,一個持劍而來的而且還蒙著臉的人,她絕對不會認為對方是一個好人,來找她喝茶。
  那人沒有回應墨弦月,依舊在劇烈的咳嗽……
  那咳嗽猛烈的程度,就連站在一旁的墨弦月聽到也感覺到一陣的糾結。
  墨弦月看見她這個樣子,並不像裝出來的,就再也沒有『逼』問他,隻是靜靜的盯著他。
  過了好一會,那個人的咳嗽才慢慢的停止,緩緩的把拱著的身子抬起,用整個身體唯一『露』出來的那雙眸子,靜靜的看著墨弦月。
  當墨弦月和她的目光相交的時候,隻感到一股強烈的熟悉的感覺衝進腦海,一個人的身影慢慢的浮現。
  “黑夢?”墨弦月心中震驚,然後大叫一聲。
  蒙麵黑衣人眼角一閉,然後慢慢的伸出手,扯下臉上的黑布。
  墨弦月的猜想果斷沒錯,黑衣人正是失蹤了數個月,然後被墨弦月在墨家莊撞見的紅衣長老黑夢。
  黑夢黑『色』長發依舊如同以前一般,高高的紮起,沒有任何花俏的首飾。
  她看見墨弦月震驚的神情,沒有說話,隻是輕微的一笑,那種感覺就像是很久未見的好朋友突然在一個沒有預料的情況下相見一樣,一樣的溫馨,一樣的開心。
  可是就在她微微一笑之後,小嘴嘴角之處,慢慢的溢出一絲血『液』,墨弦月還沒有從震驚中反應過來,血『液』就已經順著嘴角滑落到下顎,最後掉到腳下的瓦片上。
  “滴答……”
  血花四濺!
  墨弦月甚至還可以聽到那一滴血滴在瓦片上最後碎裂的聲音。
  當她看見這一幕的時候,不知不覺心中的防備慢慢的卸下。
  “你……沒事吧!”她關心的問道。而且聲音中有些哽塞!
  “墨……姐姐!?”黑夢嘴角輕扯,輕聲的說道。
  到了此時此刻,黑夢居然還叫出她們以前的相稱。
  聽到如此親昵的稱呼,墨弦月一怔,望著黑夢驚喜的笑容,居然說不出話來。
  可是黑夢再也忍不住了,急忙跑過來證實眼前的一切是否真實。
  可是她剛剛往前走了兩步,墨弦月也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
  黑夢的見狀,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腳步也隨著笑容緩緩的停下。
  “墨姐姐,真的是你嗎?你怎麼了?”黑夢皺著眉頭,關心的問道。
  墨弦月也隨著她停下腳步而停下後退的身子,愣愣的看著黑夢,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她一直以為黑夢在那場天悅皇朝政權的大戰中死了,可是事實卻並非她的想象那樣,來到墨家莊這個地方,卻突然碰上黑夢,但是黑夢卻已經成為了深如漩渦的墨家莊中的長老,而且還是紅衣長老,還以為她已經加入了墨家莊對抗南宮皓,可是今晚三更半夜突然的相見,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卻讓墨弦月一時不知所措。
  心中想了很久,最後她還是打算裝作自己完全不知道黑夢是墨家莊的紅衣長老的事情。
  “你……怎麼會在這?”她朱唇輕啟,從嘴中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來。
  因為一時之間,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比較好。
  黑夢心中狂喜,這幾個月時間,天天做夢都會想到的幾個人當中的一個,而且還是分量最重的一個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她如何能夠不高興?
  她現在終於敢肯定了墨弦月的身份,於是微微一笑:“墨姐姐,真的是你?”
  墨弦月點點頭,苦澀的笑道:“沒錯,是我!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怎麼會在這?”
  她雖然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也從黑夢的喚叫之中聽到了濃濃的驚喜和情誼,但她還是無法的放開所有的戒備。
  防人之心不可無!墨弦月如此謹慎,也是為了小命著想。
  黑夢完全不顧嘴角的血跡,繼續開心的說道:“見到你實在太開心了。”隨後她輕聲的說道:“我們在這說話不方便,墨姐姐是住在下麵吧。不如我們下去再說?”
  墨弦月心中依舊不能完全相信黑夢的話,但是她的要求不不能拒絕。
  “好吧。”墨弦月同意的點點頭,然後率先跳下樓頂,回到房間之中。
  她之所以同意黑夢的提議,是因為她有一定的把握製服黑夢,不是她自負,而是曾經就有過和黑夢對打的情況,她不過用了八成的功力,就已經把黑夢『逼』到了窮途末路。
  她會讓黑夢下來還有一個很主要的原因,她是想知道黑夢為什麼會在墨家莊,而且還當上了長老,這些事情都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來商談,如果她們在樓頂談話的話,可能會吵醒下麵正在睡覺的人,要是把一些愛管閑事的人招惹來了,事情就不好辦了。
  回到了房間隻之中,墨弦月順手扯過一件掛在屏風上的衣裳披在身上,之後走到牆邊把油燈點亮。
  微弱而又昏黃的亮光從燈芯發出,漸漸的照亮了整個房間。
  她剛剛把油燈點亮之後,黑夢也從窗口飄落下來。
  就在下地的那一刻,黑夢身體不知道為何,踩到了窗邊的一張凳子的扶手,身子一打滑,然後整個人就直直的從凳子上掉了下來。
  墨弦月想去扶也來不及。
  過後,墨弦月趕緊走近她,站在她的麵前,說道:“你怎麼了,沒事吧?”
  她的話語上雖然看似很關心,但是心中卻是冷笑。
  “隻不過中了我的冰魄針,我的冰魄針除了針體自帶的寒毒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毒『性』,身體會變成這麼虛弱?真當我是門外漢?”
  黑夢掙紮的站起身來,臉上還帶著欣喜的笑容。並沒有因為墨弦月沒有去扶她而生氣。
  “墨姐姐,我們到那邊坐坐,我有些累了,咳咳……”黑夢突然捉住她的手,她一時之間沒有預料到,所以讓黑夢穩穩當當的捉住了。
  就在她發愣的時候,黑夢已經把她拉到了桌子旁邊坐下,坐下之後,黑夢還是願意放開她的手,一邊說道:“墨姐姐,能夠在這見到你,真的是太好了,這不會是夢吧。”
  墨弦月腦海中一片空白,一點意識都沒有,她感覺到黑夢捉著自己的那隻手在劇烈的顫抖,一陣陣的寒冷從她的手中傳遞過來。
  墨弦月突然驚醒,猛的甩開她的手,厲聲道:“你幹什麼?”
  “啊……”
  黑夢被她突然的動作,因為幅度過大,因此觸動了手臂上的傷,疼痛的***了一聲。
  看到黑夢的痛苦的表情,墨弦月心中一陣顫抖,但是她咬咬牙,說道:“你是黑夢?”
  黑夢強忍著手臂傳來的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點了一下頭,咬著貝齒說道:“墨……姐姐,你怎麼了?是我啊,我是黑夢。你以前的護衛黑夢。”
  墨弦月直勾勾的盯著黑夢的眸子,輕輕的說道:“你說你是黑夢?那好!你說說,你是因為什麼,而成為我的護衛的?”
  她必須真正的確定眼前之人真的是黑夢,否則下麵很多的話,都不能夠說出口。
  黑夢扶著左臂的傷口處,盡管左臂的衣服已經被血水浸濕,她還是咬著牙,堅持的說道:“那是因為皇後廣場的刺殺,太子因為害怕你會受到刺客的暗殺,所以才請了幾個護衛來挑選,最後那幾個護衛倒是沒有挑選上,最後選了我,墨姐姐,你到底是怎麼了?”最後,黑夢不解的問道。
  

Snap Time:2018-09-22 23:46:20  ExecTime: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