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臨天下:王妃13歲》全文閱讀

作者:一世風流  鳳臨天下:王妃13歲最新章節  鳳臨天下:王妃13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鳳臨天下:王妃13歲最新章節第21章所謂密道(12-04-02)      第20章處死玄玄(12-04-02)      第19章男人本色(12-04-02)     

第21章所謂密道


  第21章所謂密道
  獨孤夜卻憑借他出『色』的機關學和方位學,已經追到了軒轅玄身後,上一層的地方。
  “這地方好奇怪,還準備的有吃的。”
  軒轅玉抱著個青瓜,一邊嘎嘎的啃著,一邊道。
  “這應該是皇族避難的地方。”獨孤夜淡淡的道。
  有照明的又有果腹的,在看這密道的方位和構造的大局。
  應該是漠河皇室為防萬一,為自己留的一條生道,所以沒有任何的機關,隻有繁複的道路,和充滿了生機。
  軒轅玉聽言喔了一聲,狡兔三窟嘛,她明白,她明白。
  邊明白邊一巴掌對著身邊牆壁上一凹出來的沒油的燈打去,一邊道:“夜夜,你看這個挺好看。”
  “別『亂』動。”獨孤夜頓時臉『色』一沉冷喝的。
  軒轅玉不由一愣,立刻乖巧的縮回手,看看周圍,沒異動。
  卻不想就在她一巴掌打下的瞬間,軒轅玄正一步要踏入那黑漆漆的通道,就聽見頭頂上一聲轟響,那通道上的石門砰的一下就朝下落來。
  軒轅玄大驚,好在平日訓練有素,縱然大的動作做不到,麵對突發事情的機靈勁,還是有。
  當下就地一滾,朝後就倒。
  “砰。”石門砸地,濺起灰塵無數。
  軒轅玄被濺了個灰頭土臉,臉『色』蒼白。
  回頭看看離自己腳隻有一步遠砸下的石門,軒轅玄砰砰砰猶如一隻小老鼠就朝前爬去。
  差點,差點他的嫩命就送到這了。
  一通狂(色色小說爬,進入柔和通道,半響後軒轅玄才平靜下來。
  咬牙切齒的坐起,看了看那已經看不見的黑『色』石門,無師自通的朝它豎起了中指。
  王八蛋,差點壓死他,什麼破地方。
  現在他怎麼辦?看好的路不能走了,隻能走另一條,可這一條好遠啊,軒轅玄悲催了。
  而就在軒轅玄悲催的時候,獨孤夜看著周圍沒動靜,伸手扳過那油燈柄,冷冷的道:“別『亂』動。”
  軒轅玉立刻乖巧的狂點頭。
  玉石,黑石門開啟,獨孤夜朝正確方向去了,而軒轅玄朝另一個方向去了。
  人說山中無歲月,同理密道中也無歲月。
  軒轅玄在反複的勘察當中,日子已經快速的過去了兩天,到第三天了。
  而獨孤夜按照正確的方向出去,卻根本沒找到軒轅玄,不得不反過頭來,繼續回密道找尋。
  “哥哥在那個方向。”軒轅玉神『色』也不輕鬆了,哥哥被判斬立決,這日子就快到了,可她還沒找到他。
  “別慌。”獨孤夜不會安慰人,隻淡淡的扔下一句,速度越發的快了。
  而此時,因為兩天都沒找到人,又沒聽說有任何如軒轅玄這般的小孩出沒其他地方。
  漠河太後和一眾官員開始謹慎了。
  居然會無緣無故的消失,這絕對不是這軒轅玄會妖術,一定是有人暗中救走了。
  暗中有人去救他,又不是長公主和男人婆的人。
  那這軒轅玄背後……漠河太後等人開始懷疑那皇鍾事件可能不是單純的酒醉事件,而是有組織有陰謀的策劃。
  於是,男人婆和紅衣女人也不得幸免,在第三日上被提審與漠河皇宮大殿。
  一殿文武群臣羅列,漠河太後高高的坐於龍椅之旁。
  漠河皇帝這個時候不在這,那就她統領一切。
  氣氛森嚴,靜寂無聲。
  “說,在說一遍你們怎麼遇到那孩子的。”漠河太後無上威嚴。
  下方跪在金鑾殿上的男人婆和紅衣女人對視一眼,沒有辦法,隻好又開始述說。
  這軒轅玄是怎麼消失的,她們很清楚。
  不過,若這追查的最後是為了在把軒轅玄抓回來處死的話,那麼她們也沒有辦法的略過些什麼了。
  至於這略過的後果會怎麼樣,那就隻有等他們皇帝陛下回來,她在去找她申述去了。
  皇宮重殿,嚴肅而巍然。
  而此時在密道中轉了兩天多的軒轅玄,一邊嚼著黃瓜,一邊看著地圖『摸』索著行走。
  “我就是……那……”
  “在說……你……”
  『摸』索中,頭頂上方隱隱約約有聲音傳來,軒轅玄一愣後頓時大喜,有人,那就是說有出口。
  他可以出去了,他終於找對方向了。
  當下,軒轅玄把那黃瓜一丟,就朝那斜斜的階梯爬了上去,那有個吊著的位置。
  越是接近頭頂,那聲音越是大,幾乎都能夠聽清楚外麵的人在說些什麼了。
  軒轅玄喜不自勝的大叫道:“我在這,我要出去……”
  可惜石壁太厚,他的聲音完全傳不出去。
  軒轅玄這廂發現了人聲,靠著軒轅玉感覺而來的獨孤夜也快速的接近於這個方向。
  “就是那邊,我感覺的到,就是那邊。”
  軒轅玉撲至一門前,小手抓著上麵的銅環就是兩扯,一邊大聲道。
  同一刻,就在軒轅玉拉扯那銅環的當口,那金鑾殿上正在厲聲喝問的漠河太後隻覺得坐下椅子微微一動,緊接著……“太後,我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我……啊……”
  大殿上正跪著申述的紅衣女人,申述的話還沒說完,就見那端端正正一身威嚴坐於其上的太後,身下那玉石大椅一翻。
  太後瞬間就不見了影子,不由聲音嘎然而止,猶如被刀切斷。
  大殿群臣同一刻目定口呆。
  太後消失了,玉石椅子會翻轉,這是怎麼回事?
  而就在大殿上所有的人都愣住還沒反應過來的當口,那玉石大椅又是一翻,恢複了原來的位置。
  而其上端坐的太後已經不見了蹤影。
  取而代之的則是滿頭霧水莫名其妙看著他們的軒轅玄。
  怔住,所有人都怔住,這個,玩變身?
  相對於漠河金鑾殿上群臣的愣怔,軒轅玄也傻愣愣的看著他們,怎麼突然間那吊著的位置一變,他就翻這來了?
  這,這,要砍頭的欽犯,現在坐在太後玉椅上,麵對滿殿虎視眈眈的群臣,什麼叫羊入虎口,什麼叫自己找死,這就是。
  兩兩對持,靜寂,無聲的靜寂。
  所有人這一刻都被這陡然的轉換震撼住了,默默無聲。
  大殿外夏風吹拂,洋洋灑灑,飛揚一片。
  就在這夏風吹拂中,愣怔住的所有漠河群臣和軒轅玄同時反映過來了。
  “抓住他,快抓住他……”
  “太後,太後在什麼地方去了……““快救太後,快抓住這小子……“群臣紛『亂』,張牙舞爪的朝著軒轅玄就撲了上去,那一個個麵『色』迥異,猙獰如虎。
  而跪在大殿上的男人婆和紅衣女人,此時也回過神來,連忙跟著也跳了起來,朝著軒轅玄就撲去。
  不過能不能在這麼多人麵前保護住這小子,她們實在是沒有一點把握。
  而坐在玉椅上的軒轅玄,見此不由雙眼一閉,雙手捂住小臉,完了,千方百計的逃脫沒逃掉。
  反而莫名其妙落入虎口,他完蛋了。
  這是誰跟他開的玩笑,老天,你太戲弄人了。
  大殿紛『亂』,人人躍起。
  而就在大殿如此之『亂』的當口,那密道扯了兩把銅環的軒轅玉,在獨孤夜微冷的目光中快速的反應過來。
  連忙諂笑著再度扯了兩下銅環,把那位置歸位。
  然後滿臉無辜的攤開手朝獨孤夜,示意她把它們重新歸於原位了,她真不是故意的。
  獨孤夜見此不由微歎,這個小機靈。
  然而就在她回扯的當口,那大殿上本來馬上就要被漠河群臣抓住的軒轅玄,那坐著的玉石椅子又一翻。
  噗通,瞬息間一個空『蕩』『蕩』的玉石椅子出現在撲上來的群臣麵前,上麵的軒轅玄,不知所蹤。
  鴉雀無聲,眾臣圍著玉石大椅沉默。
  不過好在這回已經有了第一次的打擊,所以這一回反應的特別快,立刻就醒悟了過來,頓時大殿一片混『亂』。
  群臣都衝上了平日他們一輩子也別想上的龍台,圍繞著龍椅和玉石大椅團團轉。
  “這有密道,快,快,挖開……”
  “快救太後,通知禦林軍警戒……”
  “快,封鎖皇宮,隻準進不準出……”
  瞬息之間,漠河群臣把著太後陷落的事情,當成了『奸』細入侵,有損漠河的頭等大事。
  立時,漠河皇宮兵馬森嚴,京城四門封鎖。
  要開始捉拿『奸』細和嚴陣以待了。
  不說漠河金鑾殿上的紛『亂』,就說軒轅玄又一個咕咚落下來,這次沒那什麼位置擋著,砰的一聲落到了地麵。
  “哎喲。”
  “哎喲。”
  兩聲呼痛聲齊齊響起響徹密道,軒轅玄一愣,這不是隻有他一個,怎麼還有人喊疼。
  同時屁股下麵軟軟的,不似堅硬的地板。
  當下不由邊『揉』著頭,邊朝身下看去。
  這一眼看過去,軒轅玄頓時無言,隻見他的屁股下,漠河太後正眼睛發白,口吐白沫,本來要撐起來的身形。
  被他這下墜之力一壓,重新癱軟在地上,呻『吟』不斷。
  軒轅玄短暫的無言後,猛的一下跳了起來,頭也不回的朝著另一條通道就跑。
  這個漠河太後要殺他呢,他可不要跟她在一起,會掉腦袋的。
  “你給我回來,你怎麼知道……這密道的,給我……回來……咳咳……”漠河太後邊口吐白沫,邊朝著軒轅玄的身影氣急敗壞斷斷續續的喊道。
  這軒轅玄怎麼會知道她漠河皇室逃身用的密道?
  難道暗中要對付他們皇室的人,已經連這麼秘密的東西都已經探查到了?
  那要是他們發動叛變,或者兵臨城下的時候,那……漠河太後驚恐了,一時間也來不及照顧自己腰酸腿痛的老胳膊老腿,站起來,朝著軒轅玄跑掉的方向就顫顫巍巍的追了過去。
  密道秘密,四個人穿梭其間。
  而這個時候的皇宮卻是風生水起,紛紛『亂』『亂』。
  如此的紛『亂』和瞬間的戒備森嚴,如臨大敵,立刻也驚動了準備看好戲隱藏在一旁的摩羯和雲召。
  捕風捉影的聽到事情的發生經過之後,摩羯和雲召頓時覺得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了。
  『揉』著眉心,摩羯無語道:“他怎麼跑到那個方向去了?”
  “會有問題?”雲召聽摩羯這麼一說,立刻追問道,看好戲歸看好戲,可不能讓軒轅玄有任何的損傷。
  否則,歐陽於飛的皮還沒被剝,恐怕他就要亡命天涯了。
  摩羯點著眉心:“他完全走了相反的方向,居然會出現在金鑾殿上,這小子是怎麼看地圖的,居然如此的差,連路都辨別不了。”
  摩羯搖頭,這不應該是軒轅玄會犯的錯誤啊。
  不過搖頭歸搖頭,摩羯快速道:“按他現在走的這個方向,那他緊接著會去的地方應該就是箭樓了。
  隻有那才是另一個出口。”
  說到這,摩羯眉頭一皺:“箭樓平日就是放哨站崗的地方,是個不好下的地方,而現在皇宮戒備成這個樣子……”
  接下來的話,摩羯沒有說,隻是轉身就朝箭樓的方向行了去。
  那不是個好地方,軒轅玄會有危險。
  而雲召見摩羯的動作,就明白了一切,當下快速的跟上。
  陽光閃爍,琉璃瓦五光十『色』。
  密道箭樓離金鑾殿的距離就已經很近了。
  軒轅玄為防止那要他小命的漠河太後追上他,那是一雙小腿跑的猶如風火輪,蹭蹭蹭蹭就衝了過去。
  不大一會功夫就靠近了箭樓這方的出口。
  而緊隨其後的漠河太後,緩過氣來後,速度也快,緊追軒轅玄不丟,兩人幾乎隻隔了一條通道。
  至於在他們身後的獨孤夜和軒轅玉,那速度就更加的快了。
  這方隻有這一條道路,那獨孤夜腳不沾地,三方的距離越來越接近,幾乎首尾相顧了。
  密道中的三方人馬,在密道中激烈的追逐。
  密道外的漠河皇宮也熱鬧的不止一點半點。
  “不要慌,都給我鎮定,來人啊,封鎖箭樓,你們跟本相走。”
  

Snap Time:2018-09-26 03:28:07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