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全文閱讀

作者:曉夜圓舞曲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最新章節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後記(14-1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大結局下(14-1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大結局中(14-12-26)     

第二百六十六章 無盡淩辱…屍潮驚變!


  第二百六十六章無盡淩辱…屍潮驚變!
  “啪”
  強勁的破風聲響起。(,都市小說www.9pwx.com,dukanka
  方芳的嬌嫩白皙的背脊上登時就多了一道刺眼的血痕,疼得她鼻頭一酸,淚水滾滾落下,就像個被虐待淩辱的少女一樣,表情楚楚可憐到極點,可是她倔強地咬牙切齒,眸子滿是不甘心和驚怒仇恨,怨聲喊道:
  “柳銀紗,士可殺不可辱!你有本事一刀捅死我,下輩子我要你血債血償!”
  “喲?一個小毛孩子還嚷著士可殺不可辱?這不是搞笑嗎,你落到老娘手,注定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咯咯,你還是乖乖地認命,老娘不把你虐得失禁,就實在愧對黑暗祭祀的榮譽,告訴你也無妨,老娘懂得的調教手段多了去,就算把你弄成不暴露就不舒服、聞到檀腥味就流口水的小母狗也是小菜一碟!嚴重一點的,還能把你四肢削斷,把殘軀拿來當盆栽,又或者把你弄成屍姬,永生永世被無數個男人肆玩你的*!”
  柳銀紗舔舔紅豔豔的櫻唇,上麵那淡淡的水光晶瑩濕滑,給她平添了幾分嫵媚和冶蕩,隻是她說的話卻陰森恐怖,給人一種冰冷的恐懼感。
  伸出手,用力地捉住方芳那蓬鬆而又淩亂的長,柳銀紗強行把方芳的臉按著貼在床單上,欣賞著她那屈辱憤懣的表情,咯咯媚笑著,聲音中帶著興奮的顫抖,顯然柳銀紗也從虐人中獲得極大的快感。
  “臭婊子,你敢!”方芳條件反射地尖叫著,手指莫名地抖了一下,顯然她也有點擔心真的落得那般淒慘下場,她不怕死,怕就怕靈魂被禁錮在*,不得生的同時還要忍受無窮無盡的屈辱。
  “喲,我有什麼不敢的?你還真把自己當成金枝玉葉,市長千金?醒醒小浪蹄子,你老爸老媽,全家老小都被你吸成人幹了,像你這種沒人性的小畜生,我又有什麼下不了手的?不過嘛……把你調教成小母狗就太過可惜了,我要慢慢地瓦解你的尊嚴和靈魂,把你當做最好玩的玩具,一步步地把你玩殘……”
  說著,柳銀紗伸出濕潤潤、紅豔豔的小舌頭,在方芳的臉上舔了舔,流下口水的同時也把方芳的淚水吸進嘴,嘖嘖有聲,搞得方芳渾身雞皮疙瘩都炸起,情不自禁地顫抖起來。
  “不,爸媽不是我殺的……是我第二人格,那個占據我*的血妖下的手!她沉睡在我的靈魂深處,時不時地會醒過來教唆我去吸血……我可以對任何人下毒手,但是我還沒有殘忍到六親不認的地步!”方芳激動地嚷著,淚水再次嘩嘩的流下。
  “少來推卸責任博取同情,還扯到第二人格精神分裂?這麼狗血的借口誰會信啊?”
  柳銀紗鄙夷地瞪了方芳一眼,再次抽起皮鞭,“啪啪啪”地在方芳身上狂抽起來,此時方芳被蕭晚晴禁錮了力量,跟普通的柔弱少女沒有太大的區別,哪承受得了柳銀紗的“降女十八鞭”?當即就疼得嗚咽痛苦,瘋狂地在床上亂顫打滾,可是背脊上和臀部上的鞭痕卻越來越多,有些甚至打得皮開肉綻,鮮紅一片,可見柳銀紗下手有多重,毫無憐憫之心。
  “嗚……”
  方芳眼淚汪汪,清純無邪的臉上早就被淚水染濕,她很想求饒,卻隻能咬著唇瓣死死撐著,因為她知道求饒根本就沒有用,隻會徒增柳銀紗的興致,鞭打得更爽更暢快而已。
  不多久,方芳身上的衣物全部被打成了一條一條的碎片,那一絲不掛的*暴露出來,鮮紅的鞭痕和雪膩的肌膚交相輝映,形成一股異樣的美感,再配上方芳那秀氣可愛的臉蛋,淒婉欲絕的表情,實在讓人看得欲罷不能。
  “爽不爽?”柳銀紗手提長鞭,語氣森寒殘忍地媚聲問道。
  “……”方芳抬起頭,有些怯弱地瞪了柳銀紗一眼,緊緊地咬著唇瓣不一言,臉上滿是憤怒屈辱的紅暈。
  “啪啪啪”
  柳銀紗咯咯一笑,又朝方芳身上狂抽了幾鞭子,疼得方芳低低呻吟起來,就像受傷的小貓。
  “我問你,剛才打得爽不爽!”
  “……有本事你殺了我!下輩子我是你娘,一定要把今天的一百六十七鞭百倍奉還!”方芳紅著鼻子紅著眼睛,倔強地喊著,就像個死不屈服的烈女。
  “好有骨氣的小浪蹄子啊,這麼富有野性的眼神,是多麼的可愛誘惑……可是,你越是反抗掙紮,我就越想虐待你!”
  柳銀紗慵懶地笑了笑,又朝方芳身上狂抽鞭子,像是暴風驟雨,每抽一鞭子,她就問一句“爽不爽”,十分鍾的時間她抽了上百鞭,打得方芳奄奄一息,更糟糕的是……柳銀紗還恬不知恥地操控手中連著的黑煙,肆虐更深更狂躁,狠狠地撕裂、震蕩著方芳的臀底菊輪,讓方芳再次流下恥辱的淚水,那刺眼的鮮血已經把床單都染紅了……
  鞭子帶來的火辣痛楚和臀底傳來的撕裂劇痛,像是決堤的凶猛洪水,幾乎要把方芳的神智徹底淹沒……
  等方芳醒來的時候,她再一次驚呆了,麵紅耳赤,那間喉嚨竟仿佛被什麼堵住了,呼吸不得,羞憤欲死,一時間恨不得裂開一個縫洞,好讓自己鑽入其中。
  “怎麼樣,對新衣服滿意嗎?”
  柳銀紗咯咯媚笑著,帶著一股惡魔般的殘忍快意,卻見方芳身上纏著長長的紅色尼龍繩,把她捆綁得非常的別致,堪稱藝術中的藝術,尼龍繩交纏在一起,組成一件極其暴露的衣服,露出各種敏感部位,極盡淫.靡誘惑。
  “嗚嗚……”
  方芳想要說話,卻愕然現她嘴塞了個圓球,那赫然是情趣口塞!
  在她的胸部頂端,更是夾了兩個夾子……一股股疼痛和屈辱讓方芳拚命地掙紮、嗚咽著……
  “小母狗一定很滿意是?乖哦,別激動,主人我一定會好好調教你的!”
  柳銀紗風情萬種地微笑著,在方芳的臉上摸了一把,然後從櫃子拿出些紅色的蠟燭……
  “嘛……剛好附近有一家情趣用品店,麵的玩具都還保存完好的說……所以呢,就便宜我了,當然啦,也便宜你嘛,來來來,你這個殺死全家,害慘佳玉帥哥的女妖精,盡管來嚐嚐正義的懲罰,隻有用璀璨的火油才能淨化你的罪孽!”
  說著,柳銀紗就點燃了情趣蠟燭,緩緩地在方芳身上滴落,更可惡的是……
  “哎喲,你的*被蟲晶強化過哦,區區的低溫蠟燭湊效不大嘛,看你都沒什麼反應……嘛,那我給你加持三倍痛覺光環好了,一定要把你虐得失禁!”
  柳銀紗忒是邪惡,忒是變態,不但鞭打、滴蠟,扯頭,甚至還用各種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輕口味方法虐待方芳,把她虐得身心疲憊,哭腫了眼,由於太過變態,那些輕口味方法就不一一贅述了。
  可惜,柳銀紗一直虐了兩三個小時,方芳還是沒有屈服,不但沒有吭聲求饒,甚至還沒有精神失常導致失禁,著實讓柳銀紗小小地失望了一把。
  “給我過來!”
  柳銀紗鬆開了方芳手腳上的繩子,解開情趣口塞,卻又往她的脖子處掛上了一個項圈,柳銀紗就像是牽著小狗一樣,強行讓方芳跪著蹣跚爬行,跟著她爬到陽台處,幸好天色已黑,沒人看得到這場女同豔戲,要不然可就虧大了。
  “不錯嘛,乖乖聽話了喔,現在,小母狗過來好好跪下,舔主人的腳趾頭!”
  柳銀紗就像個情趣俱樂部的女王,慵懶而又嫵媚地笑著,一手拉著項圈的繩子,一手去脫下高跟鞋和黑色絲襪,那間,柳銀紗的美腿就暴露出來,別看她三十歲,其實保養得好,麗質天生,腿上的肌膚光滑似冰,就像頂級的白色絲綢,洋溢著陶瓷般的膚光,小腳也纖細適度,潔白若雪,腳趾就像十顆珍珠,粉紅色的指甲修剪得很可愛,閃爍著健康的光澤。
  奔波了一整天,或多或少還是帶上了少許的女性汗味,當然啦,柳銀紗身上的獨特香味也很濃鬱,就像成熟的夜來香,如果是男人的話,自然不會拒絕去舔她的腳,可是方芳卻感到一股天崩地裂的恥辱感將她籠罩住,渾身冷僵,呼吸都不順暢了……
  “怎麼?不願意?”柳銀紗動了動晶瑩如玉的腳趾頭,唇角上掛著一絲惡趣味的邪惡微笑,膩聲道:
  “別忘了,我在你身上下的那些黑暗禁錮喔,你可以不配合,但我可以控製你的*來主動去做……你是想要主動去做還是被動去做,全在你一念之間……不過先聲明,你若是不配合的話,你舔的就不是腳趾,而是我的聖水了!”
  “聖水”……幾乎所有成年人都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可方芳年紀還小,自然不知道柳銀紗所指的是什麼,但她本能地察覺到不是什麼好東西,可能會是口味極重的穢物,所以她隻能眼淚汪汪,含羞忍怒地低下頭,伸出小舌頭去**柳銀紗的玉足,出小貓嗚咽的低宛哭聲……
  方芳落到柳銀紗手,其實已經算好的了,至少柳銀紗還有點人性,不會下手太狠……如果方芳落到軍隊的手,天曉得迎接她的將是何等的殘酷折磨,會不會被*米不好說,但是被分屍淩遲放血是肯定的!
  所以……落到柳銀紗手,對方芳而言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還有命在。
  足足跪舔了十分鍾,方芳舌頭都累了,她才小心翼翼地抬起頭,止住了哭聲,認真地哀求道:
  “我可以求你件事嗎……讓李默那群人好好地安葬我家人,你再讓我去他們墳前見他們最後一麵……”
  柳銀紗滿臉*痛快之色,顯然是爽得不行,她伸出手指塞進方芳的小嘴,捏住她的小舌頭把玩著,媚聲嗤笑道:
  “喲,你這個殺全家的妖女也有悔過之情?可你不覺得太晚了嗎,全家都死了,你再去見他們又有什麼用,咯咯,真虛偽。”
  “求你答應我……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要讓爸爸媽媽死掉的,我隻想……”
  “好,看在你舔得我這麼爽的份上,我可以暗中帶你去一趟……來,這邊你也給我舔幹淨,小*,小母狗給主人叫幾聲來聽聽……”
  方芳淚流滿麵,漲紅了臉終究沒有學狗叫,隻是深深的低下頭,跪舔著柳銀紗,有些自暴自棄,又有些討好乞憐地吸吮著……
  “真乖,老娘能有你這麼條搖尾乞憐的寵物,真是夠開心的,可惜你不願意汪汪叫,這表明你還沒徹底放下尊嚴和人格啊……不過沒關係,以後多得是機會調教你,總有一天你會徹底任命的……”
  柳銀紗放蕩地笑著,雙手還很不老實地捏弄著方芳那剛剛育的小籠包,得意洋洋地讓方芳撅起小屁股,讓她用力拍打著,打出一個個紅色的手掌印,方芳隻能忍受著各種各樣的淩辱和恥辱,痛苦地流下悔恨的淚水……
  “嘛,我是小帥哥的奴隸,而你,則是我的奴隸,所以小帥哥以後就是你的太上皇!聽懂了沒有!”
  柳銀紗心驀然升起一股變態的暢快感,在夜幕之中得瑟地放聲大笑,笑得花枝招展,飽滿高聳的胸脯就像波浪一般上下起伏,比起方芳的小籠包要震撼太多太多了。
  與此同時——
  城北小山坡處,生了恐怖而又詭異的驚變!
  無數的先鋒隊高手一個個都緊張得手心冒汗,瞪大了眼睛,呼吸著滿是腥臭味的空氣,竟然有一種淡淡的窒息感!
  “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默有些緊張地問道,他沒有辦法保持淡定,因為忽然間產生的異變實在太過可怕了,這出了他的認知範疇,讓他心生恐懼!
  “還能怎樣,深淵界的裂口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撕扯著,極具地擴大,兩分鍾以後就會形成一個大的裂縫,更糟糕的是……裂縫的背後,已經聚集著數量龐大的形態各異的不死亡靈,我已經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那是……三級的強大屍族,而且還不止一頭,起碼有五頭,甚至更多!”
  天眼師們麵麵相覷,滿臉驚恐地嘶聲叫道!
  !#
  ,注冊用戶天天登陸送q幣,話費**真給力!
  

Snap Time:2018-09-19 01:04:07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