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全文閱讀

作者:曉夜圓舞曲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最新章節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後記(14-1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大結局下(14-1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大結局中(14-12-26)     

第二十章 堂嫂晏紫蘇(中)


  冥界戰馬如同一道燃燒的璀璨流星,在西江市穿行著,李佳玉倒也慢慢地適應了冥界戰馬的超高速度,不過唯一讓他不滿的就是馬鞍是鐵做的,這讓李佳玉的屁股相當的不舒服,時不時地齜牙咧嘴,徹底破壞了他的形象。
  出了北海大道,李佳玉知道越走越遠了,隻怕距離西江大學有三四公之遠,舉目遠眺,早已看不見西江大學的鍾樓,這才出來半個小時,李佳玉就開始擔心起西江大學的蕭晚晴。
  “真是庸人自擾,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的……有染紅霞和楚翔保護,蕭姐應該不會有事,我該擔心的是自己才對,為什麼我召喚的戰馬不聽指揮,貌似連黑暗章魚這家夥一開始也是這樣,老是與我作對,嘶,是不是哪出錯了……”
  李佳玉在馬背上沉默不語,靜靜地思考著,時不時地翻開地圖,查看路線,胯下的戰馬除了不能節製它減速之外,倒是可以指揮它調整方向,這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否則的話,鬼才知道它會把李佳玉帶到什麼地方,真要把李佳玉帶到城東的屍巢那邊的話,李佳玉非把戰馬宰掉不可!
  “,這速度真夠的……照這樣下去,十分鍾就能到達市中心了吧。”
  在李佳玉的預想之中,如果是步行的話,去到城北電玩城至少要四個小時,但現在有了冥界戰馬,不僅速度奇,就連路上的蟲子也直接跨越而過,可謂是暢行無阻,隻需要區區的四五分鍾,李佳玉就穿過了電玩城,這讓躲在電玩城麵的幸存者看得目瞪口呆。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匹黑色的戰馬應該是……”
  “應該也不是地球生物吧……”
  “對,據我目測,那匹戰馬的速度絕對要超過火車,嗖地一下就消失掉……這比普通的賽馬了至少一倍啊!”
  “最奇異的是它的鬃毛,普通的馬不可能長出這麼多的鬃毛,而且也不會是那種顏色,簡直就像燃燒的藍色鬼火!”
  “那個馬上的主人,我好像在哪見過……剛才沒看清楚,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我說你們幾個!有那麼多時間八卦,還不如速度來給我加牢樓底的門板!要是讓蟲子闖進我們的遊戲廳,大家都得被蟲子咬得屎都爆出來,徹底被KO,投複活幣也沒用!到時候就真的是game、over了!”
  “是,老板!”
  隨著冥界戰馬的狂奔,李佳玉距離城中心也愈來愈近,不過在此之前,他也遇到了不少麻煩事,比如他所碰到的蟲子種類愈來愈多,不僅僅局限於紅頂甲蟲、劇毒蜘蛛、變形蟲、硫酸蟲,甚至還有吸血蟲、紫電蟲、蒼雷毒蠍!
  吸血蟲如同一根巨大的蚯蚓,渾身一節一節,光滑異常,它的戰鬥力倒是沒什麼可怕的,但這種隻知道鑽進別人血管麵遊泳的蟲子十分難纏,李佳玉上輩子就被吸血蟲折磨得痛苦不堪,要不是當機立斷,拿出刀子在自己大腿開了一個洞,然後伸出兩根手指鑽進去把吸血蟲揪出來,這才逃過一劫。
  這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需要無比堅韌的毅力與難以解釋的運氣,更僥幸的是,李佳玉偶爾獲得一枚止血腦核,否則的話李佳玉光是腿上的大洞就得活活失血而死!
  而那紫電蟲無需多說,反正就是一種渾身纏繞著電光的紫色小蟲子,大概有拳頭那麼大,位列一級中階,與劇毒蜘蛛同等的存在,不過它們可以在一瞬間釋放出五千伏的高壓電,足以將人活活烤熟。
  至於那蒼雷毒蠍,那就真的是極為恐怖的存在,顧名思義,也是雷係的蟲子,隻不過它們的體積足足有麵包車大小,巨力恐怖無匹,那條足足有象鼻那麼長的蠍尾布滿金屬般的倒刺,可以凝聚雷暴電漿,隨隨便便就可以轟爆一輛摩托車,危險之極,五頭紅頂甲蟲加起來也未必是它的對手!
  麵對蒼雷毒蠍,李佳玉也頭皮發麻,他暫時不想與這種二級的蟲子短兵交接,即便蒼雷毒蠍的蟲晶非常誘人,卻也隻能留待日後強大起來再找它們麻煩了。
  “蒼雷毒蠍的蟲晶有雷電增幅,深度刺激肌肉細胞的成長,大大地提高免疫力和爆發力……倘若拿到一枚,我的近戰能力至少能提高三成,可惜隻能看不能吃……”
  李佳玉輕輕搖頭,不過相比起蒼雷毒蠍,他更需要擔心的是後麵冒出來的鐮刀甲蟲!
  隻見一小群鐮刀甲蟲結成蟲陣,嗡嗡地揮動著翅膀,遠遠看去,如同一長串灰黑色的銅錢!
  “該死,果然碰到鐮刀甲蟲的圍堵了……它們有飛空優勢,速度比戰馬還,遲早會追上來……”
  李佳玉心念飛轉,立刻喚出冰輪丸,順便一拍戰馬的脖子,讓它拐入某條美食街,那掛滿了各種各樣的廣告牌子,偶爾還真的有來不及轉彎的鐮刀甲蟲撞在廣告牌子上,鬧了個灰頭土臉!
  十幾頭鐮刀甲蟲窮追不舍,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不過對李佳玉造成的壓力還不算太大,即便他隻能使用左手劍,卻也足夠犀利,每每有一頭鐮刀甲蟲追上他,他反手就是一道劍光,把鐮刀甲蟲弄成冰凍蟲肉,倒也給美食街增添了新的食材,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廚師敢拿這美妙的食材進行烹飪!
  總的來說,鐮刀甲蟲戰到最後,集體犧牲在李佳玉的劍下,不過也在冥界戰馬的屁股上開了一道很淺的口子,流出了黑色的鮮血,不過倒也無傷大礙,但不知為何,李佳玉心總感覺有點解氣——這頭蠢馬,顛簸得我屁股這麼疼,現在好了吧,你的屁股遭殃,這就叫現世報啊!
  也許是因為屁股吃疼,冥界戰馬的速度反而又飆升了一大截,即便後來李佳玉在學府街碰到兩頭飛龍虱,也能安然無恙地順利逃跑,要知道飛龍虱也是飛行係的蟲子,時速八十公,真要被這兩頭飛龍虱追上的話,李佳玉可沒太大的把握能活命。
  而更讓李佳玉無法保持平靜的是,他發現了懸浮水母的蹤跡,這下子可讓李佳玉心中狂跳,懸浮水母是二級中階的蟲類,與女羅藤一個檔次,擁有隱身、吞噬、冰凍的神奇力量,極為難纏,想不到它居然會在第一波蟲潮就少量地降臨西江市,幸好它不是出現在西江大學,要不然那邊的學生可就完蛋了。
  不過這也給李佳玉敲響了警鍾,他知道不能再讓冥界戰馬瞎折騰了,否則還真不知道會碰到什麼樣的蟲子,而且奔跑了這麼大的一段路程,距離市中心也已經不遠了,相信剩下的這些路李佳玉自己可以搞定。
  必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補充好精神力再說,李佳玉左右張望,果斷勒住馬繩,指揮冥界戰馬竄入了某個大院。
  西江市,市委大院。
  這的建築具有濃鬱的江南水鄉建築風格,院落錯落有致,裝修古樸典雅,載滿了各種各樣的珍惜植物,環境甚為美妙,往日不曉得有多少人拚命往市委大院鑽,可謂門庭若市。
  然而此時此刻,市委大院早已沒有了昔日的輝煌,停車場的各類豪車,無論是寶馬奔馳,還是豐田紅旗,全部都被紅頂甲蟲、飛龍虱肆意破壞,華美的車殼劃傷了一道道難看的疤痕,而那些珍貴的盆栽更是徹底遭殃,被蟲子輾壓成了粉末,養在市委大院的五條警犬早已徹底被蟲子咬成了肉餡,隻剩下五隻鮮血淋漓的狗頭暴露在路邊,惹來一群蒼蠅瘋狂地啃食!
  不過,市委大院的人員傷亡並不高,因為襲擊市委大院的蟲子並不太多,而這的建築也頗為堅固,每一棟住宅樓都安裝有極為堅固的鋼鐵大門,所以蟲子很難攻破進去。
  相比起普通的市民,住在市委大院的人算得上是非常有安全保障的了。
  幾乎每一棟樓的幸存者,都自發地聚集在一起,跑到最高的一層樓去避難,他們生怕樓底下的大門被攻破,蟲子長驅直入,越住在底層的人就死得越早!
  雖然食物、淡水極為充足,但是這群達官貴人、豪門子女哪還有半分貴氣,一個個神色憔悴,橫七豎八地躺在地板上,分明與階下囚無疑!
  往日他們紅光滿麵,堪稱人上人,出到外麵簡直就是橫行西江市,去到哪都有人阿諛奉承,點頭哈腰地賠笑臉,他們隨便一跺腳,西江市就要抖兩抖,可以說,這個城市的生殺大權就掌握在他們手麵!
  可是,極端的恐懼與緊張,讓他們的心髒如同被餓狼的爪子緊緊捏住,時時刻刻都要擔心那些飛行的蟲子從玻璃窗撞進來,真要那樣的話,恐怕大家隻能洗幹淨脖子等著分屍了!
  死亡是平等的,即便是在官場叱吒風雲的弄潮兒,即便是在商場攪起腥風血雨的大富豪,也與普通的乞丐一般畏懼著死亡,畏懼著未知的黑暗,而更糟糕的是,他們習慣了奢華的安逸生活,對於死亡的恐懼感反倒比普通人還要強烈一百倍,一千倍!
  一旦社會的秩序崩潰,生命沒有了保障,那麼他們的安逸生活也將一去不複返,哪怕他們仍然活著,也沒法活得風風光光,有滋有味,這巨大的落差對比真的讓他們非常難受,看看,連那幾個昔日搖尾乞憐的保安也挺起了腰板,再也不聽上司使喚!
  “老市長,千萬堅持住……”
  一個身穿藍色襯衫的中年男子,跪坐在地板上,昔日梳理得一絲不苟的大背頭早已淩亂不堪,他的眼睛流出渾濁的淚水,神情黯然地看著躺在沙發上的老年人,這個老人是西江市的前幾任市長,西江市政界的泰山北鬥。
  哪怕老市長功過參半,褒貶不一,但無論怎麼說,他也曾經是西江市的領袖,他在所有人心麵,還是值得尊敬的,如今看著他麵容蒼老,臉上都是細密的皺紋,眼窩深陷,下頜處的肌膚有些鬆弛下垂著,中年男子感覺心麵一陣陣的疼痛。
  都說政客的眼淚很假,但是中年男子是真真切切地心疼,老市長對他有栽培之恩,對他亦師亦父,他不願意看到這位曾經的西江市領袖長眠於此。
  老市長是前天夜出的事,由於極度的恐嚇,老人先是燒,晚上咳得厲害,起先大家沒有在意,可早晨起來,病情陡然加重,肺竟咳出血,老人就已陷入意識模糊狀態,經過簡單的搶救,才勉強蘇醒過來,但情況很糟糕,倘若不動手術,隻怕很難熬得過去。
  但是怎麼送他去醫院?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外麵的蟲子不是玩偶!醫院的醫生恐怕也早就死的死逃的逃,誰還願意給別人動手術!
  “建國,我沒事……不用擔心,你該多關心關心其他人……”老態龍鍾的老市長勉強扯了扯嘴角,笑了笑,不過誰都看得出,那是回光返照的跡象,他的時日無多,隻怕活不過今晚了。
  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臉蛋長得並不清秀,但是卻有著如同成年人那般的沉穩,他握著老市長幹癟的手,一字一頓道:
  “爺爺,你堅持住,軍隊那邊的沈團長與你忘年之交,他肯定會帶領軍隊來救你的,到時候軍隊一定會把蟲子全都殺光!”
  “是啊,絕對不要放棄,您老是西江市的元老,是西江市的精神象征,您要是去了,誰來給市民們樹旗幟?”中年男子激動道,他是西江市現任的市委書記,炙手可熱,可謂前途無量。
  “建國,別傻了,沒有哪個當官的……可以給百姓們樹旗幟,也不要把民與官分得那麼清楚,這樣隻會讓你愈來愈把自己當一回事,百姓即便沒了你,沒了我,照樣過日子……”
  說著說著,老市長漲紅了臉,劇烈地咳嗽起來,好不容易才緩過氣,但老市長已經說不出半句話來了,看著老市長行將就木,大廳的保安、書記、少年、保潔員、貴婦等等等等一共三十多個人全都臉色難看至極,沒有人再願意說話,氣氛壓抑,人人的臉色都爬上了一層陰靡。
  “噠噠噠噠”
  隱約間,站在窗邊的某個貴婦聽到了馬蹄聲,她眉頭一皺,連忙看向窗外,很就驚訝地張大了嘴,尖聲叫道:
  “哎喲,大家過來看啊,下麵有個人在騎馬,他好厲害,一劍就把撲到他麵前的蜘蛛捅死!”
  “什麼?有人在下麵騎馬?你瘋了不成?”中年男子不相信地喊道,他非常清楚樓底下亂成什麼樣,誰敢貿然出去,誰就會被蟲子活活咬死!
  

Snap Time:2018-09-25 03:38:13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