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老師生活錄》全文閱讀

作者:斷橋殘雪  修真老師生活錄最新章節  修真老師生活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修真老師生活錄最新章節第六百三十五章大結局(13-05-01)      第六百三十四章秦教授要走(13-04-30)      第六百三十三章上限(13-04-30)     

第六百三十五章大結局


  ‘對,對不起,衛東,我們不能這樣。”秦虹推開張衛東後,站起來,慌亂地整理衣服。
  隻是整理時,才發現不知道何時自己已經衣冠不整,酥胸半露,那曾經讓秦虹引以為傲的雪白酥胸上赫然還印著一個手印。
  秦虹目光微微一滯,閃過一絲痛苦的神色。
  如果再年輕幾歲,如果婚姻可以重來,那樣自己就會義無反顧地投入他的懷抱,任他肆意妄為!
  “我們為什麼不能這樣?”張衛東卻並沒有因為秦虹拒絕而離去,相反經過剛才短暫的激情,讓張衛東更清晰地感受到秦虹真實的內心世界。
  “因為今年我已經三十六歲了,因為我是離過婚的女人,因為我…….”迎上張衛東炙熱和執著的目光,秦虹心如刀割,眼淚在心打滾著,但她的嘴唇卻冷靜地蹦出一個個冰冷冷的理由。
  “這些都不是阻止我們在一起的原因,因為我是個神仙!”沒有等秦虹把話說完,張衛東突然從後麵摟住了她的纖腰,不容置疑地說道。
  “你說什……”秦虹聞言不禁嬌軀一震,失聲道。
  不過秦虹“麼”字還沒說出口,就發現自己和張衛東竟然淩空漂浮了起來,而且還緩緩地在辦公室繞行著。
  秦虹不禁睜大了美目,不敢置信地盯著自己的腳下。
  淩空的!
  “這,這怎麼可能?”秦虹終於結結巴巴地道。她是搞科研的人,自然明白現在這個現象是完全違背了萬有引力定律。
  “你再看這個。”張衛東見狀頗為自豪地一笑,手指往空中一指,便見空中憑空出現了一團熊熊燃燒著的火球,把本因為夕陽落山而漸漸變得有些昏暗的辦公室照耀的通明如晝。
  “這…….”秦虹徹底呆住了。
  “你是不是還想說因為怕影響我的前程什麼的?你覺得有必要去想這些嗎?我又會在乎…….”張衛東問道。
  不過這回卻是張衛東的話沒有講完,他的唇就被秦虹柔軟的唇給壓上了,滑膩的小香舌主動探進他的嘴巴,貪婪地吸吮著。她的手抓著張衛東的手。把它引導向她還半露著的豐滿。
  “要了我吧,就在這!”秦虹眼放出火熱的目光,嬌喘著。
  壓抑、矛盾、痛苦了近半年,終於在這一刻完全放下來,秦虹要歇斯底地瘋狂一回。
  什麼年齡,什麼婚姻,什麼前程,什麼世俗的約束。她都已經不在乎了,她一刻也不願意再等了……
  生活幸福的人,日子總過得特別的快。
  張衛東就是生活幸福的人,有深愛著自己的父母親和秦虹、劉勝男、阿雀、葉子等女人,有製藥公司財源滾滾,不愁花的錢。有一份安逸清閑的工作,當然還有呼風喚雨,排山倒海的仙家法力……所以張衛東的日子過得很快。
  隻感覺一轉眼的功夫,暑假馬上到了。
  坐在明鏡湖邊的垂柳下,乘著涼,聽著知了在樹枝上不知疲倦地叫著,張衛東美滋滋地盤算著接下來如何過一個幸福的暑假。
  可以開著遊艇和秦虹她們一起在大海上太陽、垂釣;可以找個風景優美的地方避暑,比如長白山,嗯。天山應該也不錯;要不要再去國外轉一轉呢?
  當張衛東美滋滋地計劃著他的暑假,甚至還想著有沒有可能來個大被同眠什麼的時候,蘇淩菲卻一個人失魂落魄地從吳州市人民醫院走了出來。
  前幾天,蘇淩菲感覺頭有些昏沉甚至有點疼,就去了一趟醫院,醫院建議她做個腦部ct。今天結果出來了,醫生告訴了她一個噩耗“腦腫瘤”,是良性還是惡性需要腫瘤的切片檢查才能最終確定,也就是說需要開刀。
  這個噩耗讓蘇淩菲驚恐地想起了她的姥姥。她的姥姥也得過腦腫瘤。而且就在開刀的那一天躺在手術床上再也沒有起來,如今她卻又得了腦腫瘤。這也再一次證明。腫瘤具有一定的遺傳性的,至少蘇淩菲是這麼認為的。
  姥姥得了腦腫瘤,她也得了腦腫瘤!
  失魂落魄地從醫院出來,又失魂落魄地坐上出租車,然後又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宿舍。
  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蘇淩菲回想起這二十七年來,從幼兒園,到小學到中學乃至到現在的博士兼大學老師,她一直是個很乖的女孩子,她一直是個很勤奮的女孩子。她沒有去過酒吧,她沒有談過戀愛,祖國的大好江山,好多地方她都還沒去過,國外更不用說,她甚至連初吻都是在意外下發生的,而且對方還是個大色狼……
  眼淚止不住從她的眼中湧出,然後順著眼角滑落枕頭,她突然發現原來自己的人生是那麼的灰暗和失敗。
  當生命很有可能即將畫上句號的日子,躺在床上,細細回想,好像最開心最讓她留戀的回憶竟然是跟大色狼在一起的日子。從第一天見麵到現在,仿若都在眼前,畫麵是那麼的清晰!
  “我該怎麼辦?”蘇淩菲無聲地哭泣著。
  她知道自己現在最明智的選擇就是去做手術,但她害怕跟她姥姥一樣,躺在手術床再也醒不過來。
  哭著哭著,迷迷糊糊中什麼時候睡著了都不知道。當她醒來時,已經是夕陽殘紅,看似美好卻已經是近黃昏了。
  穿過陽台看著天邊一片血紅,蘇淩菲很想就這樣一直躺著,但陣陣饑餓感襲來,蘇淩菲最終還是從床上爬了起來,去浴室洗去淚跡,然後出了房間。
  推開門,剛好看到張衛東從樓梯口走上來。不知道為什麼,蘇淩菲突然湧起一股想撲入他懷中痛哭一場的衝動,但最終她還是忍住了。
  “原來你下午在房間啊,一定是翹班看韓劇了!”張衛東見蘇淩菲從房間出來,笑道。
  “誰翹班看韓劇了,人家……”見張衛東這個時候竟然還冤枉自己翹班看韓劇,蘇淩菲不禁眼眶一紅,倍感委屈。
  “不對,眼睛紅紅的。還有點腫,你好像哭過了。什麼事情?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跟哥說,哥揍他,你也知道哥是個武林高手!”張衛東見蘇淩菲眼眶發紅,先是一陣驚訝,接著馬上擼袖子擺出一副要跟人打架,替蘇淩菲出氣的架勢。
  不過話一說出口,張衛東的心兒就馬上有點發虛了。因為他想起了她的爸爸。他是知道蘇淩菲跟她爸爸關係不大好,有一次就為他落過淚,如果這次也是為了她爸爸的緣故,自己這話豈不是說過頭了?
  “撲哧!”“哥你個頭啊?我比你大好不好?”本是倍感委屈很想哭的蘇淩菲見張衛東這個樣子,卻又忍不住笑出了聲。
  見蘇淩菲笑出聲,張衛東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然後打趣道:“難得你這麼謙虛,會承認自己比我老!”
  “啊,你這個家夥!”蘇淩菲氣得抬手就要打他,不過抬到一半卻又放了下來,改為親密地挽著他的胳膊道:“走,陪我吃飯去。”
  夏天蘇淩菲就穿著一件輕薄的t恤,她的胸部又豐滿,如此突然這麼親密地挽著張衛東的胳膊,還真讓他吃不消的同時也有些受寵若驚的味道。
  今兒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這女人難道不怕自己這個“大色狼”吃豆腐嗎?
  要是換成平時,難得蘇淩菲突然變得這麼親熱,張衛東肯定點頭答應,隻是今晚卻跟秦虹約好了,等會去江邊吃燒烤。
  雖然跟秦虹早已暗地男歡女愛,但在學校為了避免其他人非議,張衛東和秦虹在表麵上自然不能表現得過於親熱,如果想一起吃飯,一般也都是選擇在外麵。
  “可。可我今晚已經有約了。”張衛東麵露歉意道。
  “又佳人有約了?我不管。今晚你要陪我!”換成以前張衛東這樣拒絕她,蘇淩菲肯定讓他趕緊滾蛋。並奉勸一句小心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但今晚,蘇淩菲卻一反常態,卻是挽著張衛東的手不肯放。
  張衛東張張嘴本要脫口叫蘇淩菲“不要鬧”,但當他的目光掃過蘇淩菲有些紅腫的眼睛時,到嘴邊的話又生生吞了回去,然後無奈地道:“那好吧,我先把筆記本放回房間。”
  說著張衛東把手抽了出來,然後往房間走去,蘇淩菲卻跟了上來。
  張衛東本想放筆記本的同時,順便給秦虹打個電話,但見蘇淩菲跟上來,也不好說什麼,把筆記本放好,拿出手機衝蘇淩菲晃了晃道:“不好意思,我先到陽台上打個電話。”
  “神神秘秘的,誰不知道你那點破事,躲什麼躲!”蘇淩菲見張衛東特意拿著手機到陽台上打電話,忍不住嘲諷道。
  隻是嘲諷之後,看著張衛東那已經站在陽台上的背影,卻又有些癡了。
  如果我死了,他是否還會記得有我?肯定不會,這家夥女人這麼多!
  秦虹是過來的女人,又是當領導的人,自然不會像一些初戀中的女人糾纏不清,張衛東隻是才提了個開頭,剛準備解*潢色小說釋一兩句時,秦虹便已經很通情達理很溫柔地道:“去吧,我自己隨便在食堂吃一點就是。”
  張衛東聞言本想說,那我晚上去找你,但一想到今晚蘇淩菲的反常,指不定晚上去了,還不知道幾點能回來,就算回來,估計也很有可能爛醉如泥地回來,最終還是作罷。
  “好了,說吧,想去哪吃飯?”張衛東掛掉電話後,折回房間問道。
  “去江邊吧,我想吹吹風。”蘇淩菲道。
  張衛東聞言心不禁暗暗歎了一口氣,完了,看來這女人的毛病又犯了。
  不過也沒辦法,誰讓他們倆是朋友呢!至於是什麼朋友,張衛東也說不清楚。
  不過出乎張衛東意料之外的是,到了江邊燒烤店,蘇淩菲竟然沒要酒喝。不過更出乎張衛東意料的還是蘇淩菲今晚說的話。
  “衛東,你覺得我漂亮不?跟你認識的那些女人比起來怎麼樣?”
  “嗯,還行。”
  “什麼叫還行?算了,不跟你計較。我說,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喜歡上你。並且跟你那個了,你以後能不能不再去找其他的女人?”
  “不能!”
  “你!你這個大色狼!”
  “我說,如果我以後不在吳州大學了,你還會記得我嗎?”
  “怎麼你準備調工作了?”
  “誰說調工作了,我是說如果!”
  “不調工作你問這個幹什麼?不會是真喜歡上我了吧?”
  “切!”
  “……”
  雖然蘇淩菲沒有喝酒,但兩人還是在江邊逛到差不多十一點來鍾才回到宿舍樓。
  回到房間,張衛東衝了個澡,正猶豫著要不要偷偷飛去秦虹那邊時。敲門聲響了起來。
  張衛東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心想,這個女人今晚好像有些不對勁啊,都這個點了,怎麼還來敲門。不過心疑惑歸疑惑,張衛東還是急忙去打開了門。
  門一打開。張衛東便看到蘇淩菲穿著紅色絲綢吊帶睡衣俏立在自己的麵前,發梢還掛著幾點水珠,飄著淡淡沐浴後的清香。
  睡衣很寬鬆也很輕薄,燈光透過輕薄的料子,性感豐滿的胴體若隱若現。
  “你,你有什麼事情嗎?”張衛東感覺到喉嚨有點幹渴。
  “我漂亮嗎?”蘇淩菲走了進來,順手把門給關上,然後一隻腳往後踩在門板,擺出一副慵懶勾人的造型。聲音甜膩膩得透著挑逗的味道。
  “咳咳,你今晚沒發燒吧?”張衛東雖然被蘇淩菲給挑動得有些欲火焚身,但更多的還是不安,見狀不僅沒有獸性大發地撲上去,反倒故意裝作要伸手去摸她額頭的架勢。
  “沒勁!”蘇淩菲伸手把張衛東的手給打掉,然後徑直扭著腰肢往臥室走,接著又爬上張衛東的床,抱著雙膝坐在床上。
  “淩菲,你今天有些反常。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張衛東見蘇淩菲坐在床上。抱著雙膝,裙擺順著光滑的大腿往下滑落到大腿根。連內褲露出了都渾然未覺,不禁搖搖頭,坐到她邊上,關心地問道。
  很奇怪,這一刻,他卻是連一點非分之想都沒有。
  “沒什麼,隻是想結束老處女的生涯!”蘇淩菲感受到張衛東對她那濃濃的關心,很想撲到他的懷中大哭一場,但最終卻選擇了把腦袋輕輕靠在他的肩膀上,用自嘲的語氣說道。
  “咳咳,你不會因為我今天說你比我老,就真認為自己是老處女了吧?其實雖然我有時候打擊你,但實際上你真的很漂亮也很年輕,每次跟你一起去食堂吃飯,你不知道啊,那些男人看我的眼神真是讓我膽戰心驚啊!”
  “撲哧!”蘇淩菲心雖然難受,但聽到張衛東這樣說,卻又忍不住笑了出聲。
  “那你剛才還拒絕我?”笑過後,蘇淩菲沒好氣地道。
  “咳咳,你也知道我是個大色狼,我外麵還有女人,我擔心你沒考慮成熟,一時衝動……”
  “終於承認自己是大色狼啦!”蘇淩菲聞言忍不住扭了張衛東一下道。
  “咳咳!”張衛東尷尬地咳著,他很想說其實以前我真的不是,隻是這話連他自己現在都不能相信。
  “雖然你是個大色狼,但你知道嗎?如果這一生,我一定要跟一個男人發生關係,我還是會選擇你!”看著神色尷尬的張衛東,蘇淩菲不知道為什麼心隻有那無法形容的愛意在湧動。
  哪怕知道他是個花心大蘿卜,哪怕他親口承認自己是個大色狼!
  “淩菲!”張衛東聞言身子不禁猛地一震,雙目炙熱地盯著蘇淩菲。
  “想看我嗎?我知道你一直想看?對嗎?”蘇淩菲看著張衛東那噴火的目光,一顆芳心情不自禁顫抖了起來,手卻抓起裙擺緩緩往上拉起…….
  夏日刺眼的陽光隔著窗簾還是透了進來,斑斑駁駁地落在床上。
  蘇淩菲幾乎整個人趴在張衛東的身上,那對巍巍顫顫的小白兔就壓在張衛東赤裸的胸膛上。
  輕輕的鼾聲從她的鼻孔發出來,就像悅耳的樂章讓張衛東著迷。
  曾幾何時,他們就像一對冤家一樣,見麵就跟鬥雞似的。
  又曾幾何時,他們共撐一把傘,他們一起坐在床上看電視劇,親密得跟戀人一般。
  而如今……想起曾經的點點滴滴,張衛東情不自禁輕輕撫摸著她如絲的秀發還有滑嫩的香背,眼中滿是柔情。
  蘇淩菲長長的睫毛動了動,一滴晶瑩的眼淚悄然從她的眼角緩緩流下來。
  為什麼不早一點認識他?為什麼不早一點拋開一切跟他在一起?
  就在這個時候,張衛東擱在書桌上的手機振動了起來。
  張衛東手指朝手機勾了一下,手機便緩緩朝他飛了過來。剛剛聽到手機的振動聲,微微張開眼睛的蘇淩菲看到手機憑空飛起來,兩眼一下子猛地睜了開來,人也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衛東,這……”蘇淩菲一臉不敢相信地指著正穩穩當當落在張衛東手掌上的手機道。
  “噓,辦公室的電話。”張衛東衝蘇淩菲打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接了起來。
  “衛東,蘇老師有沒有跟你在一起?”電話傳來王亞萍的聲音。
  “有,我讓她接電話。”張衛東把手機遞給蘇淩菲。
  蘇淩菲此時心雖然對手機能飛起來的事情好奇得要命,但還是先接過電話。
  “蘇老師,市人民醫院一位姓陳的醫生打辦公室的電話找你好幾回了,打你手機也沒人接,也不知道他有什麼急事。他留了個電話,讓你知道後馬上打回去,電話你記一下…….”王亞萍說道。
  蘇淩菲聽說市人民醫院的陳醫生,也就是昨天給她看腦ct片的主任醫生急著找她,心跳不禁有些加快,急忙記下號碼,然後披上睡衣拿著手機往廚房走,她可不想讓張衛東聽到她的電話。
  “我是蘇淩菲,請問是陳醫生嗎?”電話打通後,蘇淩菲心情緊張地問道。
  “蘇老師,咳咳,不好意思啊,我們放射科的工作人員工作上有些疏忽,你昨天那個片子其實是另外一位病人的,你的我已經重新看過了,沒有問題,真的對不……”電話傳來陳醫生道歉的聲音。
  “那就是說我沒有得腦腫瘤?”蘇淩菲心跳猛地加快,幾乎不敢置信地道。
  說話時一抬頭看到臥室門口,張衛東正一臉疑惑地看著她。
  直愣愣地盯著張衛東,蘇淩菲腦袋出現了短暫的空白,接著低頭看了下自己穿著睡衣,麵卻是真空的身子,突然“啊!”地尖聲叫了起來!
  (全書完)
  

Snap Time:2021-08-03 06:21:49  ExecTime:0.065